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四十三章一家人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三章一家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晏宁很快派人取来了琴,是一把不算普通也不算珍贵的七弦琴,瞧着也还尚可,低调而不太过瞩目,一般而言,演奏的人会比较在意琴的档次的,然而楚晏宁脸上没有波动,只是顺其自然的坐在了古琴之前。

    秦霜云看了一眼,眼中也是不甚在意,只是低低笑了一声:“四皇子请。”

    楚晏宁并没有看她,骨节分明的一双手,压在琴弦上动了动,便泄出几个音调,瞧着确实如同是个秦霜云所言,是个琴技不错的。

    这委实是个极为古怪的展示,一个大楚的皇子,竟然会有亲自替一个南秦的公主伴奏的时候,委实是怎么怪异。

    不过这古怪好奇之中,却是不难掩饰期待之色,期待的人当然除了楚华裳以外,毕竟同样都是表演舞技,若是这位南秦的霜云公主,在这么一把勉强入目的古琴弹奏而出的曲子伴奏下,还能跳的比她出色,那可是真的丢完了脸。

    楚琳琅眼中也是分外阴鸷,显然也是看出来这南秦公主是个底气十足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大胆的让四皇子楚晏宁用这么一把琴给他伴奏。

    他自然是不太希望自己一队的人输了。

    一阵思量之间,楚晏宁指间微动。一阵泠然琴声刹那间倾泻而出,径直传入耳际,不少人眼中却是面露震惊之色,这首曲子,当真便是当初华明大师的那一首成名曲,虽然不知晓这首曲子名字,但是有幸听过这首曲子人对这曲子的印象都是分外深刻的。

    华明大师的琴声,第一声不似平常曲子那般先悠悠然起调,而是极为惊心动魄的一声,宛若置身于疆场之上,感受到了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的狂肆意境,瞬间便能抓住所有人的心神。

    楚晏宁这一声,显然是完全与华明大师的琴音无二。

    楚晏宁对一众看客的震惊之色只当是不曾察觉,微微低着头,看不清他整张脸上的神色,只能看见他额头上一抹精致的华贵深紫色嵌宝抹额,抹额之下纤长的睫羽微微颤抖,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极为认真的状态。

    这首曲子华明大师不曾告知名字,但是有不少钻研音律的大师精心研究了一番,认为这曲子最为适合的一个名字应当是叫做待君归。

    因为正宫曲子里面,起初是战场杀伐的阳刚之气,分外摄人心魄,然而到了中间部分,却是哀婉缠绵分外凄楚的调子,再到后面的时候,整个曲子又由着这一股凄婉转为了颇为轻快愉悦的步调,整个曲子里充斥着欢乐气息,然而等到了最后的一部分的时候,曲子却是渐渐的又处于一种失落沮丧的氛围,让人心中压抑。

    这失落的琴音慢慢淡了下去,却是在最后一刻,陡然化作一声惊心动魄的琴音,说不出的凄婉,痛苦,揪心至极,整个曲子在这个悲伤的节奏点上戛然而止,唯余下余音绕梁,让人心中难以释怀。

    那一大师研究了一番,便认定整首曲子大致的意境就是像在讲述一个哀婉凄楚的爱情故事。

    说是曲子里的男主人公因为边疆战乱而不得不进了军营去参军,入了军营之后,男主人公便只能一心征战,唯独留下曲子里的女主人公一人在闺阁中苦苦等候。

    然而这一等,却是没有一个尽头,很多年之后,边疆战事消停了,男主人公也应当回了故乡了,女主人公想着两人快要团圆了,高高兴兴的梳洗换装,好一生打扮,然后欣欣然站在迎着军队回朝的路上静静等着男主人公回来,然而女主人公等了整整一天,没有看到人影而渐渐失落,她以为自己的丈夫抛弃了自己,只能悲伤的安慰自己,分外失落的准备离开。

    然而故事的转折就是在这里,有人却是在这个时候,告诉她,她的丈夫早就已经死在了战场上,回不来了……

    故事在话本之中其实委实常见的很,但是这研究后来的故事偏生是和曲子表示出来的意境一般,也就不得不让人信服了。

    琴声优扬间,那秦霜云也是随着楚晏宁的弹奏极为灵活的活动起了身子,整个人身子宛若灵活的水蛇,纤长手臂婉转成无数妖娆妩媚的姿势,本就眼尾上挑的杏花眸子中更是水光盈盈,浑身的娇媚酥软,以及那浓郁的情意,宛若要溢出了,说不尽的哀婉缠绵,绵绵相思情意,更是看的人好一阵唏嘘。

    曲调到了欢快的节奏点,秦霜云也是越发多了几分灵动之意,婉转悠扬间,舞姿曼妙,然而很快众人便发现这位南秦公主竟然是跳起了楚华裳方才跳的那一支水袖舞,即便是没有长长的水袖,但是她旋转起来的时候,裙摆上的绿色丝绦旋转翻飞,也是别有一番风姿。

    楚华裳的脸刹那间白了不少,心中陡然生出了几分恼怒之意,这个该死的霜云公主,原来他方才那般强调了说了自己是即兴跳舞,便是为了表示她天赋异禀可以看了一遍她的水袖舞就能跳出来?

    然而她脸色再白也没有用,秦霜云的舞蹈委实是比她胜出了不少,无论是力道,落脚的点,节奏的踩点,身子的灵活度,通通都是胜过了楚华裳不止一星半点,教人分外折服。

    一曲待君归,曲子已经演奏到了最后关头,女主人公得知男主人公已经死去的消息,分外震惊又分外绝望的时候,曲子里的挣扎,苦楚,悲痛之意,一一在楚晏宁琴声下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秦霜云也是整个人陷入一种同样的意境之中,浑身的肢体语言都展现出一股悲伤蔓延的绝望,仿佛那曲子之中的女主人公成为了她自己一般。到最后,她绝望的瘫软在地上,神色悲哀,曲调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她分外凄楚的转过头,抬手向着遥遥远方伸掌而去,仿佛是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画面定格在这一刹那,不过是一只舞蹈,却让秦霜云整个人都宛若变了一个人一般,原本她在和抬杠的时候,是个性子分外洒脱大胆的,然而如今她整个人却完完全全的沉浸在悲伤之中,让人不得已心生怜惜之情。

    楚晏宁一曲弹奏结束,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来,然而西北猎场看着他的神色却是变得分外复杂,这位四皇子平日的表现,分明是个不太出挑的,然而这一首曲子。却是不得不承认弹奏出了曲调的神韵。

    更何况,他用的还是一把算不上名贵的琴。

    前面的几场比试下来,也就唯有这个楚晏宁的琴声吸引了慕流苏的注意力,这首曲子,若是当真论起来弹奏难度,也算不得多么难,然而贵就贵在这首曲子里的情感极为丰富,整个情感路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也就增加了弹琴者的难度,这样的曲子,确实是一个心境不对就难以谱得像样。

    所谓的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用在这首琴曲之上,倒是分外合适。

    众人见着楚晏宁站起身来,这才悉数回过神来,将心中的压抑之情散去,这才掌声雷动。虽然没有传闻中那般鱼儿汇聚,百鸟齐鸣的壮观之景,然而好的曲子,总归是能够让人听得出来的。

    “多谢四皇子倾力相助。”掌声响起的时候,原本瘫软地上凄楚哀婉的秦霜云已经站了起来,随意的理了理衣裙上的褶皱,脸上的悲哀之色我早就已经消失无踪,她看着正欲走回席位的楚晏宁,笑得分外开怀,这翻脸如翻书的变脸速度,委实快的让人咂舌。

    楚晏宁顿了顿身子,抬眸看了一眼秦霜云,脸上没有多余的神色,仿佛方才为她弹奏的人不是他自己一般:“公主舞技超群,不必自谦。”

    话落,他似乎是没有闲情逸致再和秦霜云多说一般,径直自己的座位行去。

    经过慕流苏的时候,他似乎是注意到了慕流苏的目光,抬眸清清淡淡的一眼看了过来,慕流苏不躲不避,对着他灿烂一笑。

    本来就是皓月之容,笑起来的时候更是眉眼弯弯,少了几分英气,多了几分温软,再加上慕流苏怀中抱着一只白花花毛茸茸的糯米,瞧着确实分外养眼。

    楚晏宁淡淡看了一眼,点点头,示意了一番,这才一步跨过,坐会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去思考楚晏宁这般尽心尽力的帮着秦霜云伴奏到底是好是坏,暗中瞧了一眼元宗帝的脸色,似乎也没有什么太过显眼的阴晴之色,元宗帝都没什么想法,他们自然也就不再多嘴了。

    皇后脸色也是不阴不晴,虽然楚华裳不是她的女儿,但是毕竟她还是大楚的人,输给了秦霜云倒也不是如何恰当,好在前面几位表现得都还不错,反正还有接下来的武比,也没什么太过值得担忧的。

    皇后礼节性的夸赞了一声:“霜云公主不愧是南秦第一美人兼第一才女,果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妙人。”秦霜云的性子,倒是不曾太过谦虚,不过比起李毓秀直接认了下来还是要稍微好了些许,礼节性的敷衍了几句。

    皇后的目光便自然而然的滑落到了慕流苏以及沈芝兰沈芝韵兄妹二人身上,对于沈芝韵这个端妃的侄女儿,皇后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但是毕竟还有一个沈芝兰,年少有为,深得元宗帝的重视,便是她如今乃是一国皇后之尊,也是有些不敢轻视。

    至于慕流苏,皇后的心思更是复杂了些许,以及女儿清菱的心思,她作为生母,自然是再清楚不过,原本凭着骠骑大将军慕恒的荣宠,这慕流苏将军府上嫡子的身份倒是配得上她的清菱,再加上性子刁蛮的楚清菱也是颇为欢喜,这倒也全都上一门好亲事。

    只是这一出好亲事却是让端妃给半路截糊了,平白将这少年将军先给自己的侄女儿沈芝韵定下了,以她一国母后的尊严,自然是不可能让自己金枝玉叶的公主毁了名声,插入到这二人的事儿中去。

    接下来就剩下慕流苏,姬弦音和沈芝兰兄弟二人了,但是姬弦音至今没有到场,众人自然是不会看好慕流苏……额,按理来说,姬弦音来不来都一样,来了也没人看好他们这一组两个男子的组合。

    不过这倒是其次,其实最为重要的是,他们都觉得这两组委实没有什么可比的,毕竟沈芝韵和慕流苏都是已经定了亲,算是半个一家人了,这关系,谁输谁赢都差不多。

    ------题外话------

    五一节快乐爱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