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四十二章儿戏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二章儿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皇后极为想要告诉楚心慈不愿意比就赶紧下去,但是毕竟是自己儿子这一组的,更何况太后就坐在她身旁,她即便是再大的火气,也只能忍着脾气加重了声音又唤了一声:“安平,这一场到你了。”

    两声呼唤,楚心慈这才像有了些许反应,恋恋不舍的将视线从荣亲王府的位置上收了回来,心中虽然在念叨弦音怎么还没回来,但是毕竟这场比试还是极为重要的,立马回过神来,朝着皇后应了一声:“谢皇后娘娘,儿臣知晓了。”

    楚心慈最为擅长的便是琵琶,再加上上次就是因为琵琶败在了沈芝韵手中,当然是选择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站起来,上次宫宴之后,她便什么也不做,整日就在宫中练习一曲琵琶曲,这次是十足的有信心能够赢了沈芝韵的。

    当然她也不全是为了赢过沈芝韵,更多的是想在姬弦音面前表示一番,然而她却是压根没有料到,姬弦音今日会因为意外事情没有出现,这便是没法子让弦音看到自己的展示了,楚心慈有些失望,但是因为元宗帝给的那个头筹实在是诱惑人,这才打起精神来,分外自信的抱着早已经备好的琵琶上了场。

    楚心慈琵琶的技术自然不低,再加上为了这一只曲子已经练习了整整两个月的十时间,自然是一曲惊艳四座,让人赞叹不绝。

    皇后的脸色这才稍微好了些许,看着楚心慈满意道:“安平的曲子当真是越来越好了,先下去歇着吧。”

    楚心慈表现得不错,太后也很满意,当下便开口道:“是不错,好生歇着去,皇祖母最近得了一把琵琶,晚些教人给你送过去。”

    太后能得到的东西,必然不是寻常人轻易能够看见的东西,想来这一把琵琶,应当是分外珍贵的,太后当着众人的面说了要赏给楚心慈,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慈爱至极笑意,可想而知这太后娘娘当爷真是对楚心慈这个孙女儿满意得很。

    皇后刚刚好起来的神色又阴鸷了些许,不过是一个妃嫔的女儿,凭什么就因为太后这个老太婆,显得比她的女儿楚清菱还要高贵几分,当真是可笑至极。

    心中冷笑了一声,皇后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当是没有听到太后的话,抬手极为随意的取出了倒数第三支竹简。

    这一次,总算是轮到南秦公主出马了。

    霜云公主,瞧着这位公主先前和元宗帝争执奖赏的事儿,就知晓这人不是个好打发的,她也并未打算换一声衣裳,就是穿着那一身垂着绿色丝绦的长裙站了出来,她的表演竟是和楚华一模一样,两个人都是跳舞。

    南秦自然不会有为了一个舞蹈,便派出南秦的声乐队伍跟着跑来南秦替她伴奏,所以秦霜云没有伴奏队伍。她眸光转了转,落在了楚晏宁身上,也不着急表演,浅浅勾唇一笑:“本公主听闻四皇子先前曾机缘巧合,碰见过东陵之上鼎鼎有名的乐师华明大师?”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东陵?华明大师?

    当今天下,东陵、南秦、西楚、北燕四国并立,然而东陵却是完全不同于其他三个国家,南秦西楚和北燕的领头都是在陆地之上的,然而东陵却是与他们三国隔了整整一片大海。

    因为地理因素,东陵的人素来不会和三国的人有什么交际,毕竟隔了那么大一片海,怎么都不太方便。

    东陵这个海国也就没怎么被南秦西楚北燕三国放在心上,对东陵的认知也是极少,只知道当初东陵有人跃过了大海出来游历了一番,那人便是天下闻名的乐师之一——华明大师。

    华明大师原本只是叫华明,后来因为其精通音律,一曲名动天下,所以得了个大师的美称,华明尤其擅长弹琴,传闻他弹奏的琴曲,可以让江河之中的鱼儿汇集一处,争相聆听,也会让天空飞翔的鸟儿驻留枝丫,和音齐名。

    总而言之,是个极为了不起的人物。

    当初华明大师入了西楚的时候,便是楚晏宁奉命接待的,这事儿大家都是知晓,只是这位南秦公主突然问这回事儿是什么意思?

    听闻秦霜云的问话,一直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宴席上的楚晏宁忽而抬眸看了秦霜云一眼,他的眸光很清淡,瞧不出什么神色,只是神色清淡的应到:“本皇子确实有幸见过华明大师一面。”

    慕流苏对他们口中的那个华明大师稍微知晓一点,此时她却是并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事楚晏宁头上的抹额,也不知道为何,看着这抹额,慕流竟然是下意识的想起了颜繁之和菘蓝二人来。

    这是种很古怪的直觉,其实抹额头巾作为装饰用品,并不局限于哪个国家,在三国之中都算是极为常见的附属品,就好比大楚的四皇子楚晏宁带了抹额,但是太子楚清越和三皇子楚青玄都不曾佩戴,而南秦也是一样的,两位皇子之中,只有秦誉一人带了抹额,而秦益没有佩戴一样。

    但是莫名其妙的,她就是忽而想起了颜繁之和菘蓝二人,想着颜繁之头上的发带和常服衣襟上那一排繁杂的纹饰,慕流苏也不由得微微犯了愁。

    一时半会儿这事儿也调查不清楚,慕流苏索性也就不想了,直直看着他们二人对话。

    果然秦霜云问楚晏宁这句话是有目的的,听着楚晏宁这般肯定的回答,秦霜云眼尾越发高挑,微微伸手捂住了娇羞的唇角。

    “本公主听闻四皇子也是颇为精通音律,既然四皇子曾经与华明大师接触过,那你应当是听过华明大师的成民曲的,本公主也听闻华明大师说过大楚四皇子记忆力极好,参与性极强,已经学会了这首曲子,正巧本公主想要即兴挑上一曲,不知四皇子可是愿意为本公主抚上一曲作为伴奏?”

    这话问的可真是极有水平,其中信息量之大,教人直呼大胆。

    秦霜云话里的意思,给人以她与华明大师极为熟悉的感觉,她话里话外又分外笃定楚晏宁学会了那一首琴曲,而最后半句话更是厉害,一方面点出了自己是准备即兴舞蹈,一方面又分外直白的邀请了楚晏宁替她抚琴。

    其实四皇子楚晏宁在大楚皇宫的知名度委实不高,是个性子平静,极为低调的,虽然身为大楚唯一的贵妃华贵妃膝下的儿子,平日里却是还不如楚清玄瞩目,他的性子似乎有些孤僻,平日里不常与其他人交谈。

    元宗帝对这个儿子虽然不是太过重视,但是也不会太过忽视了去,偶尔也是会分配给他一两个重要的任务,让她不至于因为得了重视而起了异心,也不会因为他的不重视而遭了宫人轻视,这般微妙的平衡状态下,楚晏宁也就处于一和不温不火的位置。

    然而秦霜云的这一番话,却是直接将楚晏宁推到了一个极为显眼的位置,她话里的意思分辨不出到底是褒义还是贬义。

    说她是在夸奖楚晏宁吧,她偏生说楚晏宁是个精通音律的,一个皇子,精通音律?似乎不太合适。

    然而说秦霜云是在贬低楚晏宁吧,她又说了楚晏宁是个记忆力极好,参悟性极强的,只听了一遍华明大师的成名曲子,却能够参悟透彻的人,实在不该是个简单人物。

    如今也不是讨论她话中深意的时候,而是楚晏宁到底会不会答应秦霜云帮她演奏一曲作为伴奏。

    元宗帝也是微微动了动眸光,看向了楚晏宁,然而这之前,他却是冷冷的看了一眼秦霜云,这位南秦的公主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方才才与他的太子**之间交锋了,如今又将老四给推了出来。

    视线又游移在了秦誉身上,南秦到底是什么一个心思,由着这么一个公主闹腾,作为南秦使者领头人的秦誉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秦霜云,反而有些阴鸷的看着……慕流苏怀中的猫儿。

    元宗帝原本是打算看楚晏宁的反应的,然而看着秦誉这个古怪的动静,他却是不由眯了眯眸子,流苏那小子怀中的猫儿,似乎是荣亲王府姬二公子的猫儿,想着慕流苏先前说的话,姬弦音似乎真的是遇上了什么难事儿没来,如今人没来,那只姬弦音从来都带在身边形影不离猫儿,如今却是在慕流苏这里,委实是……有些古怪。

    毕竟慕流苏从东郊校尉营中出来的时候,前后也不过三天,这猫儿在慕流苏这边,必然是这三天两人已经见过面了,可是几日并没有传出慕流苏上荣亲王府拜访或者是姬弦音出过荣亲王府的消息,倒是传出了慕家宋姨娘姐妹二人用蛊术陷害将军夫人的事情。

    不过是三日时间,两人便偷偷碰过了面,姬弦音甚至还舍得将那个傻猫儿给了慕流苏,看来这二人是真的交情匪浅了?

    “参悟算不上,只是记得如何落手弹奏罢了,这般水准,断然是不可能弹奏出明华大师琴曲子的半分意境的,也就是本皇子只能保证琴曲完整,不能保证别的,公主若是不害怕这样的琴曲坏了你的舞蹈,仍旧执意要求本皇子为你抚琴伴奏,本皇子自然是不会拒绝。”

    元宗帝脑中还在飞快思考问题的人同时,楚晏宁已经滴水不漏的回了话。

    这话也是说得模棱两可,拒绝自然是不算是明显拒绝的,他可是明明白白的说了他不会拒绝,只不过是再三表明了自己技术不精,弹奏不出华明大师的意境,一会儿若是出了错也怪不得他,只能怪她一意孤行。

    楚晏宁和秦霜云,一个是大楚皇子,一个是南秦公主,本来就是两个对立面的存在,又是两个国家之间的比试,但凡是个正常的人,有个正常的脑子,都不会蠢到将自己的舞蹈伴奏曲子交到另一个与自己处于对立面的人手中。

    偏生秦霜云却是反其道而行,听了楚晏宁的话脸上不仅没有半分惊慌之色,更是连半点犹豫都没有,捂嘴笑道:“那本公主就多谢四皇子愿意相助了。”

    话落,她伸手撩了撩耳稍的头发,露出一抹妩媚至极的笑意,朝着楚晏宁又笑了一声:“四皇子,等你将琴取来,本公主随时可以开始。”

    事到如今,所有人都算是看了出来,这南秦公主当真就是个胆儿极肥的,先前还言之凿凿的讨论她得了头筹如何,然而转眼便将如此大的比试事情当成了儿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