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四十一章恼怒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一章恼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无不深吸一口冷气,这人看着随随便便的画了一幅画,竟然是如此意境,且速度之快,行云流水也不为过,当真是叫人好生惊叹。

    原来大楚的贵女中都是这般卧虎藏龙么,这么多才华横溢的女子,当真是楚幸事儿。

    “这幅大好河山图,便在国交宴上献给两国邦交所作,我大楚河山,愿南秦与大楚后辈携手共赏。”李毓秀静静站立在场地正中,不卑不亢的开口道。

    “好!”李毓秀这画画的漂亮,话也说的漂亮,元宗帝率先鼓掌,显然是龙颜大悦:“李爱卿家的女儿就是不凡,当真不愧是我大楚鼎鼎有名的才女。”

    “陛下盛赞,毓秀自当更加努力,不会让陛下失望的。”若说李毓秀的特色在哪里,便是她那一身率直性子了,元宗帝如此盛赞,若是其他人,必然是含羞带怯的说一声陛下盛愧不可当,可是这李毓秀却是大大方方的受下了,还颇为自信的说自己会更加努力,不会让他失望,倒是教人除了说一声性子率直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慕流苏眸光落在那一幅山水画作之上,原本还懒洋洋的眸子忽而一动,饶有兴致的眯了眯眸子。

    前后两场的表演都如此优秀,人们下意识的会认为后面出场的人心中会有所压力,然而等看着剩下的人时候却是发现自己想多了,因为剩下的人比起前面的两个人来说,竟然还要出色得多。

    两位皇族公主楚心慈和楚华裳,沈芝韵以及南秦霜云公主,剩下还有一位太子楚清越,一位亲王府上的公子楚琳琅,以及南秦的那位五皇子秦益。

    若说最不被人看好的,无非就是楚晏宁还有那位姜家的小姐姜莺莺了,除了这一组之外,便是孤身一人最没有胜算的慕流苏了。

    第三签抽中的是楚琳琅这一组,这一局自然也是由女子出场,也就是楚华裳,楚华裳最为出彩的,便是她那一支霓裳舞,然而那支霓裳舞已经在宫宴上表演过一次,若是再跳,断然是不会生出什么新意的,就好比李毓秀在宫宴上分明是因为书法极好才被内定下来的,但是方才的国交宴上,她却是展示的自己的绘画。

    虽然不是霓裳舞,但是依旧是舞,将宽大的披风褪下,露出一身大红色的裙装,长长的水袖分外瞩目,上面用华贵的金丝长线勾勒了大朵大朵精致的芙蓉花。

    再看容色,眸含春水,眼波流盼,脸上薄施粉黛,三千青丝极为用心的挽成了飞仙髻,拖着长长的水袖一步步行来,当真是犹如一朵盛开的芙蓉。

    “儿臣见过父皇,见过皇祖母,见过母后。”规规矩矩朝着高位上的人行了礼,皇后自然是没有过多的话和这个别的女人肚子里生下来的女儿说话的,随着敷衍几句,便让楚华裳准备好了就开始表演。

    楚华裳对皇后不冷不热的态度倒是极为习惯了,静静的站在空白地面上,一旁的乐师已经就位,这支师队伍是专门为楚华裳伴奏舞蹈的,两者之间自然是说不出的默契。

    音乐声音很快响了起来,原本还静静站在中央的楚华裳听见这曲子,便是带着华丽惊艳的舞裙,陡然一跃而起,整个身子在空中微微弯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刺绣着华丽芙蓉花朵的宽大水袖在空中扬起一道美艳弧度,那水袖在空中拖出一道弧度之后,她又随着音乐节奏极为快速的扭转了一个方向,再次甩了出去。

    这是一个颇为惊艳的开场,随后便是跟着音乐节点极为灵活的扭动这身子变幻舞姿,身姿婉转,婀娜多姿,一举一动灵气十足,随着伴奏的节奏越来越快,楚华裳水袖甩出的速度便越是加急,弧度也是颇为惊艳。

    音调越升越高,眼看着分了**部分,楚华裳却是凌空一个跳跃,鲜红的裙摆飞扬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然而落地的时候,楚华裳双脚垫地上,身姿却是极为迅速的转动起来,曼妙的身姿旋转成蝶,华贵的水袖更是随着一起翩翩旋转,在空中荡漾成一道极为耀眼的弧度,水袖上的芙蓉花更是婉转鲜活如同活过来一般。

    旋转速度之快,看的人眼花缭乱,好一阵应接不暇,几乎要将看的人都弄得晕头转向了。

    伴奏声就在这惊艳无比的旋转之中缓缓停住,整个曲子说不出的宛转悠扬,而整只舞蹈也是看的人心服口服好不赞叹。

    最后一个音调落下的时候,楚华裳的身姿这才婉约停下,停下的时候红色的水袖恰好遮去脸庞,她缓慢的取下来,露出盈盈一笑,惑乱至极。

    即便是转了数不清的圈数,楚华裳的脸上却是依旧身神采飞扬,没有半点晕头转向的迹象,整个人脸上的笑意耀眼至极。

    果真是不愧被称为大楚最也擅长舞蹈的女子,无论是一支霓裳舞,还是这一支蹁跹水袖舞,都是分外叫人惊艳,楚琳琅也是颇为满意的点点头,总归他和楚华裳这个阵容不算太差。

    慕流苏随意看了一眼,心中暗自嘀咕着楚华裳转了这么多圈都没晕过去,想来平日里学这只舞蹈的时候,估计是没少拼了命的转圈,她倒是不关心这位公主殿下舞姿如何,只是见了楚华裳一曲舞罢,眸光却是看似无意的从沈芝兰面上扫过,那转了数圈都不曾脸红心跳的人却是忽而就脸颊染了绯色。

    慕流苏顺着楚华裳的目光将视线落在了沈芝兰的身上,沈芝兰并没有看楚华裳,反而是觉察到慕流苏的目光,颇为随意的扭头看了过来,见是慕流苏,沈芝兰整个人眼中带着一贯温润,朝着她勾唇一笑。

    慕流苏愣了一刹,下意识的回以一笑,然而笑到一半便陡然觉察到一道带着十足冷意的目光也是落在了自己身上,她转头看了过去,秦誉那张刚烈俊逸的容颜瞬间映入眼帘。

    秦誉半分没有看这国交宴上的女子表演,别说是楚华裳了,就是前面的两个女人做了热工他估计都不曾知晓,只是一个劲儿的瞪着慕流苏和她怀中的糯米,恨不得将一人一猫儿给瞪出一个洞来,如今慕流苏难得的有了些许反应,却是朝着沈芝兰看去。

    秦誉心中冷嗤,沈芝兰倒是不错,大楚的一代左相,分外年轻,是个人物,慕流苏看着这人的眼神也是还算正常,就是那笑容碍眼了一点,他虽然心中不快,但是勉勉强强也还能够接受。

    可是那位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是个什么鬼,一个传闻中的病秧子也就罢了,两个人组队,他却是将慕流苏这么个死女人一个人扔在这国交宴上,偏生这个死女人还宝贝一般的抱着他养的猫儿。

    难不成当真是对那位姬二公子有心思?可真是好的很,几个月前才闯入自己营帐表白了心计,这才不过半年左右的时间,就移情别恋了?

    秦誉在这边差点没将慕流苏恨得半死,慕流苏却是宛若看神经病一般的看他,想不通这个南秦皇子满意怎么了,随意的打量了一眼,也就漫不经心的移开了目光。

    秦誉的脸色更冷淡了,本来就是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容,如今皱着眉头,更是平添三分冷意,沈芝兰似乎也是觉察到秦誉的目光,悠悠然看了过来,秦誉抬眸,与之对视,一个温润,一个冷淡,两人眼中分明都没有透露看出太大的信息,然而站在秦誉身后的白鹄却是陡然一惊,下意识的觉察到了主子身上的冷意更加明显了。

    两人的暗中交锋除了白鹄没人发觉,高位之上的皇后已经抬手取下了第四节竹简,这次出场的人,赫然便是礼部尚书的女儿姜莺莺。

    姜莺莺是姜家唯一的嫡女,身份也算是尊贵,从小被姜夫人这个亲生母亲给宠爱着长大,自然是教导得分外优秀。礼部尚书的女儿,闺阁礼仪当年自然是拔尖,从人群中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像是从仕女图中走下来的美人一般,眉眼灵动,倒是举止又极为规矩,是个第一眼看上去便觉得分外乖巧的。

    姜莺莺虽然没有打算争取头筹,但是前面的人都表现得如此优秀。自然是不愿意差的太明显,选了一只曲子,清唱着唱完了,声音脆若黄鹂,声声入耳,宛如天籁。

    一曲结束,西北猎场的人只觉得整个人都沉醉其间,久久不能自拔,一致获得好评。

    慕流苏没有看姜莺莺,反而看向了楚晏宁的方向,见着楚晏宁整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席位处,目光却是没有关注姜莺莺,而是颇为从容的整理着自己衣摆处的衣襟。

    慕流苏不由微微皱了皱眉,整个皇宫之中,他最为看不懂的人不是元宗帝和太后,也不是当今皇后和太子楚清越,反而是这位素来低调的四皇子。

    姜莺莺入座之后,皇后的动作却是情不自禁的停顿了些许,视线在剩下的几组人选中扫视而过,染了金色眼影的眸子有些严肃,毕竟这剩下的只有四组人选了,然而这四组人选八个人中,除了一个姬弦音,随便一个都是名扬整个大楚的人物。

    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继续用同样的收拾去抽取剩下的四支签,缓缓将那一支竹简取下来,这一支竹签,竟然是太子的,也就是中午轮到了楚心慈上场。

    皇后虽然不太喜欢这个自小教养在太后身边,比自己的女儿楚清菱还要脾气娇贵的公主,倒是毕竟是楚心慈自己要求和楚清越一组的,便是看在太后的你面子上,楚清越和皇后都不能将她轻易拒绝了。

    皇后将取出来的竹简搁置在先前取出来的那一堆竹简之上,这才眸光悠悠的看向了了楚心慈:“安平,接下来是你展示了。”

    原本以为楚心慈应当是将这次比赛放在眼中的,毕竟在宫宴上都逊色了沈芝韵些许,如今可是扳回一成的好时机。

    然而令皇后意想不到的是,楚心慈此时神色恍惚的看着荣亲王府的位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的反应落在了楚琳琅眼中,楚琳琅眼中更是增添了许阴鸷。

    皇后自然是恼怒了,原本以为这个女人和自己的儿子一组应当会尽心尽力的,哪里想到这才第一轮的比试,人就开始走神了,当着西北猎场上这么多人的面,对她的话视若无睹,当真是真的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不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