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三十九章赵鹤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三十九章赵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想着,上头的小李公公已经趁着这个时候将参加国交宴的组队人名分别现成写在了竹简之上,然后统一的装进了元宗帝手边的签筒,这才分外小心的捧着签筒拿到了皇后身前,分外恭敬的道:“皇后娘娘,请抽第一签”。

    众人看着那签筒,皆是忍不住眼皮一跳,虽然都是说的实力最是重要,可是这第一签出场的人心理压力必然是极大的,若是心里稍微紧张了一点,难免会被弄得有些发挥失常,甚至还可能导致失误。

    这么大场面的国交宴,猎场之中整个帝都最为上层的贵族圈子都聚集在此处,更有南秦的众位和亲使者虎视眈眈,猎场外围,更是有三万禁卫军和无数翘首以盼等着结果的百姓,若是再这样的场面造成了失误,怕是不知道会丢了多大的脸面。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分外紧张的看着皇后面前的竹筒,一心祈祷着不要第一个抽中。

    当然,这众人自然不可能包括慕流苏,她回到自己的席位处落座,因为身上带着将军职位,又兼任东郊校尉营的都尉一职,再加上慕家将军府上嫡子的身份,所以慕流苏就紧紧靠在慕恒的下首处坐着,倒是和慕嫣然分列两列了。

    慕嫣然神色半是担忧半是恼怒的看了慕流苏一眼,显然是因为介怀她一直认为的慕流苏喜欢上了姬弦音的事情,如今一看慕流苏还是为了姬弦音将给这国交宴的比试当做儿戏一般,更是气的恨不得冲过来打醒她。

    慕流苏倒是不曾主意慕嫣然的举动,和慕恒对视一眼让他放心之后,便伸手接过了青鱼手中抱着的糯米,将糯米抱入怀中的瞬间,慕流苏极为迅速的传音入耳,低声吩咐青鱼速速出宫打探弦音的笑意,下了死命令要将人完好无损的带入宫来。

    末了,慕流苏又语气森冷的补了一句:“若当真是楚琳琅和荣亲王妃动的手,通通一个不留全部杀了,然后将人头全部送回荣亲王爷的书房,再写上一封信,什么信你应当清楚。”

    青鱼听着慕流这般森冷至极的语气,也是不敢懈怠,立马借着慕流苏的吩咐,抽了个空隙悄悄退了下去,青鱼朝着西北猎场让专门提供膳食酒点的营帐处行去,人刚刚一进入营帐内,一刹便没了踪影。

    大白天的从西北猎场这么敞亮的地方出去,青鱼却是丝毫也不慌乱,一步步行着跟入无人之境一般。武功她倒是不是很在行,不过若论起跑路和藏匿的本事,整个荆棘门中,除了主子慕流苏,她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否则也不会在打探情报,联系线人方面做的如此有声有色了。

    青鱼几个起落,已经出了西北猎场高高的围墙,她来这里之前早就已经将这个西北猎场的布局弄得极为清楚了,她专门挑了一个百姓不会围过来的地方,一个障眼法将禁卫军的视线吸引了过去,整个身子便是灵活得宛若一尾水中摇曳的鱼一般。

    不过是个须臾便能返神的障眼法,然而即便是守在那一角落的禁卫军分神不过几秒变收回了视线看过来,仍旧已经迟了,他们连着人家的半分衣角都没瞧见,人就已经从被三万禁卫军围得固若金汤的西北猎场突围而去了。

    这个角落的小插曲倒是没有影响到宴席之上的氛围,除了慕流苏分外惬意淡定的在逗弄着糯米,其余女子俱是攥紧了手中的帕子仔细看着皇后。

    似乎是注意到了慕流苏没有看着签筒,沈芝兰和秦誉二人竟是齐齐的扫了一眼过来,沈芝兰看着慕流苏手中的糯米,一贯温润的眸子里闪过些许微不可见的冷意,秦誉眼中的冷意更是要旺盛不少。

    方才他已然是听得清清楚楚,慕流苏这个该死的女人对荣亲王府那个姬二公子分外上心,他虽是不太清楚慕流苏和姬弦音之间的事情,但是对于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养了一只蓝眼白猫儿,走哪儿都带着的事情他却是分外清楚的。

    慕流苏如今手中抱着的那个蠢猫儿,必然就是那劳什子姬二公子的猫儿糯米无疑。

    说什么看中友情,什么情深义重,分明就是胡扯,若说慕流苏是个男的,这劳什子友情还算是有用,可他分明就是个女子,天天借着一个少年将军的身份和荣亲王府的那个姬二公子厮混在一起算个什么事儿。

    秦誉越想,心中的火气就十足的压抑,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冷意直蹿,气的人说不出话来。

    秦明月原本也是有几分好奇的看着那决定这出场顺序的签筒,觉察到秦誉不太对劲,不由说着秦誉冷冽的目光看了过去,见着自家皇兄瞪着那少年将军怀中的一只猫儿看的分外入神,似乎还带了些许嫌弃之意。

    秦明月看了一眼,却是欢喜得紧,那猫儿通体雪白,一身儒糯若雪的皮毛,浑身毛茸茸的,偏生还生了一双蓝色玉石一般的猫眼,此时正颇为惬意的躺在慕流苏怀中,圆溜溜的脑袋轻微的一蹭一蹭,分外可爱,竟是将她的一颗心都差点融化了。

    秦明月顿时颇为惊喜的拽了拽秦誉海棠刺绣的一百,低声欢喜的喊到:“皇兄,皇兄,我喜欢英武将军怀中的那只猫儿!这猫儿好生可……爱……”

    秦誉闻言,这才转过眸子,分外平静的扫了一眼秦明月。

    秦明月看着秦誉饱含深意的眸子,顿时吓得心中一个抖擞,手中拽着的衣摆也松了,委委屈屈的看着秦誉,也不敢再说话,声音低了下去,老老实实的又将目光转回了签筒之上了。

    白鹄站在秦誉和秦明月身后,又是一声感慨,想着明月公主也真是不容易,活在主子的高压下这么多年,胆子养得比他这个侍卫还要胆小了些许,不过倒是保持了一颗颇为纯真的心,也算是傻人有傻福了……咳咳咳

    ,这么说公主殿下好像有些大逆不道,白鹄不由咳了咳,开始自我忏悔。

    秦誉瞧着秦明月老实了,这才又将目光落到了身上,冷冷一笑,这蠢猫儿可爱吗,这么个蠢货,可爱个鬼。

    原本糯米还颇为惬意的享受着慕流苏替自己顺毛儿,它原本还有些担心主子来了会不会拔光了它珍贵的毛儿,剥了它光滑的皮,然而此时此刻,看着慕流苏这般宠溺的替自己顺毛儿,糯米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已经泛滥,反正只要有英武将军护着它,它就不会受了多大的委屈。

    糯米分外放松,也就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的南秦使者席位处。有一个分外俊美的少年,此时眸光冷冽又嫌弃的瞪着自己……

    这么一个啼笑皆非的小事儿,除了被沈芝兰看在眼中,自然是没有引起丝毫别人的关注。

    而此时此刻,皇后已经闭上了双眼,伸手朝着签筒处探手抽取竹简,只见得她那戴着黄金护甲的小手指此时微微上翘着,拇指和食指微微合在一起,缓缓的朝着竹筒内探手过去。

    这动作做的分外缓慢,似乎是为了将在场人的好奇心调动到了极限,不少人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分外紧张,就是秦霜云都不由得一双视线紧紧锁着皇后的一举一动。

    相比起来,楚清越和楚心慈这边就显得分外淡定了,与这二人而言,这毕竟是楚清越的母后抽签,不管是手脚不手脚的,他都无比放心不会那么“好运气”的中了奖。

    而沈芝韵看着皇后的动作,也是分外沉稳,她是端妃的侄女,如今端妃就坐在皇后一侧,皇后和端妃二人虽然素来不对盘,但是皇后总归不会这么愚蠢到当着端妃的面对她的竹简动了手脚。

    除了这两组人的淡定之外,便是李策兄妹表现的最为平常了,如今抽的是才艺比试,这两人又是大楚颇盛名的才子才女,自然是分外自信,无论是如何的出场顺序,对他们而言都不会有人任何影响。

    几人心思各异的时候,皇后的手已经碰到了签筒,这次倒是不再缓慢,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动过手脚一般,颇为迅速的信手从签筒中取出了一枚竹简。

    竹简被取出来之后,皇后这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眼光扫了一眼手中的竹简,她的脸上瞧不出半分神色,一众人心都攥紧了,丝毫舍不得移开视线。

    皇后抬眸来了一眼宴席上神色或紧张或好奇的人们,忽而勾唇一笑,分外动人:“这第一签可是一只好签,所谓的开门红当是如是也,诸位这么紧张做什么。”

    众人心中不由暗嗤了一声,想着这第一签算什么好签,什么开门红,弄不好就是砸了开场,罪过就大了去了。

    不过台上的人毕竟是皇后,纵使他们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反驳,只能呵呵的笑了一声算是附和。

    “皇后娘娘,这第一签到底花落谁家,快些给大家说说嘛!”正在一众人好奇之中,忽而传来一声虎里虎气的前面声音,竟然是如此大胆的催促皇后娘娘快些将竹简上的人公布出来。

    众人循声望去,赫然便见着一双挤在肥肉之间分外狭长的小眼睛,再看脸,圆溜溜胖乎乎的肥肉,再看那人身子,也是个圆不隆冬的小模样,因为好奇之心,便如此大胆的敢让皇后娘娘快些公布结果,又长了这么一个圆嘟嘟的身形,除了长公主府上的嫡子赵鹤还能是谁?

    想来也是,长公子可是当今身上的嫡姐,皇后娘娘便算是赵鹤的皇舅母,一个侄儿这般向舅母撒娇问话,倒是无伤大雅。

    高位之上的长公主自然也是看到了赵鹤那好奇的模样,不仅没有半句呵斥,反而分外宠溺的看了自家儿子一眼,然后朝着皇后笑道:“皇后你也不用逗弄在场参赛的这些孩子们了,赶紧公布结果吧。”

    一个不太符合规矩的举动,但是因为长公主都站出来了,旁人自然是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感慨了一声长公主当真是分外宠溺这赵鹤,也不敢答讪说话。

    慕流苏也是投以小胖墩以注视的目光,瞧着这人好奇心倒是高的很,只是可惜了被长公主宠成了这么一副皮囊,倒是有些委屈了。

    皇后自然不会和长公主杠上,更何况还是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儿,当下朝着长公主投以一笑,说了一声好,果真不再卖弄关子,手一台,便将手中的竹简写了名字的一面露了出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