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三十八章皇后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三十八章皇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更何况,如今这个时候了,也别说什么其他有的没的了,姬弦音到现在人都还没到场,也是足够笑人的了。

    虽然有人心中也是下意识的认为慕流苏也许是打算自己出手,可是……嗯,一个常年驻留边境打打杀杀的少年将军,武术不错已经是顶好的了,还能有什么才艺那也真的才有了鬼了。

    原本慕流苏和谁组队应当算是被人最为期望的一组了,毕竟大家当初都认为慕流苏是不知晓国交宴的规则所以才挑选了姬弦音为一组,如今一看,人家哪里是不知晓,分明是重情重义的固执一人了。

    可惜了,这少年将军选错了组队的人,那这国交宴的头筹也就只能和她擦肩而过了。

    元宗帝瞧着这大楚的一个个气质各一的少男少女,也是颇为开怀,大楚的宝地,果真还是人杰地灵,培养出来的后辈,自然也是极为出彩的。

    龙颜大悦,元宗帝笑眯眯的问道:“今儿国交宴的比试,南秦的公主皇子也会一起参加,不知几位是如何分组的?”

    秦誉勾了勾唇角,漫不经心的看了秦霜云一眼。秦霜云立马站起身来,也是站立在宴席空出的那一块红毯之上行走之间,裙摆上绿色的丝绦摇摇晃晃,分外动人,衬着秦霜云柳条般的身姿,更是显得婀娜至极。

    行至大殿正中,秦霜云袅袅婷婷行了一礼:“谢大楚陛下关怀,此次比赛,只是霜云与五皇兄一起参加。”

    听着这么一句话,众人不由松了一口气,五皇子秦益,好歹不是那个战神之称的秦誉,总算是在武术比试之上有了些许把握,输给谁都行,就是不能在大楚的地盘上输给了南秦的人,只要不是那个战神皇子,赢的希望就更大一些。

    只是这位霜云公主……这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间,瞧着确实也不像是个简单人物。

    元宗帝也是颇为诧异南秦秦誉没有参加这个比试,看来这和亲的人选,不是这位霜云公主,就是那位秦益五皇子了,那位五颜六色的明月公主瞧着就是个小孩子心性,秦誉作为她一母同胞的哥哥,绝对是不会轻易就让她和亲的。

    至于秦誉……和亲的公主贵女素来都是许以正妃位置,若是大楚的女子,想要成为这样的一个南秦未来最为可能成为储君的皇子的正妃,只怕是希望不大。

    管他南秦什么心思,如今既然人家已经说了只派出二人,那么大楚的胜算就多了一分,元宗帝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笑道:“如此甚好,我大楚的年轻一辈也是颇为想要与贵国切磋一番。”

    秦霜云捂着唇笑了笑,眼角的弧度微微上挑,透出几分说不出来的风情无限,玩笑似的笑道:“听闻大楚陛下给大楚诸位公子小姐说过,若是大楚有人得到这国交宴比试头筹,女子可以自择姻亲,男子也可加官进爵,若是这夺得头筹的是我南秦之人呢,不知大楚陛下当是会给出如何赏赐?”

    分明是个婀娜多姿言笑晏晏的美人,偏偏说出来的话这般让人惊心动魄,这可不就是当着元宗帝的面挑衅大楚么,别说是元宗帝听着心不爽,整个在场的大楚朝臣都露出分外难看的容色。

    元宗帝顿时眸色一沉,冷冷的看向秦霜云,一个坐在龙椅上二十多年的人物,一身的龙威自然是不可轻视的,就这么眸色沉沉的锁着秦霜云,秦霜云的脸色微不可见的白了些许。

    元宗帝面上仍旧带着笑意,只是那笑意委实有点三人深觉冷寒:“南秦的公主倒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连我大楚的国交宴头筹赏赐都如此了解,差点让朕都以为公主不是来和亲,反而是来调表我大楚情报来的了。”

    言下之意,便是说他们南秦之人来国交宴的目的不单纯。

    秦霜云虽然迫于元宗帝的威压脸色有些发白,然而脑筋却是转的极快,对元宗帝的冷嘲热讽只当做是不曾看到过,开口颇为流利的便接上了元宗帝的话。

    “大楚陛下说笑了,这本就是整个大楚都知晓的事情,本公主提这一句。无非对这头筹也感几分兴趣罢了,毕竟本公主也算是这国交宴的参与者,也是有那么些许可能夺下头筹的,大楚陛下你说是吧?”

    当真是好生狂妄,话里话外都说些国交宴他们南秦能够拿了头筹,当真是没有将他们大楚年轻一辈放在眼中。

    楚清越看了秦霜云一眼,虽然依着他那素来冷淡的性子,是不愿意和这位劳什子公主打什么交道的,但是毕竟是南秦的公主,说的话也委实有些难以入耳,作为南秦的太子殿下,倒是让他不得不站出来说句话了。

    楚清越朝着霜云公主笑了笑道:“公主既然对这国交宴的头筹都因为感兴趣而知晓得如此清楚,应当也是知晓大楚有一句方言名叫客随主便,既然是大楚国交宴的比试,自然就以大楚的规矩为准,大楚已经定下了夺得了国交宴头筹的人赏赐的方式,那么你们南秦获胜之人自然也是如此同等的赏赐。”

    同样的奖赏,女子同样可以自觉选择自己姻亲,这对于女子而言倒是颇为换划得来的一个打算,毕竟女子成为了和亲对象远嫁异国本来就是一个颇为不幸的事情,前来和亲的公主通常都是所嫁非人,如今若是秦霜云夺得了头筹,能够自己选择自己的心仪和亲对象,显然对她而言也是极为重要。

    倒是国交宴上的这个男子可以加官进爵的这个赏赐,对于男生而言,才是真的没什么用处,因为一个和亲的皇子,主要任务是让你迎娶一位和亲的公主回到自家的国度去。而不是让你在敌人的领地上有所任职的。若当真是在异国被人救下赏赐了个爵位,那才是见了鬼了,难保不会被人被任上个通敌卖国的名声。

    虽然秦益很想反对一声这个赏赐不公平,但是方才楚清越说的也确实没有错,这毕竟是在南秦的地盘上,总归是不能太过猖狂了,更何况,他们的目的本就在于和亲,找找场子只是小事。

    如此一想,秦益也就住嘴,心中的反驳也是作罢了。

    秦霜云抬眸看了一眼楚清越,复又分外仔细的打量这位大楚太子,楚清越任由秦霜云打量,依旧是一双冷意泠然的眸子,整张夺尽天地造化的容颜分外贵气,因为面容冷峻,更是带了几分说不出来的凛冽傲骨。

    秦霜云不由低低一笑,这大楚的太子,原来也是个人物,她的眼睛极有特色,分明就是一双妩媚的眼角,笑起来的时候眼尾不曾下垂,竟是微微上挑,眼波流转,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偏生秦霜云又身穿着一身白绿相见的衣裙,瞧着分外清新动人,单纯与妩媚集于一身,再加上那张确实分外动人的眉眼,难怪会有南秦第一美人的称呼。

    秦霜云倒是没被楚清越的冷冽气质吓到,反而笑道:“既然大楚的太子都如是说了,那本公主也不多问了,就与诸位大楚翘楚一起参赛试试,瞧着能不能夺得一个头筹也得了这赏赐。”

    楚清越冷冷的看着秦霜云,一张冰山面容上不见丝毫其他神色,不带丝毫情绪的应答道:“公主试试便是。”

    秦霜云唇角也勾了勾,不惶其让:“太子好生瞧着便是。”

    瞧着这个连着说话都丝毫不愿意让步的霜云公主楚清越俊逸至极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动容,面上带了一丝笑意,却是凛然又寒冷至极的笑意:“本宫拭目以待。”

    话落,楚清越似乎也不愿意再与这个霜云公主纠缠,说完后便冷冷的移开了目光,拱手对着元宗帝道:“父皇,时辰也差不多了,就早些开始吧。”

    听着楚清越的估计,元宗帝这才收了流连在二人身上的视线,心中想着果然还是自己选出来的儿子,一身的储君气质还是有的,只是这位霜云公主委实太过难缠了些。

    既然楚清越解决了方才的事情,元宗帝也不愿多说,挥了挥手,让出来露脸的各位又回了各自的席位:“既然时辰差不多到了,那便开始吧。”

    说了这句话后,元宗帝似乎也是有些口干,接了小李公公递过来的白玉酒杯,一杯酒下了肚子,这才舒服了些许,不过元宗帝倒是没有亲自主持,而是将国交宴剩下的比试事宜交给了皇后来主持。

    皇后今日穿着一身明黄色泽的华贵凤袍,上面用今丝线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纹饰,长长的乌黑秀发挽成了颇为尊贵的飞天发髻,一头尊贵耀眼的华贵头饰,精致的凤穿牡丹发钗,华贵的南海白玉珍珠,分外贵气。

    皇后的面容与楚清菱的面容与七分相似,只是楚清菱显得稚嫩些许,而皇后则是显得雍容华贵成熟得多。

    皇后颇为优雅的笑了笑,稳稳坐在皇后之位多年的人,即便是笑起来的时候,都是尊贵无比的:“本宫瞧着诸位似乎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着国交宴的比试还是得按着顺序一个一个来的好,接下来本宫便采用抽签形式来决定大家的出场顺序,大家意下如何?”

    抽签方式决定出场顺序,这般公平的做法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虽然有的人会怀疑皇后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儿子太子楚清越对签文做些手脚,将他们那一组的表演放在后面,不过这玩意效果也不大,都是光明正大的比试,管他顺序在前在后,总归本事是自己的,谁也抢不走。

    不管抽到的出场顺序是在前还是在后,反正只要表演的好,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结果绝对是做不了假的。

    这么一想,也就放心多了,朝着皇后齐声道:“儿臣(臣等)(臣女)并无异议,谨遵皇后娘娘旨意。”

    皇后满意的点点头,当真是一身母仪天下的帝后之尊,膝下的楚清越与楚清菱一双儿女虽然已经这般大了,却是没有透出丝毫的苍老之意,年近四十却依旧办完得宜,皮肤光滑水嫩,风韵犹存。

    一身的气度也是分外尊贵,即便是点头的动作,也是做得极为优雅,头上的凤穿牡丹金步摇并没有大的动作,只是微微晃荡了些许,瞧着分外赏心悦目。

    慕流苏瞧着这皇后似乎面上是个温婉的,然而能够稳坐帝后之位二十余年,必然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题外话------

    三更十一点半左右,仙女们明天看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