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三十七章分组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三十七章分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这一眼看过去,果然没有看到弦音的身影,反而是对上了楚琳琅一双阴鸷的眸子。

    两两对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楚琳琅眼中带着的冷笑让慕流苏的眉眼顿时一寸一寸冷了下来。

    国交宴的校尉营比试都已经结束了,弦音竟然还没有出现,如今看来,多半就是楚琳琅和荣亲王妃搞得鬼。想起前一夜晚上听到的话,慕流苏眼中的冷意更是寒凉了几分。

    “流苏哥哥,快些入座吧。”楚清菱似乎也瞧见了慕流苏神色不太对劲,终究没有憋住嘴,开口说了一句。

    元宗帝也是看出了慕流苏的异样,眸光微动,问道“流苏小子,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慕流苏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收回了视线,状似无意的开口对元宗帝道:“皇上,流苏去素来与姬二公子交好,先前宫宴之上,我也与姬二公子定好了一起参加宫国交宴,只是因为他身子骨不太好,所以才托流苏告知陛下一番,说他身子畏寒,不能过早出门,恐怕迟来些许,还望皇上不要见谅。”

    虽然不确定弦音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今慕流苏却是不得不将责任先揽下来。毕竟在国交宴这样的要回去无故迟到,无疑是在打元宗帝的脸面。

    得亏了方才校尉营的比试吸引了皇帝的注意力让他没有太过将这事儿放到心上,若是等着一会儿清点起人来,发现弦音缺席了,那事情就难看了。

    荣亲王妃倒是好谋算,还以为她和楚琳琅只是想在猎场之上动动手脚,没想到却是将人给困住了。而是古怪的是,这猎场之上,分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空位,因为她带领东郊校尉营演练所以空出来的唯一一个位置。

    按道理来说弦音在荣亲王府也是该有位置的,即便是人没了,无非是多出一个空位罢了,慕流苏一眼看过去,却是只看到了楚琳琅孤身一人坐在荣亲王爷身边,俨然一副他才是亲王之子的模样。

    如此看来,自然也是他们动的手脚无疑了。想想也对,正是因为没了这个空位,负责礼部招待的人才不会轻易注意到这个位置是空缺的,从而去清点人数,派人通知弦音赶紧入场。

    慕流苏冷冷笑了一声,很好,为了这么一个区区位置,在弦音抵达国交宴的路途中动了手脚,当真是胆子够肥,今日多亏了她发现的早,若是稍后晚了一步,让元宗帝自己发觉了,那才是惹上大麻烦了。

    元宗帝听了慕流苏的话,环视了一番宴席上的人,果然连着荣亲王府的姬弦音并不在场,不过这人缺席的事儿慕流苏当面说了,也算是知会了他一声,元宗帝此时心情尚好,虽然有些诧异,不过倒也不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儿而动了怒。

    元宗帝点点头,示意已经知晓了这事儿,不甚在意的道:“弦音那孩子身子骨弱的事儿也不是一起两日了,既然是有事儿迟来朕倒是能够谅解。”

    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元宗帝忽而饶有兴致的问道:“只是这国交宴的比试,素来都是二人一组,如今他没来,那流苏小子你是准备要另外挑选一位队友重新组队?”

    礼部先前发放下来的册子上,早就已经明确的规定了国交宴上贵族子弟的比试都是两两自行组队,分为文武比试两场,文采比试,自然是寻常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轻歌曼舞等等的才艺展示,而武力比试,自然便是举行枪剑骑射与猎物大比几项比试。

    若是说校尉营的必须大试是为了彰显国威,宣扬大楚兵马强壮,那么些国交宴的比试,自然是为了宣扬大楚贵族子弟的多才多艺,文武双全,示意江山代有人才出。

    其实说白了也不过就是将平日里各家举办的斗诗会比武会什么的扩大到了国家层面上的比试罢了,性质一直都是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档次高了些许罢了。

    所以说慕流苏先前的想法就是这样,若这什么比试是寻常时候,她必然不会如何感兴趣,她愿意耐着无聊的心思来参加,无非是因为元宗帝那个所谓的头筹罢了。

    然而方才所说的文武两个方面的比试,其他人却是极为放在心上,他们可不像是慕流苏这般一归京便有个偌大的少年爵位,更是指望借着这一场国交宴的比试从而闯出些许名气来。

    所以不少人也算是花尽了心思,更是在这组队形式的选择上也是废了不少脑筋,因为是文武两方面的比试,两人一对的话,一个人负责才艺展示的方面,这类才艺的东西,自然是女子擅长的多,而武术比试,自然是男子无疑。这么说来,显然是男女搭配来的要好一些。

    像慕流苏这样选择了两个男子一组的委实不多,更何况如今姬弦音还没来,那便是她孤身一人了,元宗帝显然是对慕流苏极为欣赏看中的,所以故意提出这一茬,暗示慕流苏衬着姬弦音来换个组队的人选。

    听着元宗帝的问话,慕流苏也是有些烦躁,她倒是不担心别的什么,只是这没啥用处的才艺展示,她却是不得不为难些许。

    她在大燕寂家的时候,倒是被娘逼着捯饬了些许玩意,只是那些女子的什么琴棋书画,她委实是不若对兵书史书一般感兴趣,也就是随意学了一点,虽然都是能够拿的出手的,但是她素来不爱动谢谢小家子气的东西。

    原慕流苏本还指望着弦音出现弹奏一曲的,如今弦音不再,那也就只能靠着师傅方年教给她的萧声了,虽然前世答应师傅那首曲子不要轻易在外演奏,但是今日的头筹,她却是铁了心的想要拿到手的,自我安慰了一阵她这也是被逼无耐,也不算是轻易演奏,只祈祷日后若是有缘能够见到师傅一面时候,师傅不要将她揍了一顿便好。

    况且如今也不是她为难的时候,无论弦音来否,总归是不能让他退出了这个比赛。

    慕流苏朝着元宗帝勾唇一笑。语气坚决道:“谢陛下好意,我与弦音既然已经约定好了组为一对,自然不会轻易变卦,更何况流苏相信弦音处理完了那边的事情,应当会及时赶了过来的,流苏没有尽在换人的想法,即便是弦音不来,流苏也会尽力一人将比试完成的。”

    倒是个仗义兄弟情义的,可惜了,荣亲王府的那个孩子他也是瞧过的,性子是懦弱了些许,来不来作用都不发,既然慕流苏自己都愿意被人家托了后腿,他也就管不着了。

    元宗帝也不愿花了太多时间在这事儿上,点点头道:“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朕也就不勉强你了,弦音那孩子如今便视为待赛便是,等他人来了,可以直接归队。”

    慕流苏松了一口气,心中感慨了一声慕恒儿子的头衔还真是好用,元宗帝果然是将因为极为信任慕恒,所以顺带对她这个慕恒嫡子分外有容忍度,管他打的什么心思,总归是对她没有坏处的,也就懒得搭理了。

    拱手谢了一礼道:“流苏替弦音谢过陛下。”

    “行了,也不用归坐了,参赛的人都站出来吧。”元宗帝瞧着慕流苏这不卑不亢的样子分外顺眼,也就不甚在意的挥挥手,对着众人朗声道。

    随着元宗帝这么一声,宽大的赛场之上,顿时窸窸窣窣出现了不少的身影,各家的公子小姐齐齐站了一地,男子女子,无一不是盛装加身,气质非凡。

    这群人都是按照已经排列好的顺序站立的,楚清菱并没有参赛,所以是楚清越与楚心慈名列一组,楚清玄似乎是对这国交宴的比试不太感兴趣,竟是没有参赛。

    倒是那位低调的七皇子楚晏宁参加了,他的身边则是有一位有些陌生的少女,眉目娇俏,瞧着也是个难得的美人,这位便是礼部尚书姜尚书府上的嫡女姜莹莹。

    偌大的皇宫,自然还剩下不少公主,只是那些公主都一来没有显赫的母族作为支持,二来也没有特别出挑的才艺,也就消停了心思,省的不仅夺不到头筹反而还平白成了别人的眼中钉。

    出人意外的是楚华裳与楚琳琅这二人竟然会组成一队,平日里似乎楚琳琅与楚心慈走的近一些,如今怎么会……

    想到这里,众人不由想起了宫宴之上楚琳琅和姬弦音的那件事儿,似乎就是那一晚因为姬弦音的事情,楚心慈和楚琳琅闹僵了。

    这事儿原本以为只是个简单的,也是已经翻篇了,哪里想到今儿回味起来,似乎是别有深意,不过这有心人的探究也就只能在心中思索一番罢了,无论是楚华裳还是楚心慈,这两位公主了都不是什么好惹的。

    众人谨慎打量的同时,楚心慈也是暗中看着姜莺莺,眼中有几分敌意,显然是因为出楚晏宁没有选她而选了姜莺莺而有所不满。不过这敌意也只是藏在眸子里,倒是表现得并不如何明显,似乎也是知晓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当着元宗帝的面,不能做出太过出格的举动来。

    这几位皇子公主的组队之后,其余的便是出挑的世家子弟了,除了慕流苏与姬弦音这二人别具一格的两个男子组队,便是左相府与右相府上的两对兄弟最为引人注目——沈芝兰与沈芝韵一个组合,李策与李毓秀一个也是一个组合。

    打量了这些出挑一辈的人之外,其余的贵族子弟也就并不如何出彩了,唯一有个滑稽点的队伍,便是长公主一个子赵鹤和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女子,赵鹤那胖乎乎的身子在一众赏心悦目的男男女女中委实有些引人发笑,然而,大家都慑于长公主的威名,不敢表现得太过分了。

    瞧着这么一群少男少女,不少人心中也是直直感慨着,这国交宴还真不是个好拿头筹的,两位皇子,两位公主,还有荣亲王的两个儿子,以及权臣府上的兄妹,瞧着竟是没有那个是简单人物的。

    再看了看孑然一身独身站立的慕流苏,众人也是一阵感慨,原本这英武将军的武功应当是极为出彩的,只是这少年将军选谁做队友不敢,偏偏选了荣亲王府的那个病弱世子,这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么?

    比才艺?荣亲王府那姬二公子瞧着弱不禁风的,这些年听闻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也是个常年流连病榻的,又是个男子,哪里还能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才艺。

    ------题外话------

    来来来,买定离手,除了流苏弦音之外,哪一组是最大的黑马哈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