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二十八章小算计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八章小算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也觉察出来弦音心情似乎好了些许,就着软榻一侧的木椅坐下,上下打量了一眼,似乎只是咳嗽,脸色倒也不算太差,似乎没什么大问题,这才放下心来:“后日就是国交宴了,我不能亲自来接你一道去,弦音需好生注意安全。等校尉营的比试以后,我再来寻你。”

    提及这一茬,原本眉目舒展还氤氲了几分喜色的姬弦音眸色又淡了几分,今儿只顾着南秦秦誉的事儿,倒是将东郊校尉营给忘了个干净了,初一不是说了慕流苏对颜繁之那个小子也颇为照顾么……

    可真是好的很。

    也不管到底几人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就是心中不郁,语气沉沉的开口:“既然后日便是国交宴上校尉营比试的日子,英武将军怎生不若十二校尉营那般好生在东郊训练,反而回了将军府。”

    “休假是让他们回去调整调整心态,再说不是有句话也叫作劳逸结合,事半功倍么。”慕流苏浅浅笑了一声。

    想起东郊校尉营的那群人刻苦训练的样子,慕流苏也觉得有些暖心,毕竟是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彼此之间的关系都近了不少,更何况,那群小子面上看着虽然没有什么,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参加校尉营的比试,又是国交宴这么重要的场合,虽然他们不说,慕流苏却是知道他们心中都是有些紧张的。

    所以便放了两日假,让他们好生放松些许,不过是场比试,按照平日的训练项目正常发挥便是了,她带出来的人,总归不会差了。

    这个笑容倒是极为好看,可惜是为了东郊校尉营的那三万男子,姬弦音的神色委实好不起来,眉目也有些危险的皱了起来:“东郊校尉营中可有流苏欣赏的人才?”

    慕流苏倒是没想到姬弦音会对东郊校尉营的事儿如此感兴趣,提及这群人,慕流苏倒是多么是话题聊,脸上也是神采飞扬的道:“东郊校尉营的人都是各有所长,至于欣赏的人嘛,但凡有心上进的,我都挺欣赏的,若是真要我说出名字来,自然有颜繁之无疑,不过除此之外,还发现了一颗好面子,名叫菘蓝。”

    末了,慕流苏似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开口补充了几句:“东郊校尉营的那十大高手也不错,当初青花能够取胜,无非是因为我两年前就按照这些人的出招方式教熟了破解之法,而最后一个人又是暗器明用的比试,这才能够获胜了,若是单独比试,青花自然是不可能以一敌十赢得这么漂亮。总的来说,东郊校尉营卧虎藏龙,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看着慕流苏提及东郊校尉营时候眼中兴致勃勃的神采,姬弦音顿时被气笑了,原本磨砂着锦被的指腹稍微加重了力度,一个颜繁之还不够,如今又冒出了一个菘蓝,而且听她的意思,除了极为出挑的这群人,她还当真是对这校尉营的三万人都极为满意,那个地方他早就注意过,虽然是卧虎藏龙,有不少高手藏在其中,可是在他看来,怎么瞧着都不如流苏说的这般好。

    语气顿时凉了三分,不过好歹也没有太过阴晴不定,姬弦音笑得有些僵硬:“既然如此,那两日之后,弦音静待东郊校尉营风采。”

    “自当不会让弦音失望。”慕流苏瞧不出弦音的异样,自然眉眼弯弯,笑得神采飞扬。

    笑完之后,扭头看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本就是无月之夜,如今更是夜色沉沉,一时之间也瞧不出具体时辰,只是知晓这时辰应当是不早了。

    慕流苏也知晓此处不能久留,便起了身想要道别,床榻上的糯米似乎也是觉察到慕流苏要走了,顿时二传从床榻上跳了下来,跑到慕流苏身前,一个劲儿的“喵喵”直叫,似乎是不愿意让她离去。

    糯米的反应委实让人有些诧异,不过这毛绒绒的东西撒起娇来,委实让人难以抵挡,慕流苏看着它乖觉模样,便伸手将糯米抱了起来,朝着姬弦音身上放了过去:“糯米休要贪玩儿,好生陪着弦音。”

    糯米隔着一层锦被落在姬弦音身上时候,顿时老实了不少,毕竟它可不愿意一而再再在三的让初一一个臭男人给自己这个“纯爷们的猫儿”洗澡,委实太伤猫儿自尊。

    扭头朝着姬弦音投以一个委屈巴巴的小眼神,糯米的意思很明显:“主子,看在英武将军的份儿上,您就大人大量饶了初一和本喵吧。”

    姬弦音迤逦视线落在这小呆猫儿身上,神色未曾有过半分波动,然而眸中却是别有深意。

    作为一只灵性十足的猫儿,糯米自然也是看出了姬弦音的言中之意,主子的意思很明显,今儿只要它能将流苏留下,它便算是逃过一劫了。

    有了希望,糯米立马欢快瞪大了水灵灵的猫眼,示意成交成交。

    只要不让初一那个呆子抓着它洗澡去,一切都好说。

    一人一猫儿对视完毕,双方都心中有数了。慕流苏方正低着头整理衣摆衣襟处的褶皱,自然是不曾注意这一主一猫儿的动静。

    整理完毕,慕流苏这才抬头看了过来,见糯米乖觉的躺在姬弦音身上,倒是没有喵喵直叫了,眉色也温软了几分,对着姬弦音温声道:“弦音,时辰不早了,我变先行回去了。”

    姬弦音仿若无事的眨了眨眼,毫无异样的道了一声好:“流苏慢走。”

    糯米看着主子分明刚才谋算了要将人如何留下来,如今这般故作镇定的样子可真是应了那句道貌岸然、衣冠禽兽……咳咳,衣冠禽兽还是算了,若是被主子知晓它这般腹诽,估摸着身上的猫儿都得剃光。

    慕流苏点点头,径直走到内室的雕花窗格处,正准备跃窗而去,衣袍尾处却是忽而传来一阵子细微的的拉拽力道,以及一声极为细微的“喵”叫声。

    慕流苏不由愣住,下意识的扭头看了过来:“糯米?你怎么了?”

    “喵。”糯米爪子挠着慕流苏的衣尾,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宝蓝色眸子,哀婉的看着慕流苏,见慕流苏诧异的扭过头来,糯米又锲而不舍的“喵”了一声,那声音,哀婉凄凉,分外凄楚。

    分明只是一只雪白猫儿,却生生给了慕流苏一个闺阁弃妇的错觉。

    “可是舍不得我?”没怎么瞧着糯米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慕流苏眉眼越发柔和了几分,不过走的态度还是很坚决的,知晓糯米是个有灵性的,慕流苏便径直开口与它对话:“乖,我该走了,你若是想我,后日国交宴就能见到了,到时候我给你带杏花糕过去。”

    糯米摇头,心中嘀咕着杏花糕反正你每次见我都会给,讨了主子欢喜也能得到,可是这主子的想法却是不了违抗的,若是今儿留不住流苏,等待它的后果一定不美妙,它可不愿意做一只下场凄惨的猫儿。

    拒绝了诱惑,糯米手中的爪子更是加了一分力道紧紧扒拉着慕流苏的衣衫,丝毫不曾松懈,眼神也越发委屈巴巴了几分:“喵。”

    慕流苏试探性的问了句:“当真是舍不得我?”

    糯米点头如捣蒜,心中念叨着:你在的时候主子心情就好了一倍不止,再加上你是本喵的衣食父母,本喵自然是颇为喜欢你,舍不得你的。

    一边念叨,又颇为乖巧粘人的将圆滚滚毛茸茸的脑袋凑到慕流苏衣袍处乖觉蹭着,粉白色的绒毛耳朵软绵绵的,可人得紧。

    这便是当真舍不得了,慕流苏看着糯米这一股粘人劲儿,不由有些犯愁,糯米她自然是舍不得扔下不管的,更何况,这般粘人的小模样委实可人得紧,总归不能就这么扔下它走了,一时纠结,脸上不由有些纠结。

    姬弦音不动声色的看着慕流苏皱眉深思的模样,唇角微微勾了勾,静静等着慕流苏主动提出来能否在他这里留宿一晚,只要问出来了,他便顺其自然的答应下来。

    糯米注意着姬弦音这边的举动,瞧着他的反应,心中一时有些鄙视,这个主子还真是,自己提出来让人留下来住一晚不就行了,非得傲娇个什么劲儿,非要让人家亲口说出来。

    无论谁先说出来,这结果都不是一样的么,怎么非要这么麻烦的饶这么大一个圈儿,也不知道主子咋想的,还真是有闲情逸致。

    糯米借着慕流苏皱眉沉思的空隙,颇为伤春悲秋的感慨了一声:哎,主子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

    糯米正感慨完,就见着慕流苏弯下了身子,将它给抱了起来,入怀处一阵熟悉的紫竹叶清香,糯米舒心的点点头,闭上了猫儿眼,搭理它了,应当是完成任务了,英武将军,快些问主子能不能留宿一晚,主子虽然傲娇了点,但是人总归是好的。

    软榻之上的姬弦音见慕流苏抱着糯米看向了自己,也是微微有些计谋即将得逞的小得意,流苏总归还是顾着糯米的,糯米舍不得她,她必然是会留下来陪着。

    小小的算计即将得逞,音杀阁的阁主大人唇角露出一抹压抑不住的笑意,一月之前流苏带着十里醉来的时候,他便想着让慕流苏留宿一晚,可惜那个时候流苏带了个颇为碍事儿的青花,再加上第二日便要去东郊校尉营任职,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如今有糯米这个扮猪吃虎的猫儿相助,应当是没什么问题了。

    “弦音。”正想着,雕花窗阁前的慕流苏忽而开口叫了他一声。

    姬弦音自然是知晓慕流苏是因为糯米的事儿有话要和自己说了,唇角的笑意越发潋滟生辉,衬着眼尾处瑰丽妖冶的朱砂泪痣,一笑倾城,一笑倾国,一笑倾天下。

    自然的点点头,不露出丝毫异样,姬弦音只当丝毫不曾认识糯米这猫儿一样点头道:“怎么了?流苏可是有事儿,我也瞧着糯米似乎有些舍不得你……”

    慕流苏有些为难的皱眉,算起来,自她前世枉死之后,糯米跟在弦音身边已经有了两年多的日子了,弦音素来话少,糯米也算是一直陪着她的,若是就这么分开,也不知弦音是否习惯。

    姬弦音看着慕流苏脸上的纠结神色,只当她是在为难如何开口留下。毕竟若是留宿此处,必然不能惊动了荣亲王府,所以只能是住在这屋子里,可是这屋子里只有一个真正的床铺和一方休息用的软榻……

    ------题外话------

    所以你们说弦音的计谋能不能得逞哈哈流苏会怎么做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