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二十四章秦誉交锋(四更加更)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四章秦誉交锋(四更加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弄不清什么情况,不过好在此时已经是戌时,天字素来人少安静,走廊处也没有什么人,慕流苏原本只是准备进来看看打探下侍卫多少,如今见着门前无人屋子里也无烛火,也懒得再等了,身影移动,一刹那间便朝着右手第一间的房顶位置掠了过去。

    极为灵活的揭开三片瓦砾,慕流苏试着往屋内瞧了瞧,只是饶是她素来自认视目极佳,可是今儿并无月色,屋子里有委实漆黑一片,即便慕流苏能借着远方的灯火瞧见些许屋子里些许摆设的轮廓,却是难以判断屋子里到底有没有人。

    秦誉的身手虽然不敌她,但是也差不了多远,听闻南秦素来又有隐蔽气息的药物,所以慕流苏一时也判断不出到底秦誉在不在屋内,若是不再也就罢了,她就在此处埋伏好了等着,若是在的话,这还没到睡觉的时辰,却是将屋子里的灯火都熄了,估摸着秦誉已经这屋子里设了什么埋伏也不一定。

    不过按照秦誉的聪明劲儿,应该也是能够猜出来自己会找上她的,让她来猜的话,估计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凤眸滴溜溜转了一圈,慕流苏忽而挑眉,从衣摆出取出一颗极为小巧的夜明珠,因为只有指甲大小,所以只有些许光芒,不足之处是没法将整个室内照明,然而优点却是可以打探黑暗情况的时候难以被人察觉。

    慕流苏径直将夜明珠朝着屋内扔了进去,但是并没有这夜明珠径直落地,而是用内劲极为灵巧的控制着游走在屋内。

    借着夜明珠的辉芒,慕流苏也是仔细打量着屋内的异样,寒夜楼的陈设她自然清楚的紧,根本不需要注意,只需要确定秦誉那小子没有在屋里,或者说在屋内弄了哪些古怪玩意就行了。

    小小的夜明珠凌空漂浮着,像是一团行走的光幕,慕流苏借着这么小小一团游走的光芒,倒是将屋内打量了个透彻,外室并无异样。慕流苏内劲微动,收回了珠子,身形轻巧的落在了屋内。

    落地无声,似乎还真是没有什么人的样子,慕流苏有些难以置信,秦誉身为南秦皇子,这才刚到大楚帝都,就这么猖狂的不知道溜哪儿去了?

    正想着往内室进去看看,静谧的屋内忽而响起一声极为清脆的声音,慕流苏眉色陡然一凌,手掌握拳,将夜明珠的辉光掩盖透彻,身形极快的朝着内室行了过去。

    内室的温度似乎比外室要高了些许,慕流苏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得哗啦一声水声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原本一片漆黑的屋子里却是骤然便烛火通明。

    突如其来的光线亮着,慕流苏下意识的伸手遮了遮双眼,然而视线透过指缝却是极为自然的人落到了方才水声响起的地方。

    这一看,便瞧见了一副美不胜收的美男沐浴图。

    屏风之后,一方华贵的温泉池赫然入目,池中洒满了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花瓣,雾气升腾,一人正极为慵懒的靠在温泉池旁,双臂舒展开来,极为惬意的搭在温泉池畔,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开来,颇为精致的漂浮在水面,些许墨色长发落在他袒露的胸肌之上,莹润的水珠顺着长发蜿蜒渗透而下,魅惑至极。

    那人闻见动静,也是将头微微抬了起来,露出一张分外惊艳的容颜,齐眉勒了一抹光滑锻面嵌红玛瑙的精致抹额,长眉漆黑宛若浓墨重彩的勾勒而成,斜斜挑入抹额,一双眸子凌厉至极,轮廓狭长,微微眯着,便透出些许锋芒,分外挺直的鼻梁,一双薄唇宛若鬼斧神工雕刻而成,这般凌厉的五官,瞧着便是刚烈至极,偏生又不若楚琳琅那般透着些许阴鸷,反而阳刚明媚,正应了那句战神的称呼。

    正是南秦战神皇子——五皇子秦誉。

    视线被点亮的时候,不只是慕流苏看向了秦誉,秦誉也是第一时间极为精准的看向了闯入他房中的“少年。”

    身形消瘦,却是身姿卓然,穿着一身墨色中衣,外面也是罩着同款色系的紫竹叶衣衫,静静站立,宛若一杆笔直的长枪,只是那张面容极为小巧,不过是慕流苏的一个手掌,便遮住了整张脸,唯有手掌下微微露出一个弧线精致的下巴,莹润透亮,肖尖精致。

    秦誉狭长眸子忽而动了动,他倒是第一次看见慕流苏身穿常服的样子,映像中最常见的便是在边疆之地,她一身银甲长枪在手,墨发高竖英气逼人的模样,除了这个,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慕流苏当着他的面放下三千青丝的惊艳模样。

    “五皇子还真是好兴致,沐浴还弄得这般黑灯瞎火的,当真是别出心裁。”

    秦誉正想着慕流苏毕竟是个女子,见着自己这般模样,会不会露出些许害羞神色来,然而很显然秦誉多虑了,慕流苏适应了灯光以后将捂在眼睛处的手放了下来,不仅没有半丝羞愧神色,反而双手环绕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秦誉。

    那目光极为坦然又带着些许审视意味,似乎在看着待价而沽的物品一般,带着十足的调侃之意。

    秦誉看着慕流苏那般从容淡定的模样,眼中顿时升腾起些许木火苗,心中也涌出一阵说不出的羞恼,羞的是慕流苏一个女子如此明目张胆的看着他也就罢了,他如今分明还未着寸缕,慕流苏一个女子,不避讳不说,反而还看的津津有味。

    “几月不见,英武将军还是一如既往的让誉意外至极。”低低笑了一声,那笑意却是透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秦誉眸光直直锁着眸光坦然的慕流苏,别有深意的道:“不知对誉的身子可是让英武将军瞧得满意?”

    话都说的如此坦白了,甚至还带了调戏的意味,原以为慕流苏会气的忍不住动手揍他,谁知道慕流苏依旧从容站立原地,闻见动静没有丝毫面红耳赤的表现,反而勾了勾唇,点了点头道:“五皇子的身子自然是比我大楚众位将士要精致的多,肤白貌美,肤若凝脂,总归是极好的。”

    慕流苏口中说着,心中却是忍不住笑了一声,这个臭小子,还以为知晓了她是个女子,便会若寻常女子那般见着个脱了衣服的男子就害羞不成,当真是想多了,她可是是女扮男装的身份,若是这点小事儿都能让她露出破绽,还扮个鬼。

    不过秦誉倒是长进了不少,原先在边疆与之交锋的时候,这小子分明还是个性子刚强手腕铁血的,如今也不知道在哪里学了一身戏弄人的本事,黑灯瞎火的在内室沐浴,等着她找上门来。

    既然他要和她耍心思,那边瞧着谁才是被耍的那一个。

    慕流苏的话中将秦誉说成了与大楚将士无二的人也就罢了,偏生还夸赞秦誉是个肤白貌美,肤若凝脂的,可不就是将秦誉也当成了一个女子么。

    可想而知这话会让秦誉如何恼怒,秦誉周身的气息瞬间冷冽下来,看着慕流苏冷冷一笑:“英武将军倒是一贯的牙尖嘴利,不过你只看见了上半身,不若先看全了再说也不迟,将军你说是吧?”

    慕流苏眸光没有一丝闪躲,言笑晏晏的点点头:“五皇子说的极是,不妨站起身来流苏好生瞧瞧,流苏也算是阅人无数,必然会给五皇子一个极为中肯的评价。”

    阅人无数自然是假的,慕流苏前世还是寂家千金的时候,虽然是一贯爱穿男装,但是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后来任职大燕女相,更是身份尊贵无人胆敢在她面前放肆,自然不会瞧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至于这个身子的原主,即便是长久驻留边疆之地,但是因为大楚素来重视军容,军中素来无人敢在公共场合明目张胆的赤着身子,再加上是女扮男装的缘故,素来都是下了战场便回了自己的营帐,沐浴等事儿也是私下里一人解决的,自然也不可能瞧见什么不该看的。

    不过虽然说她阅人无数是假,但是这并不妨碍慕流苏说出来气一气秦誉。

    果然,秦誉看着她那镇定自若的神色,脸色一瞬间便化作铁青。

    好你个慕流苏,若不是她当着自己的面告诉他她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儿身,就如今这般看着男子沐浴无动于衷还饶有兴致的模样,鬼才能知道她是个女儿身。

    慕恒还真是厉害,能教导出这么一个女儿,也算是极有本事的了。

    咬牙切齿的道了一声:“好一个阅人无数的英武将军,竟是本皇子小瞧你了。”

    秦誉气的用了皇子的自称,身子更是一挪,下意识的动了动身子,将大半个腹肌露出在水面之上,水泽盈盈,烛火皎皎,映衬着秦誉整个身形更是矫健完美宛如鬼斧神工雕刻而成一般。

    慕流苏心中嘀咕了一句着秦誉还真不愧是南秦鼎鼎有名的练武奇才,这一身身材也委实是极为出挑的了。莫名奇妙想起了当初长街花灯,弦音不小心拽着他跌入马车的时候,衣衫凌乱中透出来的迤逦风光。

    慕流苏原本还镇定自若的神色顿时微微一边,一刹间忍不住红了耳尖。

    本来这反应极小,然而秦誉是个武功不浅的,慕流苏的反应必然是瞒不过秦誉的。

    看着她稍微红了的耳尖,秦誉也是自然而然的认为慕流苏是因为害羞才这导致这般模样的,想来方才所谓的阅人无数也不过是慕流苏临时胡扯出来的了。

    一时之间,原本还脸色阴沉的秦誉忽而心情极好的勾唇笑了笑,右手长臂微动,烛火瞬间晃动了一阵,秦誉手中内劲微动,一件藏蓝色的海棠纹饰衣袍从屏风处凌空跃出,朝着秦誉的方向掠去。

    与此同时,左手长臂扬起巨大水花,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花瓣带着经营的水华瞬间凌空而起,齐齐聚拢一处,形成一道极为惊艳的花幕,而那花幕正好不偏不倚挡在了秦誉身前。

    慕流苏低低笑了一声,原来不过是故作玄虚罢了,这个傻子,还真以为长进了不少要试探她,原来自己也是个知晓分寸的,瞧着眼前那一堆凌空漂浮着的瑰丽花幕,可不是比她还在意那所谓的“名节”?

    正想着,秦誉手中内劲一撤,那围绕在一处的花幕陡然四散开来,漫天的花瓣火混着水珠纷纷洒落,花瓣散去,一身藏蓝衣袍,点缀着大朵艳丽海棠的男子瞬间破花而出,惊艳无端。

    ------题外话------

    你们的秦誉小哥哥来了~仙女们不留言吗

    推荐友文,《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夜岚熙

    本文不小白,男女主身心干净,美男多多,欢迎大家入坑。

    夜浅,21世纪的王牌杀手,一朝穿越,成为人人厌恶的朝阳公主,南宫浅。

    上天赐给她多位绝色夫君,然而,这些夫君却巴不得她死……一纸和离书,桥归桥路归路,谁也不碍谁。

    然而,不知不觉间,昔日恨她入骨的男人,却个个失了魂。

    百般算计如他,却算丢了自己的心;

    冷漠清然如他,却愿默默守护;

    冷酷无情如他,却愿为她展现柔情;

    风流不羁如他,却为她冷却一颗浮躁的心;

    阳光俊朗如他,却因她失了方寸;

    绝代风华如他,却为她褪去繁华。

    待尘埃落定,洗净铅华,是谁拥得佳人,陪她并肩踏遍天涯?

    2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