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二十三章夜探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三章夜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将军府上大变天的消息宛若一阵狂风迟到了帝都各处,慕流苏任职校尉营都尉后,回将军府上上不过一日,宋氏与其妹宋巧雨因为沾染蛊术杀害将军府夫人被送进了府衙大牢房,宋氏被处以死刑,秋后问斩,宋巧雨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自然也是受了重刑。

    至于宋氏的儿子慕霖平,也是被宋氏刺伤,遣送出了将军府前往别庄修养,慕老夫人被气的吐了血,也是躺回了自己的院落,流连床榻。

    没了宋氏,慕老夫人又身子抱恙,将军府上的掌家大权一时旁落,慕恒自然是挑了慕嫣然来掌管家中府馈,因为慕嫣然毕竟是头一次掌家,没有经验,慕恒便又在挑了较为乖觉的许姨娘作为帮衬,一起打理。

    许姨娘原本还因为昨儿的事儿一阵心惊胆战,想着宋氏那个女人原来还还沾染了蛊术,得亏那个破虫蛊十年只能害一个人,否则依着她和宋氏那么不对盘,恐怕早就见了阎王爷去了。

    原本还颇为心惊胆战的,一转眼却是得了个帮衬慕嫣然掌管将军府上中馈的好差事儿,许姨娘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原本抱怨慕老夫人倒台之后,自己的女儿这些日子的闺阁礼仪白训练了,如今来了个辅佐掌家的差事儿,心中瞬间就平衡了不少。

    虽然只是和助力,起辅助作用,但是慕恒能够选了她,想来也是勉强信任她的,只要她规矩些,日后她将军府上的地位自然就慢慢起来了。

    经历了一大堆的事情,许姨娘也算是看的清清楚楚,整个将军府上,如今最不能得罪的不是慕恒,而是慕流苏,这个嫡少爷的手段委实是高深得紧。

    仔细想来,桂嬷嬷失踪已久,慕流苏必然是那个时候就已经将人救下来了,昨儿的那一场大戏,其实早就被慕流苏算计心中了,估计只是想当着慕恒的面将事情抖出来罢了,只是一天的功夫,慕流苏便不费吹灰之力,将宋氏送去了府衙,更是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让慕老夫人气的半死却又不得不放权。

    如此手段,当真是让人想不钦佩都难。

    慕恒因为柳氏的事情,心中一阵愧疚,处理完了事情整个人就陷入一种低迷状态,自然是因为自己当初没有看清宋氏的面目,害得柳氏病痛死去而后悔,慕流苏和慕嫣然看在眼中,倒也没有去打扰。

    慕恒对柳氏的情意自然是不假,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后悔懊恼是必然的,既然已经替柳氏处置了宋氏,那让他自己静静也好。

    慕嫣然下午便开始去接手清算将军府上账目,这些年慕老夫人和宋氏把持将军府上中馈,自然是没有短过自己的吃穿用度,至于慕老夫人,对宋家素来没有什么念想,倒也没有如何接济宋家,只是对于那个宋巧雨,倒是有些大方,前前后后送了不少珍贵玩意儿,更是为她花了重金送去了素心宗。

    宋氏却不一样,她是宋家的嫡女,家中之人对她也算是颇为重视,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递出去太多财务,但是暗中接济娘家多年,积少成多,宋家的人找她借钱的时候,为了显摆,也是颇为大手脚,总之花了不少的钱。

    慕嫣然和许姨娘看着宋氏这些年高高一摞的借账单子,脸色都极为震惊,慕嫣然发了怒,便命人将那借账单子抄录了一遍,派了将军府上的人送去云州宋家,势必要将那些借款讨回来。

    慕嫣然忙着查看账本,清点府中财库,也命人将长乐院和宋氏房中的东西通通清点了一遍,搜出了不少暗中观察藏着的昂贵东西,更是气的脸色阴沉。

    相较于慕嫣然的忙碌,慕流苏倒是颇为安心的睡了一个午觉,长达一个月的校尉营集训,可算是累坏了慕流苏了,如今帮着原主的生母解决了宋氏,处理了将军府上不少碍眼的人和物,这一觉自然是睡得极为香甜。

    青鱼乖觉的和青花守在一侧,却是对今日主子给她的那把轻易便制服了蛊虫的灰白色粉末分外感兴趣,不过那玩意委实恶心的很,不干不净的东西,便就地烧死了,连带着那一把宋巧雨所谓的梨花剑,上面因为沾染了那蛊虫的黑色粘稠汁液,也是一道扔进了火炉给熔炼了。

    想起那蛊虫被烧的时候,在火中蠕动翻滚刺啦作响的样子,青鱼差点没将隔夜饭吐出来,心中却是想着等荆棘门将当年给宋氏蛊虫的人揪出来之后,她非要好生给那个尽是动用这些俺咂手段的人一些颜色瞧瞧。

    青花也是觉得有些累,见着慕流苏入睡后,也是忍不住回房歇着了,好在这里有青鱼,暂时不会出什么事儿。

    慕流苏一觉睡了极长久,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一片漆黑,整个将军府上华灯初上,灯火莹莹,没了宋氏和慕霖平那一堆搞事的人,似乎将军府上的气氛宁静了不少?

    “主子,可是要用膳?先前慕老将军和嫣然小姐都来寻过你,青鱼说主子累了正在补眠,他们便没有多说什么离开了,走的时候吩咐青鱼提醒主子记得用膳,并无什么大事儿。”

    青鱼瞧着慕流苏醒来,娃娃脸上也是涌出些许笑意,瞧着可爱得紧。

    慕流苏听着青鱼报告着府衙处传回来的消息,点了点头。没瞧见青花,也是想到这丫头累了一个月应该是休息去了,低声笑了笑,青花素来是个恪尽职守的,如今舍得主动去休息休息,想来真是将她累坏了。

    青鱼手脚伶俐的呈上了一直在厨房温着的饭菜,慕流苏拿着长筷,颇为随意的尝了几口,漫不经心的问道“如今什么时辰了。”

    “酉时了主子。”青花如实回答,语气恭敬。

    慕流苏点点头,又吃了几口米饭,便站起了身来,冲着青鱼道:“好了,今晚你也早些入睡,我有事儿出去一趟,不用等我回来,若是青花醒了,告诉一声便是。”

    话落,她便转身朝着床榻一侧挂着的衣衫行去,俨然是要换衣衫了。

    青鱼知晓慕流苏今儿晚上有事儿,倒也未曾多说,乖觉的退出房带上了门,只是关门的时候看了眼瘦了不少的慕流苏和桌子上没动多少的饭菜心中嘀咕了一句,也不知晓青花是怎么照顾主子的,人都瘦了这么多。

    慕流苏换了衣衫,也没从正门离开,从窗户一跃而出,身子灵活,没惊动一草一木。

    帝都最为豪华的两大客栈,非属宣州苏家的明月轩与帝都洛家的寒夜楼不可,只是苏家得皇帝盛宠,所以明月轩的地理位置要比寒夜楼好的多,加上皇帝的心思礼部也是知晓的,便将这次南秦奔赴大楚的和亲使者的落脚处定在了明月轩,皇帝自然十分满意的允了。

    就在今日将军府上闹出大事儿的时候,下午南秦的和亲队伍就悠悠抵达了京城,人最不缺的就是好奇心,对于这远道而来的和亲队伍,别说百姓极为好奇,就是各位府邸听闻南秦五皇子秦誉来了,太子楚清越亲自相迎的事情。也是有些按捺不住了。

    别说明月轩一时生意爆满,慕名而来小瞻观的住客不计其数,道路之上也是人山人海,这一路上的热闹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明月轩这边动静无比之大,数万人的翘首以待想观瞻南秦和亲使者的风采,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南秦的和亲使团却是突然转道,朝着帝都洛家的寒夜楼行去了。

    洛家世代从商,也是接待过不少贵宾,但是接待和亲使者团,倒还真是头一遭。然而无论如何,百年商家的底蕴还是在的,立马有条不紊的接待了下来。

    帝都众多势力都因为南秦使者团入住洛家寒夜楼的事儿大为震惊,听闻这临时变卦的事儿是由领头的五皇子秦誉提出来的,这可真的算得上是明目张胆的拂了皇帝面子。

    不过也有不少人在暗中直道这洛家的人也还真是有胆量,分明知晓不是皇帝安排的自家,竟然还真的敢将人给接待了下来,听闻这事儿是由洛家少主洛轻寒做的主,这洛家少主前些日子刚刚回府,原本还颇为低调,如今为了这么一件事儿,却是突然就锋芒毕露了。

    等在明月轩的人原本是一心想要观看一番南秦皇族的风采,谁知道等了半天没等到人,却是听说人去了寒夜楼,等他们从明月轩处巴巴的跑到寒夜楼来的时候,人家使者团早就入了客栈,安心住下了。

    等了一个大下午,到最后别说是南秦皇子公主的容貌长相了,就是连人的影子都没瞧见半分。那些个花了重金住进明月轩的人更是气的吐了血。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寒夜楼处还是有少数人瞧见了南秦公主和皇子的容貌,也传出了南秦使者团这次奔赴楚地和亲的公主皇子们都极为出色,都是男的俊逸非凡,女的宛若天仙。

    众人听闻,更是扼腕叹息,错过了这么一场见面的机会,大多数人都是无甚眼福的了,唯有有资格参加国交宴的那些个达官贵人,许是还有机会能瞧见这些人的容颜。

    ……

    慕流苏对于这些百姓的想法自然不清楚,心中却想着这南秦秦誉还真是个不安分的,若不是青花将洛轻寒传来的秦誉入住了寒夜楼的消息告知了自己,恐怕今儿她也要扑了一个空。

    不过洛轻寒命寒夜楼接待秦誉等人的事儿她倒是极为满意,左右洛家不可能一直被元宗帝扶持的区区苏家给打压了,苏家本来也就只有一个苏墨华能够担当大任,至于苏家其余的那些人,无非是群拖后腿的罢了。

    元宗帝对慕恒,沈芝兰二人倒是极有信任,可是为君之道,最为重要的就是要懂得海纳百川,元宗帝这么一点容人之量,还是小了点。

    更何况,洛家产业可是她如今要护着的,元宗帝有心打压又如何,还是得先过了她这一关。

    颇为灵巧的避开了寒夜楼巡防的下人,寻了一处视野死角处取下一片瓦片,慕流苏透过缝隙瞧了一眼下头一排整齐的天字房,眸子里带着些许小心谨慎。

    右手第一间……南秦秦誉住处,这是洛轻寒递出来了消息,慕流苏看了过去,却是忽而皱起了长眉。

    没有灯光也就算了,门口竟然是连一个守卫秦誉安全的南秦侍卫也没有?

    ------题外话------

    如果我加更仙女们会给我月票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