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二十一章解决(深夜福利)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一章解决(深夜福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氏的脸色陡然惨白……怎么会……不可能!

    慕恒原本一脸慌张的冲了过来,看着慕嫣然面前的动静,脸上也是露出些许呆愣神色……这什么情况?

    不是说巫蛊之术都极为阴邪是极不好对付的么,怎么青鱼那个小丫头撒了一把白色粉末这就……将这虫蛊给解决了?

    连慕恒都如此震惊,更别说那些个宾客了,巫蛊之术素来都是让人闻之色变,怎么会这么容易解决了?

    一时之间,众人看着那地上的虫子,虽然有些嫌弃恶心,更多的却还是懵懂。

    “咳咳,既然宋姨娘已经承认了她就是养蛊人,印证了桂嬷嬷所言,那此事就交由爹爹来处理吧,这么多年了,也算是还了娘亲一个公道了。”

    慕流苏看着众人的神色抬手掩了唇角的笑意,示意青花捉拿着住宋氏,这才慢吞吞的下了练武场,朝着慕嫣然的方向行来。

    慕恒听她这么一提醒,也算是想起来方才宋氏承认了自己谋害了柳氏的事儿,一想这这个疯女人方才还想对嫣然出手,若不是青鱼出手,恐怕嫣然就真的中了蛊了,自己的妻女都被这个女人所害,慕恒顿时便眸色森寒,俨然是怒气发作,火冒三丈了。

    青花正好押着满脸灰败的宋氏来了慕恒面前,慕恒从未动手打过女人,然而这次却是再也无法忍住,径直扇了宋氏一巴掌,其中力度之大,竟是生生将宋氏唇角打出一抹血迹来。

    慕恒想着柳氏临死之前受到的蛊术折磨,那般痛苦的样子竟然全是宋氏带来的,他竟然听着慕老夫人的话,娶了这么一个蛇蝎毒妇进来,竟是由于他的疏忽,才导致了柳氏的早逝。

    愧疚,后悔,愤怒,一时之间通通涌上心头,慕恒恍惚觉得自己一刹便苍老了不少,他严重的带着绝望和痛苦看着宋氏,压抑着喉咙,声音有些嘶哑的道:“诗儿从未为难过你,你怎可对她下这般毒手!嫣然也是我的女儿,你怎么可以做出这般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因为蛊术杀人宣告失败,宋氏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崩溃低迷的状态,似乎知道自己已经是再无活路,也就任由青花将她押了下来,然而慕恒的这一巴掌和这番问话却是让她陡然回过神来,忽而就抬眸满脸怨毒愤恨的瞪着慕恒,眼中的恨意充斥纠缠,宛若恶鬼一般。

    “慕恒,你真敢问我!我分明是云州宋家的嫡千金,你背井离乡嫁到了将军府上,身份,才华,手段,我哪一点比不上哪个贱人,就因为那个贱人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你就是如此偏宠?!霖平也是你的儿子,你却只顾着慕嫣然,那个贱人的女儿!你毁了我一辈子,我恨她,也恨你!你们都去死吧!”

    慕恒看着整个人神经崩溃的宋氏,忽而有些愣神,诚如宋氏所说,他却是偏宠柳氏,柳氏本就是在他行军作战途中不离不弃的心上人,若不是慕老夫人要求他非要娶了宋氏才让柳氏进门,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娶了宋氏。

    一侧慕流苏看着忽而愣住的慕恒,却是忽而冷笑一声,这个宋氏还真有意思,都事到如今了还妄想打一手感情牌,慕恒可能会心软,她却是绝不会让杀了原主的生母这般逍遥快活。

    慕流苏极为嘲讽的冷声道:“宋巧云,你可真有脸面怪我爹爹,竟是忘记了当初的事儿忘得干干净净了不成,当初老祖母虽然心疼你,但是还没有想到要撮合你和爹爹的亲事。”

    “爹爹当初以为是老祖母的主意,还亲自上云州宋家一趟,跪在你面前请求你劝慕老夫人打消心思拒绝成亲,可是爹爹却不知晓这个要求并不是老祖母有意撮合,是你率先提出来的并求了慕老夫人帮你。你之所以想要嫁给我爹,无非是因为心里的贪欲作祟,念着将军府上偌大的权势家产,才这般不顾脸面的非要嫁进来。”

    “本就是你不要脸的毁了我爹和我的姻缘,我爹虽然不喜欢你,但是好歹吃出用度也不曾克扣过你,偏生你还不知足,整日想着伤天害理的事情,害死了我娘不说,这六年我与爹爹不在京中,你也暗地里没少欺压姐姐。你有如今的下场,怪不得任何人,全是你咎由自取,也不要把你说的多么可怜,好像是因为我爹爱而不得才导致你变坏的一般,若是你当真对我爹感情如此深厚,怎么会为了一个区区蛊虫,便与外人私通,现在你所经历的一切,无非是你的贪欲和嫉妒心理作祟而自食其果罢了,你没有资格,也不够资格怨恨任何人!”

    慕恒原本还被宋氏的话愣住了,陡然一听慕流苏的话。我是突然回过神来,听慕流苏这般说,难不成当初他与宋氏的亲事儿其实根本不是慕老夫人率先提出的,而是宋氏?!枉费宋氏还振振有词的说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全凭长辈做主,她也不能劝服慕老夫人。

    他竟然还真的信以为真,当初对宋氏嫁进来的事儿虽然极为不满的,倒也不曾为难过,所有的吃穿用度,一律都是与柳氏这个正室无异,无非是他疼爱柳氏罢了,宋氏便生出了害人之心,当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宋氏也是被慕流苏说的面红耳赤,提及自己与人私通的事儿,她更是难以启齿,可是慕流苏怎么可能会知道十几年年前她与慕恒的事儿,当初的亲事是确实是她念着将军府上的权势财力主动提出来的没错,可是那事儿那般隐秘,别说慕恒不知情,就是容嬷嬷对这事儿都不清楚,慕流苏怎么就知道了?!

    想着今日的种种,宋氏眼中更是露出惊恐又困惑的神色,对呀,慕流苏到底是怎么知晓这些秘事儿的,他不过是个挂了个将军名头的十七岁的小子罢了,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的秘事儿?包括方才那个帮着慕嫣然出手的人,似乎也是慕流苏身边的人,一个区区丫鬟,手上怎么会有对付这般阴邪的噬灵蛊的东西?

    正想着,一侧的慕恒却是忽而闭了闭眼,沉沉开口道:“来人,去取纸笔过来,本将军要写休书。”

    宋氏顿时身子一晃,整个脑子一阵嗡名。

    为了这个将军府,她算计了大半辈子,然而慕恒这一纸休书,却是让她从今往后,即便是沾染了巫蛊之术杀了柳氏不可能活下去了,死后也再也不可能和这个将军府扯上半分关系!

    ……

    看了一出精彩至极的闹剧,一众宾客也没胃口用膳了,互相客气了几句,几乎是胆战心惊的离开了将军府,心中将慕老夫人这个老太婆暗中骂了千百遍,也不知道这个死老太婆拉着他们到将军府上看了这么大一出好戏做什么。

    可不就是一出好戏,将军府上藏了十多年的秘事儿被当众揭穿,将军府上死在了一个与人私通的妾室身上,那妾室还沾染了巫蛊之术,到最后面具被撕开之后,更是意图再用巫蛊之术谋害将军府上的嫡小姐慕嫣然,当真是好生惊险。

    他们虽然是看的尽兴了,但是也是被慕恒那满脸的愤怒给差点吓破了小胆儿,心中也是极为恐惧不知道慕家的这些秘事儿被他们见着了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而稍微有点眼力见的人,都会发现,虽然今儿事情闹得极大,却是只有那少年将军最为镇定,无论是最初的宋巧雨挑衅自己丫头时候的从容,还是后来宋氏试图拿出虫蛊的时候一剑刺穿盒子时候的霸气,甚至到了最后宋氏对慕嫣然下手时候的强大自信,无一不让人觉得稳定老成。

    便是慕恒那个名动大楚的骠骑大将军,比起慕流苏这个儿子,似乎都有些许逊色。

    一出闹剧,几家欢喜几家愁,慕恒扔给了宋氏一纸休书,虽然很想亲自杀了宋氏替柳氏报仇,但是理智还是有的,最终也只是派了府卫将人押去了府衙,反正动用蛊术,杀害将军夫人,与人私通,谋害将军府的嫡小姐,无论哪项罪名,都够宋氏死个透彻了。

    至于宋巧雨,虽然不是养蛊人,但是也是私藏了十多年的蛊虫,纵容宋氏加害了将军夫人,死罪不一定能定下,但是活罪肯定不能免除,府衙那种地方,可不是谁都能够好手好脚疼的出来的,更别提这么一个被青花揍得半丝的宋巧雨了。

    不过就算是宋巧雨当真命好,活着从府衙出来了,素心宗那丢了面子的事儿也很大发,不可能轻易饶了他。

    而慕霖平,自然是早就已经知晓了宋氏今儿的事情,心中已经是一阵绝望,因为内心恐惧,不敢出去替宋氏说话,宋氏被押去府衙的时候,提出了见慕霖平一面的要求,这个心里极度扭曲变态的女人,看着自己付出了一辈子的儿子对她的生死毫不关心的模样,顿时就抢了府衙手中的长剑,差点将慕霖平给一剑砍杀了,虽然命没有丢,但是还是受了重伤。

    而等着一众宾客散去之后,桂嬷嬷又告诉了慕恒慕婉瑶是宋氏的亲生女儿,并不是宋氏的什么养女的事儿,将慕霖平和慕婉瑶兄妹乱来,兄妹成亲的事儿给抖了出来,慕恒本就心情不佳,如今一听说慕霖平做出的这些丑事儿,更是气的差点砸了屋子。

    想来若不是慕霖平差点被宋氏给一件砍死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慕恒却是对这个懦弱无能又这般风流成性的废物慕霖平极为嫌恶,也不管他重伤与否,将人遣送扑了别庄,借口修养身子,其实谁都知道是将慕霖平变相的赶出了将军府。

    慕霖平被赶出去的时候,慕老夫人自然是极力反对,甚至不惜用一条老命来做威胁,非要慕恒将慕霖平留在府上,慕恒虽然对这个亲娘已经极为失望,但是总归慕老夫人还是她的生母,无论如何,总归不能枉慕老夫人的性命,正要妥协。

    慕流苏却是从容而至,看着慕老夫人笑得颇为乖觉,竟然是提出了要和慕老夫人有要是相商要私自相谈的要求。

    慕老夫人对慕流苏的恨意自然是只增不减,毕竟说到底,今全部都是因为慕流苏,还有她身边的两个死丫头,才将这么大的事儿给捅了出来,原本宋氏和慕流苏的相斗,没了一个宋氏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连宋巧雨也没了。

    ------题外话------

    三个没了,各位仙女们满意吗。晚安我的小仙女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