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一十九章姐妹反目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九章姐妹反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氏心中此刻的悔恨可想而知,方才她不过是因为舍不得这个等了整整十年才重新苏醒过来的蛊虫罢了,毕竟她还想神不知鬼不觉的用来对付了慕嫣然,所以才对慕流苏说那是她的首饰盒子。

    然而此时此刻,那盒子就在比武场上,存地不曾挪过,就那么直勾勾的钉在上头,若是将那盒子打开,她必然就完了。

    慕流苏此时还把玩着手中的剑柄,这巫蛊之术却是是阴毒的玩意,当初她听桂嬷嬷交代宋氏和这么个东西打上了交代就觉得有些惊奇,她倒是没有亲自沾染过这些玩儿意,不过那些个杂史古籍有所提及,她虽然不曾亲自动过,不过也还不算陌生。

    不过因为第二日边玩去校尉营任职,那蛊虫到底如何解决也一时没有想到办法,慕流苏也就只能先把这事放置在一旁,让青鱼留在将军府上好生监视着宋氏的举动。

    当知晓了宋氏求着慕老夫人给她举办一个庆功宴的,借此名义将宋氏远在云州的那位妹妹来的时候,慕流苏就猜到宋氏可能是想让宋巧雨将那所谓的蛊虫带过来,看样子还真是如同青鱼所说,要对慕嫣然下狠手。

    只是宋氏和慕老夫人完全没想到宋巧雨会因为一时意气和青花比试起来,那个自己作死的赌注和宋巧雨凄惨样子,迫使了慕老夫人强烈要求宋氏去想办法帮宋巧雨赢得比赛。

    可是宋氏能有什么办法,无非就是用那个木盒中的虫蛊罢了,这个虫子碰了青花,身子就会慢慢疲倦,才能让宋巧雨又可乘之机。

    可是宋氏做梦也没有想到,她正准备打开盒子,慕流苏却是一剑便将她手中的盒子给穿了个对过。

    蛊虫暴露,饶了大半圈,等着宋巧雨惨败之后,才发现慕流苏完全就是在等着她上钩。

    可是那盒子,她已经亲口承认了是她的,最关键的,还承认了两次,顺带两慕老夫人也拖下了水。

    慕流苏怎么可能放过收拾这个老太婆的机会,言笑晏晏的朝着慕老夫人道“老祖母,听桂嬷嬷的意思,这木盒子里面恐怕是装的虫蛊,宋姨娘说这盒子是老祖母您赏给她的,难不成祖母也是和蛊术有些渊源不成?”

    慕老夫人心中一阵呛声,心中暗自咒骂,脸色也是一片铁青,她不过是帮着宋氏说话罢了,哪里会知晓里面竟然是劳什子蛊虫,这玩儿意朝廷禁止,若是扯上了关系,怕是她一把年纪了,还不够进去衙门处走几圈的。

    慕老夫人压根没想到自己一直满意的这个侄女儿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害死了柳氏不说,原来她所说的对付慕嫣然,竟然也是想要用这个蛊虫让慕嫣然死了?!

    她虽然不喜欢柳氏和柳氏的这一双儿女,可是毕竟也是他们慕家的血脉,惩罚得他们规矩些就是了,何必那般凶残到杀人?!甚至是为了杀人,不惜用身子为代价,换取极为阴毒的虫蛊,委实是可怕得紧。

    慕老夫人如今也顾不上宋氏了,虫蛊之事儿非同小可,她可不想真的和这么个鬼东西打上见打交道,心中虽然恼怒,但是却不得不面容尴尬的开口道。

    “三哥儿尽是说些胡话,老身确实赐过宋氏一个首饰盒子,也确实是装了一只镯子,所以才认错了东西,如今看这个盒子似却是不太确定了,想来应该不是我当初赐给宋氏的那东西,原来老身竟然也是走眼了。”

    慕流苏看着慕老夫人那张涨红了的老脸,别有深意的笑了笑,也不多说,转头朝着宋氏问道:“哦,那老祖母的意思是这盒子并不是当初赐予宋姨娘的了?宋姨娘你还有何话可说?”

    宋氏还有什么话可说,那盒子里的东西都被桂嬷嬷这个贱人拆穿了,可是她不甘心,凭什么事情过了这么多年了,柳氏都死了十多之久了,这件事儿居然还被翻出来了,巫蛊之术,这么阴邪隐秘的东西,怎么就偏偏让他们给发现了?!

    “当真是你害了诗儿?”一旁一直阴沉着脸隐忍不发的慕恒静静听着,见着慕老夫人似乎也是觉察到些许端倪不敢再包庇宋氏了,慕恒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不少,宋氏当真是好狠的心肠,蛊虫这般阴邪的东西,她竟然如此心狠手辣的用到了诗儿身上!

    他迈步行到宋氏身前,忽而抬手,冷冷的掐住了宋氏的下巴,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依旧带着铁血的肃杀之意,掐着宋氏下巴的手更是力度极大,似乎有想要将宋氏的下巴生生捏碎一般。

    “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如桂嬷嬷所说,你用中蛊害死了诗儿?!”

    极为压抑的声音,然而言语间的杀意却是丝毫没有隐藏,宋氏的脸白的几乎透明,心中也是绝望的知晓慕老夫人也是不愿意在保着她了,今儿已经是个死局了,可是她不甘心,分明差一点就能用这个蛊虫害了慕嫣然,然后在想办法对付慕流苏,差一步就成功了!

    都是宋巧雨这个混账,一点本事没有,还妄图挑战别人,这么个没用的东西,连人家一招都接不了,若不是因为她,她怎么会暴露了这个装有虫蛊的盒子?

    这么一想,宋氏自然是将宋巧雨这个妹妹恨毒了,本来就只是妹妹罢了,她连自己那般聪慧的女儿都能舍弃,怎么会对这个妹妹有所留情。

    宋氏怨毒的看了一眼地上趴着的宋巧雨,忽而面色一变,极为凄厉的哭诉道:“夫君,不是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是妹妹告诉我这个盒子就是我那装着玉镯的首饰盒子的,这盒子是她带上了的,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夫君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姐姐?!”宋巧雨本就被青花打的里我会凄惨,听着宋氏的事情被这个嬷嬷拆穿,也是知晓今儿这事儿没法善了,而且依着宋氏的性子,指不定会如何责她。

    可是她并不是故意的,她一时兴起和青花比试的时候,也无非是想要替她和慕老夫人出一口气罢了,谁知道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呢?

    如今一听宋氏这般诋毁,说这盒子里的东西是她的,她也极为慌乱,碰触巫蛊之术的人,朝廷素来都会对其判处重刑,更何况将军夫人就是死在了这蛊虫之上,本来素心宗这边就不可能轻易饶了她,若再加上这么个使用巫蛊之术谋杀当朝将军府上的名头落到了她头上,她怕是九条命都不够死的。

    “姐姐,你太过分了!这东西分明就是你的,是你写信让我将这东西带过来的,你怎么能够如此诬陷于我,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宋巧雨一阵心慌意乱,若是真叫宋氏将她诬陷了,她可如何得了,既然宋氏不仁,那也休怪她不义了,反正那蛊虫只能弄死一个人,她就不信宋氏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她这个亲妹妹下手。

    不过须臾,宋巧雨便强撑着身子,跪到了慕恒身前,伸手去拽慕恒的裤摆,也是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将军,云州府上还有宋姨娘给我的信,我都好好收着的,上面有证据证明是她让我将盒子带过来的,真的是她害死了柳夫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和我没关系……”

    宋巧雨说的时候,青花抬眸看了一眼身侧站立着的主子,心中更是钦佩,主子当真是神机妙算不成,想主子刚刚带着她从正厅走出来的时候,就极为笃定的说了一句这两姐妹一定会反目成仇。

    青花虽然对慕流苏素来信奉,但是这事儿倒有几分怀疑,毕竟宋巧雨这畏畏缩缩的样子,似乎是极为惧怕宋氏的,怎么会平白反目,如今一看,可不就是真的反目了么。

    这宋氏也真是厉害,有了危险的时候,就从身边人开始下手,和慕婉瑶才母子反目自相残杀了,如今又和自己的妹妹姐妹反目。

    “宋氏的事儿可不是一般的多。”青花嘀咕了一声,慕流苏听在耳中,余光瞥了一眼地上的木盒,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

    “滚开,”慕恒岂会白白让宋巧雨近身,他抬脚便踹了宋巧雨,面容森寒道:“若是桂嬷嬷说的是真的,那这盒子也算是保存在你那里整整十多年了,如今你却告诉本将军,你与这件事儿没有关系?!我告诉你们,这事儿但凡是真的,你们宋家的两姐妹,一个都逃不了!”

    宋巧雨被慕恒毫不留情的踹了一脚,已经是极为疼痛,如今再听着慕恒这般森冷的话,更是脸色白的一句话不好多说,也算是知晓自己来了帝都这一趟,根本就是来自寻死路的,顿时生无可恋的昏死过去。

    “夫君!我真的不知道那盒子里是什么东西,真的,我怎么可能会巫蛊之术,不可能的,真的不可能的……”

    宋氏看着慕恒毫不买账的样子,也是一阵阵绝望,心中却是仍旧不愿意就这么认输了,下意识的拽住慕恒掐着自己下巴的手,试图让他松开些许力道。

    “贱人,你不配提诗儿的名字!”慕恒看着宋氏这般做贼心虚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到如今宋氏还想妄图狡辩,一句有信服力的辩解也没有,除了说明桂嬷嬷说的是真的,那还能说明什么?!

    宋氏看着这般气极甚至忍不住骂自己的慕恒,整颗心到身体忽而一寸一寸的冷了下去,慕恒这个混蛋,竟然骂她是贱人,分明那个柳氏才是贱人!慕恒宠爱了一辈子的柳氏,事到如今,竟然还想要为这个死人来辱骂她!

    想她当初在云州的时候,宋家虽然不是什么顶级世家,但是至少也是个嫡女,从小到大也是锦衣玉食没有受过什么委屈,慕老夫人有心将她嫁入将军府上,当初她虽然不太愿意,但是毕竟云州这种地方委实没法出人头地,宋氏再三琢磨,也就同意了。

    想当初嫁入将军府的时候,她分明是云州宋家的一个嫡女,哪一点比不上柳氏那个孤女贱人了,她虽然也是为了慕恒的权势和将军府上的财力才嫁进慕家的,可是毕竟她也比柳氏身份尊贵不少,凭什么柳氏一个孤女,反而能够成为将军府上的正妻,成为所谓的将军夫人?

    而她一个堂堂的千金小姐,却只能如此屈身做一个妾室呢?

    ------题外话------

    众叛亲离,怎么死比较好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