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二十六章桂嬷嬷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六章桂嬷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只见原本还站在比武场下方的慕流苏又是身子一动,转眼便落到了比武场上青花身侧,漫不经心的笑道:“诸位稍等,这儿还有些事儿没解决。”

    话说着,她便是漫不经心的伸手捏住了一侧的剑柄,那剑自然便是先前被青花从宋巧雨手中夺过来的梨花剑。

    宋氏的心顿时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看着慕流苏的眼神也是一下便变了不少,脸色有些苍白,却是强自稳着心神,朝着慕流苏笑道:“三哥儿莫要开玩笑了。比试都结束了,哪里还有什么事儿没解决,如今已经到了午膳十分,有什么事儿还是等着大家用完膳再商量吧。”

    慕流苏瞧着宋氏那故作镇定的面容,也是极为附和的点了点头:“宋姨娘说的有道理,众位宾客百忙之中抽空来了将军府,这午膳倒是要好生享用的的,不过用膳之前,流苏想给看些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想来大家应当也比较感兴趣吧?”

    慕流苏这么一问,即便是那些个已经饿坏了肚子饿人,也不好当着慕流苏的面说出一个不字来,毕竟今儿这事儿,他们随随便便拿了慕老夫人的请柬,跑来了将军府处,本就是一个错误,差点没惹了这少年将军的恼怒,如今慕流苏分明有就是事儿要说的样子,她们哪里还能拒绝。

    更何况,慕流苏说的可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作为一个人,谁的心中还能没点好奇心的,既然人家特意让他们留下来看,他们自然也是愿意得紧:“英武将军所言极是,吾等愿闻其详。”

    宋氏顿时脸色更是白了一层,加上厚重的脂粉,更是宛若一张白纸,也算是知晓如今这群人当真是没有离开的心思了,她试探性的朝着慕流苏笑道:“不知三哥儿是什么意思,这不过是个比武场罢了,哪儿有什么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三哥儿莫要开玩笑了……”

    慕流苏笑了笑,也不等她说完,便开口截住了宋氏的话:“瞧宋姨娘说的,这盒子你如此随身的带在身上,想来里面必然是装了颇为重要的东西了,既然如此,不知道姨娘是否愿意亲自打开让在场的人瞧瞧呢,正好姨娘这个盒子被我不小心给一剑刺穿了,若里头的宝贝真是被流苏给弄坏了的话,流苏便当着众人的面姨娘赔个礼,权当是给姨娘道歉了。”

    宋氏心中顿时一凉,听了半天,终于算是听出来慕流苏这个混账东西似乎猜到了她盒子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了。

    关键这个混账,分明是方才就已经发现了,她却是并不直接拆穿,假装没有对这个盒子感兴趣,让她放松了警惕,结果竟然是打的这个主意,是想着等宋巧雨输给了青花磕头认错好一番羞辱之后,才慢吞吞的站出来将这个盒子给引了出来。

    当真是好狠毒的心思,竟然是真的想要一箭双雕不成?!宋氏气的咬碎了一口银牙。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慕流苏打开那个盒子,虽然她认为在场的其他人应该看不出来里面的东西,按道理来说,慕流苏应该也不可能知晓这盒子里到底是什么破东西,可是宋氏的直觉却是告诉她,这个慕流苏似乎知晓那盒子里东西的来历。

    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宋氏稳着心神,故意露出一副没有异样的模,面上带着些许僵硬笑道:“三哥儿好生幽默,不过是当初进门的时候,娘赏赐给我的一个手镯罢了,是副金手镯,不会轻易被剑刺坏的,即便是坏了也没什么,不过是身外之物,碎了一个物件儿,能得了三哥儿这般体恤,想来娘也不会怪罪的。”

    说着,宋氏扭头朝着慕老夫人看了一眼,眼神别有深意的问道“娘你说是吧。”

    慕老夫人还被宋巧雨方才的凄惨模样给吓得半天没回过神来,看着宋巧雨跪在地上向青花那个小丫头磕头求饶没出息的样子,更是气的一颗心都拔凉拔凉的。

    宋家的名声,可算是毁在了宋巧雨这个侄女身上了,不仅是宋家,她这个出身宋家的慕家老夫人也是免不得被人耻笑一番,教导处的侄女竟然这般没用,日后指不定得被人如何笑话。

    正气的秒面若猪肝,极为不快,看样子宋氏似乎又惹了什么大事儿了,真是晦气得紧,一个比一个没用,还指望她来救场。

    慕老夫人心中那叫一个不愿意,但是转念一想着当初在宋家的时候,自己的那个嫡出的兄长对她这个庶女妹妹也算是百般照顾了,宋氏和宋巧雨再如何不好,毕竟也是她那英年早逝的兄长唯一的一双女儿,哎,念着往日的恩情,总归还得帮一帮。

    想了想,便附和着宋氏点了点头,对着慕流苏道:“行了三哥儿,不过是几十年前老身赏给宋姨娘的银镯罢了,你和你宋姨娘都是老身极为看重的,没必要为了这么个镯子大动干戈,赶紧让人都去前厅用膳去吧。”

    这慕家老太太还真是对这两个名义上侄女够有容忍度的,宋巧雨都将她的老脸丢了一半了,这个慕家老太太倒是心大,事到如今不想着怎么挽回自己受损的颜面,反而还想方设法的帮着宋氏瞒天过海,委实是有些可笑得紧。

    慕流苏忽而有些期待,若是慕老夫人知晓了宋氏这盒子里是个什么“好东西”之后,该不会一如既往的对这个宋氏容忍至极。

    “老祖母别着急,流苏方才不过是试探试探姨娘愿不愿意坦诚布公罢了,既然宋姨娘事到如今都还不愿意坦诚交代,老祖母也这般偏袒至极,那流苏便只能求爹爹做主,让流苏带一个人上来说清楚一些事儿了。”

    慕流苏神色很淡定,丝毫没有受到宋氏和慕老夫人的影响,若是她愿意,方才便直接说出来揭穿宋氏了,可是如今的多此一举也算是颇有收获,至少是知晓了慕老夫人的一些秘事儿。

    原本还一致好奇当初慕霖平和慕婉瑶传出兄妹**的事儿后,宋氏提出那么一个有悖道德伦理的兄妹成亲的馊主意,慕老夫人是如何毫不犹疑就答应了下来的?

    虽然她也知晓当初确实只有这么一条路能够保下慕霖平,可是这事儿毕竟太过惊世骇俗,慕老夫人至少也应该有所犹豫的,当初她却是极为轻易便答应了这个荒诞的事情。

    现在看着慕老夫人对宋氏的这一番动作,也算是明白了为何这么多年慕老夫人会这般毫无理由的放纵宋氏,毫无理由的宠爱慕霖平了。

    感慨了一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慕流苏也是不得不心疼了一番自己的老爹。

    慕恒也是没删除慕流苏如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着一家儿子似乎是有大事儿要说,慕恒也是有些好奇的她口中说的什么人,下意识的点点头:“无既然是流苏有事儿要说,为父自然不会拦着,是什么人,带上来瞧瞧便是。”

    慕流苏等的就是这句话了,朝着慕恒笑了笑:“多谢父亲。”

    也不给宋氏和慕老夫人反应的时间,径直朝着比武场外扬声唤了一声:“青鱼,带人进来吧。”

    迎着慕流苏的呼唤声,同样一身青色长裙的青鱼也抬步行了进来,生着一张娃娃脸,粉色唇瓣微微露出两颗极为可爱的小虎牙,瞧着分外灵动。

    而她身后却是跟着一个低着头的老太婆,那老太婆身穿黑色衣衫,盘着嬷嬷发型,体态极为臃肿,步履也有些蹒跚,俨然是个嬷嬷无疑。

    宋氏和慕老夫人眯着眼看着,显然也是极为好奇慕流苏口中的这个人到底是谁,然而这一看便不得了,虽然那人低着头,可是那般身姿体态,还有走路的姿势,分明和记忆中的那个人毫无异样!

    两人震惊的想要将人看个清楚,心中也是一阵不可置信,打死也不愿意相信是哪个人。

    然而不待这两个人反应过来,那刚刚哆嗦着身子扶着宋巧雨下了比武场上的魏嬷嬷也是看了过来,她的角度,正好能够极为清楚的看到那个跟着青鱼进来的老太婆的侧脸。

    魏嬷嬷瞪大了瞳孔,眼中满是惊恐神色,手中扶着的宋巧雨也因为她毫无意识的松手而滑落地上,本就有些凄惨的宋巧雨,如今摔在地上碰触了伤口,更是痛的一阵龇牙咧嘴,下意识的便要张嘴骂宋氏派过来的这个魏嬷嬷不懂规矩,却是被一阵极为惊恐尖锐的声音给盖了过去。

    只听得魏嬷嬷万分惊恐的叫了一声:“鬼啊!”

    陡然便倒在了地上,竟然是生生昏死了过去。

    慕流苏瞧着这心理素质极差的魏嬷嬷,眉梢挑了挑,这么小的胆子,还听什么宋氏的吩咐做什么杀人的勾当,啧,真是有些无语。

    宾客们看的一阵茫然,不明就里,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什么鬼,竟然还将一个大活人生生吓晕了,委实是有些厉害了。

    宋氏看着晕过去的华嬷嬷,已经觉得有些头脑眩晕了,心中也是涌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正想着,便听得将军府上的一众婢女也是极为震惊的嘀咕出声:“桂……桂嬷嬷?!”

    宋氏原本就已经在华嬷嬷晕过去的时候就怀疑这个人便是桂嬷嬷,再听着这群婢女的嘀咕,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桂嬷嬷——竟然没死?!

    桂嬷嬷已经走到了慕恒跟前,径直跪下了身子朝着慕恒磕了一个响头,语气愤恨的道:“老奴见过老爷,老奴原是将军府上侍奉宋姨娘的桂嬷嬷,也是看着宋姨娘长大的乳母,今日老奴前来,是有两件事儿想告诉老爷,也是想要求老爷能够替柳夫人和老奴做主!”

    话落,又是一个重重的磕头,不过须臾,额间便已经染上了鲜红色的血迹。

    慕恒原本还有些困惑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嬷嬷是谁,他素来对宋氏身边的人不感兴趣,哪里会关注这么个没什么用处的嬷嬷。

    更何况边疆六年,他能记住几个庶女便是已经很不错了,怎么会记得她这个劳什子跟宋氏有关的桂嬷嬷。

    原本听了这人说她是宋氏的乳母还有些不满,不过想着这毕竟是流苏带来的人,也就忍了下来,将桂嬷嬷

    的话听了进去。

    前面的都是废话,但是最后一句替柳氏做主却是让他心头一震。

    诗儿?替诗儿做什么主?

    慕恒心中一天,脑海中有个不可置信的想法冒了出来,难不成当年诗儿的死另有蹊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