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一十四章打断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四章打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娘,不过是上个朝罢了,比起行军打仗可是轻松多了,儿子如今可是一点不累,咋们将军府上难得如此热闹,儿子就在这里看到比武结束便是。”

    慕恒在疆场之上谋算千军万马的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慕老夫人和宋氏言语之间要让他走开的意思,这里必然有什么好戏要唱,他回来不过才一个月的时间,宋氏和慕老夫人就如此沉不住气想要对两个孩子动手不成?

    他府上的这个继室,还有自己头上对这个亲娘,当真是好的很。

    诗儿的两个孩子在将军府上可是受了不少委屈,他这个做爹的好不容易回来了,倒是要看看,谁敢动了他的一双女儿。

    慕恒回来这一个月里,因为慕流苏不在将军府上,慕老夫人本来还没怎么和这个儿子起过矛盾,母子二人的关系虽然不算平和,倒也没有先前柳氏死后的阴鸷了。

    本来以为这个儿子还算是听自己话的,结果他一回来便找的是慕流苏,甚至还夸了那个低贱的丫头,叫她心中很是不平,这个儿子,居然还是偏袒的柳氏的那一双儿女。

    现在慕恒俨然一副铁了心的想要留在这里看这练武场上的事儿,慕老夫人虽然不快,但是毕竟人家说的条条是道,上朝确实是比不得在边疆之地行军打仗辛苦,他既然说了不累,那便是真的不累,也没有别的办法引开他了。

    宋氏也是知晓慕老夫人如今也是帮不了她,不由心中恼怒,身边的一个儿子知晓今儿是慕流苏的庆功宴所以死活不愿意出来,而嫡亲的妹妹又是个没有本事自作自受的废物,更气的便是这个慕老夫人,活了这么大岁数了,竟然是连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两个小辈的压不住,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如今谁也指望不了,只能靠自己了。

    宋氏瞧着仍旧站在台上的慕恒慕流苏,不由尴尬的笑道:“既然夫君想要看妹妹与青花丫头的比试,那咋们还是先行下去,将比武场交给她们二人分出个胜负再说。”

    宋巧雨听着宋氏这么说话,脸色也白了,这个姐姐可真是好样的,为了留下那个盒子,所以才催促着慕流苏和慕恒下去,毕竟只有这样,慕流苏才不会继续捏着那把梨花剑不放手,可是他们真的下去了,那比试就得继续,那臭丫头功夫那么高,她哪里是她的对手?!

    “姐姐……巧雨不……”

    宋巧雨心中惊慌,下意识的便叫了一声宋氏,想要让她不要丢下她,宋氏转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中却是带了极为寒凉的冷意,似乎像是极为怨恨,又是在提醒她是她自作自受,还差点弄坏了了她的宝贝。

    想起宋氏那宝贝盒子里的东西,再一看宋氏吃人一般的眼神,宋巧雨顿时有些头皮发麻,也不敢再说话,只能错开目光,不再反对。

    下意识的运气调理了一下身子,准备站起来应战,宋巧雨却是极为惊喜的发现了自己身上似乎没有想象中伤的那么严重,心中一时便升腾起些许希望来,原来这个臭丫头不过是只有一开始有用罢了,瞧着招式厉害,实际上对她造成不了什么大的伤害。

    她心中窃喜,却是不知道这是青花故意的。

    青花的下手极有分寸,虽然宋巧雨脸上的伤口看着极深,但是却没有碰触到脸上的骨骼,所以只有一开始被划伤的时候感觉痛的要死,后面随着时间就会好了不少,再加上青花本就没打算一下把宋巧雨弄死,一开始就打算要用些磨人的手段,故意用了这样的方式让她存有些许战斗力,但是又能够每次伤害都让她痛上一阵子。

    所以此时此刻,才会让宋巧雨以为自己身上的伤都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虽然她颇为重视自己的脸,不过想着如今都不问疼了,应该只是小伤口,估计很容易医治也不会留疤。

    更何况素心宗中灵丹妙药也是不少,若是她赢下了这一战,宗门的师傅必然会重视她,那她讨取一颗美肤丹应当不是什么大问题,

    所以说宋巧雨真是迷之自信,事到如今她不赶紧想着怎么认输投降才会不累及那所谓的素心宗的名誉,反而还幻想着自己赢了以后的场景,此时此刻,赶若是她若是有一面铜镜能够看到了自己的脸如今成了什么一副德行,估计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她迎着宋氏的话站起身来,颇为冷傲的道:“来吧,就算你方才用了暗器暗伤了本小姐,但是本小姐绝不会轻易认输,今儿本小姐非要将你打的心服口服,跪地求饶不可!”

    方才她不过是让了青花一招所以才被青花的突进给搞得有些手足无措罢了,如今知道了她的出招,知晓她的攻击力并没有几分实际伤害,她也就有了能够赢她的信心了。

    听着这个死女人张口闭口诬陷他用了暗器,青花的火爆脾气顿时也压不住了,当着慕流苏的面说她用暗器才能胜了这么一个废物,可不是想让主子嘲笑她无能么,该死的女人。

    “少给本姑娘废话,本姑娘用什么暗器了,拿出来我瞧瞧。众目睽睽之下用暗器还不被这么多人发觉,你是以为把本姑娘认成了唐门的大小姐唐阿娇还是把在场的宾客都当成了瞎子?”

    一阵怒怼,言辞振振的模样也是让宋巧雨不得不闭上嘴巴,不愿意再和这个女人废话,没有暗器就没有暗器,总归你今日要输了,冷笑一声,脸上露出嚣张神色,宋巧雨以为自己依旧是个美人,却不知晓自己已经毁容毁得彻底,这么一笑,不仅没有半分美感,反而还带了几分狰狞恐怖之意:“别废话了,总之如今有慕将军在,你也不可能使诈了,来吧,继续比试。”

    宋巧雨自然知晓宋氏的目的是让她不要去动那把插在盒子上的梨花剑,想让比试之后人都散去了再取回盒子,所以她便不能再用梨花剑了,如今也不可能找其他人拿剑,省的又引起了别人对这梨花剑的注意力,所以这一局,别说是梨花剑了,便是普通府卫的剑也不能用。

    好在刚刚已经确认了青花是个造不成什么伤害的,宋巧雨也就放心了不少,冷笑了一声,朝着青花道:“本小姐今儿也不用剑,就赤手空拳的与打。”

    青花心中再呸,不过是不敢用剑害怕引人注意罢了,还故意做出一副公平对战的丑态,若是真是那么公正,怎么一开始的时候就不动用梨花剑呢,搞笑。

    不过既然这个疯女人自己主动提出的赤手空拳与她打,那就怪不得她了,她这辈子还真没有瞧着有几个能够赢过了她的拳头的人。

    不搭理宋巧雨,转头对着慕流苏和慕恒笑道:“主子与老将军快些下去,青花与她再比比,断然不会让主子与老将军失望的。”

    这话说的颇有底气,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又极为富有灵气,慕恒越看越欢喜,心中却是想着,左右他也会寻思着选个时间告诉皇上流苏的事儿,若不然自己日后也给流苏寻思几个还算不错的男高手?省的流苏老大不小了还真忘了自己是个女子了?

    慕恒正一脸笑意的笑着,慕流苏虽然不知晓慕恒心中所想,不过见着她笑得有些诡异,也就拉着人一起跃下了比武场。

    虽然那盒子的事儿早晚都是要拆穿的,不过在这之前再讨点利息,让宋家和那劳什子素心宗丢丢脸还是可以的。

    盒子的事情,缓一缓便是,总归好戏不会缺席。

    宋氏看中松了手,任由那长剑穿透木盒钉在地面上的慕流苏下了比武场,不由松了口气,还好她赌对了,慕流苏还不知晓这盒子里面的秘密,也没有起疑心,她也就安心了不少。

    看着巧雨似乎也像是有了挽回败局的气势,不由心中感慨还真是老天有眼,今儿看着她运气似乎不错,没有再如同往日那般倒霉透顶了。

    也不敢太明目张胆的看那盒子,余光扫了一眼,瞧着没有异常,自己身上也没动静,应当是没出事儿,不由放心的下了比武场。

    被打断了了的比试重新开始,众位宾客瞧着脸上一片渗人惨样却又似乎得意扬扬的宋巧雨,不由暗中嘀咕着这宋家继室的妹妹难不成满意有病不成,拿着剑的时候都被打的这么惨,如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还敢赤手空拳的对阵,可不就个傻子?

    比试再次开始,宋巧雨也不管别的了,上去就朝着青花恶狠狠的一拳揍了过去,大有要一拳揍得青花找不着北的真相。

    看着那融汇了些许内劲瞧着气势汹汹的拳头,青花却是咧嘴一笑,露出白花花的两排牙齿,丝毫没有避讳,营一拳便迎了了上去:“本姑娘让你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拳法!”

    众人这次才心里平衡了点,毕竟方才的打斗他们是半个人影都没瞧见就结束了,如今终于能够看清不台上的两个女子的身形了,两个人都是极为蛮横的拳头相向,简单粗暴。

    宋巧雨才顾不得台下人的想法,看着青花那迎上来的拳头上瞧不见半点的内劲,她心中早就乐开了花儿,这个傻子,她还以为多厉害呢,原来竟然连着内功都不曾修炼过,还真的只是靠着一身蛮力。想来方才她便是因为一时情敌,被这个臭丫头抢了先机,才输了这么凄惨。

    哼,这一次,别想她宋巧雨再轻易饶了这个贱人,她非要把刚才的场子找回来不可!

    手中的内劲更是如同泉涌,迎着青花的拳头满脸轻视,宋巧雨毫不避讳的撞了上去。

    台下的人看的这凌厉的场景,也是不由面皮一紧,分外好奇谁胜了谁输了,竟是极为自觉的静下了声音,看的分外仔细。

    一时之间,整个比武场下鸦雀无声。

    就在这一阵静寂之中,众人分外清晰的听见了练武场上传来一声极为清脆的“咔嚓”脆响,骨头断裂的声音刹那间扩散开来。

    只见得身穿朱红色石榴裙的宋巧雨原本得意的面容竟然是猛的一变,整张脸一瞬间血色尽褪,面容惨白。

    感受到手腕处的疼痛之意,宋巧雨只觉得撕心裂肺的痛意阵阵涌来,她整个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心中又是惊恐又是不可置信……

    不可能,这个该死的贱人连内力都没有,怎么能……怎么能把她的手骨打断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