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一十三章东西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三章东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慕流苏忽而露出一抹极为轻快的笑意,这宋家的两姐妹还真是有意思,她正愁着找不到东西揭发当年的事儿,如今可好了,自己送上门来了。

    正想着,比武场上的宋氏却是径直哭诉着朝着青花靠近,脸上一阵悲痛:“青花姑娘,小妹不懂事冒犯了你,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巧雨吧,她毕竟是无辜的……”

    一边哭诉着,一边心酸的伸手去拽青花的衣摆。

    一直注宋氏举动意的慕流苏见她向着靠过来,也是注意到了她手中的动作,顿时冷冷一笑,以为是有什么真本事,原来是沾染了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内劲微微一动,慕流苏一刹便落在了比武场上,顺手了便拿过了青花手中的长剑陡然凌空一挑,似乎是刺中了什么东西。

    宋氏哪里想到慕流苏会突然蹭上比武场,还没看清慕流苏的动作,却是觉得手中空,她衣摆中的那个木盒竟是被慕流苏一剑穿透,钉在了地面之上。

    宋氏瞬间面色大变,脸上一阵逛逛,这该死的慕流苏怎么会发现她手中有这个东西?!

    宋氏刚刚正想将盒子取出来打开,所以不得不露出了衣摆,慕流苏却是趁着这么一丁点的时间,将这个木盒凌空刺穿了!慕流苏分明上一年还在台下站着的,怎么这么突然一下,就跑到了上面来了?!

    “慕老将军到!”正在此时,比武场上忽而传来小厮清朗的通报声,竟然是慕恒回来了。

    宋氏的脸色瞬间白了一层,即便扑了些许腮红,也是瞧不出半丝血色,慌乱茫然的看向慕流苏,生怕慕恒到了,也顾不上别的了,立马急声呵斥道道:“三哥儿你做什么,平白动我的首饰盒子做什么!”

    首饰盒子?这话别说慕流苏不信,一众的宾客都不信。看这宋氏的样子,分明就是颇为看中这个木盒子里面装着的东西,但是看重什么东西是一回儿事儿,平白的将一个首饰盒子带出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哦,原来是宋姨娘的首饰盒子呀,”慕流苏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似乎是当真信以为真,朝着宋氏难得露出了一抹笑意,“本将军不过是瞧着宋姨娘衣摆中有东西掉了出来,以为是什么不好的肮脏物,顾虑着宋姨娘的安全,这才亲自动手用剑刺穿的呢。”

    一边言笑晏晏的说着,慕流苏心中却是想着这个女人还真是成不了气候,分明都该知晓事情可能已经暴露了,这个时候不马上撇清自己与盒子里东西的关系,竟然是生怕这个盒子成了别人的一般,还妄图说成是自己的首饰盒子想要掩饰一番。

    听着慕流苏说的那句什么肮脏物儿,宋氏的心顿时抖了一抖,但是这东西隐秘的紧,应该不会轻易酒杯慕流苏发现了的,自我安慰奖一番,宋氏还是下定决心想要将这盒子要回来,方才这东西差点就要出来了,被慕流苏这么一剑穿透,却是又生生盖了回去。

    再看这剑正好穿透了中间位置,宋氏的脸色更是一阵惨白,也不知晓里面的东西伤到没,这东西可是极为难得的,若是这么浪费了,岂不是太过可惜了,花费了她这么多精力,虽然有可能会铤而走险,不过让她就这么丢下,自然是极为舍不得的。

    只能咬着牙尴尬笑道:“三哥儿说笑了,这里头哪里是什么肮脏物儿,不过是娘赏给我的首饰罢了,三哥儿还是快些将剑取出来,省的……”

    “哈哈,等了一个月的时间,我儿流苏终于回来啦。”宋氏正说着,慕恒爽朗的笑声却是传入耳际,看得出来心情颇好,虽然这个劳什子庆功宴不太喜,但是流苏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一月未见,自然还是颇为值得开怀的。

    慕恒领着一个老管家,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下意识的便朝着人群中搜寻,语气也是一贯的明朗轻快:“流苏呢,嫣然呢,这两孩子都去哪儿了?”

    “爹,儿子在这。”看着慕恒那一身英气的武将朝服,脸上也是洋溢着亲人相见的欢喜之色,慕流苏也是忍不住笑了笑,也不搭理一旁想要取回盒子的宋氏,手中的长剑更是分毫不动,朝着慕恒欢欢喜喜的笑了一声。

    慕恒回来的时候,管家立马跟了过来,所以他已经听说了宋家的那个女儿宋巧雨来到了将军府上,说自己是什么素心宗的弟子,还挑了慕流苏身边的一个小丫头比试,本来闻言的时候慕恒还颇为气氛,恼怒宋巧雨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敢挑了自己宝贝儿子的丫头弄个下马威,伸手就要拔了一侧府卫的长剑想要去亲自会会。

    管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这才紧赶慢赶着让慕恒不用担心,慕流苏身边的那个青花可不是个简单的小丫头,而是个武功极为高强的,一招就将人武器夺了,踹到在地,还毁了容。

    慕恒闻言,不仅没有半丝指责青花手段残忍的意思,反而还拍手称快,让管家赶紧带他过去看看,正巧着那一众宾客都因为心中好奇聚集在了练武场的地方,一路上也少有宾客游荡在路上,少许的几个,见着慕恒那般着急的神色,自然也没那个胆子来搭话。

    这便直接导致了慕恒大步流星的过来,三步当做一步,竟是很快就到了练武场,弄的宋氏更是措手不及。

    “见过慕老将军!”慕流苏敢这么大胆的回答,那是因为人家是这位老将军嫡亲的儿子,这些宾客可不一样,心中本就极为纠结着到底今儿这宴会来的对不对,看着慕恒来了,自然也不好懈怠,打着十二分的精神齐齐见礼道。

    慕恒爽朗的挥挥手,颇为爽快的随意应到:“今儿既然是母亲为流苏举行的庆功宴,各位都是贵客,自然不用拘谨,吃好玩好便是!”

    话落,也不等众人反应,纵身一跃,便落在了比武场上,站在了慕流苏身侧。

    众人看着这父子二人如此高超的轻功,也是不由得眉间一跳,这慕家果真是一门双将,名副其实呀,瞧这父子二人这瞬间移动速度,可是比方才的情话还要快上那么些许,就这么一个慕家,就出了三个武学高手,委实是让人早晓得得紧。

    慕恒落在比武场后,就打量了一阵比武场上的情形,见着面色痛苦的宋巧雨果然是脸上带着一道毁容的血痕,正捂着肚子一脸狼狈,又看了一眼一身青衣的小姑娘身姿笔直,不由哈哈一笑,上前拍了拍实话的肩膀:“好丫头,你这功夫确实不错,今儿比武看来是赢了,听说你叫青花是吧,前些日子还跟着流苏去了校尉营,这些日子倒是多谢你照顾流苏了。”

    青花承受了肩膀上的压力,心中却是哭笑不得,校尉营之中,她可是半分没有照顾到自家主子,全跟着一起训练去了,不然主子也不会如此消瘦了。

    这话是夸奖青花无疑,但是听在宋氏姐妹心中,却是一阵愤恨,宋巧雨更是气的脸都绿了一半,这个姐夫是怎么回事,好歹她也算是他的小姨子,竟然丝毫不顾及她的安危,反而去夸奖这么个臭丫头?!本就腹部受了重创一阵不舒服,如今被慕恒这么一气,更是口吐一口血迹,洒落在地面,渗人得紧。

    一众宾客唏嘘了一阵,也算是看出来慕恒是护着自己这个儿子的态度了,心中更是悔恨,早知道是这个情况,昨夜收到请柬的时候就该好生探究一番的,不该着了这个老妖婆的道儿,巴巴的赶上来,这万一要是得罪了慕家的这对前途光明的父子,可真是晦气得紧。

    “夫君你回来了,刚下了早朝,不若快些回去歇着吧。”宋氏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宋巧雨如今的凄惨模样了,虽然比试伤重,但是宋巧雨至少还没有认输,只要慕恒走了,她拿回了那个盒子,就能扭转局势。

    不过她现在其实也并不在乎宋巧雨的输赢了,就算输了也就无碍,不过是一场比试罢了,左右她嫁进了慕家,又不会和宋家再打什么交代,名誉这东西后面可以慢慢用计挽回,可是她那个盒子里的东西,却是全天下都只此一份,可不能就这么白白丢了。

    但是如今慕恒在这里,她倒也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为今之计,还是赶紧让慕恒离开的好,只有慕恒离开了,她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把那盒子弄回来。

    宋氏想着,便抱着慕老夫人的方向看了看,意思很明显,请慕老夫人帮帮忙,让慕恒赶紧离开。毕竟慕恒最为谨慎,若是让他发现了盒子里的东西,那还得了!

    慕老夫人也是没想到慕恒回来得这么快,一听自己这个儿子竟是丝毫没有将她这个娘身后的娘家宋氏放在眼里,作为宋巧雨的姐夫,雨儿受了这么重的伤害他居然丝毫不心痛,反而去帮着一个低贱的丫头说话,也是气大的很。

    宋氏和慕老夫人也算是打了几十年的交代了,自然也是知晓互相的心思,不过眼神对视,就知晓宋氏心中打的什么主意。

    慕老夫人只能压抑着心中想要训斥慕恒的怒火,扯出一抹难看的笑意,隐忍开口道:“宋氏说的没错,恒儿,你既然刚刚下了早朝,还是先去歇着比较好,不过是些小辈们儿的小打小闹罢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话落,她有对着手中拿着长剑,刺穿了木盒的慕流苏,眸光动了动,宋氏说的能够对付慕嫣然的好东西,难不成就在这盒子里?看宋氏如此重视的样子,那应该极为重要了,既然如此她就帮帮她吧。

    于是她又补充了一句,对着慕流苏道:“三哥儿,今儿庆功宴你也算是招待了众位宾客了。既然你爹如此挂念你,你这个做二字的也应当好生孝敬你爹,如今你爹爹下朝累了,还是快些扶着她回去休息吧。这边有老祖母主持着,三哥儿且放心便是。”

    我呸,青花暗中呸了一口,这个该死的慕老夫人还真是说的出口,若是这里由这个老妖婆主持着,估计今儿宋巧雨被她打死在台上,那个老妖婆都能说是宋巧雨赢了,还有那什么小辈的打打闹闹的话,更是不要脸,宋巧雨分明是宋氏的亲妹妹,和宋氏一个辈分的中年妖婆,哪里够资格说她和她这个正值妙龄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一个辈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