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零九章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九章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迎着众人好奇的目光,一个约么二十七八岁上下的女子由着一个婢女扶着走了进来。

    那张面容同宋氏有六分相似,不过不若宋氏那般年岁到了已经有了些许岁月的痕迹,自然也不若十七八岁的女子一般带着些许纯真稚气。

    总之那张面容带着些许成熟女子特有的风韵,穿着一身朱红色色的锦缎石榴裙,上面用白色的丝线绣着些许百合花纹饰,举止端庄而至,勾着盈盈笑意朝着慕老夫人行礼道:“巧雨见过姨母,见过姐姐。”

    “雨儿来啦,快过来老祖母好生瞧瞧。”慕老夫人看着宋巧雨这般气质出众的样子也是颇为高兴,暗中想着当年宋氏分明也是这般风采,怎么到了如今,瞧着却是连巧雨差了太多了。

    宋氏也是注意到慕老夫人眼中对宋巧雨的欢喜,眼中有些许阴鸷之色,当初慕老夫人便想要将宋巧雨一块儿嫁给慕恒,当初也是和慕恒闹得极为不愉快,事到如今,慕老夫人竟然还想打这个主意,当真以为她宋氏是个死的么。

    “妹妹好不容易来一趟帝都,华嬷嬷,还不快去沏茶过来?”瞧着宋巧雨果真乖巧的走到了慕老夫人跟前,宋氏眸光动了动,这才出声插了一句话。

    宋巧雨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宋氏,脸上闪过些许笑意,也是几分亲近几分得体的道:“多谢姐姐挂念,妹妹久时未见姐姐,也是十分怀念。”

    正厅内外围着看热闹的人这才反应过来,难怪慕老夫人和宋氏都与这个所谓的宋家人这般亲近,原来竟然当初在将军府上留宿了大半个月的宋巧雨,也就是慕老夫人的亲侄女,宋氏的亲妹妹。

    也是有些困惑,宋家不是在云州么,不知晓这人怎么跑来了大老远来了帝都这种地方,这一个娘家侄女的身份,总不会还要在将军府上住上大半个月吧,瞧着这慕老夫人和宋氏那一番嘘寒问暖的举动,还真有那么几分可能。

    慕流苏看了一眼“亲情流露”的三人,漫不经心的转了转指尖上的扳指,显然也是没了心思听这群人唠嗑家常,抬高宋巧雨的废话。

    低低笑了一声,似乎是开着玩笑的语气,然而语气却是极为认真:“先前听外面的宾客们说话,孙儿一直以为今儿这宴会当真是就给孙儿举办的庆功宴呢,如今瞧着,原来竟是这些宾客们寻孙儿开心故意乱说的了,也是,这宴会的确不像是给孙儿办的庆功宴,反倒像是给府上宋姨娘这位娘家来的妹妹举行的接风宴呢!”

    慕流苏这句话说出来,不仅是慕老夫人和宋氏二人齐齐变了脸色,便是一众宾客也是心中一跳,也算是听出来这其中的门道了。

    说什么接风宴,自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宋巧雨虽然也算是慕老夫人的半个侄女,但是毕竟不是嫡亲的兄长,这身份倒也扯得有些牵强。

    说到底,宋巧雨最合适的身份,也不过是宋氏的一个亲妹子罢了,再说了,哪有夫家为一个继室的娘家来的客人大办接风宴的事儿,岂不是贻笑大方。

    所以慕流苏口中说的今日这宴会是给宋巧雨办的接风宴的可能性为零,但是慕流苏明知绝不会有这样的事儿还非要如此笃定的说出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这种可能就是慕家这位少年将军压根就不知道今日这宴会是做什么的,虽然各家收到的帖子上分明说的就是慕流苏的庆功宴,但是慕流苏偏偏认为这是宋巧雨的接风宴,那就只能说明,她对今日这宴会压根不知情。

    也就是说,这劳什子宴会不过是慕老夫人这个老太婆自作主张才举办了?

    难怪昨儿夜里才急急忙忙送了帖子,别说帝都了,就是整个天下,都少有举办宴会还样匆忙的发帖子的,更别提庆功宴上要庆功的本人都不知道的事儿了,说白了,这可不是慕老夫人自作主张的一场乌龙宴会么?

    难怪说慕老夫人和慕流苏祖孙俩关系不融洽,这么点事儿可不就体现出来了么,慕老夫人举办的这场宴会,估计还真不是什么庆功宴,恐怕是慕流苏的一场鸿门宴还差不多。

    偏生这样的乌龙宴会,他们丝毫不考虑其中因果竟然还挑了重礼眼巴巴巴的跑上门来了,看了这么大一出笑话,也是有够蠢的。

    这下可好了,都怪这个死老太婆,庆功宴没庆贺到是小事儿,若是这位陛下垂青的少年将军将他们这群人都划入了慕老夫人的阵营,那简直是亏大发了。这么一想,不少人都有些不淡定了,暗中用怨恨的目光盯着慕老夫人。

    慕老夫人也是听出了慕流苏话中的言外之意,这个兔崽子,不就是和宋巧雨说了几句话么,慕流苏心里知晓不就成了,还将举办庆功宴的事情给抖了出来,脸色一凉,呵斥道:“三哥儿休的胡说,今儿本就是你的庆功宴,雨儿也是特地从云州来参加这宴会的,说到底,雨儿也算是你的半个长辈,怎可这般寻长辈的玩笑,还不快过来见礼。”

    “老祖母怕是糊涂了吧?”慕流苏轻笑一声,面上带着些许讽刺之意:“既然是来给孙儿庆祝的,怎么一进来便忽视了孙儿,也不知道给孙儿打声招呼,更何况,不过是一个继室的妹妹,怎可算得上是孙儿的长辈?孙儿虽然不才,但是好歹也是名正言顺的将军府上嫡子,祖母觉得孙儿应该给这么个人见礼?”

    丝毫没有给慕老夫人和宋巧雨半分面子,左右祖孙不和的名头已经传了出去,慕流苏才懒得假装孝敬让自己吃亏,至于这个宋巧雨,本来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慕老夫人说她长辈身份给她见礼,也得看她认不认这个长辈。

    “简直是胡闹!三哥儿,你怎可这般不懂待客之道?!”慕老夫人气结,雨儿可是她颇为看中的一个丫头,这好不容易才来了一趟将军府,若是让慕流苏这个混账小子得罪了,估摸着又是一时半会儿来不了了。

    慕流苏看着慕老夫人那张阴沉如墨的面容,一贯的从容,说出的话却是带了十足气死人的语气:“老祖母,将军府自然是有待客之道的,只是这待客之道也得分人,这个人上门来却是对孙儿不闻不问,只顾着和老祖母与宋姨娘套近乎,丝毫没有将孙儿放在眼中,如此喧宾夺主之人,还给她讲什么待客之道。”

    “你!”慕老夫人噎了一口,可是也是不知晓如何回话,本来宋巧雨压根就不是来参加这破宴会的,怎么会对慕流苏客客气气的,她和宋氏才算是宋巧雨的亲人,自然要亲近些许,这慕流苏倒是厉害,扯着这一点便说宋巧雨喧宾夺主,像什么样子!

    想着,又向着宋氏狠狠剜了一眼,颇为不满,自己的妹妹被人欺负了,这宋氏尽然还这么沉得住气,一句话都不帮着说说,也是厉害的紧。

    宋氏倒是觉得无所谓,这个妹妹有几分本事,她是最为清楚的,朝着慕老夫人递了个眼神,让她静静看着便是,慕老夫人这才放下心来,也是,雨儿自小便是个聪慧的,自然不会被慕流苏轻易耻笑了。

    感受到二人投过来的信任目光,宋巧雨涂了鲜红口脂的唇瓣动了动,朝着慕流苏笑道:“素心宗弟子宋巧雨见过英武将军。方才巧雨进屋时候瞧着久别未见的亲人,所以这才激动了些许,忘了给英武将军见礼,还请英武将军莫要责怪。”

    脸上笑容得体,没有被人嘲讽后的恼羞成怒之意,一身朱红色石榴裙衬得她芳华年纪美不胜收,比起只知道浸淫后宅手段的模样,更是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关键是她言语中的那个素心宗,可不是个简单的地方。

    听闻素心宗也是大楚皆知的颇为有名的一个宗派,以教习各方面的知识为基础,主要是教导女子的剑术,听说教习的老师剑术更是一绝,总之传言都说是极好的,至于到底怎么个好,倒也没人能够说出个名堂出来。

    素心宗每一年都会招了不少天赋出众的弟子入宗门学习剑术,但凡是学成出山的人,都说会是极有前景未来的人。

    这个宗派原本还是只招收女子的,所以还不算太出众,后来渐渐扩大了规模,男女不限,不少男子听闻素心宗奇女子众多,都纷纷报名扑了那地方,说是去学习剑术,其实也就只有他们自己才会晓得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

    当然,无论什么想法,门派扩展,弟子众多,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门派了,也是越来越多的人趋之如骛,就好比当初慕流苏神医谷一行,在唐门客栈处遇到的苏心妍和那个男子也是素心宗的弟子一样。

    总的来说,就是素心宗这个宗派虽说不至于名扬天下,但是帝都乃至大半个都还算是听说过,也是个值得津津乐道的地方,一来二去,慢慢就有人将这地方捧成了半个值得仰慕的地方。

    不过,传闻中素心宗虽然有些名气,但是唯一有一点不好之处,就在于入素心宗宗门的学费贵了点。

    也不举行什么考试了的,反正都是剑术课,进入素心宗话费的的银子人一样的,教学的老师也是一样的,至于能不能学的好,那就不是她们宗门能够左右饿的了。这便是所谓的,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宋巧雨如今当着慕流苏的面提出这么个宗派,无非就是自认自己身份极高。想要以权压人发了,毕竟,在很多人眼中,素心宗的弟子也算是带了半个身份的,并不是谁都有资格让他们见礼。

    青花原本还听着自家主子怼人怼得起劲,谁知道这个不知死活的宋巧雨还妄想提出一个素心宗来压阵。

    什么区区素心宗,她听得没听过这破地方,一个徒有虚名,实际上没有半分实力,连大楚江湖势力的上前十都塞不进去的杂毛宗派也敢拿出来说事儿,甚至还妄图用这么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来压迫主子,简直是可笑至极。

    “什么素心宗还是荤心宗的,方才小厮既然通报你是以宋家的身份来的,那就规规矩矩用你宋家的名义给我家将军见礼,整些什么破东西破身份出来显摆个什么劲儿,再怎么显摆,你不也还是个二十七八还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