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零五章将才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五章将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只是这人还真是古怪,身上的一枪一剑竟然到这个时候也没有离身,银光泠然,在月华之下光辉熠熠。衬着颜繁之那一张颇为俊郎的容颜,犹如是降世的神将。

    一身气度,委实不可忽视。

    慕流苏觉得颜繁之大晚上的背着长剑长枪的行为跑上山顶颇为古怪,颜繁之眼中对于这个少年将军赏月的托词也是颇为古怪。

    看了一眼天空,弯月如钩,挂在黑色的天幕,因为实在不圆,光芒也不强,委实连大地都照的不真切,这么个破月亮,有什么可赏的。

    皱了皱眉,语气清冷:“都尉大人好雅兴。”

    “已经训练了大半日子,瞧着大家体能上升了不少,琢磨着再加强训练强度,就将每日的跑步训练改为负重翻山,所以过来看看地形。”慕流苏原本不愿意多费口舌,但是也知道刚刚说的理由太过敷衍,颜繁之这个人的性子,偏生又是个固执的,她还是说出来省的他揪着问个不停的好。

    这么一说自然就理解了,毕竟慕流苏可不像是个有闲情逸致赏月的,这些日以来,东郊校尉营的训练忙的她没个休息,身为都尉,不仅没有半分的特殊待遇,反而比那三万兵士还要辛苦些许,白日里跟着一起训练起模范作用,晚上又整理兵士的训练效果,制定针对性的训练计划。

    说起来,整个东郊校尉营中,最累的便是眼前这个少年将军,当初他同意让慕流苏担任东郊校尉营都尉一职,无非是看在他有训练出强者的能力,不愿意让好不容易等来一个稍微顺眼的人才能浪费了罢了,如今却是真心折服于眼前这人。

    慕流苏是用尽全力的想要将他们这几年耽误的东西补回来,查漏补缺,发扬长处,实打实的想要将他们培养成独当一面的将才。这样的将领,不是看中自己,而是看中整个军营,荣辱与共,甘甜同享。

    瞧着慕流苏没有起身的动静,颜繁之手中握着长枪插在地上,顺势坐在了慕流苏一侧,一腿伸直,一腿屈膝,又将剩余的一手颇为随意的搭在膝盖之上,静静的看了一眼慕流苏,状似随意的道:“都尉大人今年似乎才十七岁,尚未及冠?”

    慕流苏倒是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和颜繁之这个平日里话少,只顾着勤奋训练的少年有这么一场轻松对谈的时候,问她年纪,难不成是想要和她战一局?

    当初颜繁之一举成名,就是因为十五岁的年纪挑败了二十八岁的武举状元,显赫一时。都是少年英杰,难不成是真的动了这个心思?

    点点头,狐疑的看了一眼颜繁之:“颜都督可是有事儿想问?”

    颜繁之看着慕流苏带着些许疑惑的眼神,却是摇摇头:“无事,只是感慨些许罢了,”

    慕流苏觉得这人似乎有些心事儿,奈何这人外表瞧着是个安静的,平日里痴迷练武,但是内心却是极为自尊自傲的,不然也不会连着挑了三大校尉营的首领,只为为了彰显东郊校尉营即便无人领头,也依旧有他坐镇,无人敢惹罢了。

    原本以为颜繁之不愿意说,谁知道那厮沉默了半晌,却是极为平缓的道:“你的十七岁倒是个好年岁,我确实不喜欢我十七岁那一年的。”

    慕流苏静静看了一眼颜繁之,这个少年分明瞧着是个性子极为刚毅的,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浑身却散发着一股子凄楚。琢磨着这人话中的意思,似乎是十七岁那年出了事儿,再联想到自己刚刚上任东郊校尉营都尉一职的时候,颜繁之分明是大清早的出了一趟远门,所以才驾马归来的。

    果然是谁都有些不为人知的秘事儿,她虽然好奇,但是毕竟是自己欣赏的人,再加自己上委实有些忙,荆棘门中的其他人中似乎能够胜过颜繁之功力的人估摸着也就洛轻寒和青花二人,她倒是没有派人去打听那日早晨的事情,不过心中已经隐隐有数了。

    颜繁之忽而转过眸子,低声道:“都尉大人,他们说我性子古怪,不懂军书策论,所以不足为将。我却是想着,这偌大的天下,需要的不仅是将才,依旧需要的是勇士,这便是我当初创立这个队伍的最初心思。”

    他的声音极轻,就像是此时二月的春风袅袅拂过耳际一般轻缓,分明利器加身,还是无端的让人觉得有些脆弱。

    慕流苏最是看不得男子脆弱的样子,下意识的便会想起弦音身子虚弱的场景,初一这些日子没有跑来东郊校尉营找自己,应该是代表弦音没事,不过如今临近国交宴,想来荣亲王妃和楚琳琅应当不会安分多久。

    再加上青鱼那边传了信,宋氏和慕霖平又打起了慕嫣然和自己的主意,总之她这边还未安宁下来,那头就已经开始暗潮汹涌了。

    日子才过了小半,如今身在校尉营,国交宴上的事情只能交给洛轻寒去安排,不过洛轻寒前些日子传信说风岭已经出了神医谷,倒是比她想象的快了点,不过因为唐阿娇的原因,唐门竟然宠这个姑奶奶到了派出了唐家长老的地步,导致风岭被拖在了唐门客栈处,一时半会竟是走不开。

    一念之间便已经想了极多,慕流苏看着眼前的颜繁之,也是不得不正襟坐起身来,脸上也严肃了些许。等的就是这个契机,颜繁之是一块蒙尘的璞玉,那就由她来雕琢些许。

    “你所说的将才与勇士,其实并不矛盾,但是你需要明白一点,将士可以被称之为勇士,但是勇士却不一定能称之为将才,为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就是说,作为将领必须具备多谋善断、赏罚有信、爱护士卒、英勇坚定、明法审令,其中多谋位列于首,正是因为很多时候,会遇到两军对峙的时候,这个时候,不是千军万马的对抗厮杀,杀到最后一人才算胜利,最好的胜利,是可以不费一兵一卒便可达成的,精通比道者,方才可以称之为将才。”

    慕流苏看着听的入神的颜繁之,之端的是语气沉稳:“古书有云,将帅应具备的观察问题、组织指挥作战的能力等。归纳起来便是‘五善四欲’。‘五善’是‘善知敌之形势,善敌进退之道,善知国之虚实,善知天时人事,善知山川险阻’。‘四欲’就是‘战欲奇,谋欲密,众欲静,心欲一’。”

    对视一眼,慕流苏神色坚定的问道:“能借一人之力全身而退乃为勇者,凝聚千军万马势如破竹才是真正的将才,如今你算是知晓些许了?”

    颜繁之确实是武学奇才,如今不过及冠左右的年岁,便能有如此神勇,自然是不可多得,但是他心中对千军万马的看法却不是很正确。

    在颜繁之眼中,想的便是勇者为将,能够极为简单的跃万军而取敌首。但是他却是不知晓,倘若真的是千军万马对峙军前,即便你有登峰造极的武功,也不一定能如此轻松便能直直跃过千万人而上取人首级。

    想要万军之中取人首级,不仅要求将领武功过关,更是需要自己手下人的默契配合,拖住敌人援助之人的视线,直到看中机会或者暗中接近了目标才能一击得手,更何况,敌前对阵,自古以来都是领兵的将士取了敌首首级之后,再率领手下兵士夺下城池的。

    却少有青天白日一人临城能够凭借一人之力,与千军万马为战而夺下城池的。

    一人之力,与千军万马之威,无需多说,高低立现。

    颜繁之似乎也是愣住了,慕流苏所言虽然有些拗口,但是听着却是真真切切的道理,诚如慕流苏所言,一人可以于万军之中全身而退,这世上的武功高手大抵都能做到些许,但是全身而退又能如何,城池依旧是别人的,土地依旧是踩在别人的脚下,然而将才却不同,不仅是通过武功,更是可以通过谋略,带领千军万马夺下城池。

    若是将才,那便是文武双全,的确足以称之为勇士。若只是凭借一身英勇不知谋略便为将,很有可能会因为一腔鲁莽,不知进退而全军覆没。

    这便是勇者与将才的区别。

    看着身侧神色坚韧,眸色璀璨的慕流苏,颜繁之久久不能言语。

    慕流苏也不急,静静等着,忽而见着身前的少年唇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笑意,极为爽朗的笑声刹那便充斥山尖之上。

    颜繁之道:“都尉大人一言,醍醐灌顶,多谢都尉大人为繁之解惑。”

    果然是个悟性极好的,也不固执己见,懂得思考别人的建议,又是个看得开的豁朗性子,磨砺几年,必成大器。

    这边心中的夸赞还没说完,那头颜繁之却是眸光灿烂的看向了慕流苏,满脸洋溢着喜色和期待之色:“都尉大人既然是将军府出身,想必断然阅过不少的军事策论之书,不知都尉大人可否推荐繁之一二。”

    果真还是个勤奋好学的,慕流苏颇有些老成的点点头:“原本就准备弄些军事书卷拿到校尉营来的,只是因为这些日子训练强度太大了,怕是文武灌输你们受不了,所以才准备着国交宴之后再着手此事的。既然你主动提了,那本都尉便先搬些许书卷过来便是,就在营中设立一个书帐,日后便由你和菘蓝挑选几个人,一起管理这些书卷的借阅。”

    将军府上的书卷毕竟都是世代流传的,若是弄丢了,总归对不起慕恒这个老爹,所以将军府上的策论兵书其余的可以,祖传的还是算了,不过洛轻寒最不缺的就是银子,再弄些军事策论的兵书过来补充应当还是不成问题。

    颜繁之不过是想让慕流苏给他推荐几本阅过的兵书先看看罢了,毕竟策论兵书这种东西,多是将门之后才会有,素来都是是极为重要的,这些兵书校尉营中的江湖子弟素来无法求阅多少,市面上虽也有军事兵书流通,但是价格昂贵,并非常人能够一阅。

    颜繁之并没有想到慕流苏竟然是如此舍得,不是随意推荐一二,也不是简单的借阅几本,而是毫不犹豫便将答应了要在校尉营设立一个书帐,以供所有人借阅。这般大手笔,便是他也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是任职一个都尉罢了,竟是如此倾囊以授么,也不怕日后东郊校尉营的人学够了超过她么?当真不知说这人诚挚还是说这人自信了。

    无论如何,总归是让人极为信服的了。

    ------题外话------

    有没有预感这个校尉营前途无量哈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