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二百零三章古怪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二百零三章古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旁趴着的糯米顿时炸了毛,“喵”了一声以示抗议,眼珠子做玩儿物,太恶心猫了。

    初一瞪了一眼嫌弃自己的糯米,心中却是胆战心惊,主子这火气委实不小,怎么连要他眼珠子的话都说出来了。

    斟酌了半天,初一也不敢再隐瞒,还是老老实实的应答,:“主子,我瞧着英武将军好像对颜繁之还有那个叫菘蓝的臭小子颇为欣赏,英武将军一去就害得菘蓝中了一记,让青花以一敌十,得了校尉营众人信服,此外,更是将颜繁之提拔没了副都尉。”

    姬弦音听着,面上果然薄凉了几分,不过倒是没有初一想的那么严重,点了点头:“让音杀阁的人时刻留意东郊校尉营的动静,也派人去查一查当初流苏与的南秦五皇子秦誉的事儿。”

    这两人的事儿可是在边疆之地发生的,两个人都是主帅,生人勿近,本来颇为不好办,好在骠骑大将军昨日班师回朝了,大多将士已经回到了帝都,倒确实比先前好查多了。

    初一点点头,应下,心中却是疑惑,李家小姐生辰宴上,慕流苏好像就对这个南秦五皇子有些异样,难不成是因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主子这才要查了相关信息给英武将军出气?

    啧,主子对上南秦五皇子秦誉,也确实是件颇为难得的事儿。

    交代完事情,姬弦音也没了和初一搭话的心思,挥了挥手,让初一赶紧下去办方才吩咐的事情,虽然意料之中的流苏会收服这么一群东郊校尉营的人,但是想着三万男子跟着这么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心中还是有些微妙。

    也罢,流苏总归得有自己的势力,这三万人只是开始,他也就只能忍忍,让她这些日子待在军营安心训练便是。

    ……

    东郊校尉营出现七年,一直以来不曾有信服的都尉领头,最终由慕流苏这么个少年将军收服了,别说整个朝廷都震惊了,便是整个大楚帝都上至贵圈名流,下至碌碌百姓,都深感震撼。

    校尉营的事儿这几年闹得可不小,颜繁之连挑三大校尉营首领的事儿也曾经流传坊间,成为一时快谈。昨儿慕家的骠骑大将军才班师回朝,今儿便传出了这么一个再度振奋慕家门庭的消息,可谓双喜临门,将军府上一时被人踏破门槛,人影络绎不绝。

    慕老夫人因为接连被慕流苏气得不轻,昨儿得元宗帝派慕流苏去执掌三万兵权,嫉妒的同时好歹还抱着些许侥幸,认为慕流苏一个十七岁的臭小子,应当没法子收服那么傲气的三万人。

    谁知道方才将军府上派去校尉营打听的小厮很快便将消息便传来,青花那粗野丫头武功高到可以以一敌十,从而帮助了慕流苏任职成功,致使整个校尉营无一人反对,全体输得心服口服。

    慕老夫人听着,胸口一阵郁结,本来好不容易训练好了个慕雪琳,谁知道人还没派上用场,慕恒就回来了。

    慕恒自然是极为重视慕嫣然这个嫡女的,母子俩为了两人在外的交际一事儿进行了争论,慕老夫人铁了心要慕雪琳去。

    慕恒原本还好言好语的说,见慕老夫人铁了心的尊庶贬嫡,也是挥袖而去,说随便她怎么安排,总归他能自己带着女儿去帝都大族来往。

    慕恒能去的地方,其贵气程度自然和将军府一般能接到的帖子不一样,慕老夫人也是知晓自己的一颗棋子没来得及用就死在了摇篮里,如今一听说慕流苏又得了元宗帝赏识,气的硬是咳了一口血,差点没晕过去,染上了病症。

    宋氏脸色也不好,本来慕婉瑶死了,眼看着慕流苏也不在了,她还想打慕嫣然的主意,可是慕恒六年不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当真是一天天派着大队人马护着,让她实在无从下手。

    “霖平,你爹爹既然好不容易回来了,这些日子就莫要出去闲混,小心惹了你爹不快。”宋氏瞧着慕霖平一副仍旧没啥反应的样子,也是恨铁不成钢的道。

    慕霖平不敢看宋氏的眼睛,自从慕婉瑶死了之后,每次看到宋氏的目光,他都会想起来宋氏捂死了慕婉瑶这个亲生女儿的事儿来,心中便是颇为胆寒,比起惹了慕恒的不快,他如今更怕惹了宋氏的不快,压了压内心的恐惧感,脸色苍白的应道:“娘说的是,儿子知晓了。”

    宋氏看着慕霖平那张脸,本就随了自己脸型长得极为肖尖,如今似乎又瘦了不少,一副干瘪皮样,眼角乌青,脸色苍白,这两日虽然控制了些许浸淫女色的强度,但是很显然有睡不好觉的迹象。

    宋氏不由有些心疼,抬手便去摸慕霖平的脸,慕霖平身子发颤,却是下意识的偏过了脑袋,躲过了宋氏的手,面色惶恐的看着宋氏,忽而浑身颤抖的哀求道:“娘,儿子知错了,你别杀我,你别杀我……啊!”

    一声惊叫声随着一道响亮的巴掌声传来,宋氏气的浑身发抖,瞪大了眸子面容森冷的看着慕霖平,虽然声音压抑的极低,但是语气却是极为恼怒愤恨:“混账,你瞎说什么东西,我是你你娘,怎么会对你不利。”

    “可是慕婉瑶那个臭丫头也是你的女……”慕霖平虽然心中惧怕,但是还是下意识的反驳道。话未说完,脸上又挨了一巴掌,慕霖平的眼中恐惧更甚,宋氏已经被这个蠢货儿子气的快说不出话来:“住嘴,休要在此处胡言乱语,她不叫慕婉瑶,她是向婉瑶,是你死去的姨娘!”

    宋氏面容阴狠,整个面皮因为情绪激动而不自主的抖动,瞪着眸子,血红色的口脂涂着,越发衬得她厚重的嘴唇像是一张血盆大口,衬着一张涂得厚重的白粉面容,眉眼都透着一股子狠厉。

    慕霖平哆嗦了一下,捂着自己挨了巴掌的脸,不敢再说话,也不敢再动作,眼中的恐惧却是只增不减。

    宋氏瞧着慕霖平这般模样,心中的火气好不容易歇了点,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一阵心中情绪,对着慕霖平好言好语道:“霖平,你也应该知晓,婉瑶她为何会死,若是她不死,你爹回来若是让她滴血认亲,毁的不仅是她,还有你,会重新背负上**之名,娘这是为了你好,才做出了如此残忍的事儿。”

    说到此处,宋氏脸上已经挤出了几滴泪水,面容柔和下来,倒是没了方才那般渗人的样子:“娘一心一意都是为了你好,甚至不惜牺牲了婉瑶,你却如此对待娘,恐惧娘,这让娘如何还活得下去,娘所做的这一切,无非是想让你在将军府上有个好日子罢了,婉瑶已经走了,娘只有一个你了,霖平,娘只有你了……呜呜……”

    说到这里,宋氏哽咽了一阵子,果真开始哭喊起来,慕霖平原本还极为恐惧,但是听着宋氏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

    宋氏虽然亲手捂死了慕婉瑶,但是却是因为害怕自己出事儿才杀了慕婉瑶的,虽然有些可怖,但是毕竟她的杀人之心也是为了自己而起。

    然而慕霖平却忘了,他以为生母杀女的事儿十分可怕,却是忘了自己也是差点掐死了慕婉瑶,他们母子,不过是同样的货色罢了,他也是因为慕婉瑶起了有多心寒,无非是发现了宋氏是个心狠手辣的吓到了而已。

    慕霖平一看宋氏这般委屈哭泣的模样,不若先前那般瞧着渗人了,顿时便心安了不少。再一听宋氏的狠辣,慕霖平顿时呢想起来,总归宋氏是自己的亲娘,从小到大确实也没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儿,包括杀害慕婉瑶的事儿,也没对他有任何不利之处。

    这么一想,慕霖平果然被宋氏哄住了,立马上前环住宋氏,用手拍了拍宋氏的肩膀道:“娘,是儿子错了,儿子错怪你了,娘不要哭了。”

    “哎,娘也不忍心婉瑶,可是能怎么办呢,慕流苏是个心肠狠辣的,咋们不是对手,你爹又是个偏心的,只倚重那个贱人的儿女,娘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否则这偌大的将军府,哪里还有咋们母子的落脚之地哎!”

    宋氏抹了抹脸上故意挤出来的眼泪,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原以为当着慕霖平的面杀了慕婉瑶能够刺激他憎恨慕流苏等人,哪里想到他却是害怕起了自己这个生母,好在儿子是个好哄的,哭了几声,便有了效果,还是趁机再加上一把火的好。

    宋氏一边抹着泪,一边期期艾艾的哭诉着:“霖平,你是娘这一辈子最看中的儿子了,若是你再不思进取,输给了慕流苏那个贱人的儿子,老夫人如今也管不住你爹,再这样下去的话,咋们母子在将军府上的日子,必然是水深火热了。”

    “娘,儿子知晓了,儿子都听娘的,慕流苏那个贱人,儿子必然会将他比下去,让爹看到这个将军府上,还是我这个儿子最出色!”慕霖平本就是个喜欢娇柔女子的,瞧着宋氏哭的这般娇柔凄楚,不说是自己的亲娘,便是一个外人,他也会心软不少,顿时便扶过着宋氏,神色傲气的道:“娘你说吧,你说儿子该如何做,儿子便如何做,断然不会再让娘你失望了。”

    听着慕霖平难得这般有底气的话,宋氏心中这才完全放下来,好歹也是自己的儿子,如果因为慕婉瑶的死,惧怕她这个亲娘,那算个什么事儿。

    好在慕霖平是个耳根软的,也知晓她毕竟是他亲娘,这才终于被她说的有了几分斗志,知道要去和慕流苏决一高下了。

    满意的点点头,宋氏脸上的苦色和痛苦之意瞬间便缓了不少,看着慕霖平一脸欣慰:“好,霖平,娘就知道你是娘的好儿子,你放心,只要你有这份和慕流苏一较高下的心思,娘就一定会替你扫清障碍的,将军府上的家业,只能是你的,娘绝不会让它落到慕流苏手中。”

    慕霖平没听宋氏言语的笃定,倒是对宋氏口中的那个贱人起了几分心思,宋氏口中的贱人,应叫的便是那个柳氏。

    然而柳氏已经死了多年,怎么宋氏还对这么个死去的女人这般忌恨,即便柳氏当初占尽了慕恒的宠爱,最终也还是已经病死了,宋氏成为了如今的继室。

    按理来说,人已经死了,应当也不该再对一个死人如此深仇大恨的。怎么宋氏这个样子,倒是有些让人觉得古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