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二百章颜繁之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章颜繁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们之前不同意别人为都尉,无非是奉行强者为尊,那群人实力不及,所以不服比他们营中之人还弱小的人为将领,可是在内心深处,他们确实也是极为渴望有人来带领他们的。

    毕竟谁都是慕名而来才想要参加武举,能够有朝一日出人头地做一个有用之才的,只是因为事与愿违,大楚选的是将才,不是单纯的勇士,所以才一腔抱负空荡荡的,没有都尉一职领头,在这东郊校尉营中,他们也委实是在混日子,没有什大的作为。

    好不容易来了慕流苏这么一个得了皇帝认可,又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的人,若是想要有人带,就必须得认下慕流苏这个都尉,可是如今倒好了,他们心中已经愿意认下了这个领头人,偏生人家撂挑子不干要走人了,这就很尴尬。

    慕流苏却是不管他们尴尬与否,转首就走人,端的是不管不顾。

    眼看着人刚要一脚跨下站台,校尉营的人喉咙都攥紧了,恨不得一口喊出来让慕流苏再等等,等着颜繁之来了,开了口,一切都好说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这么一群人内心呼喊,就在慕流苏微微抬起步子的时候,操练场上忽而传来一声颇为响亮的铿锵声音——

    “东郊校尉营颜繁之,见过都尉大人!”

    众人只听得这人语话轩昂,似乎蕴含了千丈凌云之志气,只听这么一道声音,就深觉此人一身傲骨,似撼天貔貅降临云端。

    迎着一声响亮的马蹄,众人不自觉的让出一条道路来。

    通体乌黑的骏马踏蹄而来,马背上赫然立着一个五官俊逸的男子,头上绕了一缎黑底头巾,上面用银白丝线勾着繁杂的纹路,墨色发丝用同样系列的黑白发呆随意挽着,额角处垂落两缕发髻,衬着一张鬼斧神工雕琢的面容,眉色长浓,一双眸子宛若潭水深不见底,顾盼之间却又辉芒熠熠,卓然洒脱,一腔热血。

    身后背着一把长剑,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执着一杆银色长枪,马蹄起落间,枪尖的寒光在晨曦日光下折射出冰雪一般的寒凉之光,银芒闪烁,熠熠生辉。

    慕流苏眸光顿了顿,一刹间闪过一丝亮芒,马术不错,身后的九虹剑,还有手中的银冥枪,任何一样都不是一般人能挥舞得动的,果然如传闻一般是个武学奇才。

    左手九虹剑,右手银冥剑,不过二十余岁便这般风姿无双,难怪得了东郊校尉营这么多人的忠心拥护。

    不过,这颜繁之倒是心宽,大清早的骑着马回来操练场,也不知道是跑什么地方去了。

    听着这么一声称呼,慕流苏也便停下了步子,饶有兴致的看向颜繁之,笑道:“这位便是东郊校尉营中顶顶大名的颜繁之大人?”

    颜繁之看了一眼要站台边上一笑生辉的少年将军,好看的眉眼微微一顿,显然也是没有想到慕流苏这个少年将军会生的这般温文尔雅,瞧着跟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公子一般。

    但是他已经听前来通知的人说过了,慕流苏手底下的那个小丫头以一敌十挑战校尉营十大高手,看这群人的样子,校尉营俨然是全军覆没。

    慕流苏虽然尚未出手,不过手底下的一个小丫头都这般能耐,即便他武功不高,必然也是极有过人之处,他驾马而来,远远的便听见了操练场这边的动静,很显然也是知晓慕流苏起了要走的意思。

    他创立东郊校尉营之处,无非就是不服武举之制罢了,大楚虽然说的是慢慢重视了武举,但是武举中挑选看中的却是那些所谓的必须通晓军书谋略的将才之人,这其实对于那些不曾有机缘通晓策论兵书的平民,或者说痴迷练武的奇人异士都极为不公。

    既然被称为武举,那就该重在以武术定胜负,大楚需要将才不假,但是同样也需要能够上阵杀敌的勇士。

    他无心担任东郊校尉营的都尉一职,所以所以集结了这么庞大的队伍,却并不擅长统一的带领,他一直便等着有那么一位所谓的将才,能够不仅只胜在纸上谈兵的高谈阔论之上,更是要胜在他们的武力之上,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他们校尉营的都尉。

    慕流苏今日的做法,显然很符合他的要求,难得有这么一个众人都认可的人,校尉营的人是因为他才这般犹豫不决,他却是不能将三万多兄弟的前途置于不顾,既然有人赢了东郊校尉营的高手,用武力让人输得心服口服,那就能够认下这个都尉。

    所以对着慕流苏这么一句饶有兴致的刁难之语,颜繁之眉头也不皱,手中缰绳一放,似乎是觉察到身上人的动静,那乌黑宝马没了缰绳束缚,竟是丝毫没有乱踩乱踏,反而微微直起身子仰了仰马蹄,让自己马身的惯性止了下来。

    颜繁之一跃而下,径直跳上站台,手中银色长枪陡然插在身前,他单膝下跪,一手握着长枪,一手贴在胸前,向着慕流苏行了最为隆重的一个军礼:“颜繁之携东郊校尉营三万余人,见过都尉大人。”

    声若鸿鹄长鸣,随着强悍的内力扩散开来,整个校尉营的人皆是心头一阵,操练场上三万人马齐齐单膝下跪,用同样的姿态,朝着慕流苏齐声喊道:“东郊校尉营,见过都尉大人!”

    青花和沈副都面容上同时露出一抹欣慰笑意,青花看着紫竹叶衣摆蹁跹起舞的少年将军,也是心中欢喜,也许谁都以为这一场承认将领的戏码仅仅因为了颜繁之这么一句话,便来的极为轻松。

    然而只有青花知晓,为了这么一件事儿,主子其实已经在两年就早有准备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事到如今,也不过是顺水推舟,才进行得如此顺利轻松罢了。

    很多时候,你以为别人只是靠着运气或者别人相助才得到的机缘,其实都是别人暗地里早已准备好的结果罢了。

    东郊校尉营终于认下了慕流苏这么个都尉,沈副都一颗心顿时放下心来,能收服这么一群心高气傲的小子,这个少年将军还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此时此刻,沈副都也不好在干站着,也是立马起身朝着慕流苏跪了下去,也是高声迎合道:“东郊校尉营沈渭,见过都尉大人。”

    慕流苏看着站台上下单膝下跪跪倒一片的人,再看了一眼近处浑身傲骨又知晓轻重的颜繁之,唇角微不可见的笑了笑。

    抬步掠过颜繁之,慕流苏直直上前,站在站台正中央的位置,面色多了几分庄重严肃之色。

    “既然今日你们愿意认下本都尉,那从今往后,你们也算是是大楚正规编制的校尉军,想让让本都尉救下来,就得服从本都尉的命令,所谓军令如山,这是最基本的准则。还有一点,身为校尉军人,也应该知晓无论何时都要遵守军规,本都尉先前听闻东郊校尉营是个自立自强的校尉营,以为你们会勤于苦练,提升自我,然而本都尉今日来的时候分明已经是操练时间,整个操练场上,除了少许人数在练功,其余两万余人竟然全部在营帐之中懒觉?!”

    不少人闻言都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颅,不敢再去看慕流苏那张带着毫不掩饰讽刺笑意的面容,有一股被戳中了心事儿的难堪感觉。

    慕流苏说的确实没错,他们确实因为进入校尉营后,发现没人管着自己,便极少再晨起操练了,毕竟军营这种地方,明显的他律比自律更加重要,他律没有了,自律也就跟着慢慢磨没了。

    以前颜繁之每日晨起练武,人们就不自觉的跟着一起练武,后来发现人家高手的训练方式不同,坚持不下来,也就慢慢放弃了,懒癌一来就,也就养成了睡懒觉的习惯,反正皇帝让她们做的事儿,他们只要解决了就能有军饷,何必在意这些操练之事儿。

    这样的想法,可不就是混军饷么?

    瞧着不少人有些躲闪的目光,慕流苏目光若刀锋,冷冷的扫视着面前众人,冷笑了一声,语气更是凌厉了不少。

    “你们以为你们很了不起,占着这么地洋洋自得?若是六年前你们能好生听皇帝之命,接受都尉带领,那么边疆之地南秦一战必然也有你们出力的时候,可是那个时候你们在做什么,守着这么一块地方,无视边疆血腥,不听皇命,这就是你们东郊校尉营的本事?若是你们坚守初心那也罢了,可你们告诉我你们在做什么,不是说校尉营武功极高足以称为大楚第一军么?到头来怎么连着我身边一个小小的丫头都打不过了!?不就是因为你们的懒惰懈怠么?!”

    人群之中一阵子的骚动,更是低下了头颅,极为羞愧,也是意识到了东郊校尉营多年来因为都尉一职,确实是被耽误了众多时间,如果他们坚持在争取到满意都尉的同时,勤于练武,自思进取,那还好,可是却是因为没有都尉一职带领,导致他们渐渐开始偷懒,从最初的初心,变成了如今这般混混度日的样子。

    便是颜繁之和菘蓝等人,也是面露震惊之色,他们当初的确是只想着将军一事儿,已经忘了边疆之地,秦楚一战的血腥杀戮。

    菘蓝也是被这少年将军的言语惊了一惊,这人方才还分明是个看着弱不禁风的贵公子,如今万军之前,一刹便有气势如虹,凛然如风。

    原来这人学的最好的不只是那些手段计策,更是学了攻心之术,这么一番言语,整个东郊校尉营,必然会对她颇为忠信。

    而颜繁之这边,也是心中震撼,他一直以为自己建立了这么一支了不起的队伍,当是国家福邸,如今被这个少年将军点开,才发现他错的有些离谱。

    看着站立自己身前,身姿颀长凛然站立的少年将军,颜繁之眸色深了深。

    或许真的是……他错了。

    慕流苏自然没空搭理这两人的心思,头一次说了这么多话,却没有露出颓色,声音却依旧洪亮锐利。

    “本都尉要你们记住你们如今所在的队伍,这里是东郊校尉营,校尉营自古以来便是护卫国家,保卫百姓的神圣军队,它是培养军事人才的地方,不是你们用来吹牛自大混日子的地方!身为东郊校尉营的军人,你就有职责保卫家国百姓,守着寸金疆土。你们若是再如同今日本都尉所见下一般偷懒耍滑,投机取巧,只想在这个地方什么都不做的混点军饷就混混度日,那请你如果有那么一点面皮,现在就给本都尉滚出去。”

    ------题外话------

    推荐好友荣期作品《诱卿入怀:娇宠贴身皇妃》,在首页本周强推pk中:

    大昭开国至今,暗夜十二卫唯余月家一支。

    月家七代单传,正值覆灭之际,却偏偏生出了个女儿家。

    月夜十七。

    这是他为她取的名字。

    她是专心护主的十七,也是月家遗孤月夜十七。

    他是沧澜城主永夜,也是大昭身份显赫的三皇子风永夜。

    她在接踵而至的内忧外患中见招拆招。

    他在波诡云谲的皇权纷争里优游自如。

    长久的守候,终是换得情愫暗生。

    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那信仰与爱情遭遇抉择又该如何呢?

    胭脂香粉她不懂,斧钺钩叉倒是拿手。

    “爱和信仰,都由我来守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