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九十七章暗器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七章暗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不仅仅是刚刚上场的莫长北和傅华宁二人都极快的败在青花手中,就连着接下来的七也是无一例外的都落了败,九场比试下来,均是交手不过五六招,便齐齐落败。

    校尉营的人脸色都严肃庄重起来,竟是没有想过这个看上去这么娇小的丫头,居然真的能够以一敌九,站到了最后一刻,只剩下了最后一场了。

    这一场事关重要,若是他们校尉营的人能够赢了,那青花先前赢了的九场全然作废,一点意义都没有,慕流苏便要履行诺言,必须向皇帝请命让颜繁之成为校尉营都尉,若是皇帝不允,慕流苏便自辞将军职位。

    但是若是他们校尉营的人输了,倒是没有这般严重,左右颜繁之大人还未到,比起一个依靠千军万马才能斩杀副帅的不知深浅的将军,颜繁之这个天赋异禀的少年奇才显然赢面更大。

    颜繁之作为东郊校尉营的主心骨,众人心中都倾向于他会赢慕流苏,这就径直导致了有些人虽然忧虑着东郊校尉营的掌权一事儿,虽然渴望早些迎了比赛不浪费时间,但是在不少人的内心深处,对青花这一场的比赛,竟然是潜意识的想看青花赢。

    若是东郊校尉营的人赢了,那么一女战胜了东郊校尉营中最强的九个男子,也当是一段不小的佳话,反之,若是校尉营的人输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左右颜繁之大人会来替他们找回场子,即便他们校尉营十人落败,最后那少年将军输在了颜繁之的手上也足够让他们颇有荣光了。

    毕竟现在在这些人心中,潜意识的相信,慕流苏之所以这般厉害猖狂,估摸着是看着颜繁之此时不在操练场上,又因为青花在,所以才这般口出狂言的。可是她不知道的是,早就有人偷摸去通知颜繁之去了,即便青花连着赢了十场,到时候赶回来的颜繁之还是会和慕流苏一战,把先前丢的面子里子都找回来。

    菘蓝也是皱起了长眉,脸上一片冷然,他显然不是想看颜繁之和慕流苏的对战热闹的人,反而是看出了些许古怪之处。

    他分明能够看出来,这个叫做青花的小姑娘,本身的内力虽然不低但是也没有比上场的这九个人太过深厚多少,而且按照男女体格一事儿来说,若是只比拼刚劲儿一事儿,青花必然是不能赢得这么轻松,但是胜就胜在慕流苏身上有一股巧劲儿,还有着一身极为灵活的身形。

    更古怪的是,刚刚上场的九个人的招式,青花仿佛都极为熟悉,一出手便能猜出的落招之处,接着再极为灵活的用技巧躲闪而过,最重要的是,她这些招式并不是一套系统的武功技法,反而真的只是想要将这些人在十招之内迅速抓住要害,速战速决罢了。

    若是当真硬碰硬的比拼,青花必然不会赢得如此轻松,偏生她懂得招数,极为迅速便能巧妙破解,这所有的破招动作,分明都不是能够一息之间能够轻易看穿的,可是青花就是这么巧合的迅速破了招,才会让菘蓝这般古怪。

    这九个人算得上和颜繁之组建队伍的“元老级”_人物,武功都是顶顶厉害的,虽然因为没有伤人之心被限制了些许,但是这些招式,也不该是青花能够一眼便能看穿的。

    而且这丫头每一场的出招都极为古怪,完全没有套路,只是为了在十招之内牵制住对手,使出杀招罢了,菘蓝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个小丫头古怪得紧。

    难不成,这小丫头不仅猜中了他们的出场方式,还曾经对他们每个人的招式都进行了一次系统的专攻破解不成?

    菘蓝眯了眯眸子,面容更是冷了些许,若真是如他想的这样,那这个小丫头,还当真是有些先见之明了!

    哪里是她有先见之明,分明是她的主子慕流苏的主意罢了。

    青花转了转手腕,瞧着台下输了比赛分明神色有些古怪的人,心中也是一阵惊涛骇浪,主子当初教导她的这些招数,看着虽然险象横生,但是不可否认在这样的比武场上,确实是极为迅速又省力的获胜方式。

    如今赢到第九场了,她也依旧神色轻松,没有露出半分颓废姿态,更是没有累坏了的模样,反而神清气爽,越战越勇。

    不过主子只教给她九个人的破招之术,当初她问慕流苏怎么不凑个十全十美,再教一个破人招式的。慕流苏那个时候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道“第十人如今还不知晓是谁,以后你亲自去试试便是了。”

    那时候她没听懂,如今却是明白了,主子当真是料事如神,猜到剩下的最后这一人,必然不会是前几年武举考试中留下的人,而是去年的那一场武举考试新加入的。

    两年前主子自然是猜不出新一届武举考试会有哪一个人跑进校尉营得了青睐,所以才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好在一切都在主子掌控之中,前面整整九个人的场次,因为慕流苏的料事如神,竟是让青花十分之一的功力都没浪费掉,如今剩下这一个人,虽然不能再若先前那般投机取巧,青花却是极有自信能够凭借自己本身的能耐便能应付过来——毕竟,荆棘门门主的得力助手没有两把刷子是当不了的。

    “你这小丫头倒不像是个简单的,今儿借着机会,不若也请你来领教领教我的暗器便是。”

    一人身穿着墨绿色衣衫瞧着如同修竹一般的人儿风流倜傥的跳上站台,手中一柄折扇,分明是人间二月天,这人倒也不怕冷,拿着这折扇一摇一摇的,朝着身上送着春风,一副好不风流的模样。

    也是一双狭长勾笑的风流眸子,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笑意,这般作态,倒是有些像极了风岭那个浪荡子。

    青花对他的笑容看了一眼便视而不见,反而是又忍不住将慕流苏赞叹了一番,想着果然是个新秀,出其不意安排在最后。

    不知道是因为这人一身翠绿太过瞩目还是如何,慕流苏也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青花本身功力就不差,之所以选十个人,不过是为了赢得他们心服口服,立威罢了。

    她慕流苏重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虽然立威是件不大不小的事儿,谁都以为一挑十是不可能赢的,但是她却是非要将这么个不可能变为可能。

    更何况,她早在两年前重生过来创下荆棘门之后,就打起了东郊校尉营的主意,更是在两年前就将轻松解决前九人的方法已经传给了青花,说起来,一对十不过是个噱头,其实真正需要青花费心出力的,也就只有最后这个人而已。

    不听她但是没有想到今儿会有这么大一个惊喜,唐门的用毒和独孤家的暗器都是号称是江湖上最让人闻风丧胆的两大“诡异”招数,毕竟毒术这玩意不不简单,而那暗器,更是防不胜防。

    只是独孤家十多年前便因为一场厮杀没落了,如今居然还有独孤家的人出现在了东郊校尉营处,她也是有些意外。

    慕流苏也算是想通了一个道理,这东郊校尉营倒是给了她不小的惊喜,独孤家的人可不是什么不通军事策论的人,之所以没有走了武举那天路,无非是因为暗器不同于上阵杀敌的兵器能够上的了明面罢了。

    自古以来,历朝武举都没有考暗器一类的,毕竟暗器重在一个“暗”字,若是小范围的用于暗地里刺杀还行,用在了明面上千军万马的对抗上,那就起不了什么大作用,毕竟暗器再多,那也多不过千军万马。

    看来这颜繁之也是个心性大的,这么个庞大的三万人队伍,哪里只是收集了什么笔试不过关的人,分明是搜集了天下奇人异人,只要有些能耐吃得了苦又无所去处的人,他倒是来之不拒了。

    这么一笑,慕流苏眉眼间的笑意越发浓了几分,东郊校尉营还真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虽然不是正规的军队,里面的人如今还凌乱一团,但是这么一个队伍,奇人众多,各有所长,磨砺出来,那可是一把厉害得不得了的武器。

    站台之下,不少人都目光灼灼的瞅着台上即将火力全开的两人,兴奋不已。

    沈副都原本瞧着青花连着胜了九场,心中欣慰又感慨,下意识的便在心中求着这位姑奶奶千万不要输了,若是输了,前功尽弃,不止慕流苏完蛋,他也完蛋。

    慕流苏没空搭理,只是看了一眼独孤洵手中那把扇子,果真是独孤家的千叶扇,这扇子瞧着普普通通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出招的时候却是有无穷无尽若柳叶大小的暗器飞散开来,杀人于无形。

    自古对阵暗器,求的便是一个快字,若是青花先前没有因为自己训练了她对阵前九人的轻松技巧,前面那对刀剑枪矛棒槌棍什么的招式,就已经可以累的青花体力大降,这个时候独孤洵再上场动用这么一把暗器速度极快的千叶扇,胜利就是极为容易的。

    知道先消耗体力,再用速度极快的进攻武器一举解决,这也是她想出来的对阵车轮战最好的出场顺序,倒是没想到当真会有这等奇人,这精妙的出场顺序倒是与她所想无异。

    慕流苏不由又抬眸瞥了菘蓝一眼,又感慨了一声,这人是个将才,就是不知晓到底是哪个家族的人,怎么跑到了东郊校尉营来了,荆棘门都查不清楚背景的人,果然有些意思。

    ……

    即便前面的九场比试并没有消耗了她太多体力,青花对着这么一个既像是风岭一般风流,又像是洛轻寒那个虚伪笑面虎作风之人,还是打起了十二分谨慎的心思,开玩笑,她可不能因为一场比试让主子丢了颜面。

    这一场比试,必须要赢。

    宣布了开始比试,独孤洵笑容一收,浑身的气势便是陡然一变,透出几分戾气。

    手中长袖一挥,内力灌注进去,千叶扇便陡然由原本看着毫不起眼的化作了一把银色长扇,扇折处透着银色锐芒,衬着他眉眼间的厉色,两相映衬,锋利无比。

    沈副都瞧着这人一身气势,也是看出来这人估计是看着英武将军的这个丫头连着赢了九场,不是个好应付的,所以一出手便是极为凌厉的杀招,他不由摸了摸额头的汗水,口中念念有词,再三祈祷青花一定要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