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九十五章菘蓝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五章菘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阵喧嚷以后,有人难以置信的开口问道:“你说这话可是当真?若是你输了,便能够让颜繁之大人能够做我们东郊校尉营的主帅?”

    慕流苏瞅着这些人困惑的目光,依旧懒散坐着,似乎是颇为不愿意回答这问题,奈何目光太热烈,她只能耐着性子道:“本将军好歹是南秦一战大败秦誉之人,若是你们东郊校尉营能赢了本将军,陛下自然也会极其重视,若是陛下这都不愿意给都尉之位,那本将军便自请除去将军一职,让给你们的颜繁之大人便是。”

    好大的口气,若是输了这场比赛,岂不是都尉大人的官没了,有可能连这好不容易得来的风光无限的少年将军称号也没了?

    这都敢赌,当真不知道是傻子还是真的是铁了心的以为自己能赢。

    菘蓝自然又是被慕流苏这么没头没脑的话惊住,他微微眯了眯眸子,看着慕流苏至始至终这么一副漫不经心的小模样,一时也是看不出来到底是个虚张声势的还是心中有谱的,眸色深了深,他这才扬声道:“不知道将军如何比试?”

    慕流苏笑了笑,面色却没瞧出来什么动静。

    “你们不是自诩武功高强么,那就给本将军从你们校尉营中挑出最厉害的十人来,用最简单最原始的方法,比武,无论你用什么兵器暗器,只要光明正大的赢了,本将军就说到做到,给你们颜繁之大人一个光明正大的都尉职位。”

    顿了顿,慕流苏看了一眼青花,语气温吞道:“你们十人,至于本将军这边,刚才我这小丫头的本事你们也瞧见了,就一个她,和你们十人一起比试,车轮战,但凡本将军的小丫头输了一局,就算本将军输,若是你们十人都输了,让你们颜繁之大人出来与本将军一战,若是他赢了,也算本将军输,可有意见?”

    “刺……”沈副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英武将军当真是个傻子将军不成,皇帝如此信任她将她派来执掌东郊校尉营,他倒是厉害了,如今夸下如此海口,可不得把自个儿的将军帽子都得扔了。

    想着骠骑大将军好不容易才培养出这么个优秀嫡子,一门双将的荣宠,怕是今日得败在这偌大的操练场上了。

    不仅是沈副都,整个校尉营也是倒吸一口冷气,这人当真好生猖狂,校尉营之人武功极高可不是盖的,以为自己手底下这个小丫头当真极为厉害不成,这么小小年纪,竟然敢口出狂言要求车轮战,十个大老爷们车轮战一个小丫头,赢了可不也是丢死了人?

    更何况,这少年将军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可不就是笃定了这个青花会赢,且这话还有一句言外之意,若是这个少年将军身边这个丫鬟都能赢了十个人,那她作为这个丫鬟的主子,岂不是更是厉害?所以又光明正大的加了一句她和颜繁之做对手,显然是颜繁之若是出站,她也一样会出手立威。

    “好,既然英武将军这般要求,那我校尉营倒是没有推拒的理由,说起来东郊校尉营这几年的追求便是咋们营中能光明正大的出一个将领人物,既然是将军说的十人车轮战,那我们倒也不用平白拘泥于小节,失了这个机会,若是输了,将军勿怪我们校尉营胜之不武便是。”

    众人显然都觉得这十人欺负一个小丫头似乎不太合适,还是车轮战,都是些要面子的人。自然有些迟疑,然而这边人还没有迟疑完毕,菘蓝却是笑弯了眼睛应了下来,虽然觉得慕流苏不像是个好打发的,但是东郊校尉营中毕竟卧虎藏龙。

    菘蓝下意识的便以为这是慕流苏用的欲擒故纵,故意说的十人车轮战让他们不好意思,为的便是让他们主动提出让一人与青花应战,但是他却是知晓青花方才那一拳确实有些不凡,一人应战,这偌大的校尉营,纵使是他,应当也不是对手。

    既然好不容易才得了这么一个机会,又何必讲究那么多规矩,十人就十人,等比赛结束,慕流苏输了就是输了,何况这规则本就是因为慕流苏狂妄才定下的,也不能怪了他们以多欺少,倚强凌弱。

    听着菘蓝的话,慕流苏“啧”了一声,心中也是稍微有些满意,这人倒是个人物,如此机灵又能屈能伸,直到以大局为重,所以不拘小节,将心中想法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看着也是个心术颇正的。

    这样的人才,分明是个将才,怎么会跑来了这东郊校尉营?慕流苏余光扫了一眼菘蓝,心中已然有了计量。

    不过菘蓝在聪明也不会想到,她提出让青花车轮战并不是要用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只是确认青花能赢了这么一群人罢了。

    有了菘蓝开口,那些人也是反应过来,脸上也不纠结了了,总归是一线机会,还是不要平白浪费了的好,想了想,那些人便也应了下来,身形也不懒散了,齐齐拉长了嗓音,高声道:“那就比!将军说话算数便是!”

    “对,比,咋们校尉营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兄弟们别纠结了,赢了这一场,咋们东郊校尉营就有希望有人成为将领了。”

    慕流苏看着这么一群突然就被带的颇为团结的人群,这菘蓝看在这东郊校尉营中倒是有些颇高的凝聚力,心中有所想法,面上却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道:“既然如此,那就给你们半柱香的时辰,决定好派哪十个人出来,我家小丫头等着你们。”

    毕竟整整三万人,要从中挑出十个最厉害的人来比试,还是得给他们点时间,慢慢挑,不急,反正都是输。

    话落,慕流苏也心思一直盯着这群人看,朝着青花招了招手,宠溺笑道:“青花,过来。”

    台下的人以为这是主仆二人开始商量计策了,顿时也开始火急火燎的开始商议起来,到底该选谁上阵,一群人围像菘蓝,显然是如今颜繁之不在,这菘蓝也是个极为显眼的主心骨。

    菘蓝倒是不急,他在答应慕流苏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中意的人选,那小姑娘擅长长鞭和拳头,那便挑冷兵器上场便是,射箭的,暗器类的,刀枪剑棒的,他就不信这小小一个丫头能赢了这一大群的出类拔萃之人。

    慢慢说着自己心中的想法,整个东郊校尉营此时出其的团结一致,想来是因为知晓这是个极为难得的机会,所以都颇为积极的听着,很快便有人在四处走动,然后又领着人一个个的朝着菘蓝方向推去,也有很多自荐枕席的,总之好不热闹。

    台下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也有人竖直了耳朵想要听听慕流苏这边是个什么动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啥啥的,便是沈副都也是极为关心,想着若是这英武将军今日当真为此丢了乌纱帽,当真不知晓沈相,骠骑大将军以及皇帝会如何处置他这个办事不利的副都尉。

    不少人听着墙角,妄图在一堆热火朝天的讨论中听出些许小声交谈,委实为难了一点,好在也有些许靠的极近内力高深的人努力打探,这才隐隐约约能听清楚慕流苏这边说着什么。

    然而这么偷听,那人却是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红烧排骨,芙蓉糕,这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吃食儿,似乎是在讨论着午餐想要吃什么,半分没有紧张的意思,更没有讨论什么策略的意思,沈副都虽然武功不高,但是好在同在站台处,靠的极近,也是听的清清楚楚,这两人就是在讨论午餐。

    首先是英武将军说着:“青花小丫头,今日就先辛苦你替本将军应付应付了,左右不过十个人,本将军相信你,能摆平的。”

    青花唇角抽搐了些许,原本还以为今儿能瞧着自家主子大杀四方的场面,看看主子的武功精尽道如何地步了,如今瞧着,却是自己得累了半丝了。

    主子倒是心大,整整十个人都交给她应付,也还真是信得过她,毕竟连着输了比赛自请脱了乌纱帽的话都说出来了,这一场比赛,她是一人也不能输了。

    想来便有些愤慨,难怪主子在组建了荆棘门两年之中便培育过她诸多冷兵器的东西,她很怀疑那个时候慕流苏便是对这个东郊校尉营起了心思了,心情不好,但是知晓慕流苏除了姬弦音的事儿,能不自己动手绝不动手的疲懒性子,青花也只得鼓了鼓腮帮子,颇为不快的道:“主子,我要吃天香楼的红烧排骨。”

    慕流苏点头:“好”。

    青花瞧着慕流苏那一脸的笑容,心里还是心里不平衡:“主子,我还要吃珍馐阁的芙蓉糕和水晶包子。”

    慕流苏眉眼弯弯,颇为宠溺:“好。”

    青花眼睛一转,又道:“主子,我还要喝一杯你从神医谷拿回来想要留给姬二公子的花茶。”

    慕流苏:“……”

    这小妮子怎么也对花茶感兴趣来了,说起来从神医谷谷主夫人那里拿回来的花茶也是多此一举了,弦音竟是在回来途中让初一给了她许多花茶,如今她手中还多的是,青花想要,原本想给弦音留着的,既然这小丫头要,给她些许便是。

    青花见着慕流苏没有下意识的说“好”字,反而还微微眯了眯眸子,不由有些委屈的皱了皱眉,慕流苏连忙点点头:“行,都给你。”

    有生之年居然能够抢了自家主子留给姬二公子的东西,青花觉得人生圆满了,心情颇为舒畅,瞬间也不委屈了,精神振奋的道:“主子,且看青花的,然不会让你失望的”

    沈副都整个人脸都绿了,这一主一仆真不知晓哪里来的自信,居然丝毫没将接下来的十人车轮战放在眼中,反而是极为自信的讨论吃的喝的,哎,真是凉凉,慕流苏的乌纱帽没了,他估摸着也得回沈家领罚去了。

    慕流苏和青花自然没有注意到沈副都的小动作,只是看着他那一脸苦大仇深的悲哀样子颇为奇怪,两人交谈完毕,也就没了话,闲闲的站在站台之上,看着菘蓝那边的动静,百无聊赖的等着。

    菘蓝安排着这边参赛的人选,目光也是漫不经心的往着高台之上的主仆二人慢悠悠的扫了一眼,心中隐隐有些古怪感觉,这两人到底是虚张声势是真的这么有底气,瞧着竟是半分不慌乱的样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