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九十三章入营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三章入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翌日一早,慕流苏便乘着一骑快马从将军府上而出,向着京城东郊行去,青花身上背着行李,也是快马跟在其后,青鱼被留在了将军府上,显然是留在将军府上为了护住慕嫣然,虽然有慕恒在府上,但是素来都说蛇蝎美人,宋氏虽然不是个美人,到那副心肠,倒是与蛇蝎无异。

    东郊校尉营占地颇广,毕竟是整整三万人,也是极为需要场地的。

    今晨有雾,安排在校尉营入口处的士兵还未睡醒,便听得一阵嘹亮的马蹄声响起,被扰了清梦,那小士兵有些不快,奈何马蹄声动静太大,他只能满脸不耐烦的揉了揉眼睛,颇为不快的看了过去。

    一身青衣,容貌艳丽的女子骑在马上,身上背着一个白色的包裹,手中的长鞭挥舞的虎虎生威,一直行到校尉营入口处,清澈又嘹亮的一声“吁”响起,那马高高扬声了马蹄,身子也是立起来大半,青花拽进了缰绳,这才将马停了下来。

    这般英气的女子,看的陪守在此处的小将眼睛都直了,瞧这一身漂亮的驾马之术,委实是英姿勃勃得紧,小将眼中闪过些许欣然之色,难不成这又是哪里慕名而来的江湖女子?

    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小兵清了清嗓子正想要说话,身后又是一阵嘹亮的马蹄声,只见一匹通体乌黑,唯余马蹄处一处醒目雪白,竟是一匹上好的乌骓马,马上的少年一身常服,锦衣加身,墨发束冠,浑身英姿飒爽,衬着那一张辉月似的面容,宛若九天之上的神仙降临。

    那少年也是颇为轻易的便让这乌骓马停下了步子,马蹄扬起尘埃缥缈,越发衬得人宛如一柄长枪,锋利无比又锐气十足。

    这小兵头脑灵光一闪,似乎也是想起来昨儿军营里笑谈的又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少年将军要来军营寻羞辱,元宗帝这才消停了几年,便又派了人过来试水,乌骓马,紫竹衣,可不就是慕家的少年将军慕流苏!

    听闻英武将军身边也是有个武功不低的小丫头,能当着慕老夫人的面揍了一群手下,想来就是这个一身青衣的女子了,好像是……叫做青花对吧。

    小兵眼中的惊艳瞬间变淡漠了下去,冷哼了一声,这群废物,天天打他们东郊校尉营的主意,偏生又没有那个能耐能够在颜大哥头上过得了几招,就这么些投机取巧才当上了将军一职的废物,凭什么如此猖狂的想要让她们东郊校尉营听令与他们?

    小士兵顿时冷冷看了一眼,不屑的扬声道:“干什么,大清早的扰人清梦,这里可是东郊校尉营,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地方。”

    青花问言,一张俏脸顿时绿了一半,她冷冷皱眉,手中长鞭一挥,一个冷冽神色扫了过去:“好大的胆子,我家英武将军奉命来接管东郊校尉营的三万人马,你一个守门的小将,却是说出如此难听的话来,当真是觉得仗着一身还武功便觉得朝廷无人了!”

    小兵原本还满脸的不服气,然而青花那一鞭子落在地上,原本有碎石扑就的地面,竟是毫无预兆的被扫出了一条深入数寸的裂痕。

    再看她张那冷若冰霜的眸子,以及中气十足丝毫不漏怯的话语,震慑力极强,一时也是忍不住被吓到了些许,哆嗦了一声,却依旧有些不满的道:“想要掌管我东郊校尉营,都得有一个规矩……”

    “说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你怕是没有那个资格,还不快去将你们校尉营的副都尉叫出来?”这人仗着一身痞气,对主子这般不客气,青花也是动了怒,脸上不快,说出来的话也是极为不客气,她冷冷一笑,“你们校尉营不就是讲的武力服人么,你若是不服,那就与我过过招,若是没这么多事儿,就快些去将你们这里的副校尉叫出来。”

    那小兵脸色铁青,校尉营确实是以是是实力为尊,不然他也不会只是一个小小的守门人了,他这个年纪来看,虽然功力也不浅,但是青花刚才那一鞭子,已然可以看出青花内力的深厚,虽然心中不快,但是到底还是江湖人士,有输得起的性子,于是冷冷哼了一声“等着”,这才转身叫人去了。

    慕流苏仍旧骑在乌骓马上,看着青花虎着一张俏脸满脸的火气,显然是真的动了怒火,也是哑然一笑:“不过是个小兵罢了,何必这么大的火气。”

    青花听见声音朝着慕流苏看了过去,瞧着自家主子这般不露风雨,闲情逸致的模样,心中的恼怒这才散了些许,语气却是依旧有些寒凉道:“这么个小兵都敢这么猖狂的对着皇帝任命的校尉使,这东郊校尉营当真是要上天了不成。”

    慕流苏打马到青花身侧,微微俯下身子,伸手揉了揉青花脑袋上的乌发,笑道:“十二校尉营中也不过两万余人,这东郊校尉营却是有三万余人,虽然没法子考武举,却是实打实的武功造诣不低的苗子,方才那小将,也不过是十五岁的年纪,下盘却是极稳,底子不错,若是能好生磨炼,总归会有所成就,一个守门的士兵便是如此,这东郊校尉营,倒是有那么些许猖狂的资本的,且莫要生气了便是。”

    青花被慕流苏这么哄小丫头一般的揉了揉头,脸上不由有些绯色,不过听着慕流苏的话,她心中却是极为感慨,主子当真是一双慧眼,仅凭着这么一眼,还未曾动手,便能瞧出方才这人的武功深浅,她素来只是知晓主子武功极高,却是并不知晓主子的武功到底高到了如何地步,想来今日,应该是可以大开眼界了。

    青花和慕流苏交谈间,便见着一人跟在方才小兵身后匆匆而来,步子有些凌乱,显然是知晓慕流苏来了,没有迎接及时,有些慌乱。

    两人远远便见着马上那俊逸非凡,宛若带着月华之姿的少年微微低着头,目光温润又宠溺的摸着青花的头,俨然一副颇为宠爱那小丫头的模样。

    这便是那秦楚一战名动天下的少年将军?瞧着这般温文尔雅,分明像个只懂得怜香惜玉的贵公子,哪里有半分少年将军的英姿,一时之间,两人都楞在了原地。

    “沈副都早呀。”青花也是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看了一眼来人,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沈相安排沈副都来此处,青花以为是个极有分寸的,没想到却是个连接待新任都尉的规矩都不知道的人,当真是好生意外。”

    沈副都顿时感觉背上沁出了一层冷汗,原本这东郊校尉营就没设置都尉一职,后来因为皇族管辖问题,这才象征性的指派了他来担任副都尉一职,因着东郊校尉营是因为沈芝兰才得以成立,颜繁之倒也没有太过为难他这个沈家人,对他这个副都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只是个名义上与朝廷事务交接的副都尉,成不了什么气候,也就由着他去了。

    他原本也没想成什么气候,这地方待了几年,他原本以为新任都尉的英武将军连门都进不了的,也就没想着出来迎接,直到这小兵进来通知,他才慌忙出来接人。

    如今瞧见了人,他却是觉得比起马上的那位少年将军,这个一身青衣的小丫头似乎更加难以对付,本来这些话轮不到青花一个做丫头的人来说,偏生慕流苏却像是极为宠爱这丫头一般,竟是丝毫没有开口打断。

    看青花的意思,难不成是要将他在东郊校尉营失职的事儿告诉沈相?沈副都心中凉了半截,也不敢懈怠了,连忙上前躬身道:“卑职沈渭见过英武将军。”

    心中想着,反正是以将军之职来执掌校尉营,想来比起都尉这个名称,应该是叫英武将军比较好,也能震慑人一番。

    慕流苏微微直了直身子,从马上利落的一翻,英姿啥爽的落地,小兵瞧在眼底,眸中的深意更多了几分,这少年将军方才瞧着还跟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公子一般,怎么这一个下马的动作,如此行云流水,像是武功不低的样子?

    看这一主一仆的样子,似乎是有备而来,铁了心想要将东郊校尉营收入囊中不成。

    小兵冷哼一声,能来此处的,却是都有几分武功,但是最后不都是败在了颜繁之大哥的手上么,且让你们嚣张几分,等着瞧便是。

    慕流苏抬步,步履从容的行到沈副都身侧,凤眸一弯,笑得分外和蔼:“沈副都还是唤我都尉大人的好。”

    将军毕竟是个空官职,这都尉大人的意思,便是表明她慕流苏今日是一定要端坐这么一张椅子的意思了。

    沈副都心中一震,还未反应过来,慕流苏又对他笑了一声:“怎么,还不带本都尉进去看看?”

    沈副都看着那一笑生辉的模样,分明是笑,却偏偏让他觉得带了些许凛冽的冷意,也是不敢再怠慢,立马恭敬的又是一礼,走在前侧方,神态恭敬的给慕流苏带路:“都尉大人恕罪,卑职这就带都尉大人进去。”

    小兵看着沈副都这般小心谨慎的模样,心中又是不满,冷笑一声,这沈渭果真不是正儿八经的东郊校尉营之人,这么个虚张声势的一主一仆罢了,何必这般小心翼翼的领着,这个时候嚣张进去,也不知道待会儿会如何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出来。

    慕流苏经过他的时候看了这小兵一眼,勾了勾唇,漫不经心的开口道:“年轻好学是好事,学的东西杂了,却是难以成大器。”

    显然不过是随口一句话,慕流苏半步都没有停顿,说完这句话,却是径直朝着校尉营内部行去,青花跟在身后,也没再搭理这个小小年纪便如此狂妄的小兵。

    那小兵不是聋子,自然是将慕流苏的话听进去了,原本还带着不屑的面容,顿时浮现出些许震惊之色。这人什么意思,她怎知道他向着校尉营的众多大哥们都学了不少武功的事儿……

    沈副都领着慕流苏一路行到了操练场上,操练场也就那么大的地盘,按理来说这个时候三万人晨练的话,应该人数极多,足够将这操练场占据极多的。

    但是因为东郊校尉营没有都尉进行统一的管理,沈都尉这个唯一的官职又只是个虚设,所以并没有人集中训练,这也就导致了如今的东郊校尉营没有晨起演练一说,也只是有些许勤奋习武的人早起练武罢了。

    ------题外话------

    所以你们一点都不期待颜繁之小哥哥的出场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