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八十八章荣亲王府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八章荣亲王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嫣然如实将府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即便不用添油加醋,只是陈述些许事实,也是足够让人火大了。

    慕恒听完,一张脸阴沉如水,慕老夫人和宋氏等人都低头不语,也是有些心虚。

    慕恒对宋氏的一双儿女没有半分兴趣,只是听说慕婉瑶是个冒牌货的女儿的时候,冷冷笑了一声,训斥了一通宋氏,责令一月闭门思过。

    至于其他人,犯错了的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慕恒处理的果决,慕老夫人也不好一回来便在儿子面前表现得太过强势,也就没有别的异议,

    长乐院死了人,委实晦气,慕恒也就没提着让慕流苏搬进去的话,左右圣上下旨重新修葺将军府,

    慕恒准备重新挑两间院子给了慕流苏和慕嫣然。

    午膳用过之后,念着慕恒一身疲倦,慕流苏便让他先去歇息。慕恒没同意,将慕流苏叫去了书房,俨然一副有要事相商的模样。

    慕流苏看着慕恒脸上的迟疑之色,也算是知晓他是在担心她即将去东郊校尉营的事情。

    “流苏……”慕恒看着自己的小女儿,一身紫竹叶白底中衣,外面笼着苍蓝色的短襟外衫,三千青丝由墨玉簪子高高挽起,长眉英气斜飞,衬着一双眸子宛若星子璀璨耀眼,无论如何瞧着,都是一个风度翩翩,丰神俊朗的少年郎,哪里能看出半分的女儿气,他不由感叹了两声,心中越发不是滋味,“是爹爹糊涂了,爹爹对不起你。”

    慕流苏虽然只是个半途重生的,但是对慕恒的一颗慈父爱护之心也是看的清清楚楚,重生两年来,在边疆之地,也是承蒙了慕恒照顾,心中已然是认下了这个父亲。

    瞧着慕恒神色不对,慕流苏不由露齿一笑,宽慰道:“爹爹何出此言,流苏虽为女儿身,但是喜欢的却是男儿生活,男子比女子活的随意自在,还能自小习得一生好武力,不会受人欺负,流苏有如此成就,对亏了爹爹愿意成全,爹爹不要自责,这是流苏的福气。”

    慕恒看着慕流苏似乎当真对自己是个女儿身却无甚想法,心中却是无论如何也宽慰不下来。别人家的闺女,素来都是从小娇生惯养着长大,偏生她这个小女儿,却是因为他当时的一念之差,如今红妆成了男儿身,偏生他还将人带去了战场,若只是跟在他身边也就罢了。

    他原本还想着边疆几年流苏安然长大后,便让她恢复将军府上小姐的身份,哪里想到竟然会因为自己当初负伤慕流苏亲自挂帅迎敌,如今成了个名动天下的少年将军,也不知晓如何能与元宗帝说的,弄的不好,那便是一个欺君大罪的过错。

    慕恒想着,便觉得有些头疼,他抬头看看一眼慕流苏,也是有些沉重的道。

    “流苏,暂时你也确实没法恢复女儿身的身份了,为父听说东郊校尉营的那群小子,都是些武功了不得的,你应付的时候,也是要小心些,至于你的亲事,改日我亲自进宫与陛下商议一番,若是可以,还是尽早退了的好,沈家不是个好惹的,也不知晓若是咋们将军府上主动退婚,他沈芝兰会不会对慕家有所发难。”

    慕恒这才整理好了边疆之事,风尘仆仆的归京来了,如今不曾好些休息休息,却是如此一副大有忧虑的模样,显然也是被慕流苏和沈芝韵的事儿闹得里我会头疼。

    想了想,慕流苏便出言宽慰道:“爹爹大可放心,你说的事儿我都知晓,东郊校尉营的人虽然武功感觉,但是您”儿子“的能力也不是盖的,爹爹大可放心便是。至于我与沈芝韵的亲事,流苏的那打算,爹爹不妨等着便是。”

    这个女儿办事儿有手段哦和谋略,听着慕流苏如此说,慕恒这才放心了不少,想了想,却是忽而开口道:“流苏,你姐姐如今已经十八岁了,女子这般年纪,还待嫁闺中,委实也不太像样子,不若衬着你我二人都在府上,咋们替她张罗下亲事儿?或者说你牵着”

    慕流苏原本还感慨慕恒这般操心朝中的势力一事儿,如今慕恒话音一转,便是关注起了慕嫣然的亲事儿,慕流苏也是有些唇角抽搐,这种亲事之类的事儿,慕恒不是应该和慕老夫人上商量吗,怎么会突然和他这个做“弟弟”得的提及家中姐姐的亲事儿。

    慕流苏对于女子出嫁一事儿,无论前世今生委实都没有半分概念,她虽然身为女儿身,但是无论是在大燕的前生,还是在重生后的大楚,都是多穿男装的,素来也只信任靠谁不如靠自己的话,哪里会想到什么出家之类的事情?

    慕恒反应过来的侍候,神色也是颇有些是古怪,不过慕嫣然确实已经十八岁,也的确是到了女子出嫁的时候,慕嫣然剩也没有如她这般因为隐瞒身份而无法成亲,想来也的确是时候该给慕嫣然物色成亲对象了。

    不过这事儿她素来不擅长,也就只能交给慕恒自己来着手了,再加上,慕流苏似乎还没有瞧着慕嫣然对京中哪位公子哥死了心思的,毕竟是同龄人,又是自己的姐姐,慕流苏便帮着说了句:“爹爹,这件事儿,你还是同姐姐商量的好,毕竟是姐姐的终身大事,不需要太看重身份,好好选个姐姐欢喜就好”

    慕恒听慕流苏如是说,显然是对于这两个女儿都是极为看中的,也就点点头道:“对,我慕家的女儿,自然不能委屈了自己。”

    慕流苏沉默半晌,忽而还是决定开口问道:“爹爹,你可怪我将计就计毁了四妹妹?”

    慕恒必然不会轻信了宋氏所说的慕婉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自己毕竟是个半途来的女儿,毁了慕恒的亲生女儿,也是有些忐忑。

    慕恒面色没有一丝动容,瞧着慕流苏那双略微带了几分歉意的眸子,却是沉声道:“流苏,我慕恒认下的妻子,唯有你娘一人,认下的女儿,也只有你与嫣然二人,既然是她先行起了歹心妄图加害于你,你以牙还牙也无甚过错,爹爹永远不会怪你,你只管做你想做的事情,有爹爹在,绝不会再让人委屈了你。”

    果真是个深情的男子,也是个极为负责的父亲,这么一个男子,但是让她也有些怀念那异乡的父亲来。慕流苏眸中带了些许温意,也对着慕恒笑道:“流苏便也断然不会爹爹再失望的,爹爹早些回去休息,明日我去了东郊校尉营,便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收服那群狼崽子们,今日我便去将这一个月要做的事情处理些许,正好有事还需要去一趟荣亲王府。”

    慕恒瞧着慕流苏面目上的温凉,心中想着嫣然之前话语间提到过的流苏归京后,似乎与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走的极近,他眸色动了动,一句“可是对荣亲王府的那二小子有些意思”便要问出口来,不过想了想,即便是问出来,他如今也没办法替流苏恢复女儿身,让她有个好姻缘,问了也是白白惹流苏伤心罢了。

    慕恒思虑一番,也就将话吞进了肚子里,附和慕流苏回了一声:“你作事爹爹素来放心,你去安排吧,为父去歇会儿,晚些再去寻嫣然说说话。”

    慕流苏点点头,也就不在墨迹,径直回了流云院,提了先前沈芝兰赠予的十里醉,让青花备了马车便大摇大摆的朝着荣亲王府去了。

    青花坐在驾车的位置,心中也是一阵唏嘘,这姬二公子当真不知道是如何好命,竟是让主子如此心心念念,明儿主子便即将出发去东郊校尉营,看样子是打算要住在校尉营了,似乎是知晓有个小别离,便提了那原先预备备给风岭和洛轻寒的十里醉,亲自上门去了。

    也亏得如今洛轻寒刚刚回了帝都家中,在接手洛家在帝都的生意,风岭也还在神医谷没有出来,这才没有闹出事儿来,否则若是二人知晓了主子如此重色轻友,当是不知如何想法,必然会闹得整个流云院人仰马翻。

    “我家主子乃是将军府英武将军,今日特来府上拜访姬二公子。”

    跳下马车,青花拉着将军府上的令牌,径直朝着门口的侍卫行去。

    今日本就是众人知晓的骠骑大将军归来之日,整个帝都都极为关注慕家的事情,再加上门口的小厮曾经亲眼见着这位少年将军在王府门前代姬二公子写下了休书,导致荣亲王府和许家由亲家彻底彻底反目。

    侍卫自然不敢怠慢慕流苏,正巧荣亲王爷也是刚刚下了早便归来,如今正在府上,侍卫连忙派了人进去通报了一声让管家拿个主意。

    管家也是大惊失色,虽然素来都有传言说将军府上的英武将军与姬二公子走的极近,但是这英武将军素来都是将人送到荣亲王府门前就走了,何时这般坦然的上门拜访过。

    管家想了想,倒是没有拖沓,一边派人去告知了云间阁的姬二公子一声,一边亲自跑去了荣亲王爷面前,说了这件事儿。

    荣亲王爷从朝阳殿回来之后,也是刚刚用过了午膳,正准备回自己的院落歇息,倒是没想到慕流苏会突然嗓门拜访。

    今日朝阳殿前,陛下分明已经下了令,让慕流苏明日便去着手训练东郊校尉营一事儿,怎么如今慕流苏不急着找沈芝兰问东郊校尉营的事迹资料去,反而闲的发慌跑来了荣亲王府,听说还是带了一坛酒来寻姬弦音。

    难不成慕流苏如此风尘仆仆跑来,就是来寻姬弦音饮酒的?

    荣亲王爷心中也是颇为诧异,提及姬弦音,想起那个弃他而去的王妃,他脸色便不太好,偏生慕流苏这个皇帝有意重视的朝中新贵却和姬弦音交好,倒是让他一时有些为难。

    虽然心中对慕流苏与姬弦音交好一事儿不太满意,但是毕竟慕流苏不仅是个皇帝看中的朝中新贵,偏偏还是将军府上慕恒的嫡子,如今掌管校尉营三万人马,不管校尉营服不服她,名义上也总归是个手握实权的少年将军。

    如今慕恒册封为骠骑大将军,慕家的门楣,便是他这个亲王也不得不暂避锋芒,如今人都已经找上门来了,他便是再不愿意慕流苏与姬弦音扯上关系,总归也是不能将人拒之门外的。

    当下也就不再多想,立马让人去将慕流苏与青花主仆二人齐齐领进了荣亲王府。

    ------题外话------

    我的仙女们,你们能冒个泡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