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八十六章回府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六章回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即将以将军身份执掌东郊校尉营的事情出了朝阳殿便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帝都也是为此炸开了锅。

    然而当事人慕流苏却是极为淡定的跟着慕恒一起,丝毫没有耽误,径直朝着将军府上行去。

    慕恒驻留边疆,倒也没怎么留意京中之事儿,加上慕流苏已经足够独当一面,他也便放心让慕流苏回了将军府上。

    慕老夫人携了宋氏,一众姨娘,还有慕嫣然,慕霖平等人全部精神焕发,满脸期盼和欢喜的等在将军府门前,和两月前慕流苏班师回朝,回到将军府上时候一样的红绸张扬,满府喜庆,只是无论是红绸的程度,还是这满府大大小小的仆从阵容也可窥见,这欢喜氛围比起当初多了不止一星半点。

    慕老夫人即便和这个儿子因为一个柳氏闹得关系极僵,但是好歹也是自己的儿子,毕竟是一家之主,是这个将军府上的顶梁柱,至于那些妾室,成了亲之后,这位夫君便常年驻留边境,入府二十余年,留在府上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数,她们早已经揪着帕子等了极久,如今瞧着隔了整整六年,人才回来了,自然也是高兴得紧。

    便是慕惜柔那个身子病弱的生母也是由嬷嬷扶着,盛装打扮等在门前。那几个庶女也是穿着得体,打扮的颇为惊艳,乖巧的等在门前,一大早起来等在门前,一直等到了如今下朝已经是快到午时,一张张面容上却是没有半丝的不耐之色。

    可见无论整个将军府上如何勾心斗角,对于慕恒这么个一家之主,还是极为重视尊敬的。

    “我儿回来啦!”瞧着慕恒下了马车,慕老夫人便当下上前,迎了上去,慕恒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神色殷勤的慕老夫人,虽然对这个慕老夫人实在有些介怀,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生母,想了想,慕恒还是上前扶住了慕老夫人,笑道:“娘,儿子回来了。”

    慕老夫人瞧着慕恒一身身子健康硬朗,只是五官清瘦了些许,多了些许白发,不由有些感慨:“一晃都六年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说着,她扭头朝着一众殷殷看着,但是因为没有慕老夫人的命令而不敢轻举妄动的慕恒妾室还有他的儿女道:“都过来见礼吧。”

    久等多时的人自然也没有懈怠,满脸笑意的迎了过来,除了一个慕霖平身为男子,全是女子柔美尖细声音。

    “儿子见过爹”,“妾身见过夫君”,“女儿见过爹。”各自按照各自的称呼见过了礼,这才齐声道道:“恭迎爹爹(夫君)凯旋归来。”

    等一群家眷见过了礼,那些仆从小厮也是有些新奇,很多都是很多慕恒离京后才招纳进来的奴仆,听闻家荣锦归京,也是颇为感慨,再一看府门前威风凛凛,一身阳刚之气的英俊中年男子,也是心神一震,极为恭敬的跪地行礼:“恭迎将军归京”。

    一个见礼便如此大的声势浩大,由此可见慕恒在将军府上的地位之重,也看得出当初慕流苏归京的时候,慕老夫人安排的接风宴与此时有多大的天差地别。

    见过了礼,慕恒倒也没有多加耽搁,连忙让人都起了身,这才言笑晏晏的看向了慕嫣然的方向,眼眶有些湿润的唤了一声:“嫣然。”

    慕嫣然自小知道爹爹是深爱自己的娘亲的,也是极为宠爱作为娘亲孩子的她与流苏“姐弟”,原本慕恒带着慕流苏去了边疆之地,留下她一个人在将军府上,她还有些难过,如今想来,边疆之地那样的地方,若不是实在不得已,慕恒这个做亲爹的也不愿意她一个人孤身待在将军府上,更不会将流苏带去那种杀戮成河的地方。

    如今慕恒一回来,不是和其他人寒暄,反而一开口便是寻找她这个女儿,慕嫣然心中那一丁点的委屈顿时消散得干干净净,眼眶含泪的回了一声:“爹。”

    “好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慕恒看着慕嫣然的那张面容,便自然而然的想起这一生挚爱的妻子,六年前他离开京城的时候,慕嫣然不过也才十二岁,还是个面上带着些许婴儿肥的乖巧娃娃,如今六年过去,慕嫣然已然出落得亭亭玉立,一张面容,更是像极了当初的诗儿。

    为了瞒下流苏的身份,他不得不将流苏带出去边疆,这两姐妹,一个身为红装,却是从小习武,甚至小小年纪便去了边疆之地浴血杀敌,慕嫣然作为长女,虽然比慕流苏稍微好一点,不曾女扮男装,可是这么多年孤身一人立于将军府,不得慕老夫人喜爱,又有宋氏打压,必然也是极为困难的。

    他作为一个丈夫,没能让自己的妻子安享晚年,红颜早逝,作为一个父亲,他也没能让两个女儿安然成长,纵使他如今是显赫一时的骠骑大将军,慕恒也觉得委实有些失败。

    慕恒感慨的时候,宋氏却是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这个该死的慕嫣然,凭什么能的了慕恒第一时间的关爱,她自己的儿子霖平还在一旁,慕恒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慕老夫人似乎也对慕恒的做法不太满意,咳嗽了一声,原本还言笑晏晏的脸顿时笑意淡了不少,对着慕嫣然皱眉道:“行了,都快些进去府上说话吧,如今已经午时,你爹舟车劳顿想来已经又累又饿,府上已经备好了午膳,赶紧进去用膳吧。”

    宋氏也是朝着慕霖平使了个眼色,适时的道:“霖平,还不快些扶着你爹进府上。”

    慕霖平看着慕恒只注意到慕嫣然也是有些恼怒,但是听着宋氏一说话,他却是心头一颤,想起宋氏当着他的面将慕婉瑶捂在枕头下憋死的样子,也是有些面色惨白。

    宋氏似乎也觉察到慕霖平情绪不对劲,瞪着慕霖平看了一眼,神色隐隐带着些许不善。

    慕霖平更是心中一惊,“哦哦”应答了两声,连忙上前便要去扶慕恒,奈何他被宋氏的那一眼吓得够呛,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反而踩上了慕惜柔曳地的去裙摆,猛然一滑,整个人都朝着地面上扑了上去。

    “噗通”一声,谁也没有反应过来慕霖平会在将军府上的大门前摔了一个大马趴,直直的摔在慕恒身前,连带着慕惜柔曳地的衣裙也被撕扯出一道长长的裂口。

    慕惜柔瞧着破开的裙摆,脸色已经黑了一半,虽然只是裙摆处坏了,似乎也无伤大雅,但是毕竟是回闺阁女儿家,除了这样的事儿,恨不得给地上趴着慕霖平再补上一脚。

    慕霖平这么一个大马趴,气的慕老夫人的脸都歪了,这孙子是她自小便极为宠爱的,如今慕恒时隔回来,慕霖平还在将军府门前丢了这么大的婢女,这印象不知道又得坏到哪里去了,但是责骂倒是不忍心责骂的,只能干笑着道“霖平,知晓你思念你爹爹心情激动,但是也不用行如此大礼,快些起来吧!”

    慕霖平立马爬起身来,一身的泥巴灰尘,自然不可能再去扶慕恒,只能面色通红,又是气恼又是羞愤的待在一旁,不敢再多说话。

    宋氏瞧着慕霖平这怂样,也是心中感叹,枉费她宋氏聪明一世,却生出了这么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也不再指望慕霖平,自己拿出来半老徐娘的风韵,一步一步身姿袅娜的走到慕恒身边,抬手便准备去扶慕恒:“夫君,妾身扶你进府吧。”

    宋氏虽然上了点年纪,但是面容还算保养得宜,平日里煞气太重少了些许风韵,如今端的一副媚人姿态,也算是风韵犹存,依稀能够窥见当年的风姿。

    只可惜无论宋氏如何卖弄风韵,慕恒却只是冷冷扫了一眼,径直推开了宋氏伸过来准备扶他的手臂,冷哼了一声:“行了,本将军自己心中有数,不会向你儿子这般路都不会走,不用你扶本将军。”

    话落,也不管宋氏脸色如何,径直拉过一旁的慕嫣然和慕流苏二人,大步朝着将军府内跨步进去,语气一刹又极为温柔:“走,随爹爹进去。”

    许姨娘看着大步离开的慕恒与慕流苏,慕嫣然父子三人,再看了一眼脸都绿了的宋氏,捂着绣帕笑得好不得意:“哎哟我说宋姨娘,咋们将军又不是不知道这将军府的路,哪里还需要你来扶,依妾身瞧着,姨娘你还是听夫君的话,去扶扶你那个路都不会走的儿子吧”。

    一句话说完,许姨娘也无意与宋氏多加逗留,径直便领着慕雪琳还小女儿一起跟着慕恒等人进去了。

    宋氏发作都来不及,瞧着许姨娘逞了口舌之快后便没了人影,也是气的恨不得冲上去撕了许姨娘的嘴。

    但是此时她心中却也是无暇顾及这个该死的许姨娘,反而对那个死去多年的柳氏无比怨恨,慕恒当真是一颗钟情之心,对着这么个死了多年的女人还是如此念念不忘,甚至过分到只认柳氏的那一双“儿女”,居然是连慕霖平也能称呼为“你的儿子”,难不成慕霖平不是他的儿子吗,这般对待,未免太过让人心寒。

    再一想到,慕恒对慕霖平这个儿子都如此不关心,想来也不会如慕流苏所警告那般看中慕婉瑶,甚至让慕婉瑶滴血认亲,估摸着看都不会看婉瑶一眼。

    这样一来,原本觉得慕婉瑶该死的原因也没了,她却是听信了慕流苏的鬼话,亲自杀了自己的女儿,一时之间,宋氏的脸色便变得极为难看。更是将慕流苏恨不得杀之后快。

    “娘,儿子错了……”慕霖平被许姨娘嘲笑了一番,却是不敢有半分的恼怒,他看着宋氏分外不善的面容,心中也是有些发颤,分明是将军府上的人,理应长成个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偏生被宋氏养成了这么个怂蛋,如今脑海里一而再再而三的浮现着慕婉瑶临死之前的场景,更是让慕霖平平日里的嚣张少了不少,怯生生的看着宋氏,畏惧又惊恐。

    宋氏原本因为慕霖平捅出了这么大的祸事儿,正在气头之上,也是做呗凶一顿慕霖平,哪里想到一回头便看到了慕霖平那双看着她的面容畏惧又害怕的眼睛,她神色一愣,登时也是反应过来,估计是慕婉瑶的死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

    “行了,瞧霖平委屈的,不过是摔了一跤,不是什么大事儿,都进去吧。”慕老夫人瞧着慕霖平的可怜模样,顿时开口不满意的对宋氏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