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八十五章面圣奖赏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五章面圣奖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过这样的皇帝,至少心中还有信任之人,比起大燕的那个昏君,委实是好了不少。

    正想着,元宗帝和慕恒之间的话你来我往的,也是说了不少,元宗帝很快便将视线落在了慕流苏身上,慕流苏归京两个月,他总共见过慕流苏两次,一次是班师回朝的时候,慕流苏一身铠甲英气勃勃,一次便是宫宴之上,慕流苏一身常服面若辉月。

    如今这一身铠甲的模样,竟是比慕恒还要显得英姿飒爽几分。

    元宗帝朗声笑道:“慕爱卿,慕家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瞧着你家小子,倒是比你年轻时候还要英气几分。”

    慕恒看着慕流苏,脸上也是露出几分欣慰笑意,也是难得的带了几分骄傲笑意,不过天子面前,慕恒倒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陛下高赞流苏了,不过是随我出京混了些许好运气罢了。”

    元宗帝心情颇好:“慕爱卿不用谦虚,这些斩杀副帅与主帅,连夺三座城池,并大败南秦秦誉,可不是只有运气能做到的。”

    话落,元宗帝向一侧的小李公公看了一眼,小李公公不敢怠慢,上前一步,便将手中的明黄圣旨刚刚举着,扬声道“慕老将军慕恒接旨。”

    慕恒已经免了跪拜之礼,自然不用跪下接旨,站立身子弯下一个弧度,行了一个恭敬而标准的礼节:“微臣接旨。”

    言行举止不骄不躁,得了这般大的荣宠也不露声色,小李公公瞧着也是颇为感叹,语调高声的宣读起圣旨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外虏觑我朝中无人,举大军犯我边疆南境,尔征战于边疆六年,卫大楚南境领地,大败南秦,赤诚之心,功勋显着。朕特授尔为正一品骠骑大将军,位列三公之上,掌南境三十万大军,重葺将军府,再赏丹书铁券,黄金万两,钦哉!”

    一道圣旨宣读完毕,小李公公双手恭敬奉到慕恒面前,脸上也是带了喜色,恭喜道:“恭喜骠骑大将军,将军接旨吧”

    慕恒双接过圣旨,恭敬的应答:“微臣接旨,谢主隆恩”。

    骠骑大将军乃是大楚正一品的官职,正如圣旨所言,位列三公之上,站立朝阳殿的文武百官心中都极为震撼,虽然六年丰功伟绩,但是如此大的荣宠,掌管三十万军马,甚至重葺将军府,可见却是是元宗帝跟前的红人,看的一众官员眼睛都直了。

    小李公公却是没有停顿,宣读了第一道圣旨后,又是展开了第二道明黄圣旨,高声念道:“英武将军慕流苏接旨!”

    慕流苏眸光动了动,倒是没想到他归京的时候已经封赏过了爵位,今儿爹爹归京,居然还有她的事儿,她身姿挺拔立于大殿之前,闻见动静也只能上前一步,学着慕恒的模样恭敬弯腰接旨。

    小李公公先前便在宫宴上瞧着慕流苏是个处事圆滑的人,对这个少年将军也是颇为欣赏,脸上的笑意更浓,高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英武将军慕流苏少年英杰,精通文武之道,擒贼酋于陛前,如此年少有为,堪任大楚之栋梁,特命尔执掌东郊校尉营三万大军,着手东郊校尉营事演练一事,一月后可与十二校尉营共同参与国交宴,扬我大楚国威,钦哉!”

    这道圣旨一出,整个朝阳殿一阵哗然,原本英武将军这个职位只是一个正四品的将军称号,且没有实权,虽然有皇帝圣旨所言的皇子之尊,但是到底没有实权,倒是不用太过放在心上。

    如今一道圣旨,竟是让慕流苏执掌东郊校尉营三万大军,慕流苏如今不过十七岁,比起当朝左相沈芝兰还小了两岁,却是直接一入朝廷便是正四品的,手握实权的将军职位,再加上一个位列三公之上的骠骑大将军慕恒,一门双将,均掌实权,这慕家当真是飞黄腾达了不成。

    更让人艳羡的是,国交宴上的军事演练一事,竟是交由了慕流苏去着手,南秦约么还有一月便能抵达大楚,这个时候派任新官上任的慕流苏去着手军事演练,分明就是给了慕流苏进退自如的机会。

    毕竟这么短的时间,若是慕流苏在此次军事演练上出了差池,可以说是时间尚短情有可原,反之,若是慕流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两国邦交的大事儿上有所成就,那慕家将军府上的威严更甚一时,更给了皇帝不看其年岁便直接重用的理由,这分明就是想要将慕流苏培养为慕恒继承人的举动。

    一些与慕家有些恩怨的人都听得心惊胆战,而那些留守京中空闲无事儿的其余将军也是看的眼睛都看直了,恨不得冲上去将那一道圣旨给抢了下来,毕竟这么好的差事儿,谁都稀罕得紧。

    东郊校尉营独立于十二校尉营之外,原本称为“第十三校尉营”,后来元宗帝觉得这名字有些古怪,又念着这些人常年驻扎于帝都东郊,便改称了东郊校尉营。

    东郊校尉营的人素来不参加校尉营的军事演练一事儿,因为那营中都是些武举武斗考试极为出色,但是却偏生败在笔试上的人,多是江湖游侠,或者没落的将门之后,南楚这些年重视武举,倒是没舍得将这一群徒有武功,不懂文治的兵力给散去,便由沈芝兰提议,建立了“第十三校尉营”,将这些人收入囊中。

    这些人仗着一身高强武艺,又是年轻气盛的时候,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平日里张狂得紧,众多人虽然瞧不上他们的嚣张气焰,但是因其武力高超,也算是无人敢惹,元宗帝起先也是派了朝中的一些年轻将领去领兵,然而却是因为武功不敌而受了不少羞辱,通通自请离职了。

    元宗帝几次任职未果,也是知晓这帝都之中暂时没有将领能够治得了这一群人,好在这群人平日里虽然嚣张,但是也没有闹出什么太大的幺蛾子来,元宗帝也就歇了心思,没再派人去东郊校尉营中。

    即便东郊校尉营没人统帅,似乎是一盘散沙,但是谁都知晓,东郊校尉营的那群人武力超绝,无非是没人能够压制得住罢了,若是有人能够压制下来,好生带领,那如此三万大军有所历练后,必然是一柄利剑。

    谁也没有想到,元宗帝竟然会如此高看慕流苏,歇了这么多年的心思,竟是等着这位少年将军一回来,便将她派去了东郊校尉营,似乎还极为笃定慕流苏能将这十三校尉营拿下。

    不过素来传扬慕家嫡子流苏武功极高,可与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还曾经闯入了南秦不败战神五皇子的帅营之中,安然脱身,想来这皇帝也是深信不疑,所以才如此信任的将她派了出去。

    慕流苏自然也是知晓帝都这所谓的东郊校尉营一事儿,眉梢挑了挑,倒是越发意外这个皇帝对慕家的盛宠,不过这东郊校尉营的人她正好也感兴趣的紧,不用多想,慕流苏便躬身弯腰接旨:“臣慕流苏接旨,谢陛下隆恩。”

    这么一接旨,慕流苏执掌东郊校尉营三万大军的事儿便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其余闲散将领瞧着,心中微酸,想着自己也是一腔热血,对那个东郊校尉营也是颇为重视,只是这几年皇帝歇了心思,他们也就没有再打那地方的主意,早知道元宗帝心中一直有着操练东郊校尉营的心思,他们也就去领了这个好差事儿,若是真的能驯服了那东郊校尉营的狼崽子们,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儿。

    皇帝将百官的神色收入眼底,脸上始终带着笑意,瞧不出什么反应,看着慕流苏那不卑不亢,不骄不躁的样子,反而透出几抹满意,他朗笑一声,对着慕流苏道:“既然慕家小子不推脱,那即日起你便直接去东郊校尉营去着手此事,若是需要东郊校尉营的往年资料,大可直接向沈爱卿拿取便是,若是有什么疑问,也尽可直接想问。”

    慕流苏看着这老狐狸的笑容,一时半会也瞧不出是怎么个心思,不过不管这元宗帝有几分容人之心,她对这校尉营可是颇感兴趣的,慕流苏倒是能够想到元宗帝心中所想,应当并不是只是想要让她去试一试东郊校尉营锋芒的意思。

    第一种可能,这般重任交给她去打理,一方面也是彰显了皇家对于慕家的恩宠,这东郊校尉营她训练得不好也无甚关系,反而可以歇了其他见着慕家荣宠的人的心思,总归慕家还有一个位列三公之上的慕恒,也是极大的恩宠,无论如何都会出问题。

    至于第二种可能,便是她可以胜任这么一事儿,南秦素来骁勇善战,若是她能将东郊校尉营打理出来,不仅大楚多了这么一支武功极高的校尉营军队,如元宗帝所言一般可以扬大楚国威,也是让其他世家知晓他宠信慕家是有原因的,彰显元宗帝的英明之处。

    总而言之,这个老狐狸都是做了一件极为有利于自身的事儿,慕流苏自然也懒得管元宗帝将这校尉营交给她去打理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她总归不会将这么一堆能人拒之门外。

    方才元宗帝已经说了要什么资料都向沈芝兰要,这东郊校尉营本是在沈芝兰的建议下组建起来的,想来沈芝兰对这校尉营应当也是颇为了解。

    话落,元宗帝又将目光挪向了沈芝兰的方向,眼中也是颇为满意,满朝文武之中,他最为信得过的二人,其一便是武将之首慕老将军慕恒,其二便是这位年少有为,才智卓绝的左相沈芝兰。

    这也是他当初颇为放心的答应了端妃想要将沈芝韵许配给慕流苏的原因,端妃膝下无子,沈芝兰与慕恒又都是极为忠心与他的人,他自然也无甚异议。

    “沈相,朕听闻你与英武将军素来也是交好,若是英武将军有所需要,你也好生照料些许。”

    沈芝兰点头,面容微微一笑:“陛下放心,臣知晓。”

    慕流苏不由勾了勾唇,面上也是露出些许意气风发的模样,身姿笔直,宛若一柄长枪,傲然道:“陛下如此信任,又有沈相相助,臣定然竭尽所能,不负陛下重望。”

    “好!”慕流苏这般自信的回话,偏生没让人觉得半分自负之意,只给人一种能力使然自信无比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便觉得她是有这么个资本的。元宗帝似乎也是觉得东郊校尉营的重整有了期盼,当下极为开怀的笑道:“如此甚好,慕爱卿,朕等你的好消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