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八十章母女对骂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八十章母女对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情急之下差点又做出了有悖常理的事情,面色也是不正常的红了几分,退回慕婉瑶身边,不敢看慕霖平的脸,低声喃喃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慕霖平也是难的羞红了脸,毕竟是自己的生母,他可以对自己这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但是却处处嫌恶自己的亲生妹妹视若无睹,但是对宋氏这个慈母,他却还是极为放在心上的,毕竟他在将军府上的日子,全然是仰仗宋氏和慕老夫人的宠爱得来的。

    慕婉瑶如今大势已去,成不了什么大气,他才敢这般猖狂,但是宋氏不一样,他能不能继承将军府上的家产,还得靠着她。

    因为宋氏这么一个情急之下无意识的举动,房间内一时便安静了下来,宋氏缓了缓神,这才再次伸手将床榻之上的慕婉瑶扶起来,故作正经的道:“行了,既然如今没事了,你也别再对你妹妹动手,是你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也难怪你妹妹羞恼……”

    顿了顿,宋氏瞧着慕婉瑶那双清明起来的面容忽而欢欣道:“婉瑶,你醒了?”听着这话,慕霖平也是颇为怨毒的看向了宋氏视线所在的地方,心中却是想着,这个该死的贱人,差点毁了他的一生,竟然还如此命大,没被掐死是吧,没关系,来日方长,在他的长乐院中,休想再有一天好日子过。

    慕婉瑶眼中的神色微微聚焦起来,看着慕霖平一身衣衫不整,**着上身捏着裤头的模样,再看了一眼强装镇定的宋氏脸上一阵不自然的绯色,她那一双杏目之中露出些许了然的神色,下一秒便被怨毒,仇恨,恶心和嫌恶之色所填满。

    她看着宋氏,伸出舌头舔了舔苍白的嘴唇,勾唇冷冷一笑:“兄妹**,母子**,宋巧云,养出了慕霖平这样的狗东西,你还真是贱得可以。”

    宋氏方才还惊喜的面容,顿时如一盆冷水兜头而下,宋氏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昔日里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女儿,有朝一日竟然是会变成这般模样,不仅直呼慕霖平这个亲生哥哥是个狗东西,更是直呼她的名讳,尽然指名道姓的说自己贱!

    即便宋氏素来疼爱这一双儿女,被逼无奈才做出了让自己的一双儿女成亲的举动,但是宋氏从未想过,慕婉瑶这个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竟然会如此辱骂自己!

    她一张脸色顿时极为难看,瞪着慕婉瑶道:“婉瑶!你瞎说什么,我可是你娘,休的在此胡言乱语!娘是来瞧瞧你的,这件事是你哥哥做的不对,但是你也不应该想要伤了你哥哥,你哥哥日后必然不会再这样了”

    “这件事情纵使你哥哥做的再不是,你也不要再生气了,我让你嫁给霖平,无非是相替你们兄妹摆脱那些不好的名声,何况让你待在你哥哥身边,娘也能好生照料你些许罢了,既然婉瑶你觉得不高兴,那娘必然早些想出法子,还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婉瑶你也莫要置气了,你哥哥不懂事才做出了这样的举动,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了,娘向你保证,日后必然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一如既然的哄人语气,慕婉瑶唇角勾着冷笑听着,她眼中再无对宋氏这个生母的半点依恋,只是嘲讽的看着宋氏道:“宋巧云,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不成,慕霖平都给我说清楚了,你让我嫁给慕霖平,无非是牺牲我让他摆脱**之名罢了,枉费我这么信任你这个所谓的生身母亲,你倒是可以,将我一手推进了这个狗东西的坑里!”

    宋氏见慕婉瑶一口一声直直呼着自己的名字,听着便是极为火大,再一听慕婉瑶说的,竟然是慕霖平告诉了慕婉瑶她是个被放弃了的女儿,是慕霖平名誉的牺牲者,宋氏的脸色也是颇为难看,她怒火泠然的瞪向慕霖平,带着十足的警告之意,显然是对慕霖平说出的这番话极为不满意。

    但是如今慕婉瑶已经知晓了实情,不愿意再相信自己,宋氏也是有些愧色,她倒也不反驳,只是对着慕婉瑶颇为沉痛的解释道:“婉瑶,娘并不是若你所想的那般想让你给你大哥的名声做牺牲品,当初你也看到了,兄妹**这事儿传出去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你大哥都里极为不好,娘也是实在没办法才这样做的,婉瑶,娘毕竟是你和霖平的亲生生母,做出这样的举动,也是迫不得已,你放心,娘一定早些想出办法,还你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

    若是没出这么多事儿,慕婉瑶也许还会被宋氏的谎话再骗上几日,然而慕霖平分明没将她当做妹妹看待,如此侮辱,宋氏一而再再而三的舍弃自己,看见自己被一群女人围殴丝毫没有动作,甚至连刚才也是听到慕霖平出了事就将自己丢下,慕婉瑶如此聪慧的人,怎么看不出来宋氏这又是在哄着自己罢了。

    她笑了笑,若是往日里,衬着那张美丽的面容想来也是别走一番绝色,如今这笑容落在慕婉瑶被一众妾室和被慕霖平亲手打肿的脸上,却是分外惨不忍睹,慕霖平看着慕婉瑶这么一番丑态,差点没忍住要吐了出来。

    慕婉瑶去解自然没有心思去理会慕霖平,兀自怨毒嘲讽的看着宋氏,讥讽道:“宋巧云,收起你那副恶心的嘴脸,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自己都是一个见不得人的继室,我还指望你能给我一个什么堂堂正正的身份?”

    说着,她目光落在慕霖平的身上,满是血丝的一双眼睛,面容因为缺氧过多而苍白的过分,脏乱的头发之间,偏生还布满了一道青紫色的被慕霖平方才使劲掐着脖子留下的勒痕,就这么看着慕霖平,眼中满是怨毒,仇恨之色,活生生便是一个厉鬼。

    对视一眼,慕霖平顿时被慕婉瑶恐怖的面容和神色吓得脸色惨白,方才的气势褪了一半,身子也不由哆嗦了一刹不敢直视慕婉瑶的眼睛。

    慕婉瑶看着慕霖平这么一副怂包样子,咧嘴一笑,看着宋氏补充道:“宋巧云,你以为凭借慕霖平这么个只知道**之欲,胸无大志,毫不成器的狗东西,就想斗过慕流苏不成?当真是天真!”

    好言好语的相劝不顶用,反而还被慕婉瑶如此不知好歹的嘲笑辱骂了一顿,什么东西,狗东西的话说的朗朗上口,丝毫没将她这个母亲,没将慕霖平这个哥哥放在田眼中,宋氏顿时也恼怒了,下意识的便想朝着慕婉瑶脸上甩上一巴掌,恼羞成怒的责骂道“混账东西,你别忘了你再跟谁说话!”

    “我在和谁说话?”慕婉瑶虽然身子虚弱,但是满腔的火气还是让她有了足够的力气,抬手极为凶狠的将宋氏的手腕拽在手中,冷笑的对宋氏道:“宋巧云,你以为你这么个只顾着自己利益,丝毫不将我这个女儿放在眼中的女人,还配做我的生母?你当初不是嫉恨柳氏么,你以为柳氏一个孤女样样都不如你,却不知晓你这样的货色,连柳氏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上!”

    宋氏的脸色顿时一片青紫,慕婉瑶竟然是会提及柳氏那个贱人,那个贱人分明就是个乡野出生的孤女凭什么本事能占了她的正妻之位,如果不是柳氏这个贱人出现,她才是将军府上的正室,她的一双儿女才是将军府上的嫡女嫡子!

    这么多年来,柳氏都是她心头的一根拔不去的刺,即便她已经死了这么多年,她已经恨得咬牙切齿,每每提及,都恨不得咬牙切齿,将她骂上百遍千遍,如今慕婉瑶身为她的亲生女儿,当着她的面提及那个贱人的名讳暂且不说,她竟然还说自己比不上柳氏的一个脚指头,这让他如何不气?!

    偏生慕婉瑶似乎也是鬼门关走了一遭,跟换了个人似的,拽着自己的手也力度极大,宋氏竟是一时挣脱不开,反而被她捏的手腕阵阵生疼。

    “慕婉瑶!”久久挣脱无果,宋氏忽而也是面色狰狞,露出一个可怖的笑容来,瞪着慕婉瑶道:“你说我算个什么东西,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若不是你自作聪明,想出了那不切实际的计谋,想要污了沈家大小姐的清白,还想陷害慕流苏,慕流苏何至于将计就计将沈芝韵换成了你,你大哥能背上一个兄妹**的名声,不就是因为你这个贱人自作聪明么?!”

    “这祸是你自己闯的,我与你老祖母没有责备你,反而还愿意将你留在府中,本就是看在你是我女儿的份上,想让你在府上过上好日子,有我们的照顾,没人敢动了你,谁曾想你竟然如此不知分寸,将你大哥的妾室都赶走了不说,竟然还妄图对你大哥图谋不轨,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显而易见宋氏也是气的咬牙切齿了,慕霖平分明一个男人,却是颇为胆小的缩在一旁,看着眼前分明是母关系女的两个女人,如今母女为仇,一口一个贱人的对骂着,整张脸上都是极为狰狞,面目可憎的可怕神色,委实是怎么看怎么瘆得慌。

    慕婉瑶看着宋氏那张发起怒来分外可憎的面容,瞬间便被气笑了,讥讽道:“你怪我?当真是好不要脸,我出主意的时候,你和那个老妖婆不是一个劲儿的夸我聪慧吗,自己布局不当被人钻了空子将计就计,不好生反省,反而来怪我,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再说慕霖平的妾室,你们本就不愿意让她们进门,我用计将他们赶出去的时候,你们不是分外得意么,怎么着,如今又说是我的不是了,当真是好不要脸,这么多年来,若不是我费劲心思的替你处理后宅之事,你以为你这样的货色,能治得了许姨娘,慕雪琳等人?”

    似乎是说的太急喘不过气来,慕婉瑶顿了顿,冷笑了一声:“宋巧云,若不是我,你这样的货色,还不够在慕流苏跟前过一招的本事。”

    宋氏从未想过人生中最面红耳赤的一次吵架,居然是和自己一向宠在手中的亲生女儿慕婉瑶,但是她如今委实也是气的不浅,看着慕婉瑶的脸,恨不得再补上一个耳光,口中却是知晓慕婉瑶说的没有错,这么多年,处理后宅的手段,多半都是这个女儿的主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