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七十九章反目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九章反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老夫人已经被慕流苏这般猖狂的模样气的几乎背过气去,她气的连三哥儿也不说了,直接唤了慕流苏的名字,火气冲天的道:“慕流苏,没听到老身让你快些处置了她吗?你如今是要和老身唱反调不成!”

    慕流苏原本还有那么几分兴致陪这两个女人说几句的,如今看着青花气的不轻,便也没了心思,转头冷冷看看一眼慕老夫人和宋氏,冷笑了一声。

    “老祖母一把年纪了,还是别在此处站着了,早些回去休息吧,至于这请柬一事儿,孙儿想去的宴会,老祖母大可试试拦不拦得住便是了,哦对了,爹爹已经在归京的途中了,老祖母还是安排好府上的住处,早些为爹爹归京做好接风洗尘的准备,别眼睛一天盯着后宅的事情,孙儿乏了,就不送老祖母了,老祖母自便。”

    话落,慕流苏也不再搭理慕老夫人与宋氏,领着青花便要个朝着流云院中行去。

    慕老夫人已经涨红了脸气的一阵胸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被这么一个小了自己两辈的人这般侮辱,她一张老脸都快丢光了,想用伦理观念来震慑一番恶毒不行,只能眼睁睁的瞪着慕流苏主仆二人离去的身影,一个劲儿的咳嗽。

    看着慕流苏那一副嚣张至极的样子。宋氏也是被气的牙疼,这慕流苏当真是好生狂妄,平日里侮辱自己也就罢了,居然连老夫人这个将军府上的长辈也敢随意训斥。

    方才她说慕恒要回来了,这事儿她和慕老夫人明都不知情,偏生慕流苏这么一副笃定的模样,难不成当真是慕恒重视这个混账东西,私自先传话给了慕流苏吗?

    宋氏想着这个可能性,脸色就更不好了,慕老将军素来疼爱慕流苏这个混账,再加上六年的时间慕流苏都有慕恒在一起生活,想来慕恒对这个柳氏的贱人的儿子也是极为重视的了。

    如今慕流苏孤身一人就如此张狂,若是还得了慕恒青睐,想来只会更加狂妄,到了那个时候,霖平的身份地位都会变得都极为危险,整个将军府上又焉能还有她宋氏的一席之地?

    宋氏下意识的便要跟上去叫住慕流苏停下来把事情说清楚,然而她的步子还没迈出去,就见着后方一个婢女打扮的人却是从一处慌慌张张跑了过来,神色严肃,猛的跪在地上便是扬声朝着宋氏哭喊道:“宋姨娘,大公子和向姨娘那边出事儿了,几乎要打起来了,你快去瞧瞧吧姨娘。”

    宋氏还没反应过来,听着那婢女哭喊的声音,便是知晓了事情应当不简单,慕霖平自从将慕婉瑶迎进门来,一直没有出过什么大事儿,怎么婉瑶这才将那一堆侍妾给赶出府外没多久的时辰,今儿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难不成是霖平是为了自己那堆妾室找婉瑶的麻烦?

    慕流苏方才还说慕恒过不了多久便要到京城了,若是让慕恒瞧出了慕霖平与慕婉瑶之间的端倪,知晓自己为了一己私欲做出了让自己的一双儿女结为连理的事情,恐怕她只会吃不了兜着走。

    这样一想,宋氏的心便凉了一半,也顾不得女流苏这边的事儿了,她扭头便对停止了咳嗽的慕老夫人道:“娘,既然三哥儿冥顽不灵,今儿也不必再在此处守着了,她既然如此不听人话,娘大可不用管她,等着夫君回来了,再好生惩治三哥儿和二姐便是,娘也没必要与这么个不懂孝意的人计较,娘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可别为了这区区小事伤了身子,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

    慕老夫人心中的火气哪里是一时半会能消的,不过听着宋氏所说的,似乎也有那么几分道理,慕流苏再猖狂又能如何,她治不了这个孽障,不是还有慕恒那个做爹的么,等慕恒回来了,她必然让这个混账孙子好生见识一番她的厉害。

    这样自我安慰了一番,慕老夫人的心情瞬间好了极多,看了一眼宋氏颇为交际的面容,便挥了挥手道:“行了,既然长乐院那边出事了,你马上过去瞧瞧怎么回事儿,老身今日却是气坏了,就不与你一到过去了,老身先回房歇着了。”

    宋氏谢过了慕老夫人的恩准,也是交代了嬷嬷好生伺候着慕老夫人,这才让地上哭喊着的婢女赶紧带路向着长乐院的方向行去。

    宋氏原不过以为是因为那堆妾室的事情让慕霖平和慕婉瑶二人起了矛盾,然而刚一踏进长乐院,宋氏便听到了一阵子尖锐的吵闹声。

    慕霖平阴狠的声音传来:“贱人!去死吧你!”

    宋氏闻见这般动静,马上反应过来有些不太对劲,径直追着慕霖平的声音闯进了慕婉瑶房中的时候,出于其他原因,宋氏没有将房外的婢女带进屋,但是等她看着屋内的场景,宋氏却是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慕婉瑶房中的床榻之上,散落一地乱糟糟的锦被床单,慕婉瑶半透着上身与腿部,透出一片青紫交错的肌肤,长发一片脏乱,掩盖了大半张肿胀的面容,而此时慕霖平正跨坐在慕婉瑶身上,面狰狞的伸手掐着慕婉瑶的脖子,眼中满是怨毒神色,手上青筋暴起,俨然一副铁了心要掐死慕婉瑶的举动。

    宋氏差点没晕厥过去,连忙冲上前去,伸手拉住了慕霖平,又震惊又不可置信的训斥道:“霖平!你干什么,婉瑶怎么惹你了,你赶紧松手!”

    这么一冲上去,宋氏才瞧见那被蓬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慕婉瑶的面容,见她在慕霖平的钳制下,整张脸已经透着死人一般的苍白,一双眼睛也是稍微有些目光涣散,若是再任由慕霖平这般掐着毫不松手,断然是要被这么生生掐断气的。

    宋氏吓了一大跳,却见着慕霖平宛若疯魔了一般,血红着眼睛狠命掐着慕婉瑶的脖子,丝毫没有松手的样子,口中还不停的咒骂着:“贱人,让你猖狂,去死,给老子去死吧你!”

    “霖平!放手!赶紧放手听到没!”宋氏用尽了力气,想要掰开慕霖平的手,但是慕霖平却是下了狠劲,丝毫没有宋氏,瞧着慕婉瑶越发奄奄一息的慕嫣,宋氏只能一狠心,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朝着慕霖平脸上扇了一巴掌,厉声道:“还不快些住手!慕霖平!”

    陡然被宋氏这般用力的打了一巴掌,慕霖平脸被打的歪了过去,脸上浮现出五个鲜明的手指印,慕霖平这才一步留神,下意识的松了手。

    宋氏见慕霖平松了手,连忙伸手将慕婉瑶扶起身来,伸手替慕婉瑶拍了拍背部顺了顺气,心有余悸的问道:“婉瑶,婉瑶,娘来了,你快醒醒。”

    慕霖平显然也是清醒了不少,他一手捂着自己脸上的掌印,看着宋氏不可置信的道:“娘?你刚刚竟然为了这个贱人打我?!”

    听着慕霖平一口一个贱人的叫着,宋氏心中也是气的满是火气,她不可置信的压低了声音冲慕霖平呵斥道:“什么贱人贱人的,谁让你这么称呼婉瑶的?方才你又是在做什么?你是知道你发方才差点亲手掐死了你的亲生妹妹!”

    慕霖平从小到大都是被慕老夫人和宋氏当做宝贝一般宠爱的,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平日里宋氏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如今竟然为了慕婉瑶打了自己如此重的一个耳光!

    慕霖平瞪着宋氏怀中的慕婉瑶,一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模样,宋氏瞧着都觉得颇为渗人,她这才反应过来整个屋子里似乎充斥着一股子欢爱过后的糜烂气味,她面色一变,脸色白了一片,不可思议的看着慕霖平,极为凶狠恼怒的问慕霖平道:“你可是对你妹妹做了那般事情?!”

    慕霖平被宋氏这般可怕的眼神吓得也是身子一抖,抖了抖唇瓣,小声嘀咕道:“娘,谁让她自己把我房中的侍妾都赶跑了,还那般衣衫不整的跑出来诱惑我,左右她已经嫁给儿子了,别人又不知道我们是兄妹,就算做了那样的事情,也没什么关系的……”

    宋氏被气的眼冒金星,看着慕霖平这般不以为然的模样,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她下意识的朝着慕霖平又是一巴掌打过去,又是愤怒又是羞耻又是不可置信:“混账,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这可是你亲妹妹,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慕霖平本就极为委屈,若不是慕婉瑶自己将府上的美人都赶走了,还那般衣衫不整的跑出来,他怎么可能会慕婉瑶感兴趣,平白做出了这等事情了。

    如今被宋氏连着打了两个耳光,慕霖平也是忍不住了,极为恼火的冲宋氏道:“娘,是她自己不检点,能怪我吗,这个该死的贱人,分明都已经和我做过那样的事情了,醒来的时候还差点,差点毁了我……”

    慕霖平说着,颇为怨毒的朝着自己的下身看了一眼,脸上一片黑沉,盯着慕婉瑶更是恨不得将人给剁了,他咬牙切齿的道:“这个贱人,差点毁了我的下半身,娘你休要拦着这个贱人,我非要杀了这个贱人泄愤不可!”

    宋氏听着,脑中又是一阵轰鸣,虽然慕霖平说的语无伦次又极为隐晦,她还是听出来慕霖平的意思,就是慕婉瑶发现了慕霖平强占了自己的身子后,想要毁了慕霖平的下身,慕霖平也是恼羞成怒的想要两年慕婉瑶掐死。

    慕婉瑶竟然如此不知分寸的对慕霖平下手,这若是真的毁了慕霖平的下身,日后不能传宗接代了,那慕恒百年之后,慕霖平又如何能够继承这偌大的将军上的产业?!

    宋氏吓了一大跳,顿时也顾不上慕婉瑶了,将慕婉瑶随手放下,宋氏便直直朝着慕霖平的方向冲上前去,下意识的去掀慕霖平斜斜垮垮的亵衣遮住的地方,面上一阵惶恐:“怎么会这样!你没事吧霖平?你没事吧?!”

    慕霖平被宋氏的反应下了一大跳,哪里想到自己的生母会如此反应激烈的朝着自己身上扑过来,还如此动手动脚的样子,这时候,慕霖平那为数不多的羞耻心才冒了出来,连忙伸手捏着自己的裤头,没让宋氏情急之下拽下来。

    他面容红了几分,推开了朝着自己身上摸索交叉的宋氏,嘀嘀咕咕的开口道:“娘你干嘛呢,我没事儿,慕婉瑶这个贱人没有得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