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七十八章艳羡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八章艳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老夫人气势汹汹的带人过来兴师问罪,却是没想到那“罪人”如此嚣张的连话都不想听他们说,转身便要回自己院落午睡去了。

    慕老夫人气的不浅,一时半会竟是没有缓过神来,也没来得及出声,宋氏原本还躲在慕老夫人身后,等着慕老夫人好生修理慕流苏,谁知道这老家伙却是越来越没用了,来了这么半天,却是连事情都没说清楚。

    她心中恼怒,也不再指望慕老夫人这个老太婆,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三哥儿留步,老夫人今日过来,无非是想问三哥儿今晨是否与二姐儿去了右相府李家毓秀小姐的生辰宴。”

    慕流苏闻言,忍不住对宋氏的蠢侧目以待,却是漫不经心的想着慕霖平当真是精力旺盛,如今竟是还没让慕婉瑶醒过来么,她原本以为慕老夫人和宋氏这般声势浩大的过来是找他问罪慕霖平与慕婉瑶之间的事儿,如今看来,这两个老女人还对长乐院的事情尤未察觉。

    当真是鼠目寸光,不知道慕霖平昨儿闯了大祸的事儿,反而对这么一个小小的宴会格外上心,一时竟是让慕流苏有些忍不住想笑。

    她想了想,便难得好兴致的转身走了回来,多了几分陪她周旋的兴味,修长身子斜斜靠在院落门上,唇角勾笑,漫不经心的道:“宋姨娘似乎对我与姐姐去了李家小姐的生辰宴颇有微词?有什么本公子做的不对的地方,宋姨娘不妨说来听听。”

    宋氏听着慕流苏言语之间语调分明重了几分的宋姨娘三个字,眼中也升腾起些许怒火,她虽然是个继室,但是毕竟也算得上将军府上的半个主母,慕流苏与慕嫣然这一对嫡子嫡女唤她宋姨娘还算说的过去,如今却是整个将军府上都称呼她为姨娘,分毫没有将她的继室深冬放在眼中,这还是为了让慕流苏举办赏梅宴而付出的代价。

    原本以为那一出大戏之后,沈芝韵失了身子,慕流苏身败名裂,这么个小小的条件算不得什么,如今想来,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将自己的一双儿女给搭了进去,叫她如何不气。

    吃了几次亏,宋氏显然也是知晓和慕流苏蛮干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只能假惺惺的“晓之以理”,她装作一副惶恐的模样摇了摇头,对着慕流苏道:“三哥儿误会我了,微词我自然是不敢有的,只是这出席宴会的人素来都是呈到老夫人面前过目,由老夫人安排人接待的,三哥儿与二姐儿却是一句话不说,也不曾将请柬交由老夫人过目,便私自去参加了这生辰宴,似乎有些不太妥当吧?”

    慕流苏颇为好笑的看着宋氏舍了先前的泼辣和沉不住气,一副极为“通情达理”的模样,似乎当真是她们做错了事情,她宋氏却一副好说话的模样,好心劝诫她慕嫣然。

    慕老夫人听着宋氏说话,将慕流苏给留了下来,这才慢慢缓过神来,借着宋氏的话道:“你宋姨娘说的不错,但凡递到将军府上的请柬,都是需要交由老身过目,选出最合适的人去出席的,将军府就是在这样的规矩下,才从来没有在宴会上出过大丑,今日你与二姐儿不加通报便私自去了,可不就是坏了老身的规矩?”

    宋氏瞧着慕老夫人正常了些许也是松了一口气,点点头道:“老夫人说的有道理,三哥儿与二姐儿毕竟都是晚辈,对这样的事情不算熟悉,每个宴会由谁去,送什么样的礼,都是需要好生计量的,三哥儿与二姐儿小,不懂事,这一次倒是能够理解,不过今儿老夫人过来,就是特意来提醒三哥儿二姐儿日后不可再随意拦截请柬的,还望三哥儿牢记在心,日后注意些便是。”

    青花听着这么两个女人一唱一和的演戏,眉眼之间也是带了些许不快,这什么破规矩,李毓秀本就是亲自将请柬送到嫣然小姐的手上的,点名道姓要慕嫣然和慕流苏姐弟一起去参加,和将军府上的这两个女人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当真不知道这两个老女人哪里来的这么厚脸皮,人家去个宴会罢了,还要亲自上门让人以后将请柬交到慕老夫人跟前过目。

    还说什么挑选合适的人去参加合适的宴会,说呢倒是冠冕堂皇挺像那么一回事儿,可是谁不知道慕老夫人是宋氏这么多年来的宴会一直都是安排着慕婉瑶个慕霖平二人去参加的。

    若说参加宴会,即便慕流苏这个正儿八经的嫡子驻留边疆常年不在京中,但是慕嫣然毕竟是府上的嫡女,凭什么就是慕霖平和慕婉瑶这两个庶子庶女有资格去,摆明了的想要拦截交际人脉罢了。

    这么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直说便说,还非要装的正儿八经的说什么为了将军府着想,任谁听了都会笑掉大牙。

    青花能想到的,慕流苏自然也能想到,瞧着宋氏那张虚伪的面容,慕流苏漫不经心的一笑,极为耐心的听着宋氏和慕老夫人一唱一和的演完了一出戏,她才颇有兴致的问道:“说完了?”

    慕老夫人和宋氏还在等着慕流苏的反应,却是怎么也没料想到慕流苏会问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怎么回答?

    回答说完了?她让你打道回府又该如何?

    回答没说完?她又一副看戏的样子等着自己开口?

    宋氏暗中咬牙,心中也是看出了这个慕流苏委实不像是个好东西,这脑子转的一阵一阵的,一时半会还真是跟不上她的思维节奏。

    宋氏吃了几次亏,都已经长了记性,多了几分犹豫,慕老夫人却是被气的够呛,仗着一身倚老卖老的本事,冷哼了一声,瞪着慕流苏分外不客气的道:“看在你们还懂一点规矩,知道还要给人家寿星准备生辰礼的份上,这次事情就饶了你们,但是你们必须记得,日后别家递到将军府上来的请柬,你们二人万万不可再私自拦截,甚至自作主张的出席,这些人际交往的事情,还是交由老祖母来处置妥当些许。”

    说到这里,慕老夫人脸上露出一副分外注重大局的表情,沉声道:“毕竟这帝都之中各大家族势力的交际之事儿,都事关着咋们将军府上的颜面。若是不小心谨慎些,难保会坏了事儿,三哥儿你万万要记在心上,日后切不可再做出这般举止不当的事情来。”

    听到这里,青花实在是忍不住了,装的倒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跟谁不知晓她那点心思一般,青花看着慕老夫人那张伪善的脸,颇为不客气的“呸”了一声。

    青花十足嘲讽的开口道“我呸,这请柬分明是李家毓秀小姐亲自给我家公子和慕二小姐的,真不知道你们这两个老女人哪来的老脸来这里瞎凑热闹,人家不愿意将请柬递到将军府上来,就是怕你们这群人如此不知规矩,将人家亲自想要邀请的人留在了府上,以往你们不就这样吗,慕二小姐这么一个正儿八经的嫡女在府上,不让人出去交际,反而派出了一个不知道哪来的歪瓜裂枣慕婉瑶出去进行交际,将军府的门面早就被你这个老太婆丢的一干二净了,还在这里装什么大义凛然,可真是笑死人了。”

    说了一大段的话,青花却是脸也不红气也不喘的开口道:“想来就是你当初派出的慕婉瑶慕霖平太上不得台面,所以才让人家盛大点的宴会都不愿意给将军府上递请柬,难怪除了宫宴这种固定形式的宴会,这整个帝都便没有什么大一点的宴会会邀请咋们将军府,可不就是你这个老太婆搞出来的鬼么,今儿瞧着我们家公子和二小姐去了右相府家的小姐的生辰宴,这才眼红了是吧?”

    慕老夫人已经如此放低姿态好言好语的与慕流苏说话了,还以为慕流苏会识时务些许。谁知道不等慕流苏这个混账说话,倒是青花这个该死的死丫头等不及了,一个身份如此低贱的丫头罢了,哪来的狗胆敢如此语气和自己说话,竟然还叫她老太婆,话里话外都是指责她的不时,被慕流苏这么个长了本事的孙儿给气了也就罢了,竟然还被这个如此上不得台面丫头指名道姓的骂了,慕老夫人顿时便要气炸了。

    再加上青花所言却是句句戳中了要害。她确实是起了私心,如今被人窥破,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了出来,慕老夫人更是脸色涨红,也不知道是被青花那颇为不尊重的语气给气的还是被青花揭穿了事实给羞的,总之红彤彤一片好不显眼便是。

    她气的退了一步,身边的宋氏也是脸色颇为不好的将人扶住,慕老夫人得了支撑,虽然心中火大,却是不敢惹这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贱丫头,只能眸色一转,颇为恼怒的对慕流苏开口道:“三哥儿!这就是你教导出来的丫头不成,如此目无尊长,毫无主仆观念,你还不快些处置了她?!”

    慕流苏完全无视了慕老夫人那张气的红转青的脸,倒是颇为惊诧的看了一眼青花。

    她还是头一次见着青花丫头被气的这么大的火气,如今一口气说了两大段的话,整个脸这才涨红了些许,倒不是畏惧宋氏也不是气的,纯粹是因为音量高了语速快了造成的。

    慕流苏伸手将青花拉过来,怕了拍青花的肩膀,颇有些好笑的道:“行了,和她们废话什么,这样的人,还不值得你如此浪费口舌,进去喝口茶水歇着吧,如今也到午时了,午睡些许也是极好的。”

    一众婢女瞧着慕流苏这般温柔的对青花这个侍女身份的人如此温柔的说话,也是颇为艳羡,不过是说了两段话而已,如此小心翼翼的让青花回去喝口茶水解渴也就罢了,还让青花记得午睡,她们这些同样是主子身边做贴身婢女的,一年四季哪里有什么午睡,能够守在主子身边,坐着打个盹儿就是极好的了。

    如此殊荣,当真是让人艳羡得紧。

    丫鬟们艳羡也就罢了,偏生连慕老夫人身边那个上了年纪的嬷嬷眼中也透出几分羡慕来,她自然不是因为睡午觉啥的,而是纯粹是因为慕流苏对自家婢子的维护,一半手下的人惹到了惹不起的人的时候,一半的人都会将手下的人推出去抵罪,恰恰如同宋氏和桂嬷嬷一般,奶娘又如何,该死的时候不是还得死么?

    偏生慕流苏不仅丝毫没有顾及慕老夫人,反而还如此维护青花,叫人如何不艳羡。

    ------题外话------

    推荐好友夜留白文文《娇宠神医妃》2p,求支持!

    【〈娇宠〉〈权谋〉〈王爷〉〈专情〉〈轻松〉】

    雾山小神医夜清婉,偷溜到山下浪,不小心救了个一肚子坏水的大灰狼。

    这只大灰狼某天突然吵着要娶她!

    某王爷,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自当以身相许。

    某女,呵呵。

    【小剧场】

    片段一:

    “王爷,您的情敌组团杀上夜府了。”

    某王爷一阵风似的消失。

    某侍卫:追妻路漫漫,王爷心真累。

    片段二:

    终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某女爬上某王爷的屋顶。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某女赋诗。

    “何来三人?”某王爷不解。

    “杯中影,屋上娇……心上人。”

    “那夫人可不可以离狗泽,猫嗣,猪礼远点。”

    “……”这都是什么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