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七十七章嫌恶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七章嫌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自然不会管楚琳琅是个什么反应,谁让他自己冒出来平白找了一顿气受的,自作孽,不可活,慕流苏说完以后,扭头便出了右相府。

    姬弦音乘着楚琳琅先前乘坐的檀香木马车,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多余表情,不过是一个出行工具,也就只有楚琳琅这般货色的人才会闲的妄图用这个东西羞辱人,除了材质不同,倒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初一倒是对于自家主子没有再受气乘坐沉香木马车颇为高兴,心中也是极为感谢慕流苏的用心良苦,堂堂一个名动天下的少年将军,为了自家主子,竟然是愿意为了这种小事与人交涉斗气,想来主子心中也是欢喜的。

    相较于初一的欢欣,青花却是气得不浅,主子分明让她出来备好了马车,结果哪里知道这马车是备给慕嫣然的,传唤了一个小厮守在马车前,反而是乘坐了荣亲王府的马车回府。

    慕流苏原本还没想这般做,奈何与李策告别的时候瞧见了楚琳琅,也就自然而然的觉得这马车一事虽然小,不过定下来找找楚琳琅的晦气还是可以的。只是如今的送姬弦音回府,成了姬弦音送自己回府罢了。

    糯米吃着青花从将军府马车上拿下来的桂花糕,就差没有蹭到慕流苏的肩膀出给她一个湿哒哒的猫儿吻了,宴会上被自家主子利用了的哀怨心思瞬间便抛到了九霄云外,拖着长长的尾巴,小脑袋一动一动的吃得分外不亦说乎。

    姬弦音倒是又恢复了先前沉默寡言的性子,一句话不说,只是微微垂着迤逦凤眸,一副若有所思生人勿近的模样。

    将慕流苏送到了将军府上,姬弦音连马车都没下,只是眸光温凉的看了一眼慕流苏,便让初一赶车回了荣亲王府。

    所谓的李家千金的生辰宴,在这两人眼中,自然都算是过了一个段落。

    “青花。”

    慕流苏径直回了流云院,神色已然没了在姬弦音身前的温软,一双英气的眉眼皱得颇高,透出几分少见的严肃正色道:“立刻传信回荆棘门,让青鱼将门中之人派出一部分去打探南秦使团的消息,等到这些人快要入京的前一天确定下来,立马通知我。”

    “是,主子。”青花也算是知晓慕流苏为何如此着急回来了,原来南秦使者的事情,竟是大到需要调动荆棘门去处理。她脸色也严肃了些许,立马应声便下去传信去了。

    慕流苏有些疲懒的靠在寝居的软榻之上,伸手揉了揉自己微微发胀的太阳穴,心中我是有些不郁。

    她以为出了边疆之地的那一出事儿,此生应当斗鱼秦誉不会再有交集,哪里知道这傻子跑来西楚这里瞎凑什么热闹,南秦如今内政不稳,正是夺嫡的关键时刻,秦誉分明也是有意君卫的,若不是被鬼迷了心窍,想来便是因为自己有极大的把握能够稳稳坐上南秦的上位了。

    慕流苏回忆了些许主帅阵营中那人一身藏蓝色衣衫遗世独立的模样,虽然有些傲恼,但是毕竟还没到后悔的地步,她本就是念着原主对秦誉的一番心思,这才亲自露出女儿身替原主整整三年的眷念情意做了个链了结,也算是回报了她借用了原主身体的再生之恩。

    如今秦誉来楚,她虽觉得有些棘手,不过毕竟是自己的手下败将,秦誉若是老老实实保守秘密还好,她可以看在原主的份上饶了秦誉一命,若是那人当真不老实,妄图用这件事威胁于她,那也休要怪她心狠手辣无心绝情了。

    正想着,流云院外却是忽而传出一声极为喧嚷的吵闹声,听着又是那个糟心老太婆身边的嬷嬷声音,慕流苏本就不耐烦的面容更是多了几分冷意。

    青花刚刚传完信回来,便瞧着慕流苏从9软榻上兀自站起身来,脸色不善的朝着长乐院门口行去,凭着青花的功力,自然也听出了门口喧闹的是何人,当下也不拖沓,跟着慕流苏便行了出去。

    门口处,将军府上的两个侍卫颇为为难的拦在院落门前,身前是以慕老夫人和宋氏为首的两个女人,身后还跟了一大群的侍女奴仆,还有一众气势汹汹的府卫。

    慕老夫人被这两个胆大包天的下人拦着,顿时青筋直跳,极为恼怒,她身旁的嬷嬷也是颇为趾高气昂的凶声对着两个侍卫道:“混账东西,老夫人才是这个家的长辈,这么区区一个流云院,居然还敢拦着老夫人进去不成?!”

    侍卫瞧着慕老夫人那阴沉入墨的面容,也是颇为纠结,一边是下了死命令除了慕二小姐和青花,青鱼等人,没有传令,没有得到准许的人通通不能进入流云院。

    慕老夫人虽然确实是将军府上的人,然而慕流苏的手段委实有些渗人,即便是二人看着慕老夫人神色心中有些胆寒,但是身子却是直直的挡在流云院门前没有半分让步。

    一个侍卫皱着眉回应道:“老夫人,已经派人进去通报将军了想来马上就有人出了,您再稍等片刻。”

    慕老夫人素来将将军府侍卫1自己手中的势力,何时见过这么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竟然敢拦着她的路,顿时火气一涌,满脸怒火的道:“混账东西,这庭院分明还是老身安置给慕流苏住下的,如今竟是这样对待老身,你们当真是好能耐,我看你今儿敢不敢拦老身进去。”

    说了一堆话,慕老夫人也不拖沓,径直便上前一步,想要将守在门口处的二人推开,奈何这人就跟两块铁石一般,无论如何也推不动分毫。

    慕老夫人瞧着这两人当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死活不愿意开门了,顿时越发恼火,嗓门也尖锐起来:“反了!都都反了不成,老身才是这个家的主人,你们居然不听老身的,听慕流苏那个不肖子孙的是吧?”

    “老祖母真是好生硬朗,六旬高龄,说起话来还这般中气十足,孙儿倒是佩服的紧,就是不知晓孙儿怎么就突然成为祖母口中的不肖子孙了呢?”

    慕流苏本就心情存不好,如今一出来,又是听到这该死的老太婆泼妇骂街一般满脸怒火,语气也是带了几分不善,冷冷看着撒泼的慕老夫人,慕流苏漫不经心的够了勾唇,冷笑开口道:“老祖母一把年纪了,怎生还这副德行,言行有失,举止颇不得宜,这就是老祖母活了五六十年学到的讲究么,还是说老祖母如今是越活越回去了?!”

    慕老夫人闻言,更是气的一张面容通红,不可置信的瞪着慕流苏,一手直直指着她的脸,眼中的怨毒恨不得将慕流苏生吞活剥了一般。

    这个孽障什么意思,说她活了几十年,越活越回去,这不就是在指名道姓的嘲笑她么?慕老夫人气的几欲昏厥过去,说话也是不如何利索了。

    “混账!混账东西!我可是你的、是你的祖母,你个孽障,竟然如此对待我这个长辈!言语不敬,当真是混账!”她似乎当真如同快被气炸了一般,怒火泠然的瞪着慕流苏,将指着慕流苏的手指移到身后那几个府卫上,语气冲冲的道:“你们还不快把这个不孝子给我拿下!”

    那被慕老夫人点到的府卫,当真挪了挪脚,试图上前去抓慕流苏。

    青花兀自站出来,手中内劲一出,朝着门前一侧的槐树狠狠便是一拳,众人尚且来不及反应,便见着那宛如男子躯干一般厚重坚实的树干被青花一拳击中,猛的一阵轰鸣

    青花收回手,微微活动了手腕,朝着慕老夫人身后的那群似乎蠢蠢欲动的府卫露出牙齿,森然一笑:“今日本姑娘倒要好生瞧瞧,看看你们谁敢动了我家主子一根汗毛。”

    话音刚落,那一株生的如同人一般壮硕的槐树之上忽而一阵脆响,方才被青花凭空砸中的树干之处忽而齐齐化为碎落的木片,齐齐洒了一地,露出一个对穿的两个拳头尺寸大小的大洞出来。

    那群正欲围上前来的府卫脚步一顿,脸色大变,神色惊恐的退了几步,竟是齐齐跪在了地上,一句话不敢多说。

    府卫都尚且被吓成了这幅德行,慕老夫人和宋氏以及一众婢女更是被吓得一阵面色发白,婢女们本就胆小,如今更是看都不敢再看青花一眼,微微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慕老夫人瞧着带来的府卫这幅怂包样子,也是气的眼冒金星,偏生她也是被青花这强悍至极的一拳惊得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唇瓣抖擞,似乎极为不相信的重复道:“混账东西,混账东西,反了,都反了不成!”

    慕流苏实在是没有心情听这个老太婆废话,瞧着她这幅模样,也是颇为不耐烦的皱眉道:“今儿这流云院,老祖母还是别想进去了,有什么话,赶紧说便是,孙儿可没有闲到老祖母你这样的地步,天天找人嫌。”

    青花素来知晓自家主子对这慕家的糟心事儿不感兴趣,但是如此不顾礼数的话,由着主子说出来,却是分毫没让人觉得有任何不妥,只会让人举动慕流苏说的极对,这慕老夫人却是是个闲的发慌天天找人嫌的老太婆罢了。

    慕老夫人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见着这么个枉顾伦理家法的孙儿,竟然对着她这个做祖母的如此出言不逊。偏生这个混账身边有个这么凶悍的丫头,她却是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

    活到这么个岁数,好不容易从媳妇熬成婆,执掌了将军府上大权,竟然是被慕流苏这么个孙子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慕老夫人只觉得目眦欲裂,胸腔处也是闷得极紧,举着手指,你你你了半天,却是仍旧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慕流苏最是看不得这种女人找人麻烦还磨磨唧唧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的模样,冷冷看了一眼慕老夫人,慕流苏勾唇笑道:“既然老祖母无话可说,那也不必再在此处呆着了,孙儿正准备午睡,老祖母还是会看些时辰,不要没事过来扰人清梦,毕竟这样的事儿,我这个孙儿不觉得如何,难保其他人会不会厌烦。”

    这话说的,连青花的唇角都抽了抽,自古这后宅的斗争,多半都是你一句我一句话中有深意,夹枪带棒的暗中争斗来着,其中还要顾及些许礼数,免得犯了人前礼数,慕流苏却是丝毫没有顾及这些,一口气说完了心中想说的,也不管对方气的如何,径直便不再搭理这群女人,转身道:“青花,送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