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七十六章问话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六章问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将人带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这才转头,确认了一下四周无人之后,辉月面容上才露出了清浅笑意,一笑生辉:“沈相可是被我这么莽撞的一拽给惊住了?”

    说话间,慕流苏便是极为自然的将手中拽着的那一抹鱼鳞纹衣摆松开了。

    衣摆处的拉拽感顿时一松,沈芝兰的余光微微从那一抹起了褶皱的衣摆处扫过,面容微微一顿,似乎有些许失落和遗憾之色闪过。

    这情愫来的也快,去的更快。

    看着慕流苏的笑容,沈芝兰神色又是微微一愣,却是极为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唇角勾着温润笑意,似乎心情颇为愉悦的回道:“将军如此举动,倒是未将芝兰瞧做一般的陌生人了,想来也是认可了芝兰这个友人了。”

    慕流苏也是微微一顿,原本以为自己这般极着急的将沈芝兰拉出来,沈芝兰应该是第一句话问自己是不是有急事吧,怎么如今却是颇为古怪的纠结她是不是把她当做友人的事情?

    想了想,慕流苏便颇为古怪的看了一眼沈芝兰,嘀咕了一句:“沈相当真是事事出乎流苏的意料。”

    这句话虽然声音极小,但是沈芝兰却是听得极分明,听着慕流苏心中的诧异之声,他也是微微勾唇笑道:“英武将军夸赞,芝兰便受下了。”

    慕流苏:“……”

    显然是没有料到一向温润如玉的右相大人会说出这般语气的话来,慕流苏陡然便想起来前不久神医谷一行时,洛轻寒和姬弦音在马车上的言语交锋,也是将旁人的话当成了夸张之言,竟是和沈芝兰如今的状态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偏生沈芝兰似乎对慕流苏无语的模样颇为欣赏,眉眼之中也是带着一贯的温润笑意,看着人的时候,眼中带笑,分明能够将人沉溺其中。

    他唇角勾着温柔弧度,语气温润:“好了,芝兰不浪费英武将军时间了,将军如此着急的寻我过来,想必是有要事相商,将军且说来芝兰听听便是。但凡力所能及助将军,芝兰必然无所托词。”

    若说方才慕流苏是因为沈芝兰的反应给愣住了,那此时便是被沈芝兰的这句话给惊住了。

    “但凡力所能及,必然无所托词,”这样的话,由着沈芝兰这般的人说出来,便是所谓的要对他知无不言了。

    她虽然是这个大楚颇为盛名的少年将军,但是比起沈芝韵这般年轻便官拜左相,权倾朝野的人来说,应当也算不得什么稀罕人物……嗯,只是就大楚如今的形式而言,暂且不论她前世也是极为年轻便以女子之身官拜大燕女相的事儿。

    一国左相的身份,对一个少年将军说下这样的话,委实也有些太过惊世骇俗了些许,毕竟文官手中,多多少少都是攥着些许王朝的机密的。

    沈芝兰这般说出来,显然是极为重视她了。

    慕流苏想了想,也是看不懂沈芝兰的作风,便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径直开口问道:“既然如此,沈相可否告诉流苏,南秦使者之中,可有秦誉此人?”

    沈芝兰温润眉目动了动,显然是没有想到慕流苏会问他这个古怪问题,南秦的使者是谁慕流苏似乎并未关心过,想来是听见了方才一众贵女公子哥的议论,才想起来问他的,难不成慕流苏与秦誉之间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他心中困惑,却还是颇为配合的点头道:“秦誉是南秦使者这才奔赴楚国的领头之人,自然是在其中。”

    听到了最不想听到的回答,慕流苏顿时皱了皱眉,有些神色不郁,想了想还是问道:“如今已经是正月底了,这么说来,南秦的人已经启程,估摸着二月底或者最迟初便能到达了?”

    沈芝兰看着慕流苏微微皱起的眉,忍着心中想要将她眉中的不抚去的悸动,移开目光轻声道:“南秦帝都距离西楚帝都快马加鞭的话也需要一月时间,南秦本就是定的正月十五出发,加上和亲一事儿,有皇子公主同行,自然不用如此着急,这样算来的话,确实便如将军所言,是在二月底或者三月初到达,如今礼部已经在着手准备国交宴的事情了。”

    这么说来,人已经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了,慕流苏眉目更皱,这事儿果然还是她疏忽了,一直留意大燕的暗桩之事,倒是没有顾虑到南秦的和亲一事。

    “英武将军如此关注南秦三皇子秦誉的事儿,难不成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沈芝兰瞧着她脸上不变的愁色,微微挑了挑眉,漫不经心的问道。

    慕流苏看了沈芝兰一样,沈芝兰目光没有闪躲,眸中也没有好奇之色,更多的是一副关心模样,她想了想,神色缓和了些许,摇了摇头道:“不过是在边疆之地与此人有过些许交集,结下了些许梁子罢了,原以为人不回来,如今既然来了,总归能够再见上一面,倒也无碍。”

    见慕流苏没了方才的忧色,当真缓神了不少,沈芝兰便也不再多问,只点点头附和道:“英武将军不用过多担忧。如今这国交宴是设在大楚之地,即便将军与秦誉有些不快,总归他还是不敢太过过分的。”

    慕流苏心中想着其他事情,自然也没有将沈芝兰象征性的劝慰放在心上,只是随意一笑:“今日多谢沈相告知,如今时辰不早了,流苏就先行回府去了,多谢沈相,来日流苏再请沈相喝茶致谢。”

    一连说了两个谢字,慕流苏倒也不拖沓,径直甩开锦绣衣摆,俨然一副药离开的模样。

    沈芝兰看着慕流苏的举动,脸上倒是没有怒意,想来也是瞧出了慕流苏有朋事要走,也有开口阻拦,眸色一片温润,也是若有所思的模样。

    ……

    青花守在慕流苏与沈芝兰所在的地方,极为戒备的听着四周动静,虽然确认了四周无人。但是慕流苏方才伸手拉着沈芝兰的手便走的模样还是引来了在场不少贵女公子的好奇观望。

    青花原本神色认真的乖觉守着,却是没有想到慕流苏如此快速的便回来了,瞧着脸上的神色,似乎还有些着急,难不成南秦那位战神皇子当真与主子关系重大?

    主子也真是的,难得愿意和旁人说话冷落会儿姬弦音,如今又慌忙回来作甚,平白的让姬二公子又有一副好心情?。

    。这样想着,青花的脸色顿时沉了一半。

    “青花速去备好马车,咋们现在送弦音回王府,然后再回将军府一趟。”慕流苏倒是未注意到青花的小心思,大步流星的朝着姬弦音的方向行去,唇边却极为自然的一句话吩咐道。

    青花闻言,神色更是难看了不少,慕流苏这般举止,分明是遇到大事儿的事情了,怎么还有那些个闲情逸致先将姬弦音给送回荣亲王府。

    心中虽然不尽满意,青花却是还是听着女慕流苏的吩咐。乖乖的应了一声,颇为乖觉的去府门外备马车去了。

    初一见慕流苏这尊大佛回来了,也是放心了不少,看着慕流苏的眼神活像瞧见了救世主一般,颇为殷勤的唤了一声:“英武将军你回来啦。”

    “弦音,我此刻有事要回将军府一趟,你可是要跟着我一起回去?”

    对初一这一番欢喜神色稍微有些诧异,慕流苏随意点了点头,看着微微低着头神色不辨的姬弦音,倒是没觉察到姬弦音身上怪异之处,不由开口轻声问道。

    姬弦音原本还因为慕流苏拽了沈芝兰的衣摆心中不快,觉察到慕流苏回来了,微微抬起头来,神色稍微缓和了些许,不过仍旧有些薄凉的开口道:“英武将军不是寻沈相有事么,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

    被姬弦音言语间的薄凉冷意弄的愣了些许,慕流苏只以为姬弦音是好奇,倒也没有半分隐瞒之意的回答道:“我方才寻沈相是想问南秦使者的事情,如今已经知晓了,这便准备回去安排些事情。”

    对慕流苏这般老实的回答问题感到满意了些许,姬弦音眸中的火气顿时散了些许,不过转念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是南秦和亲的一群人罢了,慕流苏怎么会如此关心,再一回想方才慕流苏便是听到有人在讨论秦誉的事情,这才起身寻找沈芝兰的,难不成这事儿还与秦誉有关?

    名满天下的不败战神,南秦最受瞩目的皇子秦誉。

    慕流苏去过边疆之地,理应是和秦誉打过交道,但是会对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上心?

    姬弦音眸色忽而透出些许危险神色来。显然也是没了待下去的心思,对着慕流苏点头道:“既然英武将军愿意送弦音一程,弦音自然不会推拒。”

    慕流苏自然知晓姬弦音这般性子,是不愿意待在这么个热闹的地方的,也是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弦音便先去右相府门前等我些许,我让人去告知姐姐一声便过来。”

    姬弦音乖觉点头,应了一声“好”,这才起身,缓步朝着出去右相府的方向迈步行去。初一跟在身后,转头殷勤的朝着慕流苏说了一句:“英武将军快些过来。”

    慕流苏唇角抽搐了些许,虽然猜不透这个傻子初一怎么突然这般指望自己跟着弦音一块儿,但是这样认同自己的反映倒也不是坏事,她想了想,也不犹豫,唤了一个右相府上的婢女,让她替自己传了话,又寻了跟在楚琳琅身侧的李策说了告别之话。

    本来这样的生辰宴的正餐是在晚上的,但是慕流苏说了自己有急事,当着楚琳琅的面,李策也不好表现得太厚此薄彼,只能点点头,表示理解道:“既然英武将军有急事,那策也就不多留将军,将军与姬二公子且去便是。”

    慕流苏闻言点点头转首欲走,行了两步,却又似乎想起了什么,扭头看了一眼楚琳琅,轻声笑道:“尘晨时楚大公子用错了马车,如今也是时候物归原主了吧,正巧流苏的马车留给姐姐回去,如今倒是要借用姬二公子的马车一用了。”

    言下之意,便是慕流苏回去的时候,是要将自己的马车留给慕嫣然乘坐,而她显然是要和姬弦音一起乘马车的,早晨的那一番闹剧,慕流苏已经默认了将楚琳琅乘坐的檀香木马车视做了姬弦音之物,如今自然是要坐荣亲王府的那辆紫檀木马车回去的,这样一来,楚琳琅唯有乘坐姬弦音的那一辆檀香马车回府了。

    事已至此,楚琳琅的脸色一刹便极为难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