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七十五章杀意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五章杀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下意识的便扭头向着庭宴处望去,视线搜寻着沈芝兰的身影。

    “主子你在寻谁?可是有什么事儿需要青花去做的?”青花也是瞧出了慕流苏的异样,颇为诧异的开口问道。

    初一看着自家主子微微煽动的浓密睫羽,显然也是瞧出了姬弦音对慕流苏突然转动脑袋寻人的举动颇为好奇,刚要准备替自家主子开口问清楚,好在青花这丫头及时问出了声。

    “可是瞧见了沈芝兰在何处?”慕流苏微微皱着英气的眉羽,脸上微微带着些许困惑,她素来视目极佳,奈何今日来参加李毓秀生辰宴的人委实太多,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倒是一时难得直接看到人。

    晨时明明是她们四人一道进来的,怎么进来之后,一直到现在这个时候,人就没影了,看来他这个温润名声还真不是浪得虚名,委实是太过平易近人随都能近身了不成?

    慕流苏此时想着若是调动荆棘门去查的话,也是浪费些许人力的,不若问一问沈芝兰,一两句话的事情,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烦。

    这边慕流苏还想着正事儿,听到慕流苏回答的姬弦音闻言却是陡然神色一变,原本还染着温凉笑意的艳绝面容一刹便冷冽下来,看着慕流苏的迤逦凤眸之中也是诡谲至极的掠过一抹妖冶血色。

    初一瞧着姬弦音这般模样,便是知晓慕流苏提及沈芝兰的事儿惹了主子动怒了,竟是连着瞳孔之中的妖冶血色也微微闪动。

    初一心中一惊,正准备开口劝一声这少年将军不要去寻沈相惹了主子恼怒,偏生慕流苏并未想着那么多,眼前一抹紫色鱼鳞服衣物掠过眼前。

    慕流苏径直便站起身来,极为自然的朝着姬弦音笑道:“弦音,我有些事处理,你且在此处等我,稍后我送你回去。”

    话落,还未待初一说出话来,慕流苏已经身形极快的起身朝着人群之中那一抹极为显眼的紫色大步流星的行去。

    青花虽然也对慕流苏突然想起来找沈芝兰颇感诧异,她虽然不知道边疆帅营之中出了什么事儿,但是想来主子如今寻找沈芝是因为南秦的战神皇子秦誉有关了。

    青花素来对慕流苏唯命是从,除了诧异了些许,自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如今瞧着姬弦音虽然极力隐忍,面容上瞧不出什么异样,但是通身的气质委实薄凉了不少。

    青花本就还惦记着午时姬弦音让慕流苏替他斟茶的事情,如今瞧着姬弦音心中不快,顿时心中平衡了不少,颇为恶劣的低低笑了一声,便朝着慕流苏的方向行去:“主子等等我。”

    姬弦音眸光薄凉的打量着那身穿着一袭紫竹叶衣衫的少年,朝着沈芝兰的方向径直行去。

    沈芝兰似乎有所察觉,从人群中转首,却是未曾看着慕流苏,反而越过人群,极为精准的向着姬弦音望了过来。

    隔了人潮喧嚷,两位姿容绝艳的人视线遥遥对质,沈芝兰眸光温润宛若三月春风拂过柳梢,暖意洋洋,姬弦蜿蜒眉目间更似染了霜雪冷冽,透着冰冻三尺的寒凉之意。

    沈芝兰看着姬弦音艳绝面容上的冷意,却是微微一勾唇,极为温润的一笑,透着些许挑衅之意,然后恍若无睹的移开了目光。

    不过极为简单一个对视,初一却似乎觉察到自家主子眉眼之间染了薄凉杀意。

    心下一惊,即便是初一再为呆愣,也算是瞧出了自家主子和沈芝兰之间似乎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开始姬弦音对沈芝兰的敌视态度,初一只是以为是沈芝兰与慕流苏下了那一局盲棋,举亲密了些许,将其视为了情敌对待罢了。

    然而如今初一却是反应了过来,若自家主子真的只是视沈芝兰为情敌,也不会平白动了杀意,毕竟英武将军的桃花实在多,还是男女通杀的那种,

    不说神医谷的那位风岭公子,也不说明显和慕流苏关系亲密的洛家少主洛轻寒,便是今晨的楚清菱与沈芝韵二人,都分明比沈芝兰表现得更加对英武将军有心思。

    主子对这一群人显然都没放在心上过,只是不清不浅的惩治了些许,最多也不过是动了些许薄怒,何时动过这般明显的杀意波动。

    看这样子,这事儿分明还是和英武将军有关。

    主子比英武将军先行归京,回来的时候从未出门参加各方宴会,甚至未曾与沈芝兰碰过面,偏生只是和英武将军熟识之后,才慢慢接触了帝都的贵族圈子,这才和沈芝兰碰了面。

    沈家也不知晓祖坟如何冒了青烟,竟是养出了这么一代年轻子女,无论是沈芝兰还是沈芝韵,都是帝都极为瞩目的存在。

    可惜,这两兄妹似乎都对英武将军有意,若是别人还行,偏生是英武将军,自家主子都已经如此纡尊降贵,不惜舍弃了江湖上的生杀予夺的权势,窝进了荣亲王府这么个小地方,装着体弱多病,受着荣亲王妃和楚琳琅的气,只是为了得到这位英武将军的青睐。

    如此费劲心思,岂能容忍别人觊觎,虽然初一也承认沈芝兰手段极高,看似对英武将军不闻不问,但是一出手便是极为厉害的手段,一局盲棋轻易近身,一坛十里醉,便是将人带去了左相府自己的寝居,虽然明面上不露山水,暗中却是能耐颇高。

    但是在主子面前,初一还是下意识的觉得,也许沈芝兰这些能耐,委实还是不够看的。

    正想着,慕流苏已经到了沈芝兰跟前,辉月容颜上带了些许笑意,但是觉察四周熙熙攘攘的人影,慕流苏便是颇为不耐的皱了皱眉,想了想,开口极为自然的对沈芝兰道:“沈相可有时间借一步说话?”

    这群人此时本就在议论南秦秦誉和慕流苏的事情,提到慕流苏都心生了些许敬意,如今瞧着正主慕流苏过来了,都不约而同的噤了声,颇为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来。

    慕流苏瞧着沈芝兰似乎也是有些诧异自己为何和寻过来,安然立在原地的模样,不由眉头一皱,也懒得再等沈芝兰说话了,径直上前一把拽住了沈芝兰的衣袖,拉着人便往人群外行去。

    紧跟而来的青花瞧着自家主子如此剽悍的模样,也是惊了一惊,压根没有想到慕流苏会这般举动,竟是直接拉着沈芝兰的衣袖不由分说的将人拉走了。

    青花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想而知姬弦音如今是有多大的火气,初一瞧着自家主子安然垂在桌下的右手漫不经心的扶上了石桌桌腿,漫不经心的一个举动,分明没有任何异样,也没察觉到任何内劲的力道,可是那石桌的桌腿一处,径直便是深深凹陷了一个大洞。

    瞧着姬弦音这浑身的火气,似乎当真是气的怒不可遏。初一心想自家主子隐忍了这么久的时日都分毫未动功力,如今竟是被英武将军这么一个拽住衣袖的举动给气的动用了内力,心中更是一阵凉意。

    主子当真是对这位英武将军这么个男子用情至深不成,竟是这么一个拽衣袖的举动都受不住了……

    觉察到姬弦音浑身杀意倾泻的模样,初一也是暗中退了几步,颇为震撼的站开了些许。

    即便如此,姬弦音眉眼中的薄凉杀意,却依旧是分毫未损。

    ……

    沈芝兰被慕流苏陡然拽着衣袖从人群中拉出来,他尚未反应过来,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慕流苏身后,视线却是直直的落在了慕流苏拉着这里的衣摆之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