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七十三章养猫一时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三章养猫一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所谓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时想来显然是养猫千日,用猫一时。

    糯米终于在姬弦音格外迤逦深邃的目光中猛然跃死,径直想着手中执着茶盏的楚清菱方向做跳了过去。

    众人尚未来得及反应,便听得一声极为惨烈的“啊”一声,只见着楚清菱手中一抖,碧绿色的茶水全然洒落在了她的身上。

    偏生糯米也是若受了惊吓一般,陡然转头又是极为伶俐的一个跳跃,又朝着一侧的沈芝韵与慕嫣然跃了过去。

    “唔!”的一声,沈芝韵也是陡然一惊,虽然不若楚清菱那般动静极大,但是总归也是受了惊吓闹出了动静,便是慕嫣然也是面色陡然一变。

    沈芝韵即便再如何传闻厉害,终究也只是一个世族贵女,显然不会武功,看着这么一个猛然朝着自己扑过来的糯米,也是惊得手中茶盏一抖,径直倒在了自己的衣裙之上,这么一阵动静,便是站在沈芝韵一侧慕嫣然也未曾得以幸免于难,也是染了点点茶水。

    不过刹那的时间,原本姿容秀美,仪容端庄的三位出众女子,尊贵形象刹那间便毁于一旦,衣裙濡湿,面容也是透着几分极为少见的惊慌失措。

    慕流苏瞧着三人的模样,几乎是下意识的便瞪向了糯米。

    糯米似乎也是发现慕流苏眼神不善,径直趴下身子,雪白的身躯就着桌子便是圆溜溜一滚,翻来覆去的闹腾开来,口中还一直喵喵喵惨叫不停,俨然一副烫到了的小模样。

    叫嚷了一阵,糯米一个翻滚又跃至了姬弦音怀间,颇为委屈的怂拉着一双耳朵,拱着头蹭上蹭下,俨然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小模样。

    慕流苏眼中刚刚升腾起来了几分怒意,如今瞧着糯米这幅样子,心中便软了不少。想起当初和弦音一起捡到这小猫儿的时候,糯米一身乌漆抹黑的凄惨模样,也是颇像如今这般委屈,顿时怒火便消散了一大半。

    “公主你没事吧!”

    跟着楚清菱一道来的宫女此时压根顾不得管慕流苏这边动静,立马上前将洒了一身茶水而惊得站起来的楚清菱扶住,也是极为慌乱。

    和楚清菱这边一般模样,沈芝韵身侧的婢女也是极为慌忙的扶过了沈芝韵,慕嫣然因为站在沈芝韵身侧,只是洒了一点,倒也没有这两人这般严重,只是衣裳上还是或多或少洒了些许水珠,脸色也是有些不善。

    一个当朝公主,一个是世族贵女,再加上一个将门之女,这三个人何时在众人眼前失过体统,如今却是因为糯米这么一只胡来的猫儿,一一在众人面前失了体统。

    然而饶是三人心中多加恼怒,看着糯米却是说不出一句责备的话来。倒不是因为这猫儿身为姬二公子身边的宠物有多么尊贵,也不是因为糯米这猫儿在种族中多么种类罕见,纯粹的只是因为糯米深得慕流苏的欢喜罢了。

    当初宫宴之上,楚清菱便看出来慕流苏对姬二公子手中的这只猫儿颇为看中,看着这傻猫儿的眼光那叫一个宠溺。

    至于沈芝韵,如今也是将慕流苏化为自己的归属范围内,铁了心要赢得慕流苏的心,她最为聪慧,自然知晓无论是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本人还是这只叫做糯米的闯了大祸的猫儿,慕流苏其实心中都是颇为看中的,慕流苏看中的人和物,她虽然心下不快,但是总归会不会愿意为了这么一丁点小事毁了慕流苏的好感。

    至于慕嫣然,那就更不用说了,虽然恼怒自家弟弟也许当真和姬弦音扯上了断袖之癖,但是糯米毕竟是慕流苏极为宠爱的猫儿,瞧着那猫儿如今待在姬弦音怀中,似乎也是知晓自己闯了祸极为胆怯的小模样,她也只能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李毓秀原本还在接待一众宾客,听说李玉竹的事情,又急急忙忙跑去处理,此时闻见了这边动静,也是颇为快速的赶了过来。

    看着三人衣衫上染了水渍,仪容稍损,神色不郁的模样,李毓秀也是颇为头大,今日生辰宴还真是事多。

    虽然看着郁闷,终究还是极富出事手段,她一贯清冷的面容上带了些许笑意缓和气氛,轻松道:“瞧着姬二公子这猫儿倒是颇为欢喜公主殿下与二位小姐,只是这小东西闯了祸也不是故意,公主,沈小姐与慕二小姐不若先行随婢女一起去客房换一身请爽衣衫过来。”

    身边的婢女也是颇有眼力见的点点头,点头应是,手脚伶俐的对着沈芝韵三人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公主殿下,慕二小姐,沈大小姐,这边请。”

    沈芝韵看了一眼李毓秀与眼前的婢女,颇为利落的点点头,却是从善如流的对着姬弦音与慕流苏道:“姬二公子,英武将军,芝韵就先失陪了。”

    举止落落大方,得体有致,除了微微儒湿的罗裙,委实瞧不出半分不妥之处,沈芝韵即便并不想和慕流苏分开,但是总归自己的形象不能毁了,也就只能极为简介的向着姬弦音与慕流苏行了一礼,转身便跟着那婢女的手势指向抬步行了过去。

    “我等会再过来寻你。”慕嫣然瞧了一眼想法果决的沈芝韵,又看了一眼自己身碧绿色的茶叶水渍,也是颇为无语的看了一眼慕流苏,转身跟了上去,顺带扭头对着楚清菱也唤了一声:“公主,你也随我们一道过去换一身衣裳吧。”

    楚清菱还在可惜慕流苏为她亲手斟下的那杯茶水,陡然被吓得失手打翻了,她还未曾缓过神来,如今听着慕嫣然的声音,这才醒悟过来,看了一眼身上颇多的茶叶水渍。

    想着自己在慕流苏面前失了态,楚清菱也是一刹那羞红了面容,颇为羞恼的瞪了一眼姬弦音手中的糯米,抬脚便跟上了慕嫣然,面色绯红,声音也失了平日里的娇俏:“嫣然姐姐,你等等我。”

    三个重头戏的女子走了,贴身的的婢女也是紧跟着自家主子离去。

    不过须臾,姬弦音这一处颇为热闹的地方便又恢复成了方才慕嫣然尚未过来时候的模样,只剩下姬弦音与慕流苏二人端然而坐,安静异常。

    姬弦音似乎并未被这一场闹剧所惊扰,颇为淡定的低眉敛目瞧了一眼怀中委屈巴巴的糯米,迤逦凤眸极为隐蔽的给了糯米一个夸赞眼神。

    慕流苏正对着姬弦音,因为他低着头,所以瞧不真切他的神色,但是却能看见原本还喵喵惨叫的糯米,刹那间便颇为欢欣的舞了舞尾巴,一双原本耸拉着的耳朵也是一刹便竖直起来,哪里还有半分方才委屈的模样,分明是什么瞧着都觉得颇为兴奋的样子。

    看着糯米这得意时候才有的兴高采烈的小模样,慕流苏刚刚温软下来的眉眼顿时一刹便冷冽下来,她动了动唇瓣,颇为冷冽的唤了一声:“糯米!”

    糯米从画舫之处第一次见着慕流苏的时候,便深觉得这人对自己说不尽的宠爱,甚至差不多每次见面都会给它带上杏花糕品尝,它一直觉得慕流苏对自乎意料的好,这样子,倒是颇为纵容了它的胡闹非为。!

    可是糯米显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也会被慕流苏这般神色冷冽的凶了一顿。

    它下意识的便缩在了姬弦音怀中,颇为不愿动不动就生气了些许笑意的人都作,心想它毕竟是为了主子才做出这番祸事儿的,否则,冷傲尊贵如怎么会这般冒失的做出打翻了人家茶盏的事儿。

    奈何糯米显然高估了自己在主子心中的地位,虽然确实是姬弦音让糯米这般举动的,但是糯米和慕流苏在姬弦音心中的地位自然大有不同。

    糯米之所以能得了姬弦音这般形影不离的照顾,无非是因为当初亲手救下糯米的人罢了,很适用的一个词,便是爱屋及乌。

    如今救下糯米的人对这傻猫儿发了火,姬弦音自然不会为了这傻猫儿求情,他神色清浅的瞥了一眼糯米,眼中的意思很明显。

    谁让你对沈芝韵起了心思,方才你打翻这三人茶盏将人赶走,最多也就算个将功补过罢了,如今慕流苏想要找你算账,本公子自然也管不着了。

    糯米瞧着姬弦音这般模样,猫心凉了一半,但是毕竟是给了自己杏花糕还颇得主子重视的人,糯米一向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只能颇为哀怨的瞅了一眼姬弦音。

    瞧着姬弦音依旧低低垂着双目不予理会的模样,糯米顿时耸拉着脑袋,威风煞了一半,委屈巴巴的跳上了桌子,颇有些上断头台的模样,委屈巴巴的站在慕流苏身前,等待慕流苏的宣判。

    慕流苏看着它哀怨至极的小模样,如此一步三回头的朝着姬弦音那里观望,慕流苏想着这傻猫儿似乎是学聪明了不少,知晓弦音对自己极为重要,竟是要拿弦音来做挡箭牌不成了。

    这般想着,慕流苏微微挑了挑眉,颇有些兴味的瞅着糯米,原本是想着好生惩治一下如此不知轻重的糯米的,如今却是忍不住唇边带了些许笑意。

    初一在一侧已经看呆了眼,便是青花都觉得颇为不可思议,主子护着这位姬二公子也便罢了,怎生还如此要护着这么一个小小的猫儿?

    这猫儿可不仅仅只是将楚清菱和沈芝韵洒了一身茶水,更是将慕二小姐也给祸害了,主子虽然一直以来将姬二公子放在第一位,但是对于这位嫡姐也是颇为放在心上的,主子这般手段能耐,能够如此耐着性子忍着不快和将军府上的那几个女人一起纠缠,俨然是为了给慕家二小姐日后在府上的地位定下基础。

    如今糯米这小猫儿分明惹了慕二小姐,怎生只瞧着慕流苏声音大了些许,这小畜生还没被训了一顿,却是忍不住便露出宠溺笑意了,这破猫儿是有什么别的来历,还是说慕流苏真是爱屋及乌不成?!

    青花愣怔的时候,糯米已经挪动着圆溜溜的身子,颇为愤恨的蹲坐在了慕流苏跟前,虎着一张毛茸茸的小猫儿脸,颇为严肃的瞅着慕流苏,似乎当真视死如归的模样。

    没关系,不就是被自家主子给白白利用了一下嘛,总归不会拔了它的毛儿,受一顿训罢了。

    “行了,你别装了,当真是养久了将你的性子给养挑了,你瞧着你如今的小模样,真是越来越会祸害人了。”

    慕流苏瞧着糯米的小样子,唇角微微一勾,露出些许笑意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