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七十一章古怪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一章古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玉竹看着楚清菱那张虽然青涩,却带着皇家独有的尊贵的面容,也是气的暗中咬牙,她今儿能够闹出这么一件事儿,原本就是因为知晓楚清菱会来参加李毓秀的啊这次生辰宴,所以才这般胆大,不惜在众人面前给沈芝韵和慕流苏二人难堪的。

    哪里想到这个蠢货公主不仅不借着这天大的好机会,让慕流苏和沈芝韵闹僵,最好能让这件亲事黄了,反而还帮着这两人对自己出言冷冽。

    看着这么一张冷着的公主尊容,她也只能颇为憋屈的行了一礼道:“李玉竹见过永宁公主。公主万福金安。”

    楚清菱虽然看出了李玉竹在像自己示好,但是看着慕流苏那张神色并不如何好看的面容,看着李玉竹的眼中自然也是带了几分厌恶,她冷声道:“李三小姐此刻应该做的恐怕不是像本公主行礼,而是像英武将军致歉吧?”

    楚清菱这话一说出来,李玉竹也算是知晓了为何楚清菱没有借机闹事,反而是不惜借着公主之威想要将这件事压下去,从她言语之间所说的向慕流苏致歉便可以窥见端倪了。

    楚清菱不喜欢沈芝韵自然不是作假,不然不会只让李玉竹向慕流苏道歉,丝毫不提让李玉竹给沈芝韵道歉的事情。

    但是这件亲事总归还是关乎慕流苏的颜面,她若是找了个别的借口还好,偏生找的是先前沈芝韵嫌弃慕流苏是个莽撞武夫的事儿,若是楚清菱当真借机闹事儿,不就是变相的承认了沈芝韵曾经这般想过慕流苏么,身为男子却遭了未婚妻嫌弃,委实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情。

    楚清菱虽然蠢,但是在慕流苏的事情上倒也是不曾马虎,即便是不得不帮着沈芝韵说话,她也不愿意损毁了慕流苏半分形象。

    李玉竹咬了咬牙,她其实只想着让沈芝韵与慕流苏之间产生隔阂,千算万算,却是没有想到慕流苏在楚清菱心中地位如此之重,如今楚清菱不帮着自己说话,堂堂一国公主的威严,自然不是她一个区区庶女能够挑战的。

    李玉竹脖子咬牙,却也是不得不朝着慕流苏行了一个大礼:“英武将军恕罪,玉竹不过是对先前发生的一些旧事感些许兴趣罢了,还望英武将军不要将今日之事在心上。”

    慕流苏看着来的这般及时的楚清菱,眉梢挑了挑,本来也是打算借端妃的名义来处理这事儿的,倒是没有想到楚清菱这个当朝公主也来了,左右她倒也不是很想为这些女子的心机之事裙纠缠,更何况还是这么一出自己千方百计想要解除的亲事儿。

    既然楚清菱能借着公主的身份让李玉竹安分下来,她省了些许口舌之力,自然也是极为乐见其成的,想来原主小时候倒是没有白救这个小丫头,倒是个极为可人的妹妹。

    她也许没有那心思搭理李玉竹的请罪,兀自朝楚清菱轻轻笑了一声:“多谢永宁公主出言相助,公主从宫中过来,想来也是车马劳顿,如今还处理了流苏的事情,想来也是口渴了,若是公主不嫌弃,不若过来饮一盏茶歇息一会儿。”

    慕流苏此言一出,初一只觉得周围的温度又低了一个度,他暗搓搓的抬眸瞥了一眼自家主子。

    姬弦音此时低眉敛目的抱着糯米,艳绝美艳的眉目瞧不出些怪异,但是那周身的薄凉冷冽之意却是分毫不少。

    姬弦音看似安静的抚这猫咪皮毛心中却是染了怒意,好你个流苏,楚清菱帮了你也就帮了,你倒是会客气,心性也真是极大,将一个心心念念爱慕自己的女人给扯了进来不说,还让人过来饮茶,她口渴了,难不成本公子不口渴不成。

    虽然眉目间氤氲着怒火,但是总归楚清菱还是帮了慕流一个忙,姬弦音素来知晓慕流苏对这些女子的心机没有心思去搭理,她出手的话,李玉竹必然是要见血的,今日毕竟又是李毓秀的生辰宴,楚清菱出手,三言两语拦了下来,省得将事情闹大,将慕流苏推上风口浪尖。

    看在写这一份相救情意思上,他便忍一忍,让她过来饮一盏茶便是。

    初一瞧着自家主子分明冷冽不快的模样,却还是如此隐忍不发的样子,也是大为惊叹,想不到自家主子竟是在意道这英武角落到这般地步,竟然是连着这样的气恼之意也能隐忍了下来。

    ……

    慕嫣然看着慕流苏眼中的笑意,又瞧着那面容之上的坦然神色,委实是怎么看怎么摇头,永宁公主对慕流苏的心思,她这个做姐姐的是全然看在眼中的,但是慕流苏显然并无这样的想法,在她眼中,分明是将楚清菱看做自己的妹妹对待,正如此时一般,她丝毫没有忌讳楚清菱一个公主身份,只想着让人过来此处歇息。

    楚清菱看着慕流苏眼中那几抹细碎而温雅的笑容,也是颇为欢喜的应了一声:“流苏哥哥,清菱正口渴了,的确想要饮茶。”

    堂堂一国公主,看着一个少年将军,却是连着自己的尊称都舍去了,在场一众人都是人精,又素来听闻过永宁公主与慕流苏之间的些许传闻,自然也是看出了这位公主对这位少年将军也是有些心思的,奈何人家毕竟是皇族极为尊贵的公主殿下,又是皇后颇为宠爱的女儿,太子极为宠爱的妹妹,她们不过是区区臣子子女,自然没有那个胆子说出口来。

    沈芝韵瞧着楚清菱笑容乖觉的走了过去,只觉得一众姐妹瞧着自己的眼神都是别有深意,她心中暗恨,这件事情她是当事人中的女方,自然不是最好开口解决的,但是这事儿对于慕流苏来说,想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慕流苏出手解决,自然也就圆满了,偏生蹦出来一个楚清菱,来的正是时候,平白抢了这么一个好机会,也算是让慕流苏平白欠了楚清菱一个人情。

    她一张美貌面容冷冷的看着身前弯腰认错的李玉竹,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她从沈家的一个生母早亡的孤女走到如今地步,虽然少不了端妃的扶持,但是自己的手段才是最为重要的,李玉竹先前虽然便与自己过不去,但是一直以来丢脸的都是李玉竹,她倒也没把这样的货色放在眼中。

    今儿倒是没有想到这个该死的女人会拿她的亲事来做文章,平白让她受了几分气,沈芝韵唇角勾着冷笑,已然是想好了如何处理这个差点丢了自己脸的女人。

    但是这些糟心事自然需要放在后面来处理,当务之急,是解决了这些看着楚清菱走向慕流苏后,暗地里瞧着自己神色莫测的目光。

    沈芝韵暗深呼吸了一口气,眼中染了些许笑意,她抬眸看了一眼慕流苏与楚清菱,眼中也是染了几分盈盈笑意。

    莲步轻移,径直上前,低调奢华的银钗步摇微微摇曳晃荡,她身形婀娜,步步娉婷行到慕流苏这边,落落大方的朝着楚清菱这这一桌子的人行礼:“芝韵见过永宁公主与慕二小姐,见过姬二公子与英武将军。”

    举止端庄得宜,行礼的时候,也是精妙到恰到好处,脸上带着晃人心神的笑意,委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无论怎生瞧着都是极为引人注目。

    行罢一礼,沈芝韵朝着慕流苏与楚清菱又是

    盈盈笑道:“今日这出闹剧,多亏了英武将军信任芝韵,也多亏了公主殿下出言相助。”

    委实是京中颇负生命的意义公主殿下,这么言辞精妙的话,单单是听着,便让人觉得玄机尤在。

    一方面点出来了李玉竹所言不过是出闹剧,又指出慕流苏极为信任她没有做出那般事情,最后对于楚清菱,也是没有半分敌视态度,姿态平和的感谢出手相助,这般从容自信的处理姿态,委实让人单单瞧着便深觉内涵极深。

    慕嫣然原本在初见沈芝韵的时候,因为她身边的那个丫鬟慧云而对沈芝韵态度不佳,但是自从在云水居瞧着这人对自己弟弟的一番心意,也是微微有了些许动容,再加上她如今深深怀疑自家弟弟与这位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之间有着断袖之癖,自然对沈芝韵也就隔在看中。

    虽然楚清菱与沈芝韵二人对慕流苏都是情意深重,但是毕竟楚清菱乃是一国公主,公主嫁娶之事宜,素来都会容易皇子的党派之争扯上关系,加上楚清菱的嫡亲皇兄便是当朝太子,委实是想想都觉得不如何简单。

    再加上皇后如今尽量的避开让楚清菱与慕流苏过多接触,想来二人之间的亲事也是不太可能,毕竟楚清菱心悦慕流苏的事情,在整个帝都之中,也不是只有一两人知晓,若是慕流苏与沈芝韵当真解除了亲事,最后还与楚清菱成为了夫妻,对这位公主的名声也不太好。

    这样看来的话,其实沈芝韵相较楚清菱而言,还要适合流苏些许,毕竟沈芝韵与慕流苏之间的亲事是端妃娘娘亲自得了皇帝首肯求下的。

    端妃膝下无子,沈芝兰又是深得皇帝之心的中立左相,即便沈芝韵嫁给了慕流苏,对整个朝廷的党羽之争而言,也委实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最多算是端妃身后有了个实际点的势力,不会老来无能受欺罢了。

    而且相较于楚清菱的心性单纯而言,沈芝韵这般的身家手段,进入了慕家的后宅,也不会平白被慕老夫人和宋氏所欺压了,凭着慕流苏如今的军功,日后必然是会进入行朝廷武将之事的,到时候身后有如此一位贤内助,慕流苏便也可以不用再忧心后宅之事儿,专心建功立业即可,想来想去,还是沈芝韵合适的好,

    心下一番思量,慕嫣然自然也是有了想法,她颇为亲昵的起身,拉过沈芝韵的手,也是颇为雅致的笑道:“沈小姐哪里的话,流苏信任你,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又何必言谢,左右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

    话说着,她手中微微用力,拉着沈芝韵那水粉色的衣袖,颇为自然的让沈芝韵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慕嫣然似乎并未觉得有何处不妥,一张温婉面容上带着几分精致的笑意,言笑晏晏道:“今儿出了这样的事情,沈小姐想必也是受了惊吓,我这盏茶尚未饮过,沈小姐不若也喝口茶压压惊。”

    这下,方才还只有着姬弦音慕与慕流苏二人坐着的小桌之处,竟是平白又多了三个女子。

    初一的面容一下子颇为古怪起来。

    ------题外话------

    九点半还有一章,回家晚了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