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七十章什么东西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章什么东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玉竹方才说的话也是让沈芝韵面色大变,看着李玉竹神色颇为恼火。

    那个时候她对慕流苏的心态完全不一样,李玉竹因为与她不对付,所以琢磨得懂她的心思,知晓她对慕流苏没有那份心思。然而如今她心境变化,李玉竹想来也是瞧出了,这是铁了心的不想让她和慕流苏有个好姻缘。

    当初她在水云居,废了好大的心神不惜学着那些女人梨花带雨的模样让慕嫣然答应相助,她原本还等着慕流苏对她有所改观,如今被李玉竹捅破先前的事儿,脸上自然有些挂不住了。

    她素来温婉的面容上带了极重的冷意,盯着李玉竹道:“李玉竹,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玉竹已然被慕流苏无视了自己,漫不经心的和姬弦音说话给气的不轻,她指名道姓的问着慕流苏,就是想让他气的和沈芝韵闹翻,然而看慕流苏如今的意思,似乎是并不想搭理自己。

    她不由有些气大,她已经说明白了沈芝韵这个贱人并不心悦慕流苏,甚至外人提一句都觉得极为嫌恶。

    对于男子而言,这样丢脸的事情,慕流苏不和沈芝韵翻脸,居然还只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难不成当真是沈芝韵这个狐狸精将人迷得神魂颠倒了?

    宫宴上的事情,她对慕流苏的印象本就不好,如今慕流苏还如此袒护沈芝韵,她更是冷笑了一声,也不搭理沈芝韵,只是对着慕流苏道:“英武将军原来如此宽心,一个提一句将军的名字都觉得惹人嫌恶的女子,英武将军却是如此偏袒,当真是少年英杰。”

    言下之意,就是说慕流苏被沈芝韵这个女子嫌弃还赶着脸上去讨好,委实是太过丢人。

    沈芝韵听得面色更是阴沉,偏生这话她却不能接,若是沈芝韵否认了嫌恶慕流苏的事儿,那便是说他早已经心悦慕流苏,即便是两人之间已经有了亲事一说,沈芝韵这般明目张胆的在帝都贵族一辈中承认这事儿,也是会损了自身闺誉,成为他人笑柄的。

    更何况,沈芝韵咬了咬牙,慕流苏原本就和他商议过解除婚约的事儿,若是她在此处昭告天下自己对其有意,日后若即便真的婚约解除了,那丢脸的也是她自己。

    可是若是不反驳的话,慕流苏必然会知晓自己以前对她无意,她本就认为自己对她无意,也对这门亲事无感,她虽然先前便否定了,但是李玉竹如今提出来,她不反驳,估摸着更是让她有了解除婚约的心思。

    沈芝韵想着,贝齿便咬了咬唇瓣,她极少被人逼到这般想说话却说不出来的两难境地,该死的李玉竹,当真是惹恼她了。

    慕流苏慢悠悠将糯米悠然放到姬弦音手中,听着李玉竹连珠炮一般的责问,脸上也是颇为不耐烦。

    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身穿着鹅黄嫩色衣衫的李玉竹,唇瓣微动,颇为厌烦的道:“我与沈家小姐的亲事,总归是长辈们定下的,沈家小姐不愿意谈及本将军姓名,无非是闺阁女子教养良好,倒是不知李三小姐一个区区李家庶女,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过问本将军和沈小姐的事儿,李三小姐若是当真对这事儿极感兴趣,不若去端妃娘娘跟前问个清楚便是。”

    李玉竹原本还嘲讽的看着慕流苏转头,以为她会对沈芝韵发怒质问清楚,哪里想到这个少年将军对这事儿丝毫无所感觉,开口的话更是让她脸色大变。

    风轻云淡便将沈芝韵当初不愿谈及慕流苏的事儿说成了良好的闺阁教养,点名道姓的说自己是个区区庶女,甚至还将端妃给搬了出来。

    端妃此人,虽然膝下无子,但是正因为如此,才会颇受圣宠,自古帝王恩宠,都会考虑到后宫女子牵涉的朝中党羽,如今虽然皇帝身体康泰,但是几位皇子已经成年,自然少不了朝中支持之人。

    这个时候,皇帝对于后宫妃子的隆恩与否便成了一个判断的风向,但是端妃普却是个例外,一个没有子嗣作为人生凭借的女子,自然是无论如何恩宠都都不会和朝中党羽扯上关系,再加上端妃本就容貌美艳,冠绝后宫,自然也是颇得盛宠。

    而另一方面,即便端妃如此受宠,宫中的贵妃也就不愿意出力去对付端妃,毕竟在她们眼中,为了这么个没有将来的女人,平白惹了皇帝恼怒实在不如何划算,只要端妃一日无子,总归到最后没资格登上那尊贵的太后之位。

    所以正因为如此,端妃才成了继安妃死后再一位宠冠后宫却无人能出其左右之人,皇帝盛宠不绝,自然也就成了各方不能轻易惹恼的人,偏生这个人只有沈芝韵这么一个侄女儿,百般宠爱,若是让端妃知晓了李玉竹今日妄图借沈芝韵与慕流苏的亲事羞辱沈芝韵,便是李玉竹有天大的胆子,恐怕也难以承受端妃的怒气。

    她出来捣乱的时候,压根没有想到慕流苏这个该死的人会提及端妃此人,正如慕流苏所言,她不过是一个区区庶女,本就是没有资格过问这端妃赐婚的亲事儿的。

    更何况,她虽然一直与沈芝韵不对付,但是因为沈芝韵的手段,从未讨到好处,所以端妃也就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是若是今日倘若慕流苏真的被她激怒,和沈芝韵拉成了对立面,这笔账清算到最后,最后得到惩治的,终归还是她李玉竹。

    沈芝韵素来自命清高,倒是从未拿过端妃在她面前做过挡箭牌,可是慕流苏却是丝毫不避讳,径直将端妃搬出来,显然也是没心思和她废话想要速战速决来着。

    可是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让她就这么憋屈的回去,委实有些不甘心。她忽而抬眸来了一眼慕流苏,冷笑道:“英武将军何必这般说话,这本就是我们帝都小辈之间的事情,端妃娘娘又怎回与我这么个小丫头计较,更何况,我这也并不是对英语将军与芝韵姐姐的亲事感兴趣,不过是害怕英武将军娶了一个如此不心悦自己的女子为妻罢了,想来英武将军也是不会与玉竹计较吧。”

    慕流苏委实是厌烦极了这些后宅女子的弯弯绕绕,肚子里一天不装些墨水,反而装些上不得台面的心思诡计,方才李玉竹话的意思,还是铁了心说沈芝韵不愿意心悦于她,问她作为沈芝韵的未来夫婿,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可不就是在挑拨她与沈芝韵的关系么。

    虽然慕流苏对这门所谓的亲事唯恐避之不及,但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她一个区区李玉竹来这里叫嚷,她无意多了一个沈芝韵这般的敌人,也是无意得罪于端妃。

    李玉竹这般狠毒心思,摆明了是借这件事儿家让慕家与端妃反目,她即便是动过解除婚约的心思,却也从未想要将双方的关系搞得如此僵硬。

    冷笑一声,正准备回绝回去,一声极为清脆讽刺的女音便陡然传来。

    “李家三小姐真是好大的口气,你害怕流苏哥哥娶了一个不心悦自己的女子?你一个形同婢女的妾室庶女的身份,倒是哪里来的脸面操心流苏哥哥的亲事,当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不成,流苏哥哥与你计较与否本公主不知道,但是本公主知晓,今儿你惹了本公主,便是别想着本公主不计较。”

    姬弦音抱着糯米的手微微一顿,迤逦凤眸一刹那间更是薄凉宛若染了霜雪,初一神色尴尬的摸了摸鼻头,心中暗自想着英武将军的桃花委实多不胜数,今儿李毓秀的生辰宴之上,人也倒是来的挺齐。

    可怜自家主子刚刚才和大有情敌之相的沈相打完交锋,慕家小姐也过来凑了热闹,这边沈芝韵这个未婚妻的的事儿还没处理完,皇宫那位刁蛮公主又乖觉出来搅局了。

    这遍地的桃花,看来主子这追“夫”之路,还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需要上下而求索。

    李玉竹显然也没有想到这该死的楚清菱会突然冒出来,若说因为身份待遇的缘故,她才这般与沈芝韵结了梁子,那楚清菱与沈芝韵之间的过节,便与沈芝韵的身价无关,而是纯粹的就只是因为慕流苏的缘故,才导致了二人差点反目成仇。

    因为这个慕流苏,二女之间的磕磕碰碰,过节来往,分毫不比她与沈芝韵之间的敌对关系差。

    可是今儿楚清菱也不知道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竟然是几位难得的替沈芝来开口说话了,虽然她的本义外屋让慕流苏和很沈芝韵结仇反目,但是总归这件事儿还是对沈芝韵影响较大,慕流苏除了会被笑话一众,总归这事儿很快就掀很了过去。

    楚清菱这么一国的堂堂公主,竟然是不惜用公主之位来压她,还说什么即便慕流苏不计较,她楚清菱也要计较。

    李玉住差点没有忍住一口气怼回去,想说楚清菱你装什装,本来就暗地里和沈芝韵斗了多年,如今沈芝韵出了丑态,你楚清菱心中指不定如何高兴,又何必这般假惺惺的帮着沈芝韵说话,可不就是想要得到慕流苏侧目以待么。

    心胸扭曲的人,想人的时候自然也就想的如同自己内心所想那般扭曲变态,但是李玉竹委实是想多了。

    楚清菱身为皇后的小女儿,对于这个女儿,皇后虽然也的确算是从小娇生惯养着长大的,但是因为太子楚清越出众,皇后地位便也极为稳固,对于这么一个小女儿,也是从小就拉出了心机争斗的氛围,养的颇为心性单纯。

    楚清菱爱慕慕流苏的事情,无非是因为幼时慕流苏的那一救助罢了,但是对于慕流苏,她心中爱慕,但是除了不想让别的女子嫁给慕流苏,却从未想着其他心思,即便她经常找沈芝韵的麻烦,却也是知晓沈芝韵这般的女子,也算是颇为优秀配得上她的流苏哥哥的。

    慕流苏不曾说过悔婚之事儿,楚清菱心性倒也极大,并未想的过细,在她眼中,男女之间的爱慕之意,便是只要能嫁给慕流苏就极好,她不在意沈芝韵如何,就算她是一个堂堂公主,也宁愿为妾下嫁,只要那个人,是她的流苏哥哥便是。

    至于沈芝韵此人,毕竟是慕流苏名义上的未婚妻,她虽然心中不快,但是却也知道自己插足进来颇为理亏,只要沈芝韵不抢了慕流苏全部的欢喜,她还是能够容得下的。

    正因为如此,楚清菱才会觉得,连她楚清菱都能容忍的事情,一个区区李玉竹,算什么东西,也妄图借沈芝韵的事儿来侮辱慕流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