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六十六章弦音vs芝兰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六章弦音vs芝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边李策也是静静看了门前的一个插曲,等二人处理完这些事情,慕流苏和姬弦音二人总归不能厚此薄彼,楚琳琅这个亲王之子尚未进府门,还得他亲自去迎接进府。

    想了想,也就只能让管家先将慕流苏姬弦音二人,以及沈芝兰沈芝韵两兄妹先行带带正厅去。

    初一怀中抱着跟着从马车内跑出来的糯米,默默跟在姬弦音身后,手中温吞的抚摸着糯米满身的绒毛儿,心中却是想着自家主子估计对这沈相两兄妹半分好感都没有。

    一个是英武将军名义上的未婚妻,一个又是是在上次赏梅宴上与英武将军亲密接触过的沈相,活脱脱两个情敌,能有好感才是奇了怪了。

    气氛一度古怪,似乎连糯米这呆猫儿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缩在初一怀中,极为倦怠的壮困,尾巴却是摇来摇去的颇为有趣。

    对于此刻的安静,慕流苏倒是没有想太多,总归有姬弦音在,她也不会太过不自在,也就没有顾及沈芝韵那形影不离的目光,随意的行着。

    管家领着这么四个贵客,这三个男子,一个清俊倜傥,一个艳色无疆,一个温润如玉,均是大楚顶顶的人物,而沈芝韵这唯一的女子,也是姿容秀致,端庄娴雅,举手投足之间落落大方,这四人随便一人出现都是一个极为醒目的发光体,如今四个人一起行走,更是宛若辉月之光,一出现便夺尽了正厅所有人的目光。

    更何况这四人之间的气氛还这般古怪,当真是让他有些汗流浃背反应不过来,原本管家觉着就这么安静的将人带过去也就罢了,但是行了几步之后,沈芝兰便突兀的开了口。

    “英武将军好尖的眼神,竟是注意到了马车车窗上的刻字,委实是观察细致入微。”

    慕流苏听着他言语间的意思,显然也是知晓这马车之上的刻字是有些问题的,当初她在宫宴之上,瞧见了荣亲王府标志的两辆马车,就已经留了心思,荆棘门随意打探一番,知晓是楚琳琅动了手脚,抢了慕流苏的马车,她那时候便想着要楚琳琅些许颜色看看。

    宫宴结束之后,她便亲自在这马车内做了些许手脚,模仿洛轻寒洛家的刻字,写下了弦音的字,将这马车说成了是洛家替弦音定制的,楚琳琅那般性子,自然不会对着一辆马车瞧来瞧去仔细端详。

    今日这事儿,别说楚琳琅压根不知道这马车上的刻字哪里来的,他也没法确定这是不是洛家的手笔。

    若是真将洛家人慌忙请来辨认,反而还有可能闹出些许笑话,不过即便他不怕闹笑话当真去请了洛家的人,有洛轻寒在帝都坐镇,她自然也不会担心马车上动了手脚的事儿被暴露了。

    如今听沈芝兰的意思,似乎是知晓这马车是被他动过手脚了?倒也不愧是大楚的左相沈芝兰,如此年轻便胜任左相一职,能力倒是不缺的。

    她笑了笑:“不过是关心情切罢了,本将军要护着的人,自然想方设法也不能让他受了委屈。”

    沈芝韵本就默默看着慕流苏的身形,如今陡然慕流苏这话,眉目动了动,却是有些意味不明,她说的这话,倒是分外让人惊叹,只可惜如今她想要护着的人不是她沈芝韵,而是姬弦音。

    沈芝兰听着慕流苏的话,眸色也是深了深,视线落在姬弦音身上,眸光温润:“姬二公子能得英武将军这般的挚友,当真让人好生艳羡。”

    姬弦音迤逦凤眸也微抬,神色清淡与之对视,眉眼间的艳色对上沈芝兰温润的视线,唇角缓缓勾出一抹惊艳弧度:“英武将军愿意护着弦音,自然是弦音的福气,沈相不必艳羡,毕竟有些东西,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无论沈相如何艳羡,也是得不了的。”

    初一听着姬弦音的话,伸手按了按喉咙,压抑了自己被呛到的咳嗽声,主子之前分明一副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懒洋洋模样,如今也不知为何,对沈相如此针锋相对,哦,也不对,但凡是与英武将军稍微亲近些的男子,譬如神医谷的风岭,譬如洛家的少主洛轻寒,似乎都是这般针锋相对言语带刺的模样。

    不过,如此明目张胆的说有些东西是沈相艳羡不来的,这样真的好么?

    “芝兰瞧着姬二公子似乎身子大好,想来是英武将军前些日带你去神医谷的医治有了些许用处,芝兰听闻英武将军似乎与神医谷的风家嫡子也极为交好,想来有些东西,也不是若姬二公子想象的那么独一无二的,若是有幸,芝兰许是有朝一日,也能成为英武将军身边的一位挚友,姬二公子你说是吧?”

    沈芝兰听着姬弦音看似平静实则夹枪带棒的声音,不由微微一笑,漫不经心的回应。

    初一感慨了一声果真不愧是大楚最为出色最为年轻的狐狸左相,主子这般厉害的一张嘴,竟然也是难得讨了半分好处,主子原本的意思,是觉得慕流苏对自己的爱护之情是独一无二的,沈相艳羡也没用。

    然而沈芝兰却是反应极快的提及了神医谷的风岭,慕流苏陪着风岭一同回了神医谷,不仅还原了当年事情真相,也动手清理了几个异类,很显然慕流苏对风岭的爱护之情也是极为醒目的,沈芝兰便用这一点反驳了姬弦音所说的慕流苏的爱护之意并非独一无二,甚至极为挑衅的说有朝一日他也会成英武将军的挚友,得了她的护顾。

    这话连初一都觉得火药味十足,更别提沈芝兰又提了一个风岭,也是主子眼中的一大情敌,估摸着此时此刻若不是主子极力克制着在英武将军面前装弱小,恐怕早就已经恨不得运功将沈芝兰给一掌拍死算了。

    “沈相所谓,弦音倒是不知,不过沈相所有能耐,大可一试。”姬弦音凉薄开口,面上似乎没有变化,端的是一副清贵模样,然而言语之中的冷意经极为明确了。

    你大可一试,到底有没有本事,能从本阁主手中,夺了流苏爱护。

    这般危险的对话,言语之间全是危险的暗示,虽然旁人听不出门道,沈芝兰作为当事人,自然是颇为听得懂。

    沈芝兰眸色温润一笑,忽而凑身到姬弦音身侧,微微道:“姬二公子衣襟皱了些许,芝兰替你理一理的好。”

    慕流苏看着忽而凑近姬弦音身侧的沈芝兰,眸色动了动,显然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沈芝兰怎么会突然这般殷切的帮着弦音整理衣物。瞧着是没有恶意的,慕流苏倒也没有阻拦,径直退开了一步,腾出了位置给沈芝兰。

    她虽然觉得这两人只见气氛不太对劲儿,但是总归沈芝兰这般的人物若是向弦音示好了,想来也失为一件好事儿,倒也一副乐见其成的模样。

    姬弦音原本并不喜欢他人碰触,奈何他也知晓沈芝兰如今是有话与他说的意思,艳丽眉目冷了几寸,倒是静静站在原地没有反对。

    两位皆是大楚帝国数一数二的倾城美男子,一人雪色长袍光泽莹莹,宛若九天之上的谪仙清贵非凡,一人紫色鱼鳞服水泽粼粼,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如今平白站在一处,举止还颇为亲密,委实是怎么看怎么养眼。

    看着气氛倒是颇为和谐,然而其间争执之意,也是只有姬弦音和沈芝兰两个身临其境的人能够感受得到。

    沈芝兰微微靠近,气息温润,一如他整个面容给人的映像一般,清凉的嗓音隔音入耳传入姬弦音耳际:“姬二公子不过是比芝兰早些寻到她罢了,你可知晓,当初爬上苍虚血雪山的,除了你,还有我。”

    姬弦音闻言,纤长浓密的睫羽微微一颤,却是兀自掰开了姬弦音停留在他衣襟处的双手,迤逦面容带了些许复杂之意,口中却是没有丝毫的松懈:“多谢沈相多虑,不过弦音还是要奉劝沈相一句,无论沈相有意与否,大可试试结果,看看到底有用与无。”

    沈芝兰看着姬弦音那双掀起了些许波澜的脸色,却是微微一笑,话无之间依旧挑衅十足:“必然会的。”

    姬弦音伸手,举止看似轻柔,却是力道十足的将沈芝兰整理自己衣襟的手缓缓拽了下去,艳丽五官勾出一抹凉薄冷笑,倒是不曾再应答一分。

    沈芝兰也没有别的话要说了,当真宛如替姬弦音整理了一番衣襟一般再无动作,微微退开一步,拉开了距离,脸色带着一贯的笑意,莹莹若玉:“好了。”

    因为是传音入耳,即便是慕流苏如此高深的内力,就站在两人如此靠近的身侧,也是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更不要说是武功比慕流苏还要逊色的初一,以及全无武功的管家与沈芝韵了。

    慕流苏瞧着姬弦音微微抿着绯色薄唇,低眉敛目,纤长的睫毛一下又一下的煽动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心情不郁的模样,慕流苏一时也是有些难以捉摸,只能开口问道:“弦音,你可是因为在马车上犯困受了凉,身子不舒服?”

    初一暗自摇头,想想自家主子从神医谷来回一趟都没出什么毛病,再加上已经用过了风岭费心研制的续心丹,手上还带着暖灵玉的扳指,哪里还能受了寒气,没瞧着主子如今已经身子爽快的狐裘都褪了嘛,更何况主子哪有那般犯困,当真会在马车上睡着,压根不可能的,不过是瞧着楚琳琅话多不愿意出来搭理罢了。

    想来还真是应了那句关心则乱,连他这般心思不如何细腻的人,都能想到主子可能是装睡,英武将军这般聪慧的人,怎么还信了他马车犯困的鬼话。

    糯米从初一怀中探出毛茸茸的耳朵,睁开半只猫眼儿,懒洋洋的眯了一眼自家主子和英武将军二人,视线却是慢悠悠的落到了沈芝韵身上,陡然猫眼儿一亮,先前倒是见过,只是没机会和这位美人走的这般近,这么近距离一看,委实比音杀阁的那些婢女姐姐瞧着好看多了,若是这么个漂亮美人能给自己洗澡,那它也算是猫生无憾了。

    糯米心情很激动,挣扎着跳起身来“喵喵”了两声,恰好是春天,又是看着没人的时候,那声音委实分外……

    慕流苏面容古怪的瞅了一眼糯米,她也算是知晓糯米的些许习惯的,这小呆猫儿前世便被她惯了个坏毛病,只叫着手底下美艳的婢女替它洗澡,它才不会嗷嗷叫着动人,不过如今瞧着,这呆猫儿似乎是打起了沈芝韵的主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