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六十一章十里醉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一章十里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璇玑阁主带着慕流苏甫一回到流云院,流云院四周都是荆棘门的人暗中守护着,自然没有守夜的婢女,而荆棘门的人看着这么陡然出现的人,虽然暗自诧异着,但是没得到慕流苏传令,只能乖觉的隐在原地。

    慕流苏也没换这些,见着两人到了流云院,陡然一个出手,手中内劲极为强悍向着璇玑阁主脖颈处袭去,眉目间满是凌厉之色。

    “放开!”

    璇玑阁主似乎早就料到慕流苏会对自己动手,不得不松开了揽在她腰间的手,微微抬手将那一记凌厉的杀招拦了下来。

    慕流苏身形得了自由,立马一旋身退出一丈之外,一招未果,慕流苏袖间落出一把匕首,迎着泠然月色银光一闪,复又欺身而上,径直杀意凛冽的掠上前去。

    璇玑阁主瞧着慕流苏这般模样,也是知道了早上的事儿委实气坏了她,如今一出手便是杀招,凭着流苏的攻力,他若是不出手,委实不太好应付。

    他顿时为难的皱了皱眉,轻轻避开了去,低声恼怒道:“行了,日后不随意动你便是了,本阁主今日来,是有件要事要与你说。”

    慕流苏听着他语气不像是作假,脸上的凌厉才散了几分,冷冷的瞪着璇玑阁主,语气极度不善:“日后若是再这般没有分寸,本将军非要将你的手剁下来。”

    末了,她收了手中匕首,冷冷的开口补了一句:“什么事儿,赶紧说。”显然也是对璇玑阁主所说的事儿有那么几分兴趣,想来如果不是重要的大事儿,也没必要劳烦这人亲自来一趟将军府上。

    身为江湖之人,却是一日来了两趟将军府,晨起入夜都未缺席,估摸着也就只有这个璇玑阁主了。

    瞧着她不再动手,璇玑阁主这才放心了些许,却是四周环视了一番,兴味十足的看了一眼慕流苏,眸中星辰熠熠。

    慕流苏看他这般模样,俨然是在暗示说话的地点不合适,慕流苏看着他颇有些欠揍的小模样,恨不得上前踹他一脚,却是冷哼了一声,径直进了屋内:“进来说吧。”

    璇玑阁主唇角勾了笑,如今倒是不用若晨时那般闯着窗户进门了,径直大摇大摆的跟着慕流苏走进了屋里。

    慕流苏虽然脸色并不如何,到底还是给他倒了一杯凉茶茶水,给他递了过去:“过来坐下喝杯茶再说吧。”

    璇玑阁主唇角勾着笑意,闲庭信步的走过去,正要说话,忽而神色一变,兀自盯着慕流苏道:“你这屋内放了十里醉?”

    慕流苏眼中闪过些许错愕,有些面容古怪的看着他,这人生了一张狗鼻子不成,怎的嗅觉这般灵敏,今儿回府后只顾着布置慕婉瑶那边的事情,也就随意的将十里醉留在了内室没管。

    不过这毕竟是天下闻名的好久,即便尚未启封,这般浓郁的酒香也无法掩盖,璇玑阁主本就武功极高,感官灵敏,能察觉到十里醉的酒香,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反正已经发现了,慕流苏也没打算再否认,只是面容隐隐不善的道:“你若是想打十里醉的主意,门都没有,这是给风岭,洛轻寒留着的。”

    璇玑阁主听到前半句的时候,神色就已经极为不好,如今再听后半句,一双凤眸更是闪过极为严寒的薄凉之意。

    他陡然伸手捏住了慕流苏端着茶盏的手腕,略微带了几分力度,面色恼怒道:“十里醉在整个大楚帝都,除了皇帝手中有那么两坛,便只有沈芝兰府上才有多余的十里醉,你房中这一坛,难不成是沈芝兰给你送到将军府来的?”

    慕流苏陡然被他拽住手腕,又见他眉眼间有些许凉意,想起长街之上的那一支沈芝兰的长箭,慕流苏已然可以断定,那日的刺杀不过是这人陷害沈芝兰的了。

    只是她委实想不明白,璇玑阁主与沈芝兰二人,一个身为江湖顶尖的杀手,一个身为朝廷的左相,怎么会平白扯上关系,这璇玑阁主分明对沈芝兰颇有敌意。

    左右这事儿音杀阁查起来也不费劲,慕流苏自然懒得隐瞒,回答道:“不是他送到将军府上的,是我今日自己去沈相房中取的,我与他饮过一坛,确实是天下难寻的美酒。”

    慕流苏说话的时候本就在悄悄打量璇玑阁主的神色,如今一语落,璇玑阁主眸色更是寒凉如水,冷冰冰的瞪着慕流苏,唇角却是气的勾了一抹冷笑,这话不是对慕流苏说的,慕流苏只听得他唇瓣染着绯色,极为冷冽的道了一句:“沈芝兰,当真是极好。”

    慕流苏瞧着他反应委实太过不对劲,先前的火气便也散了一半儿,微微打量了一眼沈芝兰,迟疑道:“你这是怎么了?你与沈芝兰有什么深仇大恨?”

    璇玑阁主抬眸,慕流苏那张带着困惑的辉月面容映入眼帘,他瞬间便有些咬牙,可不就是夺爱之仇么,偏生当事人还一副毫不知情的无辜模样,他心中一阵气血翻涌,却是不知如何开口。

    十里醉这般的美酒,她喜欢喝,他替她寻来便是了,怎生非要受了沈芝兰的礼。再说她本就一个女子,如此大咧咧的跟着进了男子的住处,这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在房中与陌生男子饮酒,委实是让人气得慌。

    更可气的是,她拿了这破酒,居然还是特意为神医谷的那个混小子和洛家的那个劳什子少主留着,别的本事没有,借花献佛的本事倒是学的极好,当真是怎么想怎么气人。

    璇玑阁主这一脸的气闷,看的慕流苏颇为感慨,也不知道这人今儿怎么了,不过是一坛酒罢了,火气怎生这么大,但是璇玑阁主不回答,她倒也不好再问,只能面色古怪的看着他,嘀咕了一句:“不过是坛酒罢了,至于么。”

    心一声嘀咕落在璇玑阁主耳中倒是将他平白气笑了,迤逦凤眸转了转,却是忽而想到了什么,忽而开口面容兴味的打趣慕流苏。

    “本阁主听闻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也极为喜好十里醉,本阁主还以为这酒是英武将军特意寻来送给姬二公子的,没想到却是要留给神医谷的风家嫡系和洛家少主喝的。看来传言不尽可信,英武将军也没有传闻中那般护着姬二公子嘛。”

    慕流苏看着他那张覆盖着曼珠沙华白玉面具的容颜,脸上浮现出些许古怪,在她的记忆中,弦音不是不常饮酒么,怎么会对十里醉感兴趣,她狐疑问道:“璇玑阁主所言没有虚假?”

    璇玑阁主低声笑了笑,方才气恼万分的心情瞬间变好了不少,唇角处也勾了一抹惊艳的弧度:“本阁主以为英武将军与姬二公子乃是挚友,竟是连如此喜好恶毒记不得,还是说英武将军本就知晓姬二公子喜好十里醉,但是心中却是偏向那风家嫡子和洛家少主的呢?”

    慕流苏闻言,脸上的神色也冷了不少,这个净说胡话的璇玑阁主,无论是弦音还是风岭,亦或是洛轻寒,在她眼中都是极为重要的,没有高低之分,只不过弦音是她这一生的信仰,所以会下意识的放在第一位罢了。

    听着璇玑阁主的话,她也想了想,毕竟是天下难寻的美酒,她虽然未曾瞧着弦音喜欢饮酒,但是这等美酒,若是有机缘能够品一品,想来弦音也是不会拒绝的,不过沈芝兰那边,已经折损了两坛在她手上,她倒也不好再去开口讨要,至于皇帝手上的那两坛,估摸着也是宝贝的很,不会平白便给了她。

    慕流苏想了想,便对着璇玑阁主神色正经道:“阁主能够一下便闻出了这是十里醉的酒香,必然是饮过此酒的。既然你是音杀阁的阁主,手中自然有不少的宝贝,若是你那里有十里醉,不若再与我一坛,阁主也当时知晓身我身为荆棘门的门主,手中底蕴自然也不会差了哪里去,阁主若是愿意再给我一坛十里醉,你我二人大可以物换物做个交易便是。”

    她先前便在十五年前透露过自己是荆棘门门主的身份,这位璇玑阁主自然也是知晓的。

    璇玑阁主听她的意思,唇角的笑意却是越发潋滟,一双凤眸迤逦落了万千星子,委实璀璨夺目至极。

    “将军的意思,是想要将这一坛十里醉送到荣亲王府的那位姬二公子手上了?所以才想让本阁主另外给你一坛十里醉留给风岭和洛轻寒二人?”

    慕流苏看着他那双勾魂摄魄的眸子,便是怎么看怎么诡异,方才这人分明还一副恼怒至极的模样,如今这才过瞬息,又成了这么一副言笑晏晏的模样,衬着他那双风骨毕露的面容,委实是怎么看怎么让人看不透。

    看着他那双分明对自己和弦音之间的事情颇为感兴趣的模样,莫名其妙的,慕流苏便是忽而觉得脸上有些温热,她瞬间冷下眸子,故作镇定道:“阁主就逢管本将军将这酒送给谁了,只管回答本将军这十里醉你是给还是不给便是了。”

    似乎是看出了慕流苏的言外之意,璇玑阁主忽而露出一抹更为明艳的笑意,如此美艳一张面容,笑得慕流苏一刹便将方才的话忘了个干净:“英武将军既然想要这十里醉,本阁主送予将军便是,至于需要用什么东西来换,本阁主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有什么缺的,那就由等着时候本阁主想清楚了再说。”

    慕流苏见人应答了,倒也没怎么管那个这个条件什么的,总归是江湖中人,应当不会有什么过分出格的要求,她想了想,也爽快利落的点点头:“那行,璇玑阁主寻到了十里醉给本将军送过来便是。左右风岭还有约摸月余的时间才出的了神医谷。”

    神医谷素来不入世,本就是历代的规矩。不过风岭那般性子,想要留下他老老实实的在神医谷待一辈子,断然是极不可能的,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他接受神医谷事物,肃清那些有了异心的旁支了。

    十里醉的这事儿算是敲定了,慕流苏忽而才想来,这个插科打诨的璇玑阁主来了此处这么久了,除了讲了一堆的废话,他口中的那句“有要事相商”却是至今没有说出口来。

    慕流苏心中有些恼怒,不过想着总归是要拿人家的十里醉有些拿人手软,不由将心中的火气压了压。这才面色沉稳的开口问道:“现在璇玑阁主可以告诉本将军,到底是有何等的要事要说了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