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五十九章春色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九章春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婉瑶本就在气头上,也就是因为看自己这个大哥不成器,所以才为了出口气随意骂了一句,哪里想到这个大哥竟然如此德行,不关心她这个做亲妹妹的也就罢了。

    她上午才被一群女人围殴,不见他来瞧瞧自己也就罢了,竟然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喝酒去了,如今这副醉醺醺的模样,竟然连她是什么货色都说出来了。

    即便如今入了夜,但是长乐院灯火通明,还有些许婢女留在院中守夜。

    当着长乐院众多婢女的面,她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顿时满脸都是怨恨之意,她就是为了这么个东西,想要替她站稳将军府上的位置,所以才出了那么个计策,虽然失败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也就是没办法的事情,可她毕竟是为了慕霖平这个混账东西才如此的。

    哪里想到慕霖平会如此烂泥扶不上墙,出了如此大的事情,连他们兄妹两人都不得不违背伦理纲常成为名义上的夫妻了,这个混账慕霖平却是丝毫没有觉悟,瞧着如今的样子,还是怪了她不成?

    宋氏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那群疯女人围殴也就罢了,慕霖平这个做大哥的还如此对待他,慕婉瑶只觉得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怨毒,凭什么她就成了这么两个没有良心的人的亲人,她越想越怨恨,心中的愤怒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径直抬起手便朝着慕霖平一巴掌扇了过去:“慕霖平,你的良心难不成被狗吃了?!”

    慕霖平本就输了钱挨了骂心情不好,回来被慕婉瑶骂了一句还了嘴也就罢了,原本没想在和这个疯女人纠缠,哪里想到这个疯女人居然敢扇他耳光?!

    他慕霖平从小到大,都是慕老夫人颇为宠爱的孙儿,别说挨打,就是摔了一跤的时候都少,除了之前因为芳儿那个婢女想要抢姬弦音的猫儿,挨了慕流苏的一个耳光,这世上还没有被第二个人敢出手打过他。

    如今慕婉瑶这个疯女人当真是疯的魔怔了不成,竟然敢对她动手?!

    慕霖平恰恰也是满肚子的火气没处发泄,他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自然不会遵守什么不打女人的规矩,也压根懒得顾及慕婉瑶脸上还是一片青肿,抬手便对着慕婉瑶一个耳光扇了回去:“你这个贱女人才没有良心,若不是因为你自作聪明,本公子能沦落到这种地步?!”

    慕婉瑶原本以为慕霖平不过是回骂自己,根本没有想到慕霖平居然会对自己的脸出手,如今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痛的她龇牙咧嘴。她整个脑子里的理智都一瞬间全部都崩溃了,瞪着慕霖平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王八蛋,你敢打我?!”

    慕霖平看着她那张肿胀得委实有些丑恶的面容,冷冷哼了一声,嘲讽道:“向婉瑶,你在人前不是一向都柔弱无比吗,怎么如今却是这般泼妇形象,可见你这样的货色,不过是装出来的罢了,当了"biao zi",还想要立牌坊,当真是可笑至极!”

    慕婉瑶陡然被慕霖平揭穿了真面目,又听着它如此污言秽语的辱骂自己是个"biao zi",顿时又恼怒又羞愧,忍不住想要慕霖平生吞活剥一般,径直朝着慕霖平身上扑了过去,双手胡乱的朝着慕霖平身上又打又抓,俨然想要发泄一顿。

    然而她如今才受了一顿打,躺了一天,又用了药身子乏力,手上的力度委实大不了多少,打在慕霖平身上委实没有什么伤害力。

    倒是她自己,本就穿着一身散乱的中衣,整个人气急败坏的时候,动作幅度又极大,导致身上的衣裙更加散乱,胸前手腕的风光都露了一大片,平白让一旁的婢女看的有些脸红心跳。

    慕霖平原本也是颇为不耐烦的想要将她推开,奈何慕婉瑶发了疯一般,一时也让慕霖平难以脱身,两人你一手我一手来往撕扯还手的时候,更是弄得慕婉瑶的衣衫凌乱得快要掉了下来。

    慕霖平显然也是耐心用尽,百般不耐烦,伸手猛力一推,便将慕婉瑶推到了地上,偏生慕婉瑶的衣襟纠缠间被慕霖平不小心拽进了手中,陡然这么摔,慕霖平手中握着的那一截中衣衣襟“撕拉”一声,应声而裂,径直带的整件中衣都撕裂了一半多。

    慕婉瑶有些狼狈的倒在地上,凌乱的发丝遮住了青肿的面容,双手呈现一字的瘫软在两侧,撕裂散开的中衣衣襟处,恰恰露出了胸前一大片春光,莹莹白玉,分外诱人。

    她本就长相美丽,身形面条,如今就这么裹着单薄中衣,越发勾勒出面条的曲线,倒下去的时候,裙摆也是凌乱的散着,露出一截浑圆笔直的长腿,腿上有一两处早先被那群妾室围殴误伤到身上的青肿痕迹。

    风光照射下,可以清楚的看到慕婉瑶身上的痕迹,衬着莹白的肌肤,反而有些暧昧之意。

    若是单单忽略了她此时是被推倒在地上的模样,当时怎么看怎么诱人,慕霖平原本还怒气冲冲,满是火光的眸子里顿时染了几分**之色,看着慕婉瑶的身子更是惊得眼睛都转不开了,身子也是一阵燥热。

    他倒是根本没有想到,原来自己这个妹妹身材竟然如此有料,这般看着,还当真是个尤物。

    慕婉瑶陡然撞在地上,有些昏了头,晕晕乎乎的摇了摇头,似乎当真摔得厉害,一时没了反应,也就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慕霖平看着看着,见她丝毫没有反应,眉眼间的**顿时越发浓郁,他站立了半晌,直直看着也是一时没了动作。

    方才脸上被划伤的婢女正追着慕婉瑶跑了出来,瞧着两人打了起来,也是一惊,站在原地又惊又怕的看着,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瞧着慕婉瑶衣衫不整的倒在地上,似乎是撞到了头颅,也是惊了一惊,若是慕婉瑶这个做主子的出了事,她这个做婢女的,自然也讨不了什么好处。

    “姨娘,姨娘你没事吧!”她伸手便去扶住了慕婉瑶的头,好在并没有流血的迹象估计着只是撞青了点,应当不会有什么大事儿,这才松了一口气,想了想,立马转头对着慕霖平磕头求饶道:“大公子,姨娘不过是今儿受了罪,所以心情才有些许不平衡罢了,大公子切莫责怪姨娘了。姨娘身子刚好,若是再出了意外,恐怕会落下了病根,还望大公子念着姨娘的一番情谊饶了姨娘一次。”

    慕霖平原本还直勾勾的瞧着地上那一片春色,哪里想到这个婢女冲出来,如今跪在自己身前,恰恰挡住了他的视线,慕霖平瞧不见想瞧的,顿时有些恼怒,抬脚便朝着跪着的婢女一脚踹了过去,不满道:“给本公子滚开!”

    那婢女原本跪着,如今被慕霖平这么一脚踹过来,顿时失了平衡,颇为狼狈的倒在地上,她却是丝毫不敢叫疼,看着慕霖平抬脚朝着慕婉瑶走过来,那婢女以为慕霖平还要动手,吓得心神惧裂,若是慕婉瑶出了事儿,她们这些做下人的,又如何能有了一个好结果?

    婢女脸上万分惊恐,却是委实无能为力,只能一味的求饶道:“大公子,求你饶了姨娘这一次吧,姨娘不是有意冒犯大公子的……”

    “行了行了,嚎什么嚎,本公子送她回屋,时辰不早了,今儿不用守夜了,都滚回去歇着吧。”慕霖平抬脚迈步道慕婉瑶身前,看着她安静的倒在地上,青丝遮住了那张凄惨的面容,看着但倒是没有先前那般可怖。

    居高临下的角度,恰好能够瞧着慕婉瑶如今的满身春光,慕霖平直觉喉咙一阵滚动,眸中的**也多了些许,他转头看了一眼安静守在长乐院中的那一群奴婢,开口声音有些嘶哑的道。

    且不说如今留在长乐院中守夜的婢女婢女对于慕霖平的命令不敢不从,便说她们方才才瞧见了慕霖平发火,竟然对姨娘这么个本就有伤的人下了狠手,瞧着都十分恐惧,如今慕霖平开口了,一群人更是如蒙大赦,一秒也不愿意耽搁,恭恭敬敬的行了礼,齐声道了一声“奴婢告退”,便以最快的速度福身退了下去。

    那跪在地上替慕婉瑶求饶的婢女原本还有些许担心慕婉瑶的状况,不过听着慕霖平说了愿意将人送回屋去,她也便不好在出声,何况她脸上才被慕婉瑶抓伤,还是早些回去敷一些药的好,瞧着慕霖平身上的戾气少了不少,婢女也放心了不少,也恭敬的道:“那姨娘就交由大公子照顾了,奴婢告退。”

    说着,这最后一个婢女也极为快速的退了下去。

    慕霖平借着满院的灯火,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地上的慕婉瑶,看着她那曼妙的身子,脸上闪过一丝"yin yu"的神色,他伸出宛如毒蛇信子一般的舌头,极富**的舔了舔自己干燥的舌头,忽而弯下腰,径直将慕婉瑶整个人拦套腰抱了起来。

    入手处肌肤莹莹,毕竟是将军府上养尊处优多年的千金小姐,比起慕霖平那些通房的丫头,还有那些个小门小户家的侍妾,委实高了一个等级不止。

    慕霖平瞳孔之中的**之色越发浓郁,抱着慕婉瑶的手竟是一时有些颤动,他径直迈开步子,进了慕婉瑶的屋子内,他抬脚一踹,便将大开的门掩上,慕霖平脚步不顿,径直朝着屏风内的内室大步行去。

    屋内一股子女子闺阁的香气,越发勾得慕霖平身子燥热,他走到慕婉瑶床头,松手便将慕婉瑶颇为随意的扔到了床榻之上的那一床软被之上。

    本就是大红色的芙蓉锦被,厚度也足够,慕婉瑶被扔进去的时候不曾受撞,只是将软被陷下去了些许,衣衫更是散乱开来,红色锦被,莹白肤色,好一副曼妙春色。

    慕霖平唇瓣更是干燥,他余光瞥到床榻一侧摆着一碗茶水,向来是用来给慕婉瑶喝的,如今他也顾不上,径直端起碗来,喝了一口。

    分明是茶水,然而慕霖平喝了之后,眼中的**却是半点没散去,看着慕婉瑶那曼妙的身子,只觉得身子一阵子燥热。

    “总归你与本公子也已经是兄弟**的事儿了,如今我们既然是成过礼拜过堂的夫妻,那你伺候本公子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慕霖平伸手将慕婉瑶身上的中衣解开,露出莹白的肌肤,他眸色一暗,却是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说了几句自我安慰的话,也便不再隐忍,径直朝着慕婉瑶身上扑了上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