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五十七章心上人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七章心上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嫣然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便见着那头沈芝韵又接着开口道:“但是英武将军两次救我于为难之中,芝韵也算是重新认识了英武将军此人,对英武将军,芝韵而今已是芳心交付,对这婚事也是极为欢喜的。然而,英武将军前些日子却特意寻了我,与我说了想要解除亲事一事儿……”

    慕嫣然原本还以为是沈芝韵想要退婚,自家弟弟不愿意答应,哪里想到竟然是慕流苏提前对沈芝韵说了想要与她解除婚约一事儿,平白惹的这已经芳心暗付的沈芝韵颇为尴尬。

    不过流苏一直没有对她提过这么亲事的事儿,她瞧着流苏对宫中的清菱公主也是姐妹之情,原本慕嫣然还以为这门亲事估摸着是板上钉钉了,她才对这个原来对自己弟弟不屑一顾的沈芝韵欢喜不起来。

    哪里想到如今竟然这么大的一个反转,沈芝韵喜欢上了自家弟弟不说,流苏竟然还提前便寻了沈芝韵说了解除亲事,难不成慕流苏还有什么别的心上人,所以才不愿意娶了沈芝韵为妻?

    慕嫣然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显然沈芝韵说的这事儿让她委实有些震惊。

    慕嫣然琢磨了些许,正要开口说什么,却是没有想到,原本还好好站着身子的沈芝韵,竟是万分突兀朝着慕嫣然便要盈盈一跪跪了下去,惊的慕嫣然差点碰倒了桌上的茶盏,急忙拉着人站起身来,

    青花手中也是一道内劲挥了过去,截住了沈芝韵的膝盖,好歹没让人真的跪了下去,心中却是一再感慨,也不知道这沈芝韵是怎么回事,突然对自家主子着了迷,沈芝韵为了这么区区一件亲事儿,竟是差点给慕嫣然下跪了。

    这般举动,委实让人有些看不清楚摸不准头脑。

    慕嫣然拉着沈芝韵起身,看着沈芝韵这般模样,自然也慌忙道:“沈小姐,你我皆是同辈之人,我是万万当不得你这一大礼的。”

    沈芝韵抬头看了一眼慕嫣然,眼中水物刹那间却是化作了泪华点点,越发衬得人比花娇:“嫣然姐姐,芝韵当真是真心欢喜英武将军的,如今也不愿意退了这门亲事,慕恒将军如今尚未归京,慕府的老夫人分明也是不愿意我嫁给流苏的,芝韵也不知此事晓该与谁说,都说长姐如母,芝韵思来想去,也就只能来求一求嫣然姐姐。”

    她说着,眼角的泪华便化作泪痕沿着面颊流淌而下,当真是美得若雨大梨花一般美得人心都碎了,沈芝韵睁着美眸,看着慕嫣然的面颊,反手拽着慕嫣然的衣袖,俨然一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举动。

    “嫣然姐姐你也应当知道,若是我嫁给了将军,凭着沈家的势力,慕老夫人也是万万不能再打英武将军的主意的,还望嫣然姐姐好生劝劝英武将军,不要让将军将这门亲事解除了。”

    慕嫣然看着沈芝韵,方才分明还好好的,如今忽而就变成了这般模样,委实不知道如何奇怪,但是看着沈芝韵所言似乎又不像是在惺惺作态,慕嫣然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只能先行安抚道:“好了,你与流苏的事情本就是两人各自的姻缘,我便是愿意帮你劝劝他,但是总归还得流苏愿意才行。”

    沈芝韵听着慕嫣然愿意帮她说话,脸上不由露出几抹笑意,衬着眼角的泪痕,颇有几分我见犹怜,得到了慕嫣然的首肯,沈芝韵显然颇为欢欣,她点点头,欢欣道:“多谢嫣然姐姐帮忙,你只需要像流苏说一声,此生我沈芝韵绝不退婚,非卿不嫁便是。”

    慕嫣然哪里想到竟然有幸能听着沈芝韵说出这样一番惊世骇俗的话来,甚至还如此自然的唤了流苏的名字。

    大楚女子,本来讲求的就是温婉贤淑,文雅矜持,沈芝韵这个颇受赞誉的女子,竟然骨子里会透着这么一股子倔强,甚至全然不顾及自己的名声,只想要嫁给自己弟弟?

    慕嫣然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是如今瞧着情绪有些激动的沈芝韵,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刺激她,只能点点头道:“行,我会告诉流苏的,但是非卿不嫁这种话,沈小姐还是不要再轻易说出口了,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本就是自有长辈定夺,若是实在没有缘分,沈小姐还是莫要强求的好。”

    沈芝韵得了慕嫣然的承诺,神色这才稳定了些许,听慕嫣然此话,犹自淌着泪华的面容微微一动,却是极为肯定的摇了摇头道:“嫣然姐姐无需劝慰芝韵,芝韵如今心系英武将军,必然不会轻易变心,只求英武将军能瞧见芝韵一番心意便是。”

    慕嫣然见她模样,也知道这人是听不进去自己的劝告了的,不由暗中皱了皱眉,收拾了些许心中情绪,这才出言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回府去了,我会将沈小姐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流苏的。”

    茶也喝了,事儿也说了,目的也达到了,沈芝韵自然也没有阻拦的意思,方才破涕为笑。

    :“倒是让嫣然姐姐笑话了,嫣然姐姐愿意帮忙,芝韵感激不尽,只是如今我这幅尊容,却是不能亲自送姐姐回府了,”她说着,便转头朝着一侧也是看的有些心灵的丫鬟慧云吩咐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送送慕二小姐回府?”

    慧云看着沈芝韵忽而转头向着自己看了过来,也是心中一惊,连忙上前,对着慕嫣然极为恭敬的道:“嫣然小姐,奴婢送你回府。”

    慕嫣然摇头拒绝:“我这边有人互送,你便留在此处好生照料你家小姐便是。”

    说着,她扭头与沈芝韵又说了句:“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沈小姐日后再聚。”

    沈芝韵点点头,目光希冀的看着慕嫣然,显然是在期待慕嫣然告诉了慕流苏之后的回复。慕嫣然看了两眼,果断不再久留,领着青花便一路出门而去。

    慧云上前将门带上,转头谨慎的走到沈芝韵身边,大气不敢出一声,上次便是因为知晓了不该知晓的事儿,被沈芝韵扇了一个耳光尚且还记忆犹新。

    如今瞧见了沈芝韵如此丢掉身价只求着要嫁给英武将军的事情,甚至听到了沈芝韵所说的英武将军要与她退婚一事,她知晓的事情委实多了点,让她不由有些心惊胆战。

    沈芝韵眉眼冰冷的从慧云那张清秀面容扫过,神色颇为泠然,但是难得的没有开口问话,而是兀自她自己的宽大衣摆间,极为顺手的拿出一方精致的锦帕,慢悠悠的将脸颊上的泪痕擦拭干净,这才微微勾出一抹冷笑。

    沈芝兰,别以为你想拦着我沈芝韵嫁人,我便当真嫁不了人,丢了矜持不要名声又如何,凭着她的美貌才华,再加上如此情深,她就当真不信慕流苏不会有半分动摇。

    ……

    慕流苏原本以为青花和慕嫣然很快便会回来,哪里想到这二人快到午时的时候才慢悠悠回了府上,两人径直来了流云院。

    看着幽幽然躺在院中晒着太阳的慕流苏,都有些诧异沈芝兰将人带走,居然不过这么一会儿时间,便让慕流苏回了将军府上。

    慕流苏懒洋洋的躺在软榻之上,身边放置了一个小几,放着两串清洗干净泛着悠悠水泽的葡萄,她颇为随意的拈了一颗葡萄,漫不经心的送到口中,颇为惬意的吃着,刚刚饮了十里醉,如今又吃着早春难寻的水晶葡萄,委实惬意的紧。

    她注意到青花手中捧着碎玉轩的盒子,显然是已经挑好了生辰礼,慕嫣然亲自挑选的,她即便是不用过目也知晓这必然是件极为适合李毓秀的东西。

    挥手将青花唤过来,慕流苏微微置直起身子,吩咐青花打开盒子,朝着里面瞧了一眼。

    盒子里放置了一叠柔软的湖绿色绸布,上面摆着一对莹白的素色玛瑙镯,通体莹白浑圆,玉泽莹莹,瞧着便是颇为素净,倒是颇为适合李毓秀那一声清淡的穿衣风格。

    慕流苏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意外的,便又随意的躺回了故意安置在庭中晒太阳的了软榻上,随意指了一侧的软椅对慕嫣然道:“姐姐坐下吧,一会儿就在流云院用膳便是。”

    话说完了,却是没有半分动静,慕流苏转眸仔细打量了一眼慕嫣然,瞧着慕嫣然脸色不太好,不由有些诧异的开口道:“姐姐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沈芝韵与你说了什么不对劲儿的话?”

    慕嫣然瞅着慕流苏这幅没心没肺的样子,胸腔中的火气也是大了些许,瞪着慕流苏,脸色不善的问道:“混小子,你先前怎生不告诉我你去找沈芝韵说了解除婚约一事儿?”

    慕流苏眸光动了动,听沈芝韵这话的意思,难不成沈芝韵竟然会将这种……嗯,对于女子来说不太那啥的事情告诉慕嫣然,她本就是顾及着几分沈芝韵的名声,这才私下里和她说清楚的,沈芝韵这人当真是不简单,竟然如此事情都能够告诉外人,丝毫不顾及自己的闺誉名声。

    她不由觉得事情有些难缠,有些烦闷的伸手揉了揉太阳穴,颇为烦闷的开口问道:“她与姐姐说什么了。”

    “你六年不在帝都,可是在外面行军作战的时候,碰到什么心上人了?”

    慕嫣然却是没有回答慕流苏的问题,反而阴沉这面容,虎着一张脸,开口问了慕流苏一个其他的问题。

    慕流苏满脸诧异,怎么也没有想到慕嫣然会问她这么个没头没脑的问题。她看着慕嫣然神色严肃,不像是在与她开玩笑,不由皱了皱眉,颇为正经的道:“姐姐也知道行军作战的地方,不是男人就是男人,我哪里能碰到什么女子,怎么会平白有了心上人?”

    慕嫣然也在仔细打量着慕流苏的神色,见慕流苏满脸的困惑疑问,说完话后还颇为漫不经心的随手又拈了一枚葡萄,也不知是内劲还是如何,那紫色光泽的葡萄方一落入慕流苏手中,便刹那间落下一层皮面来,她微微眯着眼睛,神色悠然的扔进唇中。

    慕嫣然见她这般神色似乎不像是在作假,然而听着慕流苏的回答,慕嫣然却忽而想起了什么,一双美目头一次对着慕流苏冷了下来。

    她红唇微动,迟疑了半晌,却是忽而开口道:“流苏,你老实告诉姐姐,你是不是有了心上人,而且那个心上人,不是女子,还是个男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