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五十六章谈话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六章谈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原以为他在想些这事儿的不妥之处,不由也皱了皱眉,正打算开口说话,沈芝兰忽而抬头道:“既然如此,将军还是记得在国交宴之后再与舍妹取消亲事便是。”

    慕流苏微微皱眉,国交宴之后取消?

    为什么要拖那么久,不过是件亲事儿罢了,若是沈芝韵委实不愿意配合,她便自己出手解决了便是。

    “秦楚的国交宴本就是为了南秦提出来的和亲之事儿,将军在秦楚一战中大败了南秦的三皇子秦誉,已然名动天下,难不成将军以为,在素来以强者为尊的南秦那边,会少了公主贵女来与你和亲不成?”

    沈芝兰看着紧皱眉头的慕流苏,面色也严肃了些许。

    慕流苏闻言,顿时满脸的诧异,南秦以强为尊的风俗她前世便知晓,但是倒是不会想到那些公主贵女会为了她这么一个刚刚从边境归京的将军而来吧,素来和亲之事儿,都是由两国公主贵女与皇子联姻,最多也不过是个亲王罢了,哪里轮得到她一个少年将军娶了一个异国公主。

    且不说皇帝容不容得下异国公主嫁到将军府这个兵权重臣府上,便说哪国的公主甘愿嫁给一个摸不准何时便会上了战场驻留边疆的将军,若是一不小心在战场一命呜呼了,那岂不就是异国公主成了个活寡妇了?

    慕流苏觉得颇有些滑稽,不由咳嗽了一声笑道:“沈相好生幽默,和亲一事儿能与我这个臣子有什么关系,况且宫中还有几位皇子,和亲的事儿断然不会落到流苏头上。”

    沈芝兰看着慕流苏不愿相信的样子,却是唇角又勾勒一抹弧度:“那是因为将军不曾留意过南秦三皇子秦誉的事情,所以才会这般认为。”

    慕流苏满脸困惑,秦誉不就是和她对质沙场然后败在她手上的那位皇子么,她怎会不曾留意,原主当初便是心悦于这个南秦三皇子,所以才心甘情愿死在了秦誉的长剑之下的,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原主死去,她也不可能平白重生在慕流苏的身子之上。

    这般不以为然的样子倒是看得沈芝兰素来平静的性子有些忍俊不禁,他伸手将手中的酒盏随意的搁置在桌上,身形略微放松的斜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十指交叉,说不出的优雅从容。

    “南秦三皇子秦誉,乃是南秦皇帝最为宠爱的皇子,五岁便能熟读兵法,九岁便能设下奇计平定南秦藩国之乱,十二岁亲自率兵围剿叛国余孽,保下了南秦帝王之位,秦誉此人,乃是天生的将才,便是坐镇京中,也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在南秦甚至还有一个不败战神的称号,是南秦朝廷上下一致拥护的储君人选,这么一个皇子,在南秦国中,一半以上的女人都想梦寐以求想要嫁他为妃,然而这么一个天神一般的人物,却是出乎意料的败在了将军你的手下。”

    说到这里,沈芝兰抬眸,一双狭长狐狸凤眸,直直看着慕流苏道:“南秦女子尊崇强者为尊,而如今,将军就是她们心目中的强者,将军以为,南秦的各位公主会不会有人想要与将军你和亲呢?”

    慕流苏心中一阵咯噔,秦誉那小子她亲自打过交道,还为了还了原主慕流苏一个遗愿,在秦誉面前露出了女儿身,若是这次南秦的访楚使者是有秦誉作为领头人带人头来和亲的。那确实也如沈芝兰所言有些麻烦。

    “既然如此,那便多谢沈相提醒了。”慕流苏由衷谢了一声,此时这亲事竟然不能就这般解了,沈芝韵至少还占了一个正妻之位,介时即便南秦那边的公主贵女果真对她有几分意思,也总归不会让一个和亲的公主还能沦落为妾室的,即便是侧妃,那也是个妾室。

    若是此时与沈芝韵解除婚约,想来皇帝那边也会考虑到国交宴这边的事情,不会如此轻易就同意,否则当真由着一国和亲公主嫁到了臣子府上,那才是有些不成体统。

    饮酒之后,慕流苏倒也无心再将十里醉送去洛府,顺带会会洛轻寒了,总而言之风岭现在还在神医谷,洛轻寒即便是想要饮了这上好的十里醉酒,也会等着风岭回来一起的,她想了想,便与沈芝兰拜别,径直回了将军府上。

    这边青花陪着慕嫣然跟着沈芝韵一道去了水云居,依然没有料到慕流苏已经回了将军府上。

    点了茶水,沈芝韵与慕嫣然也是对立浅酌,毕竟不是茶水,自然不会若慕流苏与沈芝兰那般气氛畅快。

    慕嫣然不清不淡的品了一口,寒暄似的开口道:“倒是上好的雪山云雾茶,沈小姐似乎常来水云居品茶?”

    沈芝韵自从沈芝兰将慕流苏带走后,就有些神色游离但是慕嫣然对这个颇有手段的女人实在放不下警惕,为了避免沈芝韵追了上去,缠着自家弟弟,她这才答应了要与她来水云居品茶。

    沈芝韵还在想着沈芝兰到底为何会反对自己与将军府上的这门亲事儿,甚至言语之间还是颇为同意慕流苏解除亲事儿的,如今还不愿意让慕流苏与她有机会当你谈谈,委实不知道这个哥哥整日想着什么。

    即便她再不是沈家嫡出的女儿,不是他沈芝兰的亲妹妹,但是总归都是沈府上的人,她嫁到了将军府上,文武重臣之家,沈家只会更加荣宠一时,不会有旁人敢动了去。

    偏生这么简单的道理,这个素来浸淫权谋的哥哥却像是毫不在意一般,更是毫不顾忌慕流苏如今是她心中选中的未来夫婿,当着她的面让她去劝慕流苏在国交宴之后退婚,简直是可笑至极。

    “我瞧着沈小姐脸色似乎不太对劲,可是我哪里做的不当,惹了沈小姐心情不快?”慕嫣然瞧着沈芝韵那张变幻莫测的面容,忽而开口,语气也凉了几分。

    素来听闻沈芝韵是个美名在外的贵女,怎么如今的作风竟是如此失魂落魄,甚至连最基本的礼节都无视了。

    慕嫣然本就对这个弟媳无甚好感,如今瞧着沈芝韵目中无人的模样,更是语气带了几分不耐,若不是为了流苏,当真以为她愿意来五沈芝韵这个女人周旋不成,沈芝韵倒好,人倒是带来了,茶也确实上茶了,偏生皱着黛眉一副严肃的模样,委实让看着的人也有几分心情不快。

    沈芝韵显然也是没想到慕嫣然忽而回用这般语气与自己说话,这个慕家二小姐传闻所言,素来是个温文尔雅的,怎么今日瞧着,慕嫣然似乎也是有那么几分脾性的人。

    她眸色深了深,却是美目一动,忽而起身行至慕嫣然神情,竟是盈盈弯腰,行了一个大礼。

    慕嫣然原本还有些冷清的面容顿时有些破裂,她瞪大了眸子看着沈芝韵,慌忙伸手将沈芝韵扶起身来,紧张问道:“沈小姐这是何意,如此大礼,我可当不得。”

    “嫣然姐姐,芝韵方才走神了些许,有些失礼,还请嫣然姐姐勿怪。”沈芝韵抬起一张诚挚面容,分外美貌的容貌,加上这般悦耳还带了软意的声音,顿时让人心中的火气消散了一般,慕嫣然倒也不好在责怪她了。

    毕竟自己本来也不是真心想来与沈芝韵饮茶畅饮的,更何况明眼人都瞧得出来,沈芝韵分明是想请慕流苏一叙,奈何流苏没有那个心思也就罢了,偏生人还被沈芝韵自己的兄长沈芝兰给带走了,沈芝韵会如此反应,其实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如今沈芝韵这般乖觉的认错,倒是让慕嫣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怪罪,只能开口道:“不过是些小事,倒是我这个年长的,小气了些许,沈小姐无需在意便是,快坐下好生说话。”

    慕嫣然扶着沈芝韵的手便要让她坐下,沈芝韵却是忽而摇了摇头,微微低了低头,再抬起来的时候,一张美丽面容上赫然便带了几分凄楚之色,黛眉紧蹙,一双眉目盈盈若秋水,泛着些许水雾,瑶鼻之下,白皙的贝齿轻轻咬着染了水色胭脂的红唇,似乎受了什么委屈一般。

    面若芙蓉婉转娇艳,却又生生露着几分凄楚,恰恰宛若树梢之上的一朵雪色梨花,春风之下似乎带了些许雨珠,瞧着便让人心生怜惜。

    青花瞧着沈芝韵这般模样,也是不由动了动眸子,忽而就想起慕婉瑶那个女人先前便最是擅长装柔弱的,每每一哭,都是一副受了天大委屈,泫然欲泣的模样,然而比起此情此景的沈芝韵来,那当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了。

    且不说沈芝韵本就是大楚数人称谓的贵女,与宫中的那位心慈公主同列大楚第一美人,自然不是浪得虚名,委实是有着不可得多的美貌的。

    这般绝色的美人,微微露出几抹凄楚之色,便是青花和慕嫣然两个女子都不由得心生怜惜,忍不住想要安抚一番。

    青花暗中啧了一声,想不到自家主子的这朵桃花还真不是一朵简单的,偏生是个女子,又偏生自家主子已经有了想要护着的人了,即便是再如何心仪主子,还是听主子所言,早些了断的好。

    “芝韵有一心事,不敢瞒着嫣然姐姐,”沈芝韵容色凄楚,“芝韵知晓嫣然姐姐以为我心高气傲,不愿意嫁给英武将军,此时芝韵不敢否认。”

    她说着,那一枚贝齿便离开了绯色红唇,留下一枚浅白色的牙印,可见沈芝韵委实有些紧张,竟然差点咬破了红唇:“先前芝韵未曾见过英武将军之前,确实极为反感端妃姨母为我定下的婚事,那时候我想着,女子的亲事是乃是一辈子的大事儿,怎么能同一个从未有关交集的人便匆匆定了亲,所以芝韵对于与英武将军的这门亲事,确实极为不喜的。”

    慕嫣然静静听着,显然她对当初沈芝韵对慕流苏的态度也是颇为不满意的,不过沈芝韵如今所言原也无错,平白被指给了自家弟弟,她甚至还未曾见过慕流苏一面,忽而两人便成了定亲的未婚夫妻,若这事儿发生在她身上,估摸着也是不太欢喜的,更何况沈芝韵这般的天之娇女,自然更是如此。

    可是沈芝韵如今的反应又是如何,难不成她辛辛苦苦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便是想要与慕流苏私下详谈,想要解除这门亲事?可是瞧着流苏的反应,似乎有不像是这么回事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