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五十四章章沈芝兰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四章章沈芝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沈芝兰带着慕流苏头也不回出了碎玉轩,径直唤了慕流苏上了马车。

    慕流苏瞧着这一番早有准备的模样,眉梢也是微微动了动,漫不经心的跨上马车。

    除了马车的材质是紫檀木制的,其他的便和将军府上的马车无二,毕竟这么小空间,也只能陈设一张小几,不过上面倒是摆了一摞厚厚的长卷书籍,堆了大半个小几,沈芝兰入了马车,倒也没有与慕流苏攀谈,反而随手拿了一卷,似乎是准备阅览。

    慕流苏倒是委实没有想到这位左相大人竟是如此勤于政务,或者说勤于看书的人?不过是驾车的时间,也能在马车内阅读书籍,慕流苏想着便觉得颇有些不可思议。

    她想了想,还是出口对沈芝兰道:“若是处于运动状态看书的时候太多,恐怕于视力不好。”

    沈芝兰闻言,挑眉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慕流苏,竟是颇为乖觉的将手中长卷放下,笑道:“既然将军好意提醒,芝兰不看便是。”

    慕流苏瞧着他那兴味十足的目光,不知怎的就觉得有些怪异,便也随意拿了一卷在手中,尴尬的笑了一声:“偶尔看看还是可以的。”

    沈芝兰瞥了一眼慕流苏手中的书卷,忽而开口道:“将军,你的书拿反了。”

    ……

    马车上尴尬的小插曲忽略不计,慕流苏原本还在猜测沈芝兰会带他去哪里,却是怎么也没想着,沈芝兰居然就这么大张旗鼓的将她带回了沈府。

    沈府的那些个下人估计都没想着沈芝兰突然带了个男子回府,还是少年英杰的英武将军慕流苏,不由都瞪大了眸子。

    沈芝兰依旧是一贯的从容不迫,紫色华服摇曳生辉,径直带着慕流苏往兰亭苑行去。

    慕流苏原本还颇为从容的又走在沈芝兰侧,直到进入沈府,穿过层层院落,向着最中间的院落行去,慕流苏这才稍微咳嗽了一声,忍不住开口问道:“咳咳,沈相这是带流苏去哪里……”

    沈芝兰眼角眉梢微微染了几分笑意,他转身,眸中似乎有细碎的暖玉微光,温润宛若三月的春风,沈芝兰看着慕流苏微微勾了勾唇角:“英武将军可有意尝一尝十里醉?”

    慕流苏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十里醉,她倒是听过这种酒,传闻比酒酒香醇厚,十里之内的人嗅到一丝酒香就会沉醉其中,故而名为十里醉,乃是大楚极为闻名的一种酒,只可惜十里醉酿制方法就难,酿制的年岁也需要三十年之久,当初洛轻寒和风岭二人就有意想要尝尝这一味酒,只是苦寻无果,最终也便罢了,谁曾想到沈芝兰府上竟然会有这么珍贵的酒。

    慕流苏平日里不常饮酒,比起饮酒而言,她其实更多的是饮茶。

    茶素来沁人心脾,饮茶可以抚人心神,安人心魂,也助于凝神细思,颇有益处,但是慕流苏前世便穿惯了男装,加上她的二哥重寂凛夜也极为喜欢饮好酒,慕流苏虽然未与之同醉过,但是往日里二哥珍藏的酒她都多多少少尝过。

    加上后面荣升女相之位,朝廷权谋周旋之事,宫宴敬酒罚之礼,慕流苏也算是饮了不少的酒,这一世重生在慕流苏身上,首先便是边疆生活,更是少不得与军中将士们饮酒敬酒,鼓舞士气庆赏功勋等等。

    所以慕流苏虽然平日里惯常饮茶,但是对于饮酒也不是那般排斥,更何况是如此珍贵的十里醉,她更是没有理由拒绝,顿时眉梢微扬,兴致勃勃的问道:“沈相是要将十里醉与流苏共享?”

    沈芝兰瞧着她眉梢喜色飞扬,透着毫不掩饰的欢欣之色,顿时眉眼更加温润了几分,唇角的笑意也深了些许,挑眉反问了慕流苏一句:“好酒自然与好友共享,与英武将军共享有何不可?”

    慕流苏自然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这沈芝兰是摆明了自己的立场,他是真的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好友,所以才愿与她共享这一味十里醉,慕流苏自然不会不欢喜。

    沈芝兰此人,本就是个才智卓绝,风华绝代的人物儿,她先前便唯恐与沈芝兰为了敌人,倒是小心防备了些许,而今权倾朝野的一朝左相向她伸出橄榄枝,她又也何需要拒绝的。

    慕流苏登时极为欢欣的点头,心里想着总归在大燕多了些许友人,日后弦音这边,除了洛轻寒,青花和风岭之外,还多了沈芝兰的关照,想来应当不会再有什么大的问题,她点头道,脸上喜色洋溢:“多谢沈相赏识,那流苏就不客气了。”

    沈芝兰转过眸子,唇角的笑意始终挂在一张惊艳面容上,丝毫不曾淡了去,两道清隽人影并肩而行,沈芝兰与弦音差不多高,慕流苏身子在女子中虽然颇为高挑,但是在沈芝兰跟前,还是稍微矮了小半个头,身形自然也更瘦弱些许,但是她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子英姿勃勃的傲骨气质,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男子一般的英气,丝毫不会有人怀疑她是女扮男装。

    早春的春风微微拂过两人身姿,并肩而行的乱大衣摆翻飞萦迂,紫色的鱼鳞服华光烨烨,金色鱼鳞色泽泠然,白色的紫竹叶衣袖迎风摇曳,清浅缥缈,慕流苏一只简洁玉簪束发,沈芝兰则是墨玉玉冠束发,两人三千青丝高高束着,微风拂过,凌乱的发丝纠缠又分开。

    两人风姿,直直看的一众暗中窥探的婢女们都惊艳得羞红了面容。

    慕流苏跟着沈芝兰一路行来,站在兰亭苑前,微微打量了几眼兰亭苑上牌匾,忽而饶有兴致的转头对着沈芝兰问道:“这苑中的牌匾竟是沈相亲自提笔的么,沈相倒是写的一手极为清俊的好书法。”

    沈芝兰也停在她身侧,顺着慕流苏的目光,也漫不经心的抬眸打量了一眼牌匾,那是一方低调的檀香木镶银牌匾,上面用黑色琼墨描绘着“兰亭苑”三个大字。

    牌匾上的字体洋洋洒洒落满了整块长匾,游龙走凤的书写笔法,似乎颇为随意的落笔,整个字体猛然看上去带着几分温润,然而每一个字的末尾处收尾的笔锋却又暗中透着几分凌厉之意。

    笔锋温润,却又暗藏锋利,恰恰若沈芝兰此人一般,外形上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温润如玉,偏生内在的气质却是暗藏深机,泠然公子。

    “英武将军如此笃定?”沈芝兰看着慕流苏虽然说着问句,然而面上的神色却是颇为肯定,唇角的笑意渲染开来,让见惯了各种一笑生辉慕流苏都深觉惊艳。

    “我与沈相下过一局盲棋,观一人棋风,可窥一人性格作风,棋是一样,”慕流苏漫不经心的笑了一声,看着沈芝兰的时候,一双凤眸直视毫无闪躲之意,“书法,也是一样。”

    沈芝兰看着那双凤眸,眼中带着从容的镇静,又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之意,这般看着自己的时候,神采奕奕,宛若淬了万千星火,衬着一张皓月容颜,烨烨生辉,惊艳至极。

    他一时有些愣怔,耳尖一阵温热,沈芝兰忽而咳嗽一声,立马极不自然的转开目光,紫色鱼鳞衣襟摇曳带起一阵风过。沈芝兰脚下亦是生风,大步流星的朝着苑内行了进去。

    慕流苏不过是随口一问,原本还想等他承认一声,哪里想到沈芝兰会是这般反应,竟然咳嗽了一声便如此疾步离开了。

    她本就眼光毒辣,擅长观人面,观书法,观棋风,这牌匾上的字体,慕流苏原本是有十成十的把握确认是沈芝兰亲手写下的,然而如今瞧着沈芝兰这般模样,她却是忽而开始怀疑起来,难不成这字不是沈芝兰写的,而是别人?所以沈芝兰才会那般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走了?

    她慕流苏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慕流苏百思不得其解,抬脚便跟了上去,嘴上自然颇为好奇的开口:“沈相,是我猜错了吗?这字难不成不是你写的?”

    沈芝兰仍旧未回头,进了兰亭苑苑中便自顾自的朝着屋内行去,觉察到慕流苏跟了上来,他脚步略微多了几分慌乱,步子迈得更大了。

    “将军没有猜错,将军先在此处等着,且等我去将酒拿来。”迈步进了屋内,沈芝兰兀自应了一声慕流苏,颇有些身形慌乱的进了内室。

    慕流苏瞧着突然就有些举止怪异的沈芝兰,眉眼的诧异越来越深,不过如今在沈芝兰的住处,她便也不便再追进内室,兀自坐在外屋的紫檀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打量起来。

    紫檀木八宝桌,紫檀木椅,紫檀木小几,甚至紫檀木的屏风,清一色华丽的紫檀木木质家具,看着便又几分古朴幽静之意,暗沉紫色纱帐随风轻曳,整个屋内弥漫着幽幽的熏香,香味极为清淡,幽幽缥缈,闻着便忽而心神安静。

    打量完这些东西,慕流苏便也觉得委实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倒是对沈芝兰带他来了自己的住宅处有些诧异,一个人的居室,最能窥见其真实的人物性格,因为任何人回到自己的住处的时候,都会有一刹的全身心的放松,会呈现出整个人最真实的一个状况,不仅如此,便是观看整个住处的布置,也可依稀窥见一二。

    恰如沈芝兰这住处的布置,委实也符合沈芝兰这般芝兰玉树,公子如玉的人。

    不过……沈芝兰方才不是说去取十里醉么,怎么会跑到内室去了,难不成这酒当真这般珍贵已经需要藏到内室不成?

    ……

    沈芝兰进了内室,径直走到软榻一侧的木桌上,拿了桌上茶盏便一口饮了下去,开口唤道:“灵影,去去一坛十里醉,再取两只血玉盏过来。”

    隐在暗处的暗卫应了一声“是,主子。”灵影抬眸瞥了一眼沈芝兰耳尖的那一点绯色,眼中极快的闪过一抹诧异,这才身形一动,黑色身影一闪又消失。

    灵影提着一坛十里醉,拿了两只血玉盏回来的时候,沈芝兰那些许耳尖的温热之意已经散了,沈芝兰抬眸瞟了一眼默默看着自己的灵影,灵影身影一僵,唇瓣微微咧开一抹弧度,露出一抹憨厚笑意来。

    主子,属下没瞧着你耳朵红了,属下不知道你进了内室不是为了取十里醉,是为了让耳尖的绯色褪去而已。

    沈芝兰此时也没时间和灵影废话,径直提了十里香,拿了血玉盏便迈步朝着屋外行了出去。

    慕流苏此时颇为随意的斜斜靠在紫檀木椅上,那方向恰恰正对着沈芝兰的方向,可以清楚的瞧着慕流苏那张辉月莹白的面容微微垂着眼睑,睫羽狭长,绯色薄唇微启,骨节分明的双手拽了一缕落在胸前的青丝,随意的在手中绕着圈。

    阳光透光门前斜斜的落在她身上,衬着一袭飘逸的紫竹叶长衫,整个人都显得有几分莹莹剔透之意,却又偏偏透着一股子说不出道不明的洒然。

    沈芝兰透过这一幕,仿佛忽然看到了那个久别多年的故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