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五十三章抢人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三章抢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嫣然眸光转了转,心念一动间,便看见了此时沈芝韵的视线微微瞥过站在自己身侧的慕流苏。

    下一刹,便见着沈芝韵红唇微微勾着一抹笑意,竟然难得一见的透着温柔似水,慕嫣然不由心下一惊,难不成这沈家大小姐对自家弟弟动了心思?!

    先前一次在锦绣阁慕流苏五沈芝韵两人初遇时,那时候沈芝韵分明对慕流苏没有这般看中,甚至全程说话都未曾变过容色,唯有在临走之前打量了慕流苏一眼,然而如今瞧着,沈芝韵这般反应,可不就是对慕流苏大有改观的模样么。

    难不成便是那日赏梅宴上?那日慕流苏带中了催情药的沈芝韵匆忙而来,闭着眼睛用内力将她体内药物驱体外,离去的时候,她便瞧着沈芝韵瞧着慕流苏的身形眼神变得有些炙热。

    虽然世人都夸赞沈芝韵是大楚一等一的美人,无论是身份,容貌,权势地位,与自家弟弟都是英雄配美人,可谓天生一对,然而比起沈芝韵来,她其实更希望楚清菱那个丫头和流苏在一起。

    不说论身份,楚清菱乃是公主之尊,帝后之女,颇为尊贵,便说楚清菱对慕流苏的那一番心思,她是从小看到大的,楚清菱满心的欢喜都给了流苏,当真是将流苏当做了心尖尖上欢喜的人,往年慕流苏还未曾归京,犹自在边疆之地的时候,楚清菱便隔三差五的往将军府上跑,也正是因为如此,慕嫣然在慕家虽然颇不得慕老夫人欢心,但是有楚清菱在,总归不能打压得太过明显了去。

    再论这二人品行,楚清菱虽为皇家公主,性子娇纵了些许,但是毕竟心思纯善,未曾作恶,而且在慕流苏面前便是分外乖巧,至于沈芝韵,虽然平日里都传她温雅娴熟,倒是她犹自记得锦绣阁吗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身边那个娇纵万分分明没有半分本事却又蛮不讲理的丫鬟,慕嫣然私下认为,沈芝韵私下的品行估摸着也是有所欠缺的。

    这茶她也委实不愿意去喝,若是平白让流苏也爱慕上了这个女人,她倒是不觉得是件好事,不由眉目微微动了动,勾出一抹笑意正欲说话。

    “英武将军原也在此处,正巧芝兰有事寻将军一谈,将军可有时间?”慕嫣然正欲开口说话,忽而楼梯处又传来一道颇为从容的声音。

    楼梯出赫然露出一个芝兰玉树的人影,一张温润若暖玉的面容,浓密长眉,一双精致狭长的狐狸眼轮廓勾人,挺拔鼻梁,绯色薄唇,衬着一袭尊贵华丽的紫色华服,步履从容而至,行走之间,竟是带着些许步步生莲的姿态,紫色华服潋滟生辉,端的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沈芝兰,三人都有一瞬间的呆愣。

    慕流苏第一个回过神来,倒是不知道这沈芝兰和沈芝韵怎么都跑来了碎玉轩,但是毫无疑问沈芝兰此时来的正是时候,她可不愿意和一个“虎视眈眈”着自己的带刺美人闲坐饮茶,此时正差一个开溜的借口,偏生还是沈芝兰送上门来的。

    荆棘门的情报上便有说过,沈芝韵似乎对这个身为左相的年轻哥哥颇有些忌惮,若是别的人,沈芝韵许是还能出口拦下,偏偏是沈芝兰,她便是有心想拦下,有胆子想拦下,却也是没有那个本事能拦得住沈芝兰的。

    慕嫣然虽然知晓慕流苏素来与荣亲王府的那位姬二公子交好,倒是不知道,这位年少有为,权倾朝野的左相沈芝兰怎么会突然来说寻了流苏有事儿,不过既然他说了有事儿,此时正好能当做借口,让流苏躲开了沈芝韵。

    不待慕嫣然开口,那边沈芝韵也是心下恼怒的看了一眼沈芝兰,她本就是因为想要见慕流苏,才特意留意了将军府上的事情,也能猜到慕流苏来这里,沈芝兰素来才智双绝,知晓了她的意图,沈芝兰自然也能猜到她就在碎玉轩。

    更甚至他还算到了慕流苏到达碎玉轩的时辰,这般幽幽然而来,却是恰好掐着点,没有若她在此处白白等了大半个上午,反而一来便踩中了点,轻飘飘掐准了话头。

    只是当真不知道这个哥哥这般阻拦她与慕流苏的事情做何。

    她与慕流苏的事情,本就是因为端妃这个姨母请旨得来的,沈家与将军府上联姻,一家是朝中文官重臣,一个是朝中武功重臣,文武合并,对沈家也是极为有利的,怎么偏生这个沈芝兰不愿意她与慕流苏结成连理?

    知晓沈芝兰的手段,她委实也不敢与沈芝兰对着干,但是她想着那日在沈家书房,这位哥哥让自己早些配合了退婚,还说什么转告慕流苏退婚一事儿放到国交宴之后再提,分明就是半分没将自己这个妹妹放在眼里。

    能与慕流苏成亲的人分明就是她沈芝韵一人,然而沈芝兰这般阻挠二人见面,她委实非常气大,她一早便来了碎玉轩等着慕流苏从府上出来,废了大半天的劲儿,周旋再三,才用一个蹩脚的致谢理由邀请了这姐弟二人饮茶,就等着再借机做慕流苏重新问清楚,沈芝兰斜横叉插一脚又算什么。

    沈芝韵越想心中越恼怒,分明是自己先来,岂能容忍沈芝兰将人带走,顿时咬了咬贝齿,压着心中的恼怒,尽量显得自己没有发火的道:“哥哥,妹妹正准备打算请英武将军与嫣然姐姐一块去水云居饮茶,既然哥哥与英武将军有事相商,不若与我们一起过去便是。”

    沈芝兰似乎是才瞧见自家妹妹还在此处一般,斜斜的睨了沈芝韵一眼,素来温润如玉的面容微微一动,极为清淡的开口闻道:“妹妹的意思是,朝廷只中的事务,你也有意要听一听不成?”

    沈芝韵刹那间面色一白,又下意识的咬了咬粉色唇瓣,却是总归不能说出自己要听朝廷之事的话来,她不过是一介女子,那里还能有资格听议朝廷之事的。

    慕流苏瞧着这一对兄妹之间,气氛也是颇有些古怪,不过想着慕霖平和慕婉瑶那对亲兄妹尚且如此,沈芝兰与沈芝韵这一对假兄妹自然也不算那般奇葩了。

    那边沈芝兰将沈芝韵说的哑口无言,这才又转过那张堪比弦音惊艳的面容,温润如玉的笑问道:“不过这也要看英武将军到底有无时间,或者说到底如何抉择了。也不知晓英武将军是愿与芝兰商议要事,还是愿与妹妹一起去水云居品茶呢?”

    慕流苏瞧着沈芝兰那张温润至极的面容,分明是一张极为没有杀伤力,看着便让人赏心悦目放下戒备的脸,怎生说话的时候,便是这般言语间都带着让人难以质疑的气势,甚至还带了些许……气死人的语气。

    他都说了有要事相商,即便慕流苏此时想无沈芝韵饮茶,总归也不能将沈芝韵那边的事儿放在了自己这个左相前头处理,毕竟谈事儿和饮茶……嗯,一个是正事儿,另一个嘛,倒是可有可无了,可想而知沈芝韵当时有如何气大。

    莫名的,慕流苏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姬弦音,先前弦音便一直是那么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直到后面慕流苏带人去了一趟神医谷,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不仅仅言语擅谈了不少,而且往往三言两语就能将人气的说不出话来,不说风岭那个不靠谱的,便是洛轻寒也在弦音手上没讨着半分好处。

    想起和姬弦音一起在神医谷途中与风岭,洛轻寒两人发生的趣事儿,慕流苏心情就好了不少,她冲着沈芝兰开口笑道:“左相何必打趣流苏,品茶一事随时皆可,既然左相有钥要事相商,流苏自然是应与左相一道而行。”

    沈芝兰看着慕流苏辉月面容上的笑意,分明不是敷衍的笑意,反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一般颇为会心的一笑,他墨色瞳孔中情绪微微深了些许,面上倒是不懂声色,只抬了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既然如此,英武将军便随芝兰一起,换个地方说话。”

    长身玉立的人儿,做着这个动作的时候,紫色鱼鳞服衣摆微微荡漾,更是宛若行云流水一般赏心悦目,这一身的气度风华,也是看的慕流苏暗暗咂舌,大楚皇帝果真算是慧眼识珠,如此大胆的起用这般年轻的人担任左相一职,也算是有些帝王风范。

    她点点头,对着一直等在一侧的青花吩咐了一声,让她好生照顾着慕嫣然,然后又对慕嫣然道:“姐姐好生瞧着,看中了哪一样买下来便是,我便先随左相去一趟,晚些回府上。”

    慕嫣然自然没有异议,她自然不愿意慕流苏和沈芝韵走在一起了,也是点头笑道:“你放心去便是了。姐姐这么大个人了,哪里还需要你忧心,我买好了东西,便与沈小姐一起去品茶,晚些再回将军府,总归青花跟着我,你放心去吧。”

    这话说的也算是给了沈芝韵一个台阶下了,虽然慕流苏去不成水云居喝那杯茶,但是她这个做姐姐的去了,也不算是拂了沈芝韵的意。

    慕流苏对着慕嫣然点点头,又转头对着沈芝韵道了一声:“那流苏就先行告辞了。”

    话落,慕流苏转身走到沈芝兰身侧,面容微微一笑:“那就劳烦沈相带路了。

    沈芝韵好半天才得了慕流苏看了一眼,听着慕流苏的话,面上却并未缓和多少,即便慕嫣然也给了她台阶下,她心中依旧还是有些不快。

    沈芝韵之所以说请人饮茶,本就是想借机和慕流苏说几句话,如今慕流苏都不在了,就只剩下一个慕嫣然和那个青花婢女在,难不成还真的两个女子就在水云居喝茶闲聊不成。

    虽然心中不快,请人饮茶的话却是她自己说出来的,沈芝韵气的牙疼,却又不好说出来说不去水云居了,也不好开口阻拦慕流苏不要跟着去,只能任由沈芝兰与慕流苏两人举步便往楼梯下行去,眼睁睁的看着沈芝兰将她辛辛苦苦等了大半个上午的人带走了。

    青花看着沈芝韵那般脸色,也是觉得这天下万物果然是一物降一物,这女人这般手段,居然还是颇为忌惮自己的哥哥。

    不过不得不感慨一句,这沈芝韵倒是好眼光,看上了自家主子这般风华绝代的的人儿,可惜了,自家主子已经有了心尖尖上护着的人儿,若这位沈家小姐知晓了自己的情敌并不是女人,而是荣亲王府那个被称为病美人的姬二公子,当不知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