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五十二章再遇沈芝韵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二章再遇沈芝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初一活见鬼一般的看着姬弦音拿着面具,素来凉薄诡艳的面容上此时笑意璀璨,将那白玉面具双手捧在自己面容一侧微微蹭了蹭,一副撞了天大好事一般的模样。

    过了好半晌,姬弦音才发现初一用万分诧异的眸子看着自己,俨然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姬弦音唇角的笑意收敛了些许,微微咳嗽了一声,瞧着桌上那一坛酒,也没多问,只是随意的开口道了一句:“好生照顾十五。”

    话落,身形一动,便回了自己房中,初一看着自家主子的身形,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不若平日一般从容不迫便罢了,反而是怎么瞧着怎么有些一蹦一跳的欢喜模样。

    初一当真是震惊的无话可说,自家主子这个德行,可不就是在英武将军那里讨了好处的模样么,想着自己主子的短袖之恋都能有此好兆头,初一转头颇为遗憾的看了一眼昏昏欲睡的十五,越发摇了摇头,还好十五没醒着,要让失恋的十五知道自家主子这边姻缘尚好,估计还要伤心一番。

    ……

    慕流苏步履从容的走到将军府门前,青花已经备好了马车,慕嫣然竟是已经在将军府门前处等着了,她只是简单的挽了个发髻,随意插了一对翡翠玉簪,与身上湖绿色的衣裙相得益彰,脸上也是略施粉黛,虽然装扮并不如何用心,但是胜在天生丽质,瞧着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坯子。

    两人上了马车便朝着洛家的碎玉轩行去,显然是想好了准备挑选玉石作为李毓秀的生辰礼了,碎玉轩是洛家的产业,慕流苏自然首选此处,一路上行去,也是没有半分犹豫。

    到了碎玉轩,姐弟二人下了马车,抬步行了进去。

    一屋子琳琅满目的玉石,有的是极为质朴的玉石料子,有的也是一些雕琢精致的成品。

    慕流苏自然对那些玉石料子满不在意,两人径直抬步,向着楼上那些玉石锻制的首饰行去。

    然而刚一进去,便瞧见了一位老熟人。

    水粉色锦缎华裳,一袭雪白浅色梨花百褶裙,裙身盈盈,姿态袅娜,身子娉婷,此般美貌,不是沈芝韵还能是谁。

    慕流苏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倒是没想到两次和慕嫣然出来都会遇到沈芝韵,先前在锦绣阁便因为一件衣服碰在了一起,如今又因为这碎玉轩碰见了一起。

    慕嫣然对于看到沈芝韵也有些许诧异,李毓秀的生辰,必然也是会给沈家下帖子的,估计不止沈芝韵,连着沈芝兰都会看在右相的面子上过去一趟,她们今儿都会特意出府给李毓秀生辰礼物,完全是因为将军府上的中馈一团儿糟糕,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才特意出来挑选的。

    然而沈芝韵在沈家如此得宠,再加上都说沈夫人对沈芝韵这个过继的女儿还是颇为关系的,想来是完全能够在沈府上的库房中取物件儿的。

    偏生今儿又这么巧的遇见了,慕嫣然也觉得有些太过蹊跷,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沈芝韵这般京中女子数一数二的京中女子,想必送人的生辰礼也会精挑细选一番的。

    沈芝韵眸中倒是没有半分诧异之色,她本就是知晓了李家给将军府也递了两道请柬,近日李毓秀与慕家二小姐慕嫣然走的极近,想来慕嫣然也是会出席的,而另一道请柬,整个将军府有资格拿到李毓秀的请柬的。除了慕流苏,自然再无第二人。

    她前些日子便听着慕流苏带了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出了一趟京城,听说是去寻找神医谷的人,替那个身子病弱的姬二公子看身子,后面慕流苏归京后,便有一直留在将军府上,这几日都不曾出来走动。

    沈芝韵尚且记得慕流苏那日在茶楼对自己说的话,早就想在见见她。如今知道这个机会,估摸着依着慕嫣然和李毓秀的关系,应当是十有**会去右相府上的。

    将军府上的那些个糟心事儿,明眼人都瞧在眼中,慕嫣然多半是不会从将军府上选的出什么拿手的礼物的,慕流苏应当会带着慕嫣然亲自出来挑选生辰礼。

    至于这选礼物的地方,李毓秀如今尚未及姘,女子的话,除了书卷字画之外,最多也就是送些珠钗面首等等的东西,先前不是正好传出洛家少主洛轻寒回京顺路搭了一程慕流苏的马车么,沈芝韵自然便选了碎玉轩这一处地方,早早就在此等着了。

    如今瞧着慕流苏和慕嫣然二人出现,她面容微微一动,也没有露出半分异样,十五规矩的走到慕流苏姐弟二人跟前,落落大方,极为端庄的行礼道:“芝韵见过英武将军,见过嫣然姐姐。”

    虽然是贵女圈中数一数二的女子,但是毕竟是个过继来的嫡女,慕流苏慕嫣然作为将军府上的一双嫡系,倒也是受得起沈芝韵这一礼节的。

    “当真是好些巧合,今儿又有缘能见着沈小姐一面。”慕嫣然听着沈芝韵这一番颇为亲近的一声称呼,倒也没有出打断,只是有些面色微微一动,显然有些不太适应。

    慕嫣然自然不会想到沈芝韵今儿也会出现在碎玉轩,原来并不是不是巧合,而是一场别有心意的守株待兔。

    她素来恪守闺阁礼仪,举止端庄大方,自然也是颇为认真的互相见了一礼。不过对于沈芝韵颇有些亲热的嫣然姐姐的称呼,慕婉瑶显然还是听着有些怪异。

    沈芝韵克制着自己的目光,尽量不去看身侧一身白玉色衣袖,苍蓝对襟上绣着紫竹叶纹饰的少年,只是面色从容的道:“嫣然姐姐可也是为了毓秀妹妹的生辰礼来的,芝韵这次也是想送毓秀妹妹一件儿不一样的生辰礼物,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出府挑选,也不知晓何等的首饰会让毓秀妹妹喜欢。”

    说着,她便抬眸对着慕嫣然微微一笑,脸上温婉笑意嫣然绽放,她对慕嫣然道:“嫣然姐姐,素来听问你与毓秀妹妹走的颇近,应当是知晓毓秀妹妹喜好的,不若嫣然姐姐帮我挑一挑,看这两件首饰哪一件比较适合毓秀妹妹的喜好”。

    她说着,青葱五指轻轻指了指摆在眼前的两套玉石首饰,一套是由猩红玛瑙石锻制的,一对儿由黄金镶嵌的蝴蝶金镶玉钗,一只镂空雕饰牡丹金步摇,加上一对儿红色玛瑙镶金手镯,上面也是用金色丝线镶嵌了红色玛瑙,玛瑙石色泽殷红,婉转间似乎有流光倾泻。

    红色牡丹艳丽,金色蝴蝶尊贵,看上去颇为明艳,引人注目。

    另一套则是异常清雅素净的银饰,同样是一对儿钗头,整对儿钗都由银子锻造,钗身又由银丝勾勒着一对栩栩如生的锦雀纹理,只在钗尾雀眸处缀了一点绿色宝石碎玉,玉石色泽青翠,宛若一抹清河垂泄,泛着泠然幽光,当真将整个锦雀钗都画龙点睛活了过来。

    这套倒是没有步摇首饰,但是也是备了一对儿银镯,一若银钗上的锦雀纹理,也是在雀眸处同样镶嵌了一点绿色宝石碎玉,一眼瞧着,也是颇为青翠透亮。

    两套首饰都是颇为精致的,一件华贵大气,一件雅致内敛,的确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面首。

    慕嫣然瞧着沈芝韵似乎真的只是在问自己这两件首饰的问题,不疑有他,仔细打量了些许,这才对着沈芝韵道:“这两套首饰瞧着都是颇为精巧的,不过毓秀妹妹瞧着平日里打扮也不是如何艳丽的,应当是喜欢这套银饰的面首,绿色宝石配上银色发钗,看着便是清新雅致,倒也颇为秀气,沈小姐不若就挑选这一套作为生辰礼送去吧。”

    沈芝韵点点头,似乎也是解决了一件心事儿一般,抬头对着慕嫣然面色感激的道:“倒是谢谢嫣然姐姐了,平日里倒是鲜少与毓秀妹妹走动,却是不知晓毓秀妹妹喜好,今日若不是嫣然姐姐在,恐怕芝韵便挑了那对金镶玉的面首送过去了,恐怕那时候倒是会引得毓秀妹妹反感了,今儿真真是多亏了嫣然姐姐了。”

    “这生辰礼不过是挑选一份心意罢了,毓秀妹妹想来也是不会如此注重,我也不过是给沈小姐出了出主意罢了,断然不用如此严重。”慕嫣然听着沈芝韵这般诚恳的致谢,一时也有些拿不准主意,不过是帮着挑了一份礼罢了,瞧着这沈芝韵这般模样,怎么有些怪异。

    慕流苏看着眼前的两人说话,额间的眉羽越发紧蹙,依着沈芝韵的手段,素来不会做毫无用意的事情,更何况以沈芝韵这样的精巧聪慧,也毫无可能会不知道李毓秀的喜好,她如今让慕嫣然替她挑了这套首饰,如此感激不尽的模样,可不就是别有用心么,瞧着便是还有什么计谋要使一般。

    果然,慕流苏心中念头刚起,那边沈芝韵就忽而开口道:“嫣然姐姐,这逢人送礼一事儿还是颇有讲究的,若飞今日嫣然姐姐在,想来芝韵会挑了一件不像样的生辰礼平白惹了笑话,今日嫣然姐姐帮了芝韵此般大忙,自然是应当致谢的,正巧今儿时日尚早,不若就由芝韵请嫣然姐姐与英武将军一道去水云居品一盏茶聊表谢意。”

    听到水云居三个字,慕流苏太阳穴便不由自主的突突一下,想起那日沈芝韵便是在水云居拿了一枚玉佩向她表白心意,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沈芝韵会因为自己从慕霖平手中救了下来便对她动了心思。

    平白惹了沈芝韵这朵带刺的玫瑰,慕流苏如今真是怎么想怎么憋屈,早知道便让沈芝兰那个做哥哥的去救人了,如今瞧着沈芝韵一副向慕嫣然示好,又有意请自己和慕嫣然喝茶闲谈,可不就是在展开攻势么,哪里有半分听了她慕流苏的话考虑解除这门亲事的意思。

    然而她委实对沈芝韵这般带刺的玫瑰美人没有半分兴趣,更别说她还是个货真价实女扮男装的人儿了,更是不可能将沈芝韵娶进将军府的。

    此时瞧着,恐怕一时半会也劝服不了沈芝韵一起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只能自己出手解决这桩难缠的婚事儿了。

    慕嫣然显然也是对沈芝韵为了这件小事儿便要请他们姐弟二人喝茶的事儿也是大感飞匪夷所思,不是说沈芝韵此人素来是个极为清高的么,瞧着这般模样,却是怎么看怎么都有一种和她们“姐弟”二人示好的样子。

    ------题外话------

    今天眼睛肿了,然后大姨妈痛的死去活来的,所以码字晚了点不好意思宝贝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