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十五青花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十五青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原本还没注意,如今听慕嫣然这般说,这才抬眸瞧了一眼,见她果然还披散着头发,未施脂粉,确实一副不曾梳妆的模样,也便点点头道:“姐姐且去,正好也需要时间让人去备好马车。”

    慕嫣然点头,也就转身出了流云院。

    青花见慕流苏一副淡然模样,忽而出声问道:“主子,先前屋内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以青花的功力自然是发现不了璇玑阁主来过此处的,但是先前慕流苏那么一个动静,显然青花是知晓屋内出了事儿的,如今慕嫣然走了,她便有些担忧的问出了口。

    慕流苏听青花这么一问,便自然而然的想起了方才璇玑阁主的事儿,顿时就有些脑仁儿疼,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颇有些烦躁的道:“无碍,不过是遇到了些许不想遇到的人,总归没出什么事儿,不用担心,你去吩咐人将马车备着吧。”

    青花瞧着慕流苏并不想说,便也没再多问,总归主子没危险便好,她转身便朝着屋外走去,要去备马车。

    “等等青花,还有件事要做。”慕流苏凝眉想了想,忽而抬眸唤住了青花,青花转身走到慕流苏面前,附耳过去,慕流苏低声耳语了几句。

    青花原本困惑的小脸顿时有了几分灿烂,难怪主子今儿让长乐院出了那么一桩大事儿,的确慕婉瑶那边也拖得太久了,等时机到了,自然也是该兄妹反目,母女成仇的时候了。

    她欣欣然朝着外面行去,脚步轻快,颇有些欢喜模样,慕流苏瞧着青花的样子,不由微微扶额,也不知这小丫头为什么一听到些许能让慕婉瑶倒霉的事儿,就十足欢欣,这般乖巧模样,倒是越发和青鱼那个小妮子像了不少。

    转头一想青鱼那个小丫头,前些日子被她派回了荆棘门中,在那闷了那么久,想来也是想出来玩儿几圈了。左右最近也无事,风岭,洛轻寒,青花三人都在外面,那丫头估计也眼馋得紧,过两日再将人带回来便是。

    ……

    音杀阁。

    初一在荣亲王府闷了好些日子,就因为上次给糯米那个破猫儿洗澡,平白被抓了个手上脸上都是猫爪子印,自然不敢盯着这么一张脸来音杀阁晃荡,否则不知道那三个损友会如何笑话他。

    等了一阵日子,脸上的伤痕看不真切了,初一便跟着姬弦音回了一趟音杀阁,初一倒是没想到十五会突然回了音杀阁,这小兔崽子为了英武将军身边那个叫青鱼的小母老虎,不是巴巴的求着送到将军府上当便宜侍卫去了么,如今陡然这么回来了,看着还颇有些心情不好,委实有些可怜巴巴。

    初一虽然平日里呆了些许,对于失恋这事儿还是知晓的,瞧着十五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倒也识趣的没去叨扰,哎,也不知道主子将另外两个小兔崽子安排到哪里去了,好些时日都没见着,以前都是那俩小兔崽子挨了这破猫儿的爪子,如今却是自己和十五了,想想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不过十五的情殇显然没有对自家主子造成任何影响,主子瞧着十五回来,兀自将糯米扔给了十五,美名其曰随意捏弄,随意发泄,然后极为迅速的换了一身赤色衣衫,带上曼珠沙华面具,欢欢喜喜的去寻英武将军去了。

    初一对自家主子刚刚接到十五回了音杀阁的消息就连夜从荣亲王府溜出来,然后换了衣衫就往将军府上跑的行为很是不耻,还说什么这是去会一会英武将军问问为什么将十五送了回来,说的跟谁不知道他是在荣亲王府几天未见着英武将军了,这才欣欣然换了个身份去解相思之苦一般。

    音杀阁本就是江湖第一杀手阁,平日里也没那么多不知死活的人上来找事儿,至于杀人的生意嘛,能请的动音杀阁出手买人性命的的,无一不是顶尖的价格,单是一单生意,就足够养活整个音杀阁中杀手,自然生意也不忙,所以,只要姬弦音这个所谓的璇玑阁主没有有所吩咐,那音杀阁的杀手委实都很闲,平日里留在音杀阁的人也就不多。

    但是能进入音杀阁做杀手的,无一不是江湖之中顶顶的高手,但凡璇玑阁主一声令下需要召集人马,不出半盏茶的时间,人必然能第一时间赶到音杀阁。

    这也就是音杀阁的杀手们平日里多会隐匿在外收集情报信息,鲜少会有人一直守在音杀阁内的原因。

    而这个原因,也是直接的导致了音杀阁此时此刻除了一些苦练着武艺的杀手们,以及一群留下来打扫音杀阁的婢女,就只剩下初一和十五两个人,以及糯米一猫儿围着桌子干瞪眼。

    初一看着魂不守舍的十五,如今抱着糯米那蠢猫儿没有半点反应,糯米在他怀中翻爬打滚儿,卯足了劲儿的逗弄十五欢欣,然而十五依旧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搭理。

    初一很想说一声英武将军身边的那个青花不就是个只会动手的小母老虎么,天下各处无芳猫儿,何必单恋一只虎对吧,然而看着这平日里高冷得不行的小兔崽子这般无精打采的模样,初一委实不知如何给予评价,只能傻愣愣的看着十五。

    想了想,初一便偷偷溜去了酒窖,将自家阁主的美酒取了一坛出来,又取了一只碗,扔到了十五面前,想来主子也是个护犊子的,如今连着糯米这猫儿都舍得扔给十五蹂躏发泄了,想来这一坛酒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主子应该不会责怪这么一个受了情殇的人儿。

    酒一取出来,十五果真就抱着那么个酒坛子,碗也不用,径直仰着脖子就往喉咙里灌了下去。初一也不说话,任由着眼前这人发泄。

    他和十五是同一批选进音杀阁的杀手,可以说是一起从音杀阁层层杀手选拔和历练关卡中出生入死而出的,如今瞧着十五分明没有哭,却是委实有些难过的样子,初一还是有些唏嘘不已。

    都说杀手必须要无心无情,音杀阁却没有这个规矩,只要你是个极为厉害的杀手,有能力护着自己不想杀的人,音杀阁便容得下你,若是你没有那个能力,护不住想护着的人,那就由音杀阁内的其他杀手送你和你不愿意杀的人一起去死。

    十五很显然是前者,他本就是个极厉害的杀手,那般功夫,颇有些像宫中顶尖的暗卫,偏偏这么厉害的十五,却是从一进音杀阁就向姬弦音坦白了自己来音杀阁,是要寻找一个所谓的故人。

    那时候他们不认得璇玑阁主,璇玑阁主也并不识得十五,初一现在回想起来,犹自记得那个风骨迤逦艳色无疆的男子静静的看着匍匐在地的十五,覆在白玉面具下的唇微微一勾,带着薄凉笑意,凤眸中眸色妖冶诡谲,带着与生俱来的孤傲。

    璇玑阁主对十五说:“若是你能站上本阁主手下杀手中最顶尖的位置,本阁主便允你寻到你所谓故人的时候能够选择回到她的身边。”

    十五果真就朝着璇玑阁主口中那个顶尖的手下杀手裙努力,十五很强,然而音杀阁中,最不缺的也是强者,但是就为了这个所谓的故人,他果真就一步一步,满手鲜血,站到了四大护法的位置。

    初一不知道十五在找什么故人,只听他手中时常拿着些一枚年代久远的木牌,上面用刀刻着两个极为幼稚的华生二字,字形歪歪扭扭,奇丑无比,分明像是一个小女孩刻出来的东西。

    那时候初一便在猜想,这是怎么样一个小姑娘,能得了十五这般心心念念的怀念,若是等着十五站找到了这个小姑娘,这世上便是又多了一对终成眷属的有"qing ren"。

    那日他忽而听着音杀阁的杀手们说十五忽然跑到姬弦音面前,说找到了所谓的故人,当晚就被闯了音杀阁的英武将军将人带走了。

    初一仔细回味了一遍,英武将军身边出现在十五面前的,唯有那两个小丫头,而和十五正面出手的,却是青花那个极为凶猛虎虎生威的小丫头无疑。

    初一很震撼,没有想到十五心心念念这么些年的小姑娘,竟然会是英武将军身边那个异常凶猛的小丫头。

    不过总归是自家兄弟找到了旧"qing ren",初一还是由衷的为十五高兴,尤其是在知道了自家主子也立志要将这位英武将军也收入囊中的时候,他反而还颇为庆幸自家主子是个断袖之癖,如此甚好,十五也不会就这么离开了音杀阁,他们依旧还是常常见面。

    当然,那个时候初一并不知道十五只是暂时的回去而已,然而等了这么久,没等到这小兔崽子抱着美人归,反而孤身一人失魂落魄的又回了音杀阁,有"qing ren"终成眷属的戏码他是没看到,反而看到了一出痴男怨女的戏码,果真是人生如戏,失算失算。

    十五很快一坛酒见了底,喝的满屋子都是酒味,偏生十五在音杀阁中,样样都是顶尖,却是个不胜酒力的杀手,就这么一坛酒见了底,十五便不出意料的倒在了桌上。

    听着醉酒的十五明明大有昏沉之态,口中却又喃喃自语念着什么安安,初一目光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哎,果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抬手拍了拍十五的肩膀,啧啧了几声,瞧着十五呼吸略微平稳了些许,初一这才移开了目光。

    许是实在无聊了些许,十五如今又饮了酒烂醉不醒,自家主子又去了将军府上私会那少年将军去了。

    初一一个孤家寡人,总归是和那一群音杀阁中的婢女没话可讲的,便只能和糯米这只几日前才因为洗澡一事儿而结了梁子的蠢猫儿互相逗弄打发时间。

    一人一猫儿就这么你一巴掌我一爪子的互相拍着,闲来无事打发着时间,忽而听见音杀阁外窗纱一动,今晨才欣欣然出了音杀阁直奔将军府而去的自家阁主破窗而入。

    初一下意识的便要去将桌子上那一坛子早就被喝的精光的酒给藏起来,那边风华绝代的自家主子已经抬眸随意的看了过来。

    分明是和去时一模一样的衣衫打扮,赤色长袍,衣襟衣摆处艳丽妖冶的曼珠沙华荼靡生辉,衬着一双迤逦勾勒的凤眸,绯色薄唇笑意璀璨,委实是一个男人瞧着都心动不已。

    姬弦音抬手便将手中的白玉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一双艳色无疆的面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