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四十九章断袖之癖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四十九章断袖之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霖平本就只是个花花公子,平日里自己院落中祸害的婢女已经不再少数,如今多了几个美人,过了一阵瘾儿后便也腻味了。

    原本一开慕霖平他答应了让这几个美人进府就惹了慕老夫人不快,第二日被宋氏狠狠批评了一顿,如今一听慕老夫人要休妾室,还答应日后再替他物色几个美人,慕霖平自然就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亲自拿了一叠休书欢欢喜喜的送了过来。

    看着那一堆妾室狼狈的模样,慕霖平原本心中还残留的一点不舍也没了,嫌恶的将休书甩给了那一众侍妾,也不管这群人的鬼哭狼嚎,没等慕老夫人出声就将叫了府上侍卫将这群女人赶了出去。

    青花和慕嫣然在这儿瞧得津津有味,见着这般场景,脸上却是一丝可怜神色都没有,这群女人本就是贪念将军府上的荣华富贵,这才不惜自己的清誉都不要,非要进了将军府的大门,如今被慕霖平戏耍了一番,还丢了身子名誉,自然也是活该。

    至于这群女人的仇视与怨恨,自然是算在慕老夫人和慕霖平的头上的,顺带着替将军府清除了几个闲人,又让慕婉瑶受了一顿皮肉之苦,一举多得的事儿,没什么不好的。

    那边长乐院一团的乌糟事儿,然而这边流云院中看着无甚动静,但是显然也有些不太太平。

    一道色泽殷红的赤色身影带着一角白色紫竹叶纹衣摆宛若流光一般径直从进了流云院的主屋,只听见雕花梨木窗格微微一声异响,流云院的婢女们扭头瞧了一眼,却是半分异样都没察觉。

    ……

    慕流苏极为气极的瞪着璇玑阁主,恨不得一拳将他脸上的白玉面具给打碎:“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委实不怪慕流苏一贯平静的性子会变得如此跳脚,因为璇玑阁主从一开始出现,似乎是怕慕流苏有什么举动,一直用手将慕流苏死死的困在了自己怀中,分毫不能动弹。

    如进两人便是兀自站在内屋的床榻之前,高出了慕流苏大半个头的璇玑阁主,此生却是宛若一只粘人的猫儿一般死死的“缠”在她身后,双手紧紧将慕流苏锁在怀中。

    分明是两个“男人”,如此亲密的人举动,委实连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怎么看怎么怪异。

    璇玑阁主瞧着她精致的辉月容颜,手中环抱的身子清隽瘦弱,似乎有些太过轻巧,偏偏又泛着幽幽的泠然体香,他将弧线精致轮廓迤逦的下巴轻轻放在慕流苏肩膀上,轻轻的蹭了蹭,宛若一只巨型宠物一般,瞧着颇为温顺。

    慕流苏被他环抱在怀中,偏偏内劲比不上璇玑阁主也就罢了,这毕竟是个女人的身子,若是单单论体力,也是不及璇玑阁主这个实打实的男子高的,她被困得毫无半点还手之力,只能用博咬牙切齿的道:“本将军可没有和男人拉拉扯扯的嗜好,璇玑阁难不成是断袖不成!”

    但凡是那么个正常男人,听到这句话必然已经跳脚了,然而这璇玑阁主却是个异类,听见慕流苏的问话,他掩在白玉面具下的眉羽微微一动,谢谢挑了起来,一双迤逦勾勒着胭脂眼影的诡谲墨瞳也是露出几抹兴味。

    璇玑阁主不曾应话,慕流苏侧头看了他一眼,瞧着这人一双惊艳眸子转动着兴致勃勃的模样,似乎是在若有所思,正欲动作,却听得璇玑阁主幽幽开口道:“本阁主自然不是断袖。不过英武将军这般问话,难不成英武将军也有断袖之癖不成?”

    慕流苏被他气的火冒三丈,即便是自知不敌,还是探了手去掰璇玑阁主交叉环抱在自己腰间的的双手,满脸怒火,怒气冲冲的小模样,委实怎么看怎么可爱。

    “璇玑阁主真是好兴致,青天白日的不在音杀阁忙着阁中事物,反而倒本将军这里闲逛,本将军没有断袖之癖,若是璇玑阁主有此嗜好,不若去寻芝兰玉树的沈相瞧瞧去。”

    这个时候慕流苏也懒得再管这个璇玑阁主如何心思了,若是真有龙阳之癖那才玩完儿,瞧着这妖孽就不像是个好惹的,若是知道了自己看中的男子是个女扮男装的,估计会死的不轻。

    反正沈芝兰那个狐狸相爷也不像是个好惹的,沈芝兰和璇玑阁主对上,不知道当时如一个智谋无双一个风华绝代,也不知谁能讨了些许好处过去。

    璇玑阁主听着慕流苏将火绳引到了沈芝兰那里,迤逦凤眸又是一动,若是平日里听她说了沈芝兰的名字,他想来还不会如何欢喜,然而慕流苏这时候提及,他却是莫名带了几分欢喜,开口笑问了一声:“英武将军这是何意,本阁主分明听着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是个容色艳丽的,比起这大楚的沈相,本阁主倒是对这位姬二公子还有那么几分兴致。”

    “你别忘了我曾说过,若你胆敢动弦音丝毫,便是为妖为魔,本将军必然也要屠你音杀阁满门!”慕流苏听这个妖孽阁主将主意打到了姬弦音身上,顿时方才的怒意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化作了浓烈的冷意,她冷冷的看着璇玑阁主,眼中杀意乍泄。

    “别以为你武功高了些许本将军便动你不得,若是你当真敢对弦音出手,我便是讨不了好处,也断是有九成九的把握拉你陪葬!”

    明明是如此杀意泠然的话,璇玑阁主却是丝毫没有受到惊吓一般,曼珠沙华荼靡妖冶的白玉面具下,绯色唇形反而勾出了一道惊艳至极的弧度,这般笑意,恰若花开时节荼靡盛开的蔷薇一般,灼灼妖冶,美得摄人心魂。

    “英武将军倒是若传闻一般护着这位姬二公子,”他笑着靠近慕流苏那双杀意泠然的眼,两双凤眸相对,慕流苏眼中杀意散了些许,璇玑阁主眼中却是越发带了几缕打量的兴致。

    他双手交叠的锁着慕流苏,任由慕流苏方才想用力掰开自己的双手此时随意的搭在了自己手上,他微微抬手,将慕流苏的一双手也握在了手中。

    虽然瞧着骨节分明,颇为修长,然而璇玑阁主还是极为轻松的就将慕流苏的手整个包裹在了掌心,掌心柔夷温热,绵软异常,璇玑阁主唇角的笑意越发璀璨生辉:“难不成英武将军也是若本阁主一般有断袖之癖,不承认只是因为英武将军欢喜的人不是本阁主罢了?”

    “休的胡说八道玷污弦音名誉,”慕流苏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道,“本将军与弦音不过是多年挚友罢了,璇玑阁主还是莫要如此厚颜无耻的好!”

    慕流苏此时已然将这个登徒子骂了百遍千遍,这个音杀阁的璇玑阁主是个扮猪吃老虎的高手也就罢了,她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这么个执掌江湖生杀大权的掌权者居然会当着自己的面承认自己是个断袖。

    虽然这人委实生的美艳至极,委实是让人生不出半分厌恶和反感之情,在所有她见过的所有人中,除了弦音和沈芝兰二人,估计也就大燕的那人还有南秦的秦誉能当的他的风华绝代。

    可是这么个传闻中心狠手辣的人物,如今却是宛若一只粘人的大型宠物一般粘在自己身上不放是什么鬼。

    对于断袖之癖,慕流苏倒是没有世人一般反感厌恶,终归是别人的感情事儿,只要不惹到她,她才没空给予评价,可如今这位璇玑阁主怎么回事儿,平白跑过来抱着自己蹭了如此之久,虽然只是极为简单纯粹的环抱动作,倒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可慕流苏毕竟是个女扮男装的,自然万分不适。

    想她前世今生加起来,都没与人有过拥抱这般亲密的举动,如今却是在自己的院落,被这个极度危险却又偏生美艳若妖的美人阁主死死锁在怀中,就这么干巴巴站着,又不能动弹又不能还手,委实极为憋屈。

    璇玑阁主原本还听着慕流苏所言,如今一听到她说自己和姬弦音只是挚友关系,顿时唇角的弧度缓缓由上翘化为了抿唇,身前弥漫出些许冷意。

    他径直伸出一只手,分明若佛祖拈花一般清浅的举动,却是极为技巧性的捏住了慕流苏的下巴,手上的力度用的极为适中,明明钳制得人动弹不得,却又分毫不会让人觉得下巴生疼。

    他一张妖冶面容越发靠近,两人几乎要鼻尖碰上了鼻尖,炙热的呼吸倾数洒在了慕流苏面上,眼中带着几分不满与威胁之意:“你以为本阁主会信英武将军的话么,若是将军当真对姬二公子无意,又怎么会如此维护于他!”

    慕流苏皱眉看着眼前这张妖孽一般的面容,分明带了莹莹白玉面具,如此突然靠近,她更是瞧见了面具上栩栩如生的曼珠沙华靡丽绽放着,恰若眼前这人一般,诡谲,妖冶,却又似乎带着致命的魅惑,引人不由自主深陷进去。

    他温热的呼吸轻轻洒在她的脸上,带着些许清浅温意,忽而就让慕流苏不由自主的有几分耳尖发热,与他对视,能清楚的看见他那双魅惑至极的妖冶凤眸。

    眼睑之上那些艳丽妖冶的胭脂色泽,慕流苏原以为是浓郁的眼影,如今仔细一看,却又似乎不是,那宛若琼墨勾勒的眼线原也不是青黛描绘的眼线,反而是一种天生自带的肤色一般,将一双凤眸衬得宛如精心雕琢的玉石一般,衬着瞳孔之中隐约泛滥的妖冶血色,更是诡谲糜丽,妖冶异常,竟是让慕流苏一刹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看到璇玑阁主眼中弥漫上些许细微的兴味神色,慕流苏这才猛的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想要扭头避开他的脸,却被他骨节分明的手捏得动弹不得。

    看着璇玑阁主眼中的戏谑之色,慕流苏耳尖越发染了几分温热,面颊也是有些热意升腾,惹的慕流苏心中满是恼火,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向后不得,她便硬是攒足了力气,扭头向一侧侧开,冷冷的训斥道:“你管不着。”

    璇玑阁主显然也是不愿让慕流苏受了丁点疼意的,原本就是用了巧劲儿,如今瞧着慕流苏被气的蛮力想要挣脱,他也怕弄疼了她,只能松手放下了她的下巴。

    慕流苏此时面容恼怒,虽然武功内劲是敌不得,然而如今她也全然顾不得了,只想着赶紧脱离这个妖孽的控制,也没想到姬弦音会忽然松了手,她集中力气的一转头,竟是用力过猛,紧泯着的唇瓣顿时传来一阵的温凉触觉。

    ------题外话------

    三更会在八点之前传完,现在,我只想问仙女们觉得两人kiss了没有!求评论宝贝们

    推荐好友夜留白文文《娇宠神医妃》

    【〈娇宠〉〈权谋〉〈王爷〉〈专情〉<轻松>】

    雾山小神医夜清婉,偷溜到山下浪,不小心救了个一肚子坏水的大灰狼。

    这只大灰狼某天突然吵着要娶她!

    某王爷,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自当以身相许。

    某女,呵呵。

    【小剧场】

    片段一:

    “王爷,您的情敌组团杀上夜府了。”

    某王爷一阵风似的消失。

    某侍卫:追妻路漫漫,王爷心真累。

    片段二:

    终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某女爬上某王爷的屋顶。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某女赋诗。

    “何来三人?”某王爷不解。

    “杯中影,屋上娇……心上人。”

    “那夫人可不可以离狗泽,猫嗣,猪礼远点。”

    “……”这都是什么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