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四十八章一叠休书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四十八章一叠休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边有人匆匆跑去请了府医过来,这才差遣了一众嬷嬷婢女万般小心的将慕婉瑶扶进了屋内。

    慕老夫人瞧着那群打红了眼的妾室,瞧着一个个瞪红了眼睛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宋氏想着环儿来通风报信的话,立马开口道:“来人,快去端一盆水来,都给几位姨娘清醒清醒!”

    一侧的婢女嬷嬷又手忙脚乱的端了一盆水来,兜头朝着几人淋了下去。

    本就是早春十分,先前慕婉瑶倒在身上的水还没有干,不过打架的时候用了力气还没决定多冷,如今自己被压着跪在了地上,又受了一盆凉水泼头。那些个侍妾顿时一个激灵,这才缓缓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后,一群侍妾显然也是想起了自己方才的所作所为,又看着慕老夫人和宋氏两人面带不善的目光,身形不自觉的发抖打颤,看着宋氏和慕老夫人直直求饶:“老祖母饶命啊,娘饶命啊,妾身不是有意的!”

    “饶命啊,娘饶命啊……”

    听着一声声的求饶声和哀嚎声,慕老夫人脸上的神色却是半点没有好转,瞪着一张眸子恨不得将一群女人给通通瞪死:“一群混账东西!你们到底怎么回事!青天白日的,居然在将军府上殴打人,当真是好教养!”

    那郭霞也没想到自己今日怎么会这么突兀的就和慕婉瑶打了起来,不过想起来慕婉瑶泼了自己一身的洗脚水,还有那一双味道颇重的绣花鞋,顿时脸上的惊惧少了些许。

    郭霞抬起头,理直气壮的对慕老夫人道“老祖母,不是妾身们不懂规矩,是因为向姨娘她朝着我们一众姐妹泼水!这大冷的天,可不是将姐妹们都冻着了吗,姐妹们原没有搭理,谁知道向婉瑶又对姐妹们动手,这才逼得我们动了手的。”

    她自然是不好意思当着一众丫鬟嬷嬷的面说自己被慕婉瑶泼了一盆洗脚水的,若是说了,慕霖平必然会嫌弃她们,更会惹的这些婢女嬷嬷还有侍卫们的笑话。

    见郭霞这么说话,那一群侍妾这才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齐齐点头:“郭姐姐说的对,是向姨娘朝着我们一众姐妹泼水,还出手打我们!”

    “对,就是这样的,向姨娘先动手的,姐妹们特意邀请她一起唱歌,她不愿意也就罢了,还讽刺我们唱的难听,她自己朝着我们泼水,不怪我们!”

    “是啊老祖母,这么冷的天,向姨娘还朝着我们泼水。可不就是想要冻死我们吗,这个女人心思如此恶毒,姐妹们也是被逼的无奈了才动手的,求老祖母三绕过妾身们吧”

    “绕过妾身吧,妾身知道错了,妾身再也不敢了!呜呜!”

    ……

    七嘴八舌的求饶声响起,显然都是知道刚刚那丫鬟冲了出去,原来不是怕被打逃跑,而是趁机溜了出去通风报信去了。

    郭霞原本想着在长乐院动手教训一顿慕婉瑶也就罢了,这地方慕老夫人和宋氏平日里都不会涉足,想来也不会被撞上,即便是知道慕婉瑶后来被她们打了一顿,反正没有被慕老夫人和宋氏亲眼看到,一群人死口否认,还就不信了慕婉瑶一张嘴能掰得动一群人的嘴巴不成。

    然而如今被人通风报信了,现在殴打慕婉瑶被慕老夫人和宋氏捉了个现行,这事儿也就必然是不能善了了,只能先认错求饶,也许还能讨了个好结果。

    “你们这群人当真是厉害,光天化日之下殴打姐妹也本就是重罪,事到如今竟然还不知悔改,妄图胡搅蛮缠,这水是方才本夫人派人将你们这群人泼醒才泼的,怎么你还妄想栽赃到被害者的头上不成!”

    宋氏听着这群人的求饶声,想起自己的女儿被这群疯女人打的宛若猪头一般的模样就是满肚子的火气,怎么可能绕过她们,方才她就听通风报信的丫鬟偷偷说了是慕婉瑶泼人水才挑起的争端,如今只能就着慕婉瑶的算计,将原先泼水的事儿覆盖过去,这才能好生收拾了这群女人。

    那群侍妾如今也是有口难辨,宋氏刚刚泼醒她们的水确实将她们的身子都一块淋了个落汤鸡,如今宋氏都承认了是她泼的,事到如今狡辩估计也没人相信。

    郭霞也是满脸的不服气,凭什么要让慕婉瑶那个贱人摆脱在外,虽然她们一群人动手打了慕婉瑶是事实,但是总归是慕婉瑶那个贱人先泼她们洗脚水在先,凭什么就能逃脱在外,她顿时极为不服气的对宋氏道“娘,这水真的是向姨娘泼的呀,妾身们原本就是因为淋湿了才动手打她的!”

    “混账,方才还说是因为向婉瑶动手打了你们你们才还手的,如今又说是因为被淋湿了才动手打她,你还能编出什么样的借口来?!郭霞!”慕老夫人自然也是一通算计,知晓了慕婉瑶这一番做派,无非是想将这群难缠的女人给贬出将军府去,顿时也是接着宋氏的怒声呵斥道。

    郭霞想着这老太婆委实是烦人,分明是这个老太婆自己瞎了眼睛,她们虽然有了口误,可是慕婉瑶泼水是事实,如今慕老夫人偏偏是揪着她们的口误不放了。

    她顿时不满意的开口道:“老祖母,妾身说的是因为向姨娘朝着我们一众姐妹泼了水,又出手打了我们,姐妹们这才出手打的她的。”

    慕老夫人本就对这一群低门小户的女儿家做了自己的孙儿媳妇这一事儿非常不满,如今瞧着这个郭霞竟然还敢用如此态度和她顶嘴,脸上更是一阵子的鬼火冒腾。

    她几步上前,一个巴掌便朝着郭霞的脸面甩了过去,脸上带着些许狰狞道:“混账东西,我看你胆子不小,竟然还敢与老身顶嘴了,你自己说的话就是这个意思,倒是怪起老身不是了不成?!”

    郭霞平白无故脸上挨了一巴掌,顿时也觉得颇为丢人,咬牙有些不甘心的辩解道:“老夫人,妾身没有怪你的不是呀,只是你却是听错了……”

    慕老夫人本就是因为这个混账女人冒犯了自己的威严才动手打的她,如今这个女人还如此不长见识,当真是小门小户教养出来的东西,一点规矩都不懂,还胆敢与她这个长辈辩论,委实是可笑至极,也不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的东西。

    慕流苏那个混账敢和她定顶嘴,好歹人家还有那么几分本事,这郭霞一个九品芝麻官的女儿,还是个不要脸的,贪图将军府荣华富贵连闺誉都不要了,逼着夫家娶人,也不看自己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她面前叫嚷。

    慕老夫人一边想着,一边用冰冷嘲讽的目光看着郭霞道“郭家的女儿当真是好生有本事,自己动手打人也就罢了,反而还栽赃陷害被害者,这水明明说老身眼看着宋氏泼醒你们的,如今居然还敢狡辩,甚至胆敢不理敬重老身这一把老骨头,这就是你们郭家的教养不成!”

    瞧着这个看东西突然发威了,甚至连着平日里可以称得上她们老大的郭霞被当真众人的打了一巴掌,那群侍妾顿时都不敢再开口多说一句话,自然也不敢再开口辩驳,方才打人的嚣张气焰已经被那一盆凉水兜头泼灭,如今也只能畏畏缩缩的抖擞着身子,目光怯怯的打量着宋氏和慕老夫人的脸色。

    郭霞虽然确实只是个小门小户的女儿,但是平日里也算的上颇为得宠,在家里从小到大都还没有挨过巴掌,如今到了将军府上这才几天,居然就挨了耳光,真是差点就将她给气的半死。

    但是慕老夫人毕竟还是一个浸淫后宅之术多年的老人,如今虎着一张老脸,看着也委实有些吓人,郭霞不过是初出茅庐,自然也就不敢再和慕老夫人正面对质,只能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委屈又不甘心的低着头目光怨毒。

    好你个老虔婆,等日后慕霖平宠爱她,在将军府的地位稳定之后,她必然不会轻易饶了这个老虔婆!一定会让她好看!

    这般想着,郭霞满肚子的火气才消散下来,看着乖觉的低着头,实则满眼的怨毒:“妾身知错,妾身再也不敢了。”

    慕老夫人这下才找着了些许收拾了人的快感,平日里想法设法的陷害慕流苏,偏偏那混账小子是个心眼多的,她应付不了,也没讨到好处,如今有人在她的手底下认错了,她才觉得舒坦了些许,满足的冷笑了一声。

    “行了,今儿你们这般做饭,明显是因为嫉妒向姨娘得宠,才胆敢下此毒手,既然你们有如此歹毒的心思,还如此擅妒,老身自然是万万留不得你们了!”

    慕老夫人眸光不屑的从这一众跪着的妾室身上扫过,满脸的不耐烦和嘲讽之意,就这么一群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居然也配进了将军府的大门,若是嫁给慕流苏那个混账东西还差不多,居然是嫁给了自己的宝贝孙儿慕霖平,如此上不得台面,她又岂能将她们容忍下来?

    一众妾室跪着,本来就被一盆水浇了个透心凉心飞扬,如今听到这句话,却是半颗心都凉了不少,什么叫万万留不得他们?听这个慕老夫人的意思,难不成是想将她们都赶出去不成?!

    果然,心中这个念头刚刚想起,慕老夫人便满不在乎的开口道:“行了,赶紧去书房叫霖平过来,给这几个女人一人一张休书打发了回去!”

    这一声话说出来,不只是院中跪着的这一地妾室都惊了个底朝天,便是一众丫头嬷嬷也是惊了不少,慕老夫人的意思,竟然不止是要将人赶出去,这分明是要全部休了呀,整整一群的妾室,这才过门几天,就被休了,可不是太过……滑稽了些许!

    慕老夫人只管着这群人上不得台面,才不管这样做事儿滑稽不滑稽,也不管这样会不会将这几家人都得罪了个便,反正在她看来,她自己就是这将军府上权势最大的老夫人,那些个妾室本不过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罢了,就算是得罪了,就那么点家室,还能给她闹出什么样的幺蛾子不成。

    一群妾室都是敢怒不敢言,只是心中都祈求着慕霖平这个自己心目中的夫君能不要听信这个慕老夫人的话轻易将自己休了,可是她们却是不知晓,慕老夫人刚刚听着跑来通风报信的丫鬟的时候,就已经派人去慕霖平那边传了信,好说好哄的说了一堆的话,估摸着马上便有一叠的休书拿了过来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