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四十七章自食其果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四十七章自食其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摇了摇头,虽然宫中的那位公主对弦音似乎有所青睐,但是楚心慈不可能会有这个能力请的动音杀阁的人去寻暖灵玉。

    可是若是璇玑阁主所言有假,没有人去求这玉石,那这有世无价的暖灵玉也不应该会落到她手中,辗转给了弦音呀。

    璇玑阁主眸光幽幽的看着慕流苏皱眉微思,眼中带着些许宠溺笑意,春风正好,映着慕流苏辉月一般的面容皎皎莹白,宛若流光。

    觉察到有人靠近,璇玑阁主微微眸光动了动,却是兀自劫了慕流苏转首便朝着流云院行去了。

    青花带着慕嫣然一路欢喜而来,却是不曾瞧见自家主子,她一双杏目转了转,瞧着那袋瓜子还规规矩矩的落在榕树上,四周也没有什么异常,这才微微放心来,也是想到自家主子应当是有什么事儿忙去了,否则必然会留下些许信号的。

    她将慕嫣然放在慕流苏刚才斜靠着榕树的位置,一张脸上带了些许自认温婉的笑意:“二小姐,主子估计是有事儿先忙去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主子让我带你看一场好戏。”

    慕嫣然陡然被青花用了轻功带着飞过来便罢了,如今还被放在了高高的榕树上,美貌面容不由有些脸色发白,略微有些不太适应,有些惊惧的喃喃:“青花,这地方太高了吧……”

    青花瞧着慕嫣然有些惊惧的模样,心中也是有些咂舌,想着这二小姐明明和自家主子是亲生的姊妹,怎么就相差这么大呢,一个武功高深莫测才智无双,一个温婉贤淑偏生又性子单纯,果然还是困在宅院中闺阁大小姐,对这些还是带着难以避免的惧意。

    她不由朗笑出笑哄道:“二小姐你且放心靠着,不用管这是树上,有青花在,必然不会让二小姐受了伤的,你看看长乐院如今的样子,一定会大为开心的。”

    慕嫣然瞧着这丫头一副献宝的模样,也是半信半疑的朝着长乐院看了过去,只见着长乐院中,一大群的女人扭打在一起。

    仔细一看,那被压在地上挨了七手八脚粉拳的人竟然是慕婉瑶,而那一群女人,不是慕老夫人被逼的前两日给慕霖平新纳入房门的几位小妾还能是谁。

    瞧着这群人一副疯魔发怒的模样,一拳一拳毫无客气之意,尽是对着慕婉瑶身上落下,看的隔了老远的慕嫣然和青花二人,都觉得太过疼痛。

    青花自然是看的颇为解气,不过因为性子使然,倒是没有说出来,若是青鱼那小丫头在的话,估计早就兴奋得手舞足蹈拍手称快了,必然还会一边笑着再搞些小动作扔扔石子加点料什么的。

    慕嫣然虽然平日里瞧着是个文雅娴熟的,但是骨子里还是流着慕恒的血液,自然也是有那么几分知晓恩怨的,平日里慕婉瑶坏事做尽,别说自己弟弟还未从边疆回来的时候便对她百般为难。

    便是弟弟六年归京回来的时候,她也是打了陷害自己的主子,企图当着将军府门前众多百姓的面诬陷她一个偷盗罪名。

    更别说慕婉瑶的娘宋氏接着慕惜柔的手差点毁了她的清誉,还有梅花宴上,她们还妄图对流苏的未婚妻沈芝韵动手脚,再诬陷慕流苏下药,这一桩桩的恶毒计谋,一个处理不好,便是声名狼藉。

    慕嫣然不是个傻的,自然也是恨死了这对不安分的母女,如今瞧着恶人自有恶人磨,这慕婉瑶也有被人围殴的一天,瞧着这挨打的模样,她自然没有半分怜悯,反而还觉得有些快意。

    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慕嫣然自然也就忘了自己还在树上了,大着胆子看着长乐院的一出好戏,素来美艳的面容上也带着几分泄愤的笑意。

    青花瞧在眼里,也是对这个二小姐稍改观了些许,至少不是个为了博个好名声便心慈手软的小姐,也算人对得起自家主子的一番维护之情。

    两人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看着。

    很快,扔了盆子趁机偷溜出去报信的环儿便带着慕老夫人和宋氏疾步而来,一群人身后还跟了一大群的丫鬟嬷嬷,还有不少的府上侍卫。

    一群人火急火燎的冲向长乐院,慕婉瑶是宋氏的女儿,虽然是一颗不得不舍弃的弃子,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总归不能看着慕婉瑶在自己儿子的院子里被人活活给打死了。

    宋氏原本还在心中祈祷那群刚刚才入府的妾室们应当会顾及着些许身份,不会对慕婉瑶下如大的重手,然而她并不知道慕婉瑶为了将这群女人都赶出去,竟然是连着泼人洗脚水这样的事儿都做出来了,故意引发人的怒火,本就是演一出苦肉计,自然是让她们下了狠手一次性解决的好,省的还留着给自己寻不快,于是也就压根没想着留手。

    等宋氏和慕老夫人领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冲进来的时候,正巧瞧着慕婉瑶被一群女人按住身子,甚至郭霞宛若一个泼妇一般骑跨坐在慕婉瑶身上,狠狠的从后背揪着慕婉瑶凌乱的长发,将她整个脖子脑袋都拉扯直了,其他人也是围在周围,有人用巴掌扇着慕婉瑶,有人则是用拳头打着身子,总而言之一片过混乱。

    慕婉瑶一张面容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青紫交加,鼻子还有鼻血曰曰而下,一头青丝更是朱钗遍地洒落,整个头发宛若鸡窝一般凌乱,就连着上额头的眼睛都肿得跟鸡蛋一般,再加上一张你红肿充血的嘴唇,整个脑袋完全就肿的跟个猪头一般。

    郭霞一群人打的正是起劲,一边打一边一口一个贱人"biao zi"的骂着,并没有注意到人来,郭霞手中猛的一个用力,拽着慕婉瑶脑袋的长发更是要将人的脑袋生生拽断了一般,她一手拽着,另一只手小指留着长而尖锐的指甲,狠狠的朝着慕婉瑶脸上划了上去:“你这个低贱的贱人,你以为你仗着这张脸就能如此胡作非为,真是妄想,一个低贱的嬷嬷的女儿,有什么资格在本小姐面前猖狂!”

    话落,那长而尖锐的指间果真深深从慕婉瑶脸上划过,带出长长的一串血痕,带出了慕婉瑶一阵尖锐又凄厉的哀嚎声音,宛若被人活活剜了一刀一般?

    “混账!还不快些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宋氏第一个冲上前来,看着慕婉瑶奄奄一息的模样,一双眼睛差点都气红了,恶狠狠的吼叫出声,下意识的便想要朝着这群人冲上来。

    慕老夫人本就上了年纪,如今火烧眉毛一般的疾步过来,还没喘口气,又见着这一副场景,也是被这么一副惨烈的场面下了一跳,也是愤怒的一吼:“来人,快把这些人都拉开!”

    话落,慕老夫人也朝着身边的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顿时冲上前去,将面容愤怒的宋氏拉了下来,却是低低在宋氏身边低声道:“宋姨娘,记得如今四小姐的身份!”

    宋氏一听,心中顿时宛若被一盆凉水兜头浇灌而下,立马收了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婉瑶被那一群人压在地上拳脚相向,却是在心中告诉自己,她现在不能以一个母亲的身份上去帮一帮自己的女儿,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冲上去帮了慕婉瑶,那么她之前做的一切估计都会白费,自己的儿子霖平也会一道毁了。

    想明白了,她只能一动不动,静静的等着那些婢女嬷嬷,还有一众侍卫蜂拥而上,乱七八糟的将慕婉瑶和那一群宛如发了疯的妾室拉开。

    因为人都在气头上,本来就是为了发泄,再加上青花早就知晓这一出时机,早就在那些个瓜果点心中加了些许狂暴的药剂,自然一个个都打红了眼不曾松手,一群婢女嬷嬷都是被几个妾室颇为大力掀翻在地,然而那些个侍卫也不敢就那么碰着了几个妾室的身子,只能尽量避开一些敏感地方去拉人。

    如此,更是花费了好一阵子的时间,那些侍卫才将一群似乎疯魔了的侍妾拉开,这才将慕婉瑶解救了出来,然而毕竟也是受了重伤,没人敢去动她的身子,生怕碰着了伤口,也就任由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模样。

    这很显然是单方面的群殴,自然一众侍妾除了衣服和发丝凌乱了些许,倒是也没有受到伤害,偶尔有些许误伤,自然也不严重,只是因为被那一盆水淋了,都宛如落汤鸡一般狼狈的被一群侍卫押着手,齐齐跪在地上。

    整个场景一阵子凌乱,虽然这群女儿都是用的手脚,多时皮外伤,但是因为指甲之类东西划伤了皮肤,打斗后的地面也是有少许的血色流淌,看着委实还是有些渗人。

    慕婉瑶就趴在地上,青肿的面容,目光涣散,微微听见她口中叫着救命,饶了她之类的话,目光转动间,看着慕老夫人和宋氏的方向隐约有些许亮光,红肿的唇瓣蠕动着,叫着老祖母,娘之类的话。

    “还不快去传府医给向姨娘看看!”慕老夫人见着这幅场景,再看了一眼慕婉瑶的惨样,也是气的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几乎要气昏了过去,她恶狠狠的敲着手中拐杖,恨不得将这群人全部给打一顿。

    宋氏因为没有出手去救慕婉瑶,此时有些不敢面对慕婉瑶的目光,她侧着头,此时心中不是怨恨这群疯子一般的女儿,反而想起了慕流苏那张笑靥生辉的面容,她几乎要气的要碎了一口银牙,都怪慕流苏,那个柳氏的贱种,居然逼得她如今竟然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护着!

    躲在榕树上看着热闹的青花,自然敏感的捕捉到了宋氏眼中的那一抹怨毒之色,也看出了宋氏一个眼神都没落在那群打了慕婉瑶的女人身上,却又偏偏目光怨毒,可不就是在责怪自家主子么。

    青花心中却是冷笑,这个贱女人,自己为了自家儿子不要背上个兄妹**的名称,居然连亲兄妹成亲的事儿都做的出来,如今自己也是为了保护慕霖平的声誉,舍弃了慕婉瑶,甚至连出手救人都不敢,还在这里装什么慈母心思,简直是太过好笑了。

    自己的错误不敢承认也就罢了,偏偏还想怪到自家主子头上,宋氏也不想想,若不是她自己想要暗中用计谋毁了自家主子名声,自家主子怎么会将计就计才导致这样,不过自食其果罢了,真是活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