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三十章面容丑陋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章面容丑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流苏被洛轻寒这么一番动作,心知自己被戏耍了一番,心中顿时勃然大怒。

    这个混账洛轻寒,连着风岭那个妖孽东西都不敢对自己这般动手动脚的,洛轻寒竟然仗着那么一张看着人畜无害的脸,便敢对自己耍花样了,当真是这两年自己这个做老大的威严少了不成。

    慕流苏抬脚便要朝着洛轻寒一脚踹过去,还未来得及动作,客栈楼下却传来一处极为平静惊艳的迤逦音色。

    “将军倒是好兴致,弦音等了你半柱香的时辰,将军原是在与旁人闲谈。”

    慕流苏几乎是下意识的将眼前挡着视线的洛轻寒伸手一推,果然瞧着唐门客栈的大门处,一袭雪玉色衣袍潋滟生辉的姬弦音长身而立,那张一个抬眸便足矣让天地失色的容颜此时虽然勾着清浅笑意,但是眉梢眼角都宛如凝了寒冬的皑皑雪色,冷艳薄凉。

    “弦音你来了。”慕流苏经着姬弦音这一提醒,似乎确实害他们久等多时了,也不啰嗦,立马抬脚便要下楼梯。

    洛轻寒抬眸看了一眼姬弦音,疏淡眉眼中也藏着几抹锋锐笑意,他径直抬手拽住了慕流苏的手臂,慕流苏预料不及,倒是被他直接拽了回去。

    她稳了稳身子,反射性的便要想甩脱洛轻寒的手,奈何力道太大,一时也挣脱不开,慕流苏扭头便去瞪洛轻寒,皓月面容带着明显的不耐。

    “你又干嘛,没见着弦音在等我吗,你赶紧回你的洛家去,别在这儿给我瞎捣乱。”

    “这位便是荣亲王府的姬二公子?”洛轻寒也不去理会慕流苏脸上的怒意,依旧是带着笑意,原本雅致的容颜就这么恍惚一看,竟然比风岭还要妖孽几分:“英武将军,既然你与姬二公子如今也是回帝都,与轻寒恰巧顺路,不若捎上轻寒一道如何。”

    说着,他眸光落到姬弦音身上,语气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真诚,宛若天真烂漫的稚子,悠悠道:“英武将军与轻寒是故友,想必姬二公子也当是不会介意吧。”

    姬弦音现在竹木门前,一身身姿比那青色修竹还要清隽无双,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无形火花隐隐四泄。

    顿了一秒,姬弦音眉眼缓缓舒展开来,恰恰宛若碧落黄泉池畔,沉寂千年的曼珠沙华在一刹那间含苞而绽,妖冶荼靡,诡谲艳丽;迤逦凤眸勾勒着妖冶轮廓,眼中透着薄凉冷意,眼尾处的朱砂泪痣更是如同一抹灼灼业火,美得惊心动魄。

    便是洛轻寒这般见惯了天下美人的人,也是微微一愣,脸上的笑意淡了淡,皱眉看着姬弦音一时忘了说话,难怪流苏如此护着这人,这么一张脸,已然足矣倾国倾城倾天下了。

    姬弦音给微微动了动殷红如血的绯色薄唇,诡艳无双:“英武将军之友便是弦音之友,弦音自然不介意。”

    这话说着,听得洛轻寒疏淡眉眼越发冷了三分,姬弦音这意思,怎么听都像是姬弦音暗示着他与慕流苏关系亲密,颇有些爱屋及乌之意,即便不是洛轻寒,是那么一只阿猫阿狗,但凡流苏愿意,他也是毫不介意的。

    天下人都说是个病秧子,风岭也说过这人确实是个身子骨极若的,如今张口说话倒是极为厉害,暗中怼人与无形,面上却是做的极为周到。

    洛轻寒心中沉了沉,缓了缓,脸上复又露出些许不怀好意的笑意,活脱脱一只笑面虎:“既然如此,轻寒就在此谢过英武将军与姬二公子了。能与二位同行,轻寒倍感荣幸。”

    姬弦音神色不变,面上依旧一笑倾城,似乎没有半分波澜,然而站在姬弦音身后的初一,却是禁不住被主子浑身的寒凉冷意冻了个寒颤。

    ……

    慕流苏会停在此处只为特意去劝慰唐阿娇也就罢了,如今还带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回来,青花瞧着那青色衣摆分明雅致的笑面虎来了,一贯严肃的小脸也忍不住抽了抽,主子前不久才借着洛家老太爷的吩咐,将这人给遣回了江南,如今风公子才刚回了神医谷,这位洛家少主又来了。

    想着青鱼还好不在这里,否则不知道又会被这人逗弄得一口一个轻寒哥哥的傻叫,荆棘门上层总共就这么几人,其中两个都是不靠谱的登徒子,风岭至少还能够提供些许医术治愈帮助,这位洛家少主那就是除了钱,那可真是啥也没有了,哦对了,还有一手忽悠人的好本事。

    不过主子素来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想着这人好歹在得了什么顶好的物料得时候,总归还是记得给自家主子送来,也就不和这人过多计较了。

    本就是容纳五六人的马车,先前风岭在,如今换成了洛轻寒,也不会太挤,只不过其间氛围,必然是比风岭在的时候还要尴尬多了。

    青花专心致志赶着车,倒是没太去注意马车内的动静,虽然荆棘门中所有人对主子护着姬二公子颇为诧异又颇为不满意,但是连着风岭这般的人都没能在姬弦音处讨到好处,更别说这个才从江南赶回来还是第一次见着姬弦音的洛少主了。

    更何况,便是姬弦音没法让洛轻寒讨不到好处,不是还有自家主子护着吗,连以命换命的话都说出来,还指望洛少主能当着慕流苏的面把这位姬二公子气到不成。

    青花不关心,初一却是极为关心,瞧着这位英武将军难道也是个龙阳之癖不成,没见着这将军对京中那位占了自己未婚妻头衔的,娇滴滴的大楚第一美人沈芝韵有什么亲密之处,也没见着对那位颇受宠爱的公主有什么另眼相待,反而尽是与这么些气质非凡的公子哥儿交情甚密。

    瞧着主子这坎坷的追求之路,且不说帝都的沈相已经是个极为强悍的情敌,好不容易才将风岭给丢在了神医谷,如今不到半天的时辰,却是又冒出来个大楚两大首富之一的帝都洛家少主,瞧着这一身模样打扮就不像是个心思简单的人。

    虽然他倒是不担心自家主子会吃了洛轻寒的亏,但是这洛家少主毕竟是从商之人,那是出了名的会忽悠的精分主儿,比起神医谷那位只会妩媚笑着毫无杀伤力的风家嫡子,这位洛家少主很显然是个能唬得人被卖了还帮他数钱的人。

    自然,初一不是忧心洛家少主把自个儿主子给忽悠了,毕竟自家主子虽然是有龙阳之癖,但是很显然对这位英武将军还是颇为痴情的,自然不可能被洛轻寒给忽悠了。

    但是这位英武将军可不一样了,平日里看着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但是面对友人的时候很明显就少了怀疑多了信任,极有可能被这笑面虎似的洛轻寒给忽悠走了,介时主子必然极为不满,主子一不满,遭殃的就不只是音杀阁的上上下下,怕是整个江湖都得动一动。

    初一越想越寒毛直竖,一个劲儿的祈求着马车中的慕流苏早些开窍,洛家少主来了,主子本就不开心了,可千万别做出些什么不当的举动惹的自家主子发火。

    不得不说初一对自家主子的傲娇脾性摸得还是比较透彻的,如今坐在马车内的姬弦音委实不怎么开心。

    想着慕流苏这张脸是不是太过招人了,沈芝韵和楚清菱两个女人也就罢了,沈芝兰对于流苏的事情,他也是知道前因后果可以忽略不计,风岭有了云溪这个未婚妻,还有唐门的唐阿娇纠缠着,也不用放在心上。

    可这个洛家少主洛轻寒又是怎么冒出来的,还凑巧跑到了这唐门客栈来,瞧着流苏的模样,两人关系却是也是极熟的。

    姬弦音垂着眸子,惊艳眼底露出一抹少见的不耐,总不能老让着这些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小喽啰一个劲儿在慕流苏跟前晃悠,他在荣亲王府演了这么久的病秧子,这些人还真将他当成病猫了,反正时间也快到了,还是早些露出实力的好,省的这些人看不清状况起了歪心思。

    流苏是他在上一世就已经定下的人,他倒是想看看,谁能给他抢了去。

    上了马车,慕流苏便一直坐在姬弦音身侧,脸上露出些许忐忑的笑意向他解释:“弦音我不是故意让你久等的,若不是洛家少主冒出来了,我也不会耽搁这么久。”

    说着又扭头瞪了洛轻寒一眼,示意他不许插嘴,这锅本就是该是他的,不背也得背。

    洛轻寒看着慕流苏这般样子,眼底多了几分凉意,想着风岭说的果然没错,自家这位老大果然是极为宠着这么个病秧子。

    慕流苏虽是长着一张清贵公子的皓月面容,但是在整个荆棘门乃至整个大楚江湖都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手段铁血,什么时候瞧着她这般模样,不过是让姬弦音久等了一会儿罢了,竟是露出了如此一副小心翼翼讨好的模样。

    洛轻寒也算是知道风岭为何老与这位姬二公子抬杠了,慕流苏对谁这般温软小心过,这**裸的差别待遇,真是让人越看越不顺眼,洛轻幽幽一笑,阴阳怪气的开口:“英武将军果真是怜香惜玉。”

    这话便是在变相笑话姬弦音美得跟个女子一般了,但凡是极为重视自己性别的男人,必然会极为恼怒,可惜姬弦音听着,不仅废物半分恼怒。那原本还颇为烦躁的心情反而一下好了不少,这洛轻寒这局怪里怪气的话,可不就是变相承认了流苏还是顾及着自己感受的么。

    姬弦音抬眸,盛世美颜带着晃人心神的一笑,眼中笑意浓浓:“轻寒公子此话倒是没错,英武将军是个爱美之人,对于香玉之人自然颇为怜惜,倒是平白让那些面容丑陋之人心生嫉妒了。”

    毫不在意自己讽刺他女气也就罢了,倒是挺会歪曲意思,将自己说成了香玉灵杰之人不说,还嘲笑自己面容丑陋,洛轻寒一贯挂着假笑的面容也是忍不住有些破裂。

    姬弦音这么一张脸,确实是夺尽了天地造化,可是自己这张脸也差不多哪里去,无端被人说了一句面容丑陋,洛轻寒看着姬弦音那张迤逦面容,却是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毕竟这个人长得真的是……太过无可挑剔。

    慕流苏看着洛轻寒被气的够呛还说不出“你才丑”这句话来,想着在荆棘门中没少受风岭和这小子的气,也是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看来虽然弦音素来极为沉默,但是真的愿意开口说话了,却是谁也讨不了好处的。

    ------题外话------

    洛轻寒到底是谁的桃花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