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二十八章离开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八章离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日后,风岭将续心丹交给姬弦音服下,慕流苏一行人也是时候应当返回帝都了。

    马车停在了神医谷护谷大阵外,慕流苏一行人是跟着风岭一起破阵进入神医谷的,因为等了三日,慕流苏已经派了青花传信,让人在神医谷专门的出谷之处等着了。

    谷主自体内毒药被解后便精神了不少,又修整了三日,如今自然容光焕发,一把年纪依旧神采奕奕,谷主夫人面容慈祥跟在他身边,两个老人俨然一副相濡以沫的样子,云溪也小心翼翼的扶着谷主夫人,大长老和四长老一左一右的跟在身后,很显然二长老和三长老由谁接任这事儿还没商定好。

    一行人送慕流苏等人到了谷口处,此时已经有人备好马车等候着了。

    “多亏了两位公子相助岭儿,若不是你们在,恐怕我神医谷难逃一劫。”谷主瞧着人即将离去,自然也是诚心相送,这两人虽然跟着风岭进了神医谷,却是对神医谷的事情没有半分好奇,也全然没有出格的举动,甚至可以说若不是为了那一颗续心丹的炼制,他们根本不会在此处多留。

    进入世人如此尊崇的神医谷,不仅没有半分觊觎,甚至连兴趣都没有,很显然都是气度非凡的大家公子,也是难得一见的正人君子,风岭结识了这样的友人,当时极为幸运的:“两位对我神医谷有大恩,老夫无以回报,特意赠两位神医谷求医令一枚,日后若有亲友需要,拿着求医令到此处求诊便是。”

    谷主的意思是说慕流苏与姬弦音二人可以将这两门求医令给予信任之人,毕竟这依着二人与风岭的交情,是完全不需要这东西的,不过身边若有亲友有个万一,但是直接带着令牌过来,神医谷这边会优先诊治。

    神医谷只会在特定的时间派出特的定人出来进行医治,医者仁心却只守着这么一个山谷从不入世,这也是其被称为世外桃源的原因,神医谷素来救人都是颇有规矩的,只救每日求诊的前几人,如今他身为谷主却给出了两枚求医令,答应了特殊对待随来随诊,委实是极为珍贵的了。

    慕流苏倒也不客气,这令牌倒是可以给慕嫣然留着,日后她去了北燕,慕嫣然在这大楚也算有了一张保命符,依着神医谷的能耐和天才地宝,只要不是已经气尽身亡或者委实无药可救了,怎么着都是能够保下一命的。

    姬弦音也没推脱,虽然他身边暂时没人需要这玩意,不过这等好东西,留着总归不是坏事。

    风岭依旧是穿着紫色的萱云锻云锦长袍,贵气逼人又透着几分风流邪肆,看着慕流苏了解了一件心事儿后心情好了不少,他心中安心不少。

    不过视线瞥过一侧的姬弦音,风岭桃花眼一弯,伸手拍可拍慕流苏的肩膀,带着一贯的风流作风煞有介事的道:“离开了本公子你心情不怎么好也是正常,不过你不用过分忧虑,等本公主出谷了,第一时间便来寻你。”

    慕流苏嘴角抽了抽,委实没想通风岭这说的什么胡话,弦音得治,风岭也有所安顿,她如今算是松了一口大气,怎么就心情不好又过分忧虑了。

    尚未来得及回话,姬弦音却是极为自然的伸手将风岭放在慕流苏肩上的手拍了下来,他也弯着迤逦惊艳的凤眸,眼底却是薄凉四溢:“少谷主恐怕想漏了一点,先前少谷主将唐门的叛徒唐敖送了回去,这可是帮了唐家一个大忙,若是唐门得知少谷主出谷,想必也是会极为欢喜,特意派人来向少谷主致谢的。”

    风岭瞧着自己的做法果然让姬弦音眼中有凉薄之意弥漫,正起了接着逗弄的心思,哪里想到姬弦音会儿来了这么一句话,显然是准备将自己出谷的消息第一时间给告诉唐门了。

    唐门若是知道,会派谁来致谢!除了唐阿娇那个女人,还能用有谁。

    这么一想风岭就没法淡定了,咬牙切齿的唤了一声名字:“姬弦音!”。

    先前慕流苏才用这个法子威胁自己救了个老太婆,她好不容易答应自己再也不用这样的损招了,所以理应不是慕流苏泄露的消息,只能是姬弦音自个儿琢磨出来的。

    谁知道这姬弦音虽然是个体弱多病的病猫儿公子,没想到看事情的眼光倒是毒辣,只远远的见过一眼,还不认识唐阿娇,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他却是连着自己和唐阿娇之间的事情,都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了。

    慕流苏显然也是听出了弦音的言外之意,却是已经见怪不怪了,弦音如今虽是反常了些许,不过总归对自己还是颇为信任的,如今之所以会威胁风岭,可不就是因为风岭开了自己的玩笑么。

    这样一想,慕流苏自然也是要现在弦音这边的,她目光轻飘飘的落在风岭身上,投以风岭一个自作孽不可活的目光,风岭更是气的一张俊脸都要歪了。

    “谷中想必还有诸多事物要忙,我们也不多耽搁了谷主与谷主夫人了,青花,启程便是。”慕流苏也无意两人过多争执,瞧着风岭的样子也当是知晓些后果了,她也就不拖沓,径直向着谷主与谷主夫人行了一礼,这才转身跟着姬弦音一起上了马车。

    一行人寒暄道别,那备车的人自然只是负责把车赶到此处,还是由青花和初一驾车,那人目光鄙视的看了一眼初一,伸手将马车的缰绳交给了和初一坐在一处的青花,青花极为自然的接过,抬手一扬,马儿便走了动静,一行人就这么乘着马车,朝着蜿蜒而上的山路不急不缓的行去了。

    初一被那备车人颇有些鄙夷的目光伤害了,再加上神医谷送别的那一堆人看着是青花一个女子赶车,眼中也是有些诧异,初一越想越觉得心中羞愤。

    不过主子有令,他必须装柔弱,这位英武将军才会觉得初一无甚用,更加留意自家主子这边,初一心中悲愤,有这么一个成天闲的追男人的主子,他有什么办法呢。

    风岭看着缓慢离开的马车,脸上的神色也收敛了些许,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风岭也知道他们是要暂时分别一段日子了,想着来的时候几人还一路上斗嘴说笑的,如今他们回去了,他却是不得不留在神医谷处理谷中事物了,一时有些唏嘘。

    不过他本就经常在荆棘门中打理门中事物,和慕流苏也算是见少离多,也没有太大的感伤,反正分别一段日子罢了,处理了神医谷的交接事情,他总归不会一直留在这地方的。

    流苏以为将自己在神医谷安置好了,她就可以放心下他自己去北燕了,可是也不想想,他风岭虽然平日里是个不着调的,可是对于慕流苏这个似友似亲之人还是极为珍视的,断然不会让慕流苏一个人回北燕去冒险。

    不过这件事现在还不是告诉她的时候,省得她又想方设法把自己给摘出去。

    为今之计,他先留在神医谷也无碍,整理整理手中势力,将来也能成为慕流苏一大底牌,反正神医谷已经久未入世了,老待在这么个破谷中也不是那么回事儿,该用的东西还得用上,否则总这么沽名钓誉的算个什么事儿。

    云溪看着风岭难得正经的模样,一双眉目也闪过一抹诧异,不过忽而又露出一抹浅笑来。等了十余年才等回了这么一个人,虽然她不算多么强大,但是总归风岭要做的事儿,以后她云溪都会尽量陪着的。

    谷主和谷主夫人瞧着这两个紫色衣衫的一男一女,脸上也露出些许欣慰笑意,大长老依旧是一副正色模样,至于四长老,一双满是精光的小眼睛盯着那坐在马车上,面容清冷的青花,倒是看的颇为仔细。

    瞧着这个女娃娃的模样,应当就是是那家的人了,怎么会成为一个美公子身边的小丫头来了?

    ……

    赶了小半个时辰的路程,慕流苏中途似乎想起了什么,让青花将马车停在唐门客栈处,给弦音说了有些事要去处理,姬弦音自然知道是关于唐阿娇的事情,也不阻拦,点头让她去了。

    慕流苏下车后径直走到客栈柜台处,问那掌柜的唐阿娇还在吗。

    掌柜的一个劲儿的点头,只说前两日唐门的叛徒被神医谷的人送回门中处置,门中传唤了她家小姐,唐阿娇却是不仅没有回去,反而还一直待在风岭房中等人,到今儿已经是整整四日,他家小姐若是再不回去,恐怕今天门中就会有人亲自来带唐阿娇回去了。

    慕流苏想了想,只说了一声她上去看看。

    掌柜的自然不会不同意,唐阿娇待在风岭房中一直未曾出来,虽然吃的喝的都通通来者不拒,送进去光盘出来,这几日却是除了备下热水之外一句话没多说,他瞧着都怕自家小姐憋坏了,如今这个人愿意上去与她说说话,想来自家小姐见着是她,也不会再把什么都憋在心里的。

    慕流苏点点头,径直朝着风岭先前住下的房屋行去。门没开,她伸手敲了敲,声音尽量显得柔和些许:“唐小姐,流苏与你有几句话要说,不知可愿一见。”

    门中一刹的安静,陡然听着赤脚踏地跑来的声音,那门陡然一开,露出赤脚跑来的唐阿娇:“风岭呢,他也回来了吗。”

    慕流苏面露不忍的看着唐阿娇,不过四日不见,那张原本十足明艳的小脸脸色已然十分苍白,下颚削尖,可想而知掌门口中的吃喝来者不拒这话当不得真。

    唐阿娇应该是用什么药物将送进来的食物直接腐蚀了,每日某人送来洗漱用水的时候唐阿娇估计都是躺在床上,没让人贴身伺候,这才让掌柜的形成了她每餐都吃饱喝足了的错觉。

    唐阿娇原本神色激动的看着慕流苏,下意识的朝着慕流苏身后看去,没有见到想见的人,她脸上明显有些失落,眼中的神采宛若火光熄灭,唐阿娇声音微弱的问了慕流苏一句:“他还是不愿意见我吗。”

    慕流苏看着唐阿娇这般模样,原先想说的话顿时都吞尽了肚子里,她身形不动,也没有走到床边去,只是手中内劲一出,唐阿娇摆放在床底下的黑色靴子便悠然漂浮在空中,转瞬便放到了唐阿娇脚下,慕流苏对着唐阿娇低声道:“如今早春时分,地上凉,可别赤脚冻了身子。”

    ------题外话------

    下一章新人物出场,前面提到过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