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二十六章弦音致歉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六章弦音致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姬弦音和初一原以为慕流苏讲了这么一大堆事情,以为风岭和云溪两人之间又出什么事儿了,结果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竟是这么一句极为八卦的话来。

    其实初一委实是误会慕流了,慕流苏对那些个才子佳人的话本都没什兴趣,对于八卦这一事儿自然也没那么热衷,之所以问起风岭到底中意的是谁,无非还是今晨看到了那么一副非礼勿视的画面。

    慕流苏想着那头唐阿娇坐在风岭床榻上卧腿而哭的模样,就觉得有些凄惨,可是想了想今天在济世殿听到众人的窃窃私语,风岭的这位未婚妻可是苦苦守在神医谷等了风岭十多年不离不弃的人,一边不知道风岭与唐阿娇到底同榻而眠没有,一边又担心这个“糟糠之妻”被丢弃。

    慕流苏真是越想越烦躁,前不久还在感慨遇到风岭是她的一大幸事,如今却是忍不住的想一个劲儿的骂他,怎么能如此风流放荡不知分寸,要知道女人的嫉妒与怨恨之心可不是小事。

    这两人看着都是女子中极为出彩的人儿,越是这般的人儿,爱一个人就不会轻易变心,但是恨一个人的时候,恐怕谁都能够无所不用其极。风岭这傻小子,可不就是自作自受么。

    姬弦音瞧着慕流苏这般心烦意乱的模样,可不就是因为风岭那个臭小子么,他虽然不知道在唐门客栈的时候,风岭房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很明显唐阿娇是在屋内的,想来应当是流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所以才这般忧心。

    不过他瞧着风岭倒不像是真的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儿,毕竟无论风岭对唐阿娇有意无意,他应当都是知道女儿家的清誉是极为重要的,哪怕唐阿娇是江湖中人,也是唐门之中极为宝贝的天之娇女,对这样的事情也是一样极为看中的。

    听流苏对风岭和云溪方才见面的事情的描述,他心中已然有数,只是这些事儿说到底还用不着流苏去帮衬,他也不乐意看着流苏为了风岭这个兔崽子操心操肺的。

    姬弦音皱着好看的长眉,轮廓精致的凤眸险险眯着,一副佯怒的模样,对着慕流苏便道:“英武将军莫不是觉得弦音所言不妥之处颇多?今儿在济世殿上,我便与将军说过,这些事儿终究都是风岭自己的事儿,我们不过是他的有友人,许多事情,都不可能替他一一完成,尤其是这种姻亲之事儿,最忌讳有人插手。”

    慕流苏瞧着弦音一副染了薄怒的模样,也是不由自主的躲开了姬弦音的视线,这才开口解释道:“弦音所言自然没有半分不妥,我怎么会不听弦音你的话,我并没有想要插手他的姻亲之事,不过是担心风岭素来心性过大,若是平白惹了人记恨,恐怕容易遭了算计,虽然他是医毒双绝的鬼手圣医,但是武功上的造旨委实不高……”

    姬弦音和初一也算是听出来慕流苏问这事儿的真正目的了,原来是害怕唐阿娇和云溪因爱生恨,害怕后面风岭受到不利。

    她不是素来都是这般重情重义的模样么,谁给予了她恩惠,她便会想着护着那人周全,不然这一世,她又怎么不辞辛苦的找到自己,心甘情愿的护着呢,更何况,她之所以会惧怕女子的记恨之心,可不就是因为流苏自己亲身经历过么。

    姬弦音想着,脸上的佯怒也不由收了收,露出惯常的温凉笑意,锦绣孔雀翎衣摆摇曳生辉,姬弦音伸手极为自然的拿过慕流苏手中把玩着的花茶,艳丽容色染了几分歉意:“今日是弦音误会将军了,不过将军大可放心,女子的嫉妒之心虽然确实可怕,唐阿娇和云溪两人很显然都是喜欢风岭的,即便是生了记恨之心,也是她二人之间的斗法,风岭虽然会牵涉其中,但是这两人必然不会伤害他。”

    顿了下,他似乎是怕慕流苏又担忧别的,又解释道:“若是你还想说风岭的意中人倘若受了伤,风岭应当也会伤心一事,那你大可放心,她们二人,一个是唐门极擅用毒的掌上明珠,一个又是神医谷医术极高的内定少夫人,谁也不会轻易中了招,至于风岭,若是当真非要娶妻生子的时候,你得相信他是有能力将这些事情处理妥当的。毕竟鬼手圣医,虽然武功不高,但是在整个医毒两界,甚至说整个江湖,整个天下,都是极有名气的,你完全没必要劳心伤神的去守护。”

    姬弦音在心里加了一句,风岭一样,我也一样。

    流苏,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一定要得到你的佑护才能好好活着,你最应考虑的,是你自己的事情。

    没关系,我会陪着你的,谁也不能在我眼前伤了你一分一毫。

    慕流苏原本就是因为不懂情爱一事,瞧着风岭这做法奇奇怪怪的,所以才纠结了些,哪里想到弦音竟然会如此放在心上,竟然为了这样的小事和自己道歉。

    慕流苏想着平日里都是自己给这位傲娇美人追着赶着的致歉,就那那日梅林一事儿,她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也是极为乖觉的对弦音道歉了。

    这些事儿她倒是没放在心上,只是觉着弦音生气起来莫名其妙,这消气也消得莫名其妙,颇为好奇罢了。

    没想到今儿为了风岭的风月之事儿,一向傲娇的弦音突然耐着性子给自己解释了大半天也就罢了,怎么还莫名其妙的给自己道歉了。

    慕流苏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总归心里还是有点想法。知道此时不是当着面问他笑话他的时候,她只能将注意力转移到弦音方才说的那一堆话上。

    没想到平日里看着弦音是个沉默寡言,不谙世事,远离尘世的,但是如今看来,其实心中还是极为通透的,正如弦音所言,她因为前世在北燕的亲身经历,便对女人的嫉妒之心敬而远之,却是是有些杯弓蛇影了。

    毕竟这天下的女儿并不是都如同北燕的哪一位一般,何况弦音有一点说的没错,这样的女人便是再狠心,也不会在风岭没有做出任何过激举动的情况下伤害风岭。

    更何况,风岭其实也没有那么弱,她委实有些关心则乱了,一个自小流落在外,却能成长为医毒双绝的鬼手圣医之人,怎么会轻易就中了两个医毒方面的小姑娘的招。

    还有一点,她见过这两个小丫头,其实都是极为讨人喜爱的,唐阿娇性子单纯,活泼直率,云溪一身都是医者仁心的正义做派。人性本善,总不会所有人都因为一场情爱而迷失了自我误入歧途。

    想通了这点,慕流苏也不担心了,风岭才接任神医谷少谷主的位置将,必然会留在神医谷打点好一切才能出谷,想来一时半会也是回不了荆棘门的了,荆棘门中还好有青鱼和那两人在,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暗桩的事情也安排的差不多了,至于国交宴这事儿,更是完全不用着急。

    来了一趟神医谷,诸多心结被解开,慕流苏倒是忽然闲了先来,想着等回了帝都,无非就是解决解决慕家那一堆糟心事儿罢了,如此多空余时间,倒是可以抽空多陪陪弦音,帮他回忆一些以前的事情,尤其是那苍虚雪山之事儿,等他记起来了,着手一查,弦音的寒疾之症应当也就可以根治了。

    哦对了,还有最后一件事,青花的,这丫头对她尽心精力,她总归也不能亏待了她,也不可能留着小y头在她身边做一辈子的丫鬟,总归还是要替她拿回该拿回的东西的,也不算是枉费了璇玑阁主对手下的一片爱护之心。

    等回去之后,抽个合适的时间,这件事便可以同青花商量商量了。

    “将军可曾想通了?”姬弦音看着慕流苏面容神色已然缓了不少,不过很显然她又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姬弦音也不打断,只等着慕流苏似乎将脑海中的东西都捋清楚了,下意识的深呼吸了一下,他才出声极为配合的问了一问。

    弦音难得有如此体贴的时候,慕流苏想着,心中一阵感慨融化了这么一块冰山不容易,面上却是丝毫不愿意拂了姬弦音的面,眉眼弯弯一笑,笑靥生辉:“今日多谢弦音开解,流苏想通了,倒是我太过于杞人忧天了。”

    “嗯,日后这段日子将军也无需过多过问风岭公子,毕竟他如今身在神医谷地位不同,我们虽然借住于此,但是对于神医谷而言,终归还是外人,将军等着风岭公子出了神医谷,再细下商谈也不迟。”

    姬弦音瞧着慕流苏这么一双灿若星子,璀璨熠熠的凤眸,又见着那本就宛若皓月,如今更是一笑生辉的美艳面容,不由微微勾了勾唇,眼尾的弧度也微微上挑,回以慕流苏一抹艳丽无疆的笑容,又状似无意的提点慕流苏道。

    然而只有姬弦音自己心里清楚,他不过是借着这么个幌子忽悠慕流苏不要再多管风岭的事儿了,自己定下的人儿,老关心别的男人的事情,简直怎么想怎么憋屈。

    不过若要问他为何会说出让慕流苏等着日后风岭出了神医谷后,让她再与风岭与之商谈的话,原因很简单,因为依着慕流苏的性子,想让她扔下风岭不管的几率为零,还不如能拖一时是一时。

    更何况风岭出来待在神医谷的时间少说也得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的时间他留在神医谷,身边又有云溪这么一个娇滴滴的未婚妻在,说不定到那个时候两人也许还能培养出点什么感情呢。

    鬼手圣医风岭接任神医谷少谷主一事儿早已经宣传出去,等风岭再出来的时候,唐阿娇必然也会第一时间追来,到时候云溪唐阿娇两个女人相见,就已经够让风岭忙上一顿了,慕流苏那个时候和风岭能不能商谈都是一个问题,他才不担心流苏还会看着两个女人掺和了风岭的事情后,自己再去掺和一脚。

    慕流苏自然不会想到自己心中的弦音小白兔会有如此狡猾的想法。她凝眉一想,倒是觉得姬弦音说的的确有道理,如今神医谷本就是非常时期,对于先前那个在济世殿被拆穿的那个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唐门叛徒,神医谷的人显然是毫不自知的。

    估摸着神医谷如今对外人都是极为警惕的,再加上风岭马上便要替弦音炼制续心丹,估计得花费神医谷不少的灵丹妙药,慕流苏也觉得自己跟着闯进神医谷是有些高调了,难得弦音心细,她这些日子还是少与风岭接触避避嫌的好。

    ------题外话------

    下一章下午一点mua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