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二十三章章鬼手圣医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三章章鬼手圣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谷主这病,不就是你与唐门中的叛徒勾结得来的噬神散么,风旬不过是被你们设计了一番,以为是自己下毒的,但是这味药乃是唐门之中的禁药,没有解毒之说,只能够用唐门的撤毒散撤出毒药,你说的这个人,不是叫做风敖,而是叫做唐波吧。”

    风岭说着,一张妖媚的桃花眼更是露出勾魂摄魄的辉芒来,径直向着三长老迈步而去。

    “啧啧啧,三长老倒是好算计,竟是想要将神医谷的势力交到一个唐门的叛徒手中,唐门的禁药神医谷无人知道,所以才中了招,可惜本公子不是你认为的那个废物,如今看来,三长老你就别想着拿到神医谷的少谷主位置了,不如好好想想你现在怎么踏出这个济世殿吧。”

    说到这里,大厅中的人面容比起方才对芙蓉和二长老的鄙夷,如今对这个三长老,更多的便是愤怒神色了,神医谷即便再怎么无能,那也是清贵隐世之家,这三长老身为神医谷的长老,竟然和唐门的叛徒搞到一起想要图谋神医谷的势力,简直是太让人愤怒不耻。

    那脸上刚刚挤出笑意来的唐敖也是面色一边,下意识的便朝着风岭的方向扔出去一大片的粉末,手中滑落一把匕首,身形极快的挪过去,一刹便将风岭钳制在自己手中。

    “岭儿!”伴随着谷主夫人的惊呼的还有云溪那一声极为焦虑的呼喊。

    “风岭哥哥!”云溪一声惊呼,下意识的便想冲过去救风岭,却被身边的丫鬟死死拉住:“小姐,你别冲动,你过去也是平白送了一个人质罢了!”

    “他已经中了我的十步倒毒药,没有解药一刻钟的时辰就会死,你们谁也不许过来,马上放我出去。”唐敖显然也是知道如今事情败露,神医谷的少谷主之位他是想也别想了,现下看来,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在场的所有人面色都极为严肃,心中极为愤慨,三长老这个混账,竟然和唐门的叛徒勾结,引狼入室,如今不仅谷主中了毒,更是连少谷主也没能幸免,若是嫡系一脉就这么没了,那风家太祖墓便无法重启,绝世医书风家太祖的手札也会就此失传,神医谷的医术便无法传承下去,可不就是自掘坟墓么!

    然而却有三个人面色极为镇定,自然是慕流苏,姬弦音与初一三人,还有糯米那只呆猫儿,刚刚被吓了一跳后,只道是青花那丫头搞的动静,这才又安心的窝着,如今风岭被钳制,主子都一副淡然模样,它做为一只猫儿,自然也没心思操心。

    初一摇着头看着那个唐敖傻大个儿直直摇头,风岭都能够极为准确的认出来那谷主身上的是唐门的禁药了,可见风岭必然是个医术极高又精通毒术的人,这傻大个还不自知,用了一味十步倒的毒药就想挟持风岭,可不就是痴心妄想么。

    果然,在众人的一阵心惊胆战中,那原本还被挟持的风岭依旧带着一贯的风流笑意,抬手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给移开了。

    那唐敖显然也是极为震惊,下意识的想要加重手上的力道,却发现自己的身子毫无力气,一阵子软麻无力,他手中的匕首哐当坠地,自己也浑身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唐敖看着风岭,带了几分浑浊的目光中又透着震撼:“你、你是……”

    风岭面不改色,反而嘲讽的看了一眼唐敖道:“亏得你还是唐门费尽心思要追杀的叛徒,原来就这么点能耐,区区十步倒也敢拿到本公子面前卖弄,当真是不知死活。”

    “百度不侵、又能下毒于无形……你,你是鬼手圣医……”唐敖面色惊惧的看着风岭,那十步倒虽然只是中等的毒药,但是但凡入了耳鼻,总归是会有反应的,可眼前的紫衣男子被笼罩其中,竟然半点没用中毒,反而还在不知不觉间给自己下了毒……

    风岭眯着一双桃花眼,懒洋洋的看着瘫软若泥的唐敖,眼中满是桀骜不逊:“既然知道本公子的身份,怎么还有脸来本公子面前卖弄?”

    唐敖听到预料之中的答案,神色也是一片灰败,她听着所有人都说这个刚刚归来的嫡少爷是个不会医术的废物,哪里知道这人竟然是江湖之上鼎鼎有名的鬼手圣医。

    江湖上目前知道的百毒不侵,且医毒双绝又好穿紫衣的人,唯有一人能够如此。那便是鬼手圣医风岭!风岭!风岭!这人可不就是名唤风岭么?!

    唐敖面色阴沉,极为怨毒的看了三长老一眼,如今遭了这么一番罪,可不就是在于三长老这个蠢货情报有误么?!

    然而三长老此时已然没有知觉察觉了,显然也是被风岭是鬼手圣医这一消息给震了个心神剧裂,神医谷虽然是众多医者的集中地,但是如今江湖之上最富盛名的却是医毒双绝的鬼手圣医。

    那一手医术,即便是整个神医谷,恐怕也无人匹敌,这样一个惊才艳绝的人,怎么会是风岭这个流落在外多年的废物!

    云溪也捂着樱桃小口,不可置信的看着风岭,口中喃喃着:“风岭哥哥……竟是鬼手圣医么。”

    除了慕流苏和姬弦音、初一三人,在场的人委实太经不住吓唬,这脸是是变了一次又一次,唯一的不同就是前几次都是半点血色都没有,如今倒是颇为面色红润激昂了。

    “天哪,不是谁咋们嫡少爷是个流落在外不会医术的么,原来真人不露相,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鬼手圣医,这可是我做梦都想见着的人呀,没想到竟然是我们神医谷的嫡少爷。”

    “风家嫡系一脉的医术天赋委实太过厉害,嫡少爷可是五岁就被前任少夫人带离神医谷的,没有神医谷的资源培养,竟然还有如此高的医术成就,这样的天赋太可怕了。”

    “鬼手圣医可不止医术极高,人家那可是医毒双绝,放眼整个唐门,整个神医谷,可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的呀。”

    “别说了,今儿奉管人怎么折腾,这少谷主的位置,必然非嫡少爷莫属了。我心服口服,没有异议。”

    “我也没有异议,谷主赶紧任命嫡少爷为少谷主吧!”

    ……

    一阵子的七嘴八舌,大家显然都被这风岭这一个突如其来的身份给震惊到了,估计谁也想不到这个二长老和三长老口口声声若说的废物,竟然是在医毒两界都有着极高身份的鬼手圣医!

    三长老本就只是个医者,没有武功不成大器,这唐敖又被风岭撒了毒药,如今宛若一滩乱泥一般倒在地上,别说搞小动作了,就是动弹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风岭也不再看这两人,风岭俯身在唐敖身前搜了搜,在他衣摆间取出了一个小瓷瓶,这才慢吞吞的走到谷主跟前,将那小瓷瓶凑到谷主鼻尖,让他嗅了嗅。

    很快便见谷主身形一颤,口中猛的吐出一口黑血,风岭眉目一凌,挥手将手中的撤毒散整瓶洒落在地,这才见着瓶子之中的灰色粉末和那一淌让人遍体生寒的黑血混在一起,很快的就化作一阵子青色烟雾,蒸发开去。

    谷主吐出这口黑血后,面色便是极为迅速的好转过来,可见这唐门的禁药和撤毒散都不是一般厉害的。

    见着谷主好转,谷主夫人也是面色极为感动的看了一眼风岭,发自肺腑的道:“岭儿,多亏有你回来了。”

    谷主虽然也是六旬老人,但好歹还是个男的,自然没有谷主夫人这般伤感,但是那眼中的泪光和欣慰却是一点没有掩饰,他体内的毒虽然刚刚被引出体外,但是这么长日子的损害总不能一下就全好了,自然也是要慢慢调养才行的。

    风岭如今当着济世殿倒是没给这两个老人丢面子,虽然面容冷沉,好歹没说出在仁义堂间说的话,也算是颇留面子了。

    慕流苏看在眼里,不由直直点头,这风岭平日里看着是个不着调的,其实俨然是一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一时半会儿风岭估计还没法彻底原谅这这两个老人,但是总归是打心里珍重他们的。

    谷主也不在意风岭如今的不回答,由着谷主夫人站起身来,看着济世殿内内外外的诸多人,很明显的气色大好,说话也不在需要喘着粗气了,对着一众下人安排道:“赶紧将这三长老押下去,唐敖此人立马派人送回唐门交由唐门处置。”

    老谷主身子一好,一身的威仪也就出来了,那些侍卫不敢懈怠,立马让人将三长老押押解了下去,保险起见又给唐敖服了软骨散,拖着软绵绵的唐敖往唐门的方向去了。

    谷主见事情处理了,脸色这才好了些许,看着众人的目光也不再浑浊:“神医谷少谷主的位置,按照古训由我风家嫡系一脉风岭担任,诸位还有异议吗。”

    方才那些原本还附和着二长老三长老的人脸色那叫一个异彩纷呈,如今谁还敢说一个不字,唐门的唐敖虽然是个叛徒,但是也是个出了名的用毒高手,如今连偷袭阴人都没法子制服风岭,他们一群只会医术的人又能做何。

    更何况风岭那医毒双绝的鬼手圣医的身份,谁敢反对,不就是自小找毒吃么。

    谷主见着众人一副敬畏又胆寒的模样,复又面色一正沉声道:“既然没有异议,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日后本谷主百年之后,由少谷主风岭接任谷主一位,还不快些拜见少谷主?”

    众人见状,也是知道旁支是没法再动手脚的了,连忙齐声高呼“拜见少谷主。”

    风岭依旧勾着桃花眼,脸上神色不变,慕流苏却是看出来他也是颇有些感慨的,隔了十多年,终于回到了幼时与娘亲一起生活过的地方,完成了娘亲的遗愿,他眼中微微有些动容。

    谷主接着道:“今日济世殿被赶出神医谷的四人,通通以叛徒身份昭告天下,至于二长老与三长老的位置,我与另外两位长老和少谷主商议人选再定,神医谷上下需好生听从现任少谷主之令,若是再有如今日这般的异心者,一律如今日处置,赶出神医谷!”

    外边的人也是心头一震,但凡昭告天下了谁是神医谷的叛徒身份,虽然没在神医谷受到死刑,但是那日子更加不好过,那些个受了神医谷恩惠的人,都会主动追杀这个神医谷的叛徒之人,主动替神医谷肃清门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