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一百一十九章狐狸精

权宠之将女毒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九章狐狸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谷主夫人搀扶着谷主坐上高位,两个六旬老人,原本在仁义堂的时候还有些精神不济,如今在众人面前,神色却是好了不少,带了些许身居高位的威压。

    谷主原本极为衰弱的身子,如今看上去却是好了不少,一双苍老眸子也不再若先前那般涣散,只是比起正常人的脸色来说还是苍白了许多。

    原本开头寒暄的话,是由谷主来说的,但是以谷主如今的身体状况,自然不可能有力气来讲这些场面话的,于是便是由大长老来主持,他起身看着众人,神色沉稳间带了几分严肃。

    “谷主今日将诸位召集过来,是为了我神医谷的一件大事,那便是任命神医谷的少谷主一事。但是在任命之前,老夫先代谷主向众位介绍一个人,这个人便是我们神医谷风家嫡系的嫡长子——风岭少爷。”

    风岭站在济世殿大殿中央,紫衣蹁跹,负手而立,桃花眼中噙着风流邪肆的笑意,端的是尊贵无双,风流倜傥。

    慕流苏看着风岭这般风姿,颇有些感慨,看惯了风岭不正经的模样,如今这么一看,倒是觉得这小子还是长得极为好看的,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的,但是如今站在众人面前,一身的礼仪气度,看着还是像那么一回事的。

    姬弦音眸光依旧若有若无的扫过慕流苏,见她面容上露出些许长辈看到晚辈的欣慰模样,心下这才稍微放心不少,也将视线懒洋洋的看向了风岭。

    流苏救风岭还是算有几分眼光的,鬼医圣手,倒是个不错的身份,总归流苏日后受了伤,风岭是可以第一时间给予治疗的……

    刚刚想到这里,姬弦音却是忽而蹙了蹙惊艳的眉羽,暗自想着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流苏是他要护着的人,他怎么可能让她受伤,哪怕是一星半点,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更何况,风岭那张脸委实太过狐狸精,若是让这个狐狸借着医治的由头天天在流苏跟前晃来晃去,若是一不小心勾了流苏的魂,那就不太妙了。

    姬弦音想了想,就特意将浓密清隽的眉羽微微蹙在额角,面前露出些许疼痛神色,衬得他本就美艳的五官顿时宛如病若西子一般让人揪心。

    然而慕流苏此时还是看着风岭,面上带着欣慰笑容,此刻倒是没有留意姬弦音的小动作。

    姬弦音这下也不用特意皱眉了,惊艳的长眉直接危险的蹙了起来,面色也薄凉了些许,他迤逦惊艳的眸子上,纤长睫翼颤了颤,忽而捂着自己的胸口楚,故意咳嗽了两声。

    慕流苏听见他的动静,顿时刹的将视线转了过来,看着姬弦音似乎有些疼痛的面容,不由面色一惊,连忙极为自然的伸手,轻轻拍了拍姬弦音的背部,紧张的低声问道:“弦音你没事吧,怎么又咳嗽了。”

    自从姬弦音身上有了暖灵玉的扳指和玉佩之后,就没再咳嗽过,可是如今看他的模样,可不就是一副又犯了病的模样么。

    知道风岭这边已经安排好了,慕流苏顿时也没有心神去管风岭那边的事儿了,转而专注的看着姬弦音。

    姬弦音微微垂着眼睑的眸中掠过些许极为清浅的笑意,又怕被慕流苏发现,极快的掩饰了过去,他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无碍,许是昨日车马劳顿,一时没有缓过来。”

    慕流苏听着,心里顿时有些歉疚,他们本就是算计着时辰来的,带上弦音的时候,以为他身子好多了,考虑到日程问题,也就没有放到最慢的速度,如今却是害得弦音差点出事儿。

    她面色担忧,对着姬弦音道:“你且忍忍,稍后风岭解决了这里的事儿,我让他再帮你看看。”

    姬弦音乖觉的点头,一贯薄凉的眸中闪过些许温凉,极为替慕流苏考虑的道:“将军无需担忧,不过是点小事,无碍的。”

    慕流苏露出一个牵强的笑意,显然是极为担忧的,视线落在姬弦音身上上下打量着,手极为自然的放下来,搁置在姬弦音的衣摆上,这才回头去看站着的风岭,但是很显然不若先前那般认真,隔了些许便又朝着姬弦音扫视过来,怕他又出意外。

    姬弦音见她如此模样,唇角处勾着若有若无的浅笑,倒是没再做出别的动作。

    初一在身后看着,委实是忍了极久才才忍住了对自家主子的吐槽,你说你一个执掌江湖生杀大权的璇玑阁主,怎么就好意思装柔弱到这个地步。

    平日里用璇玑阁主的身份一口气杀了数多敌人的时候,都没见过他喘过一口粗气过,如今不仅装咳嗽,竟是连着车马劳顿一时没有缓过来的话都好意思说出来了,委实太让人看不下去了。

    初一鄙视姬弦音的时候,青花也在鄙视着自家主子慕流苏,姬弦音再病弱,有着主子大人你从江湖第一杀手组织音杀阁璇玑阁主手中抢来的暖灵玉。

    那温肺养脾,保证体温的功能也不是盖的,所谓的体弱多病即便再严重,那也是体寒之症,怎么着也是体寒引起的,和舟车劳顿能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难怪俗话说关心则乱关心则乱,这句话果真是没有半点毛病,素来知道慕流苏这个主子是个护短的,若是按照往常,一家休息对于风公子的事情必然是放在心上的,哪怕早已经做好了布置,也会极为认真的看到最后。

    如今慕流苏的这幅模样,可以说是相当的重色轻友了,风公子这个挚友落了下乘,姬弦音这个美色倒是成为第一了。

    初一和青花感慨了一下自家主子,这才颇为同情的将视线投给了风岭。两人皆是想着,这可怜的风公子,你这位荆棘门的门主友人委实是个不靠谱的,只能靠我来支持你了。

    ……

    风岭自然是不知道他的一帮损友搞的小动作,如今他迎着万众瞩目,却是万分从容,毕竟这里也是他幼年和娘亲一起生活过的地方,重新站在此地,虽然有些物是人非之感,对这熟悉的算得上故乡的地方,他昔日的恨意也被时间冲淡了些许。

    至于那些试图质疑他身份的人,看着风岭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甚至一句话也不用多说,单单是那么一张脸,就已经是最有力度最让人信服的证据。

    大多数人一眼看去,便是心中一凛,这样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竟然他们恍惚觉得上一任少谷主回来了一般,神医谷内内外外的看客都不自觉弯腰行了一礼,看着风岭齐声高呼:“恭迎风岭少爷回谷。”

    神医谷虽然不大,但是加上一些外姓的药徒和一些风家的旁支,也有数百余人,这般对着风岭齐声山呼,还是有那么一些震撼人心的。

    但是很显然还有其他人心存不满,其中就以芙蓉和风旬二人为首,瞪着风岭的眼中恨不得将人刮下一层皮来。

    谷主见着风岭回谷还算是人心所向,这么多人行礼,很显然都是敬重嫡系一脉的,他心中的忧虑少了些许,等将神医谷的位置传给了嫡系的风岭,风家嫡系一脉也算是没有绝后,他也不会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了。

    “咳咳。”他眼中掠过欣慰,心情也不再那般低沉,只是禁不住体弱又咳嗽了两声,风岭这孩子虽然明显对风家还有记恨,但是他肯听从他娘的遗愿,来帮风家料理神医谷,也算是个极有担当的人。

    且他看风岭虽然表面上邪肆放荡,然而言行举止都透着一身的正气,把神医谷的谷主之位交给他,他也能安心。

    大长老原本还想再寒暄几句,但是听着谷主的咳嗽声,不由微微皱眉,想着还是赶紧将这事儿弄完的好,于是也不再多话,径直对着众人道:“风岭少爷今晨破了护谷大阵归来,身份毋庸置疑,接下来,便由谷主亲自来宣布少谷主人选。”

    “好,好。”谷主显然也有些心情激动,苍老的面容因心情激昂而微微颤抖着,因为身体问题,他不可能站起身来,只能坐在太师椅上尽量让自己的背部笔直一点。

    他缓慢的开口道:“今日的少谷主之位,人选本是定的是风旬……”

    话说到这里,不少人都能听出来这是有转折的意思了,很显然谷主接下来的话就是想说但是由于风岭回来了的原因,还是按照古训所规定的,选择嫡系血脉的风岭为少谷主,等他百年以后继任为神医谷谷主。

    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在场有不少人的脸色都变了。芙蓉面容更是愤怒,想着自己的儿子怎么着也是谷主和谷主夫人看着长大的,如今却是为了一个回来半天不到的风岭就要夺走风旬的少谷主之位。

    要知道神医谷虽然是隐世家族,但是在天下人眼中却是一个极为不得了的势力,毕竟这么多的医者,谁都会心动万分。

    若是风旬成为了神医谷的少谷主,那神医谷的势力便是掌控在了风旬手中,风旬是她芙蓉的儿子,也就是说神医谷的大权掌控在了自己手中,如此好的事情,怎么能让给风岭这个孽种得了!

    她越想越不甘心,不由站起身来,直接打断谷主的话道:“爹,在你公布少谷主是谁之前,儿媳有句话要将。”

    谷主夫人显然没想到芙蓉会突然冒出来捣乱,很明显自己的夫君的身体状况不佳,都有些撑不太下去了,连着大长老都知道要缩短时间,精简的说完公布就成,偏偏这个身为儿媳的芙蓉不知道规矩,还径直出来插嘴。

    谷主夫人虽然是个年岁大了的老夫人,平日里看着颇为和蔼可亲,但是做了几十年的谷主夫人,身居高位的威仪自然还是在的,她对于风岭和蔼可亲,那是因为她对这个孙儿心中存有愧疚。

    但是芙蓉这个女人不一样,对于这个儿子酒后乱性才纳入房门的小妾,谷主夫人原本就是不太喜欢或者说打心底看不上的,毕竟芙蓉是风岭娘的丫鬟,一个丫鬟连着叛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实在是太过上不得台面。

    只可惜风云看着荒诞不羁,却是个极心软的人儿,只说自己做错了事情总归得负责,他们两个做长辈的也是碍于芙蓉肚子里怀着风云的骨肉,想着那毕竟是一条人命,总归不能就这么没了,这才同意了让风云将人娶进来。

    娶进来也就罢了,竟然还陷害作为风岭的娘亲的自家小姐,导致人带着风岭离家出走,更是在之后害得她的儿子儿媳双双坠崖而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权宠之将女毒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